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 >>

高考语文总复习专题十一文言文阅读微专题翻译中最容易以今律古的25个实词课件_图文

第二部分 专题十一 文言文阅读
微专题 翻译中最容易以今律古的25个实词

[专题微语] 实词是文言翻译中最重要的得分点。为了考查考生对重要实词的精准 理解,命题者通常会选用那些最容易让考生以今律古的实词来翻译。为此,考生千 万不要先入为主,“今为古用”,应该紧紧结合语境确定其义。该专题选择了出现 频率较高又容易以今律古的25个实词译句,以提醒考生不可以今律古,要在语境中 准确翻译其义。

翻译文段中画线的句子,并准确填出词义。 1.扰
故太子少师清献赵公,既薨之三年,其子屼除丧来告于朝曰:“先臣既葬,而 墓隧之碑无名与文,无以昭示来世,敢以请。”天子曰:“嘻,兹予先正,以惠术 扰民如郑子产,以忠言摩士如晋叔向。”乃以爱直名其碑,而又命臣轼为之文。
(节选自苏轼《赵清献公神道碑》) (1)译文:_(_他__)像__郑__国__的__子__产__一__样__用__仁__爱__的__办__法__安__抚__百__姓__。__(_“__惠__术__”__“__扰__”__,__语__句___ _通__顺__)_ (2)不是所有的“扰”都是“干扰”意,如上文中的“扰”就是“_安__抚___”意。

参考译文 亡故的太子少师赵清献公,去世三年后,他的儿子赵屼守孝期满来向朝廷报告说:
“先父已经安葬,然而墓道上的碑还没有名称和碑文,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显示给后人, (现在)冒昧地向朝廷请示。”皇上说:“啊,这位是我先前的贤臣,(他)像郑国的子 产一样用仁爱的办法安抚百姓,像晋国的叔向一样用忠厚的语言勉励士人。”于是用 “爱直”命名他的墓碑,接着又命令我为他写碑文。

2.方 《双节堂庸训》者,龙庄居士教其子孙之所作也。居士扃(关闭)门养疴,日读
《颜氏家训》《袁氏世范》,与儿辈讲求持身涉世之方,或揭其理,或证以事。 (节选自汪辉祖《〈双节堂庸训〉自序》)
(1)译文:_和__儿__辈__谈__论__探__求__坚__守__自__己__、__经__历__世__事__的__道__理__,__有__时__揭__示__那__些__道__理__,__有__时__引__ _用__事__例__规__劝__(_验__证__)_。__(“__持__”__“__涉__”__“__方__”__“__证__以__事__”__,__语__句__通__顺__)__ (2)不是所有的“方”都是“方圆”“方正”意,如上文中的“方”就是“_道__理__”意。

3.知 种放与母俱隐终南豹林谷之东明峰。淳化三年,陕西转运宋惟干言英才行,诏使
召之。其母恚曰:“常劝汝勿聚徒讲学,身既隐矣,何用文为?果为人知而不得安处, 我将弃汝深入穷山矣。”放称疾不起。其母尽取其笔砚焚之,与放转居穷僻,人迹罕 至。太宗嘉其节,诏京兆赐以缗钱使养母,不夺其志,有司岁时存问。
(节选自《宋史·种放传》) (1)译文:_你__既__然__已__经__隐__居__了__,__还__写__文__章__干__什__么__?__如__果__你__真__的__被__人__知__遇__而__不__能__够__安__定__ _闲__适__地__生__活__,__我__就__离__开__你__(_隐__居__)进__入__大__山__深__处__。__(_“__何__…__…__为__”__“__知__”__“__穷__”__)__ (2)不是所有的“知”都是“知道”“了解”“掌管”意,如上文中的“知”就是 “_知__遇__(_赏__识__) _”意。

参考译文 种放与母亲一起隐居在终南山豹林谷的东明峰。淳化三年,陕西转运使宋惟干
提到种放的才能操行,皇帝下诏派人召见种放。他的母亲抱怨说:“我常劝你不要 聚集学生讲授文学,你既然已经隐居了,还写文章干什么?如果你真的被人知遇而 不能够安定闲适地生活,我就离开你(隐居)进入大山深处。”种放称有病没有动身。 他的母亲全部拿出他的笔、砚烧掉,与种放转移居住在深山偏僻、很少有人到达的 地方。宋太宗称赞他的气节,诏令京兆府赐给他钱让他供养母亲,不强迫改变他的 志向,有关官吏每年按时令抚恤慰问。

