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2012.9)_图文

第一講:導 論
一、參考書

目 錄
歷史與歷史學 “歷”“史”字释义 中國古史記載發展過程 中國古代史書體 中國古代史分期問題 中國古代著史精神 學習歷史的方法與要注 意的問題
高端 閱讀
钱穆:國學大 師。字宾四。 歷任燕京、北 京、清華、四 川、西南聯大 等大學教授。 49年遷居香港, 創辦新亞書院。 66年移居台北, 为中研院院士, 1990 年 8 月 30 日在台北逝世。 1992年归葬蘇 州太湖之滨。

第一講:導 論
史者何?記述人類社會赓续活動之體相,校其總成績, 求得其因果關係,以為現代一般人活動之資鑑者也。—梁啟
超《中國歷史研究法》

治世聖王,有慘怛之愛,有忠利 之教。或知人善任,躬儉勤畏, 亦各得聖賢之一體,孟軻所謂 “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至 於荒墜顛危,可見前車之失,亂 賊姦宄,闕有履霜之漸。 …… 故 賜其書名曰《資治通鑑》—《资治通鉴》
宋神宗序

第一講:導 論
有資於治道的歷史最後形成的乃是意識形態化的歷史!

第一講:導 論
真实的历史、记述的历史、得到的历史

曾经发 生的事 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克罗齐

得 到 的 历 史 (“曾经发生的 事”)
贝奈戴托· 克罗齐是意大 利著名文艺批评家、历史 阅读 学家、哲学家,有时也被 构建 认为是政治家。他在哲学、 历史学、历史学方法论、 美学领域颇有著作,他也 是一位杰出的自由主义者。

记录者有选 择的记载

历史 叙述

历史:有选择性的记忆和建构

第一講:導
釋義
“史”甲骨文作:



“歷”、“史”

有从右執簡說、从右持钻说、載筆執簡說、从右持筆說等。 “史”字在先秦乃至兩漢所標識的既不是歷史本身也不是歷史 典籍,而是官職名稱。從“史”字之字形即可看出。 《說文解字》:“史,記事者也。”《漢書?藝文志》:“左史 記言,右史記事。” 當時的史書叫作“乘”、“梼杌”等等。《孟子 ? 離婁下》: “王者之迹熄而詩亡,詩亡然後春秋作。晉之乘,楚之檮杌, 魯之春秋,一也。其事則齊桓、晉文,其文則史。” 如《史記》 先前叫《太史公書》,《漢書》、《後漢書》、《三國志》等 無一稱史。

第一講:導 論

“歷”、“史”釋

義 唐代李延壽作《南史》、《北史》后,才用“史”字 指称史籍。據說(贾東海)到清末,“歷、史”才相 连使用。形成“歷史”一詞。 “历”有两体:歷——曆 “歷”甲骨文写作: 或 ,金文有“歷” 而无“曆”。写作:
“曆”较“歷”为晚出的字,金文中无“曆”,小篆 有“曆”,写作 : 歴( )徐中舒先生释曰:从止从 (秝)。

第一講:導 論

書寫歷史的發展過程

1、從口耳相傳到結繩記事 口耳相傳總是難以保證所傳達信息、故事等的完整、准確和前後一致,敘述 者的表達能力、記憶能力等都會影響曆史傳承的准確性以及效率。而且說者 和聽者之間的理解能力,主觀的情感局限等都會改變曆史的樣貌,甚至面目 全非。爲改變此局面,逐步的又産生出了“結繩記事”。 《莊子· 胠箧》: “民結繩而用之” 王弼《周易注· 系辭下》:“事大,大結其繩;事小,小結其繩” 。 2、圖畫歷史 宋· 周去非在《嶺外代答》卷十《蠻俗門》中記載一則故事: (作者)在靜江府靈川縣(今廣西靈川縣)做官時,有瑤人手持木契來告狀。 木契一道大的刻痕,其下有數十道小的刻痕,又刻一箭頭,上有火燒痕迹, 並鑽了十多個小孔,穿上稻草打結。周去非不解其意,請人翻譯才明白,大 小的刻痕指仇人及其帶領的部下,箭頭表示仇人用箭射他,火燒痕迹表示十 萬火急,十多個小孔並穿上稻草指希望仇人賠償十多頭牛。