4.访 元载当国久,益恣横。栖筠(指传主李栖筠)素方挺,无所屈。帝欲相栖筠,惮
载辄止。然有进用,皆密访焉,多所补助。栖筠见帝猗违不断,亦内忧愤。 (节选自《新唐书·李栖筠传》)
(1)译文:_皇__帝__想___任__命__李__栖__筠__为__相__,__但__因__为__惧__怕__元__载__就__此__作__罢__。__然__而__有__要__晋__升__任__用__ _的__人__,__皇__帝__都__暗__中__向__李__栖__筠__咨__询__,__李__栖__筠__的___意__见__也__多__有__补__助__。__(“__相__”__,__以__…__…__为___ _相__;__“__惮__”__,__害__怕__;__“__密__访__”__,__暗__中__咨__询__;__大__意__对__)__ (2)不是所有的“访”都是“访问”意,如上文中的“访”就是“_咨__询__”意。

5.币 抱真(指传主李抱真)沉断多智计,尝欲招致天下贤俊,闻人之善,必令持货币
数千里邀致之。至与语无可采者,渐退之。(节选自《旧唐书·列传第八十二》) (1)译文:_(_李__抱__真__)_曾__经__想__招__纳__天__下__的__贤__达__俊__杰__,__听__到__别___人__的__好__,__一__定__命__人__拿__着__货__ _币__、__礼__物__从__数__千__里__之__外__把__他__邀__请__来__。__(_“__招__致__”__;__“__货__”__,__货__币__;__“__币__”__,__礼__物__;___ _“__邀__致__”__;__大__意__对__)__ (2)不是所有的“币”都是“货币”意,如上文中的“币”就是“_礼__物___”意。

6.悲 余于仆碑,又以悲夫古书之不存,后世之谬其传而莫能名者,何可胜道也哉!
此所以学者不可以不深思而慎取之也。(节选自王安石《游褒禅山记》) (1)译文:_又__因__此__感___叹__那__古__书__的__不__留__存__,__后__代__的__人__弄__错__了___它__流__传__的__文__字__因__而__没__有__ _人__能__够__弄__清__原__貌__。__(_“__悲__”__“__谬__”__“__传__”__“__名__”__) _ (2) 不 是 所 有 的 “ 悲 ” 都 是 “ 悲 伤 ”“ 悲 哀 ” 意 , 如 上 文 中 的 “ 悲 ” 就 是 “_感__叹__(_感__慨__)_”意。

7.谅 彭时,字纯道,安福人。天顺元年,(帝)命入阁,兼翰林院学士。而帝方向用
李贤,数召贤独对。贤雅重时,退必咨之。时引义争可否,或至失色。贤初小忤, 久亦服其谅直。(节选自《明史·彭时传》) (1)译文:_李__贤__平__时__很__敬__重__彭__时__,__退__朝__后__一__定__向__他__咨__询__朝__政__。__彭__时__引__用__正__确__的__道__理__ _跟__李__贤___争__对__错__,__有__时__会__让__李__贤__不__高__兴__。__李__贤__开__始__对__他___有__点__微__微__的__抵__触__,__时__间__长__ _了__也__就__佩__服__他__的__诚__实__正__直__。__(_“__雅__”__“__退__”__“__或__”__“__谅__”__,__大__意__对__)__ (2) 不 是 所 有 的 “ 谅 ” 都 是 “ 原 谅 ”“ 谅 解 ” 意 , 如 上 文 中 的 “ 谅 ” 就 是 “_诚__实__(_诚__恳__)_”意。

8.物 傅祗字子庄,早知名,以才识明练称。及赵王伦辅政,以为中书监,常侍如
故,以镇军心。祗辞之以疾,伦遣御史舆祗就职。王戎、陈准等相与言曰:“傅 公在事,吾属无忧矣。”其为物所倚信如此。(节选自《晋书·列传第四十七》) (1)译文:_王__戎__、__陈___准__等__人__一__起__说__:__“__傅__公__还__在__任__职__,__我___们__就__没__有__忧__虑__了__。__”__他__ _为__大__家__所__倚__重__信__任__到__这__种__地__步__。__(_“__相__与__”__“__物__”__“__倚__信__”__,__大__意__对__) _ (2)不是所有的“物”都是“事物”“外物”意,如上文中的“物”就是“_人__”意。

9.中 十年,(李绛)出为华州刺史。宝历初,拜尚书左仆射。绛以直道进退,望冠一时,
贤不肖太分,屡为谗邪所中。文宗立,召为太常卿。 (节选自《新唐书·列传·卷七十七》)
(1)译文:_李__绛__凭__奉__行__正__道__进__退__仕__途__,__一__时__名__望__颇__大__,__然__而__对__待__贤__者__与__不__肖__之__人__态__度__ _判__然__有__别__,__因__此__多__次__为__邪__恶__之__辈__所__中__伤__。__(“__以__”__“__望__”__“__太__分__”__“__中__”__,__大__意__对__)__ (2)不是所有的“中”都是“中间”“内心”意,如上文中的“中”就是“_中__伤__”意。

10.存 四年正月,诏崇古(指传主王崇古)总督宣、大、山西军务。崇古禁边卒阑出,而纵
其素通寇者深入为间。又檄劳番、汉陷寇军民,率众降及自拔者,悉存抚之。 (节选自《明史·王崇古传》)
(1)译文:_他__又__发__檄__文__慰__抚__少__数__民__族__和__汉__族__陷__落__敌__手___的__军__民__,__率__众__来__降__以__及__自__己__逃__回__的__ _人__,__全__部__进__行__安__抚__。__(_“__檄__”__“__劳__”__“__自__拔__”__“__存__抚__”__,__大__意__对__) __ (2)不是所有的“存”都是“存在”意,如上文中的“存”就是“_慰__问__(安__抚__、__抚__慰__)_”意。

11.构 昭俭(指传主杨昭俭)美风仪,善谈名理,事晋有直声。然利口喜讥訾,执政大臣
惧其构谤,多曲徇其意。(节选自《宋史·杨昭俭传》) (1)译文:_然__而__言___辞__锋__利__喜__欢__讥__讽__人__,__执__政__大__臣__害__怕__他__陷__害__诽__谤__,__大__多___委__屈__自__己__顺__ _从__他__的__意__思__。__(_“__利__口__”__,__言__辞__锋__利__;__“__构__谤__”__,__陷__害__诽__谤__;__“__徇__”__,__顺__从__)_ (2)不是所有的“构”都是“构建”意,如上文中的“构”就是“_陷__害___”意。

12.诛 希亮(指传主陈希亮)为人清劲寡欲,不假人以色,自王公贵人,皆严惮之。见义
勇发,不计祸福。所至,奸民猾吏易心改行,不改者必诛。然出于仁恕,故严而不残。 (节选自《宋史·列传第五十七》)
(1)译文:_他__到__的__地__方__,__狡__猾___的__百__姓__和__奸__诈__的__官__吏__都__会__改__变__思__想__和__行___为__,__不__改__的__人__ _一__定__会__受__到__惩__罚__。__(_“__所__至__”__“__改__行__”__“__诛__”__)__ (2)不是所有的“诛”都是“杀”意,如上文中的“诛”就是“_惩__罚__”意。

13.廉 (1)今之君子则不然,其责人也详,其待己也廉。详,故人难于为善;廉,故自取也 少。(节选自韩愈《原毁》) 译文:_他__要__求__别__人__多__,__他__对__待__自__己__要__求__低__。__(_“__责__”__“__廉__”__) _ (2)概(指传主熊概)用法严,奸民惮之。宣德二年,行在都御史劾概与春(指另一人物 叶春)所至作威福,纵兵扰民。帝弗问,阴使御史廉之,无所得,由是益任概。
(节选自《明史·列传第四十七》) 译文:_皇__上__没__有__过___问__,__只__暗__中__派__御__史__去___调__查__,__但__一__无__所__得__,___从__此__更__加__信__任__熊__概___。 (_“__问__”__“__阴__”__“__廉__”__“__益__”__“__任__”__)__ (3)不是所有的“廉”都是“廉洁”意,如上文(1)中的“廉”就是“_少__(_低__) _”意,上 文(2)中的“廉”就是“_调__查___”意。

14.贷 (陈公弼)徙知庐州。虎翼军士屯寿春者以谋反诛,而迁其余不反者数百人于庐。
士方自疑不安。一日,有窃入府舍将为不利者。公笑曰:“此必醉耳。”贷而流之, 尽以其余给左右使令,且以守仓库。(节选自苏轼《陈公弼传》) 译文:_(_陈__公__)宽__恕__了__他___,__将__他__流__放__,__把__其__余__的__士__兵__都__交__给__下__属__使__唤__,__并__且__让__他__们__看__ 守 __仓__库__。__(_“__贷__”__“__使__令__”__,__“__以__”__后__省__略__“__之__”__)__ (2)不是所有的“贷”都是“借贷”“借出”意,如上文中的“贷”就是“__宽__恕___ _(_宽__免__)_”意。