第一講:導 論

书写历史的发展过程

3、文字歷史——簡冊典籍之形成 孔安國《尚書序》稱伏羲“造書契以代結繩之政”。 國産多竹,編削爲書,可執可記,可閣可藏,是亦異于他族,而言史原者宜究 也。《王制》曰:太史執簡記。……皆執竹也。與竹並用者亦有木版,曰方。 《聘禮》記曰:百名以上書于冊,不及百名書于方。《中庸》曰:文武之政, 布在方策。……木版固與竹簡並用。然以其不利于編排,固用竹爲多。編集竹 片則名曰冊。重要之冊,以 閣藏,則名曰典。司此要籍,因亦曰典。—柳
诒徵《國史要義》

《曲礼》:史載筆,大事书之于册,小事简牍而已。
古之王者世有史官,君舉必書, 所以慎言行,昭法式也。左史記 言,右史記事,事為春秋,言為 尚書,帝王靡不同之。—《汉书· 艺文志》

“典”之字形演變:
甲骨文 金文 小篆

第一講:導 論
紀传体:二十四史

中國古代史書體例

編年体:《春秋》、《資治通鑑》、《竹书纪年》

紀事本末体:《通鑑纪事本末》 断代史:《汉书》、《三國志》 通史:《史记》、《資治通鑑》 史書 國别体:《國語》、《戰國策》 地志:各地方志 學术史:《宋元學案》、《明儒學案》 史论:《史通》、《文史通义》 典制体:《文獻通考》、《通志》 杂史:《世說新語》、《邵氏闻见录》

西晉太康二年 (281),一說咸宁 五年(279)或太康元年,汲縣(今 河南衛輝西南)人盜掘當地古墓, 發現了一批寫在竹簡上的古書。 盜墓者“不以為意,往往散 亂”,並燒竹簡照取寶物。當 官府前往時又“收書不謹,多 毀落殘缺”。 後經晉代學者荀 勖、束皙等人多年的釋讀與整 理,最終寫定先秦古書約十餘 種共七十五篇,称《汲塚古文 》或《汲塚書》。《竹书纪年》 为其中最为重要、学术价值最 高的一种 。

第一講:導 論

中國歷史分期問題

马克思主义的生产关系式经典划分: 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 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 中国从秦至清真的是封建主义社会吗?(参见武汉大学冯天瑜教 授的《封建考论》一书)

按《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封建主義(feudalism)一詞的意 義為:一種以土地佔有權和人身關係為基礎的關於權利和義務 的社會制度,在這種制度中,封臣以領地的形式從領主手中獲 得土地。封臣要為領主盡一定的義務,並且必須向領主效忠。 封建主義的另外一個方面是采邑制或莊園制,在這種制度中, 地主對農奴享有廣泛的警察、司法、財政和其他權利。

第一講:導 論

中國歷史分期問題

第一講:導 論
1、書法不隱

中國古代著史精神

《襄公· 二十五年》記,齊莊公因與大臣崔杼的妻子私通,被崔杼 指使手下殺死,另立齊景公為君。事後,齊太史直書“崔杼軾其君, 崔子殺之,其弟嗣書,而死者二人。其弟又書,乃舍之。南史氏聞 大史盡死,執簡以往,聞既書矣,乃還”。

第一講:導 論

中國古代著史精神

2、春秋筆法:《春秋》之義行,一字之貶,嚴於斧鉞;一字之褒,榮于華袞。

世衰道微,邪說暴行有作,臣弒其君者有之,子弒其父者有之。 孔子懼,作《春秋》。《春秋》,天子之事也。是故孔子曰: 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孟子· 滕文公下》 孔子知言之不用,道之不行也,是非二百四十二年之中,以為 天下儀表,貶天子,退諸侯,討大夫,以達王事而已矣 ……夫 《春秋》,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紀,別嫌疑,明是非, 定猶豫,善善惡惡,賢賢賤不肖,存亡國,繼絕世,補敝起廢, 王道之大者也。撥亂世反之正,莫近於《春秋》。—《史记· 太史公自序》 《春秋》之义行,则天下乱臣贼子惧。—《史记· 孔子世家》

第一講:導 論

著史精神 ·春秋貶例

隱二年《春秋》書曰:“無駭帥師入極”。

無駭者何?展無駭也。何以不氏,貶。曷為貶?疾始滅也。始 滅昉於此乎?前此矣。前此則曷為始乎此?托始焉爾。曷為托 始焉爾?《春秋》之始也。此滅也,其言入何?內大惡,諱也。
—《公羊傳》

孔廣森《春秋公羊通義》說:貶者,黜也。《春秋》托天子之 事,故有貶法。大夫貶去氏者,言宜奪其卿位。 陳立《公羊義疏》:無駭滅國,魯不能誅,故《春秋》之王者 誅之。 《春秋》一书见无骇皆以 无骇直称之,终书不称氏, 犹诛尽展氏一族矣。

第一講:導 論

著史精神 ·春秋貶例

莊二十三年《春秋》書曰:荊人來聘。 《公羊傳》曰:荊何以稱人?始能聘也。何休注曰:《春秋》 王魯,因其始來聘,明夷狄能慕王化,修聘禮,受正朔者。當 進之,故稱人也。
朝是侯国君主朝见周王﹔聘是侯 国间有事故﹐彼此派遣卿大夫存 问。朝见或聘问有一定仪式。朝 ﹑聘者进见受朝﹑聘者时﹐要献 送表明自己身分的珪璋﹐为“执 玉”。受朝聘者则先“辞玉”﹐ 后“受玉”﹐再“还玉”。其间 使臣还要向受朝﹑聘国献送车马 和方物﹔受朝﹑聘者对来朝﹑聘 者馈赠腊肉﹑牲畜和刍米等物﹐ 以示答谢。

第一講:導 論
智莫大於知來,來何以 能知,據往事以為推而 已矣。故史學者,人所 不可無之學也。雖然, 有難言者,神洲建國既 古,往事較繁,自秦以 前,其記載也多歧,自 秦以後,其記載也多仍, 岐者無以折衷,仍者不 可擇別。況史本王官, 載筆所及,例止王事, 而街談巷語之所造,屬 之稗官,正史缺焉。治 史之難,於此見矣。 — 夏
曾佑《中國古代史· 敘》

學史方法

1、精讀原典 2、關注考古 3、留意稗官野史

4、虚心澄怀,具了解之同情
凡著中國古代哲學史者,其對於古人之學 說,應具瞭解之同情??所謂真瞭解者, 必神遊冥想,與立說之古人,處於同一境 界,而對於其持論所以不得不如是之苦心 孤詣,表一種之同情,始能批評其學說之 是非得失,而無隔閡膚廓之論。—《冯友兰中国哲
学史审查报告》

第一講:導 論

史學大師

傅斯年對他的評價:“陳先生的學問,近三百年 來一人而已!” 他曾言 :“ 前人講過的,我不講;近人講過的, 我不講;外國人講過的,我不講;我自己過去 講過的,也不講。現在只講未曾有人講過的。”
陳寅恪 ( 1890—1969 ), 清末四公子之一、著名詩人 陳三立之子,湖南巡撫陳寶 箴之孫。中國現代最負盛名 的歷史學家、古典文學研究 家、語言學家。民國清華國 學院四大導師之一,另外三 位是王國維、梁啟超和趙元 任。

陳寅恪先生 的主要著作:

第一講:導 論

參考書

核心參考書: 李定一《中華史綱》,傳記文學出版社(台灣) 傅乐成.《中国通史》,贵州教育出版社 钱穆.《国史大纲》,商务印书馆 王学典.《史学引论》,北京大学出版社 外圍讀物: 夏曾佑.《中国古代史》,岳麓书社 柳诒徵.《国史要义》,岳麓书社 清· 赵翼.《廿二史劄记》,凤凰出版社 清· 王夫之.《读通鉴论》,中华书局 清· 顾炎武.《日知录》,上海古籍出版社 唐· 刘知几.《史通》,上海古籍出版社 张鸣.《中国政治制度史导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第一講:導 論

考核方式

期末总成绩=平时成绩(30%)+期末考试成绩(70%)

平时成绩根据勤、平時作業由教师给予分数 期末开卷考试,無死记硬背的题,考历史事件、 人物或者思想的分析、評論。

預習:
《史記· 殷本紀》、《史記· 周本紀》、 《書· 湯誥》、《書· 西伯戡黎》

第二講

第二講:殷周鼎革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殷契,母曰簡狄,有娀氏之女,為帝嚳 次妃。三人行浴,見玄鳥墮其卵,簡狄 取吞之,因孕生契。契長而佐禹治水有 功。 …… 封于商。 …… 自契至湯八遷。 湯始居亳,從先王居。 —《史記· 殷本紀》
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 古帝命武湯、正域彼四方。 …… 商之先后、受命不殆、在武丁孫子。 武丁孫子、武王靡不勝。 …… 邦畿千里、維民所止、肇域彼四海。
——《诗· 商颂· 玄鸟》

第二講:殷周鼎革

成湯立國

湯之時,七年旱,以身禱于桑林之際,而 四海之雲湊,千里之雨至。—《淮南子· 主术训》 昔者湯克夏而正天下,天大旱,五年不 收,湯乃以身禱於桑林,曰:“余一人有 罪,無及萬夫。萬夫有罪,在余一人。無 以一人之不敏,使上帝鬼神傷民之命。” 於是翦其髮, 其手,以身為犧牲,用 祈福於上帝,民乃甚說,雨乃大至。—《吕
氏春秋· 顺民》

《尚書· 湯誥》閱讀

作業:”桑林“的文化 內涵

第二講:殷周鼎革
沃 甲 祖 辛 祖 乙 河 亶 甲 外 壬 中 丁 太 戊 雍 己 小 甲

商王譜系
太 庚 沃 丁 太 甲 中 壬 外 丙 天 乙

帝 辛

帝 乙

太 丁

武 乙

庚 丁

廪 辛

祖 甲

祖 庚

武 丁

小 乙

小 辛

盘 庚

阳 甲

南 庚

祖 丁

伊尹放太甲
帝太甲既立三年,不明,暴虐,不遵湯法, 亂德,於是伊尹放之於桐宮。三年,伊尹攝 行政當國,以朝諸侯。帝太甲居桐宮三年, 悔過自責,反善,於是伊尹乃迎帝太甲而授 之政。帝太甲修德,諸侯咸歸殷,百姓以寧。 伊尹嘉之,乃作太甲訓三篇。—《史记〃殷本纪》

第二講:殷周鼎革

盤庚遷殷與殷墟考古

古我先王,将多于前功,适 于山, …… 嘉绩于朕邦。今 我民用荡析离居,罔有定极。 尔谓朕曷震动万民以迁?肆 上帝将复我高祖之德,乱越 我家。— 《尚书 ·盘庚下》

乱,治也—《说文解字》

第二講:殷周鼎革
卜辞举例
于帝使凤(通398;珠935) 贞 翌 癸 卯 帝 其 令 凤 。 ( 乙 2508+3094+7258) 翌癸卯不令凤。(乙2452) 据杨树达先生《卜辞求义》:古人认 为凤凰为风神,而风神实处帝之左右。 《龙鱼河图》:“风者,天之使也”。

盤庚遷殷與殷墟考古 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 先鬼而后礼。—《礼记〃表记》

郭沫若《殷契粹编》: 殷人一事必数卜,或卜其 正,或卜其反,或卜如此, 或卜如彼。

第二講:殷周鼎革

商纣暴政

帝紂資辨捷疾,聞見甚敏;材力過人,手格猛獸;知足以距諫, 言足以飾非; ……好酒淫樂,嬖於婦人。愛妲己,妲己之言是 從。於是使師涓作新淫聲,北里之舞,靡靡之樂。厚賦稅以實鹿 臺之錢,而盈鉅橋之粟。益收狗馬奇物,充仞宮室。益廣沙丘苑 臺,多取野獸蜚鳥置其中。慢於鬼神。大聚樂戲於沙丘,以酒為 池,縣肉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閒,為長夜之飲。—《史记· 殷本纪》

《易· 革· 彖》: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 《汉书 · 艺文志》:至于殷、周之际,纣在 上位,逆天暴物,文王以诸侯顺命而行道, 天人之占可得而效,于是重易六爻,作上 下篇。

第二講:殷周鼎革

周道始兴

百姓怨望而諸侯有畔者,於是紂乃重刑 辟,有炮格之法。以西伯昌、九侯、鄂 侯為三公。九侯有好女,入之紂。九侯 女不喜淫,紂怒,殺之,而醢九侯。鄂 侯爭之彊,辨之疾,并脯鄂侯。西伯昌 聞之,竊嘆。崇侯虎知之,以告紂,紂 囚西伯羑里。西伯之臣閎夭之徒,求美 女奇物善馬以獻紂,紂乃赦西伯。西伯 出而獻洛西之地,以請除炮格之刑。紂 乃許之,賜弓矢斧鉞,使得征伐,為西 伯。而用費中為政。費中善諛,好利, 殷人弗親。紂又用惡來。惡來善毀讒, 諸侯以此益疏。—《史记· 殷本纪》

第二講:殷周鼎革

武王伐纣

紂愈淫亂不止。微子數諫不聽,乃與 大師、少師謀,遂去。比干曰:“為 人臣者,不得不以死爭。”乃彊諫紂。 紂怒曰:“吾聞圣人心有七竅。”剖 比干,觀其心。箕子懼,乃詳狂為奴, 紂又囚之。殷之大師、少師乃持其祭 樂器奔周。周武王於是遂率諸侯伐紂。 紂亦發兵距之牧野。甲子日,紂兵敗。 紂走,入登鹿臺,衣其寶玉衣,赴火 而死。周武王遂斬紂頭,縣之[大] 白旗。殺妲己。釋箕子之囚,封比干 之墓,表商容之閭。封紂子武庚祿父, 以續殷祀,令修行盤庚之政。殷民大 說。 於是周武王為天子。 —《史记· 殷本纪》 周武王

第二講:殷周鼎革

周人发迹回溯

周后稷,名棄。其母有邰氏女,曰姜原。姜原為帝嚳元妃。姜 原出野,見巨人跡,心忻然說,欲踐之,踐之而身動如孕者。 居期而生子,以為不祥,棄之隘巷,馬牛過者皆辟不踐;徙置 之林中,適會山林多人,遷之;而棄渠中冰上,飛鳥以其翼覆 薦之。姜原以為神,遂收養長之。初欲棄之,因名曰棄。—《史记· 周
本纪》

后稷卒,子不窋立。不窋末年……不窋以失其官而 奔戎狄之閒。不窋卒,子鞠立。鞠卒,子公劉立。 公劉雖在戎狄之閒,復修后稷之業,務耕種,行地 宜,自漆、沮度渭,取材用,行者有資,居者有畜 積,民賴其慶。百姓懷之,多徙而保歸焉。周道之 興自此始,故詩人歌樂思其德。—《史记· 周本纪》

第二講:殷周鼎革

周人发迹回溯

古公亶父復修后稷、公劉之業,積德行義,國人皆戴之。薰育戎狄 攻之,欲得財物,予之。已復攻,欲得地與民。民皆怒,欲戰。古 公曰:“有民立君,將以利之。今戎狄所為攻戰,以吾地與民。民 之在我,與其在彼,何異。民欲以我故戰,殺人父子而君之,予不 忍為。”乃與私屬遂去豳,度漆、沮,踰梁山,止於岐下。豳人舉 國扶老攜弱,盡復歸古公於岐下。及他旁國聞古公仁,亦多歸之。 於是古公乃貶戎狄之俗,而營筑城郭室屋,而邑別居之。作五官有 司。民皆歌樂之,頌其德。……古公有長子曰太伯,次曰虞仲。太 姜生少子季歷,季歷娶太任,……生昌,有圣瑞。古公曰:“我世 當有興者,其在昌乎?”長子太伯、虞仲知古公欲立季歷以傳昌, 乃二人亡如荊蠻,文身斷髪,以讓季歷。—《史记· 周本纪》
《诗经· 鲁颂· 閟宫》:后稷之孙,实维大王。居岐之阳,

实始翦商。

第二講:殷周鼎革

周人发迹回溯

复旦大学杨宽先生认为:《史记》记载太伯、仲雍因让位而奔 荆蛮不确,而是为了周的政治发展需要而让太伯、仲雍统率部 分周人道今山西已北创建虞国。由此,周人可以向北拓展,向 东又可进犯商朝京畿