15.俭 (1)遵路(指传主吴遵路)条奏十余事,语皆切直,忤太后意,出知常州。尝预市米吴 中,以备岁俭,已而果大乏食,民赖以济,自他州流至者亦全十八九。
(节选自《宋史·吴遵路传》) 译文:_他__曾__经__预__先__在__吴__中__地__区__购__买__粮__米__,__以__防__备__灾__荒__之__年__。__(_“__市__”__“__俭__”__,__省__略__句__) (2)王贵妃薨,久不卜葬,正春(指传主翁正春)以为言。命偕中官往择地,得吉。中 官难以烦费,正春勃然曰:“贵妃诞育元良(指太子),奈何以天下俭之?”奏上, 报可。(节选自《明史·翁正春传》) 译文:_宦__官__却__以__此__事__烦__杂__费__事__而__责__难__翁__正__春__,__翁__正__春__非__常___生__气__地__说__:__“__贵__妃__生__育__了__ 太 ___子__,__为___什__么__让___天__下__俭___慢__(_用__轻___慢__的__方___式__)_对__待___她__?__”__(_“__难___”__“__诞__育__”__“___奈__ 何 __”__“__俭__”__)__

(3)不是所有的“俭”都是“节俭”意,如上文(1)中的“俭”就是“__歉__收___”意, 上文(2)中的“俭”就是“_轻__慢___”意。

16.憾 安童,木华黎四世孙,霸突鲁长子也。四年,执阿里不哥党千余,将置之法。
安童侍侧,帝语之曰:“朕欲置此属于死地,何如?”对曰:“人各为其主,陛下 甫定大难,遽以私憾杀人,将何以怀服未附?”帝惊曰:“卿年少,何从得老成语? 此言正与朕意合。”由是深重之。(节选自《元史·列传第十三》) (1)译文:_他__们__也__是__为__了___自__己__的__主__人__,__(如__今___)您__刚__平__定__天__下__,___就__因__为__私__人__的__仇__恨__杀__ _人___,__这___样___怎__能___来___收__服___(_招___抚___、__招___引___、__招___致___) _还___没__有___归___附__的___人__呢___?___ _(_“__甫__”__“__遽__”__“__憾__”__“__怀__服__”__,__大__意__对__) _ (2)不是所有的“憾”都是“遗憾”意,如上文中的“憾”就是“_仇__恨___”意。

参考译文 安童,是木华黎的四世孙,霸突鲁的长子。中统四年,抓到阿里不哥的党羽一
千多人,将要依法处置。安童在皇帝旁边侍候,皇帝对他说:“我将要治这些人的 死罪,怎么样?”安童回答说:“他们也是为了自己的主人,(如今)您刚平定天下, 就因为私人的仇恨杀人,这样怎能来收服(招抚、招引、招致)还没有归附的人呢?” 皇帝很惊奇地说:“你年纪轻轻,怎么说的话如此老道?你的话正合我意。”因此 特别器重他。

17.短 二十三年夏,中书奏拟漕司诸官姓名,帝曰:“如平章、右丞等,朕当亲择,
余皆卿等职也。”安童奏曰:“比闻圣意欲倚近侍为耳目,臣猥承任使,若所行非 法,从其举奏,罪之轻重,惟陛下裁处。臣谓铨选之法,自有定制,其尤无事例者, 臣常废格不行,虑其党有短臣者,幸陛下详察。”帝曰:“卿言是也。今后若此者 勿行,其妄奏者,即入言之。”(节选自《元史·列传第十三》) (1)译文:_那__些__根__本___没__有__先__例__的__规__定__,__我__常__常__废__除__不__执__行___(或__“__那__些__尤___其__没__有__作__为__ _的__官__员__,__我__常__常__废__弃__不__任__用__”__)_,__考__虑__到__(_因__此__)_他__们__同__党__之__中__有__说__我__坏__话__的__,__希__望___ _皇__上__详__细__审__察__。__(_“__事__例__”__“__废__格__”__“__短__”__,__大__意__对__) __ (2)不是所有的“短”都是“长短”意,如上文中的“短”就是“_诋__毁__”意。

参考译文 二十三年夏,中书省奏拟漕司官员的名单,皇帝说:“像平章、右丞等这样的
官职我亲自任命,别的你们定吧,这是你们的职责。”安童上奏说:“最近听说皇 上希望依靠近臣为您的耳目,我不才而接受任命,如果近臣行为不法,听从人们举 报,罪的大小,请皇上裁定。我认为所谓的甄选官吏的方法,自有明确的规定,那 些根本没有先例的规定,我常常废除不执行(或‘那些尤其没有作为的官员,我常常 废弃不任用’),考虑到(因此)他们同党之中有说我坏话的,希望皇上详细审察。” 皇帝说:“你说得对。今后若再有像近臣那样徇情枉法者,不要任用;有妄自上奏 的,就来告诉我。”

18.邀 正光末,贼兵围夏州,刺史源子雍婴城固守,以贵(指传主宇文贵)为统军。前
后数十战,军中咸服其勇。后送子雍还,贼兵又处处屯聚,出兵邀截,贵每奋击, 辄破之。(节选自《周书》) (1)译文:_后___来__,__宇__文__贵__护__送__源__子__雍__返__回__,__贼__军__又___四__处__聚__合__,__出__兵__半__路__拦__击__(_宇__文__ _贵__等__人__)_,__宇__文__贵__每__次__都___奋__力__反__击__,__总__是__击__破__贼__军__。__(_“__屯__聚__”__“__邀__截__”__“__辄__”__,___ _大__意__对__)__ (2)不是所有的“邀”都是“邀请”意,如上文中的“邀”就是“_拦__击___”意。

19.遮 (姜彧)改知滨州,乃课民种桑,岁余,新桑遍野,人名为太守桑。及迁东平府
判官,民遮请留,马为之不行。 (节选自《元史·列传第五十四》) (1)译文:_等__到__姜__彧__升__任__东__平__府__判__官__,__百__姓__拦__住___道__路__请__求__他__继__续__留__任__,__马__因__此__无__法__ _前__行__。__(_“__及__”__“__迁__”__“__遮__”__“__不__行__”__)__ (2)不是所有的“遮”都是“遮蔽”意,如上文中的“遮”就是“_拦__住___”意。

20.视 刘基、徐达之见猜,李善长、周德兴之被谤,视萧何、韩信,其危疑相去几何
哉?(节选自《明史·李仕鲁传》) (1)译文:_和___萧__何__、__韩__信___相__比__,__他___们__危__害__疑__忌___相__距__能__有___多__远__呢__?___(“__视___”__“__危__ _疑__”__“__去__”__)__ (2)不是所有的“视”都是“看”意,如上文中的“视”就是“_比__较___”意。

21.伐 弁(指传主宋弁)性好矜伐,自许膏腴。高祖以郭祚晋魏名门,从容谓弁曰:
“卿固应推郭祚之门也。”弁笑曰:“臣家未肯推祚。” (节选自《北史·列传第十四》)
(1)译文:_宋__弁__生__性__喜__欢__自__我__夸__耀__,__自__认__为__门__第__高__贵__。__(_“__矜__伐__”__“__膏__腴__”__) __ (2)不是所有的“伐”都是“讨伐”意,如上文中的“伐”就是“_夸__耀___”意。

22.掠 州有民庸童牧牛,童逸而牧舍火,其父讼庸者杀其子投火中,民不胜掠,自诬
服。震(指传主唐震)直其狱。(节选自《宋史·唐震传》,有改动) (1)译文:__州__民__经__受__不__住__拷__打__,__自__己__捏__造__事__实__服__了__罪__。__(“__胜__”__“__掠__”__“__诬__”__)__ (2)不是所有的“掠”都是“掠夺”意,如上文中的“掠”就是“_拷__打__”意。

23.诬 游雅常曰:“前史称卓子康、刘文饶之为人,褊心者或不之信。 余与高子游处
四十年,未尝见其喜愠之色,乃知古人为不诬耳。”(节选自《资治通鉴·宋纪十》) (1)译文:__从__不__曾__看__见__他__把__喜__怒__哀__乐___挂__在__脸__上__,__才__知__道__古__人__是__没__有__欺___骗__我__们__的__。__ _(_“__喜__愠__”__“__诬__”__) _ (2)不是所有的“诬”都是“诬蔑、诬害”意,如上文中的“诬”就是“_欺__骗___”意。

24.逆 (查伊璜)即命仆马,投刺(名帖)于门。将军(指文中人物吴六一)趋出,逆诸大门
之外。(节选自《聊斋志异·大力将军》) (1)译文:__将__军__快__步__跑__出__,__在__大__门__外__迎__接__他__。__(“__趋__”__“__逆__”__“__诸__”__)__ (2)不是所有的“逆”都是“违背”意,如上文中的“逆”就是“_迎__接__”意。

25.治 然周用此以兴者,善人虽多而不厌也。夫兴亡治乱之迹,为人君者可以鉴矣。 (节选自《朋党论》)
(1)译文:__国__家__兴__盛__、__衰__亡__、__安___定__、__祸__乱__的__旧__迹__,__做__君__王__的__可__以___用__来__作__为__借__鉴__。__ _(_“__治__”__“__可__以__”__)__ (2)不是所有的“治”都是“治理”意,如上文中的“治”就是“_太__平__、__安__定___”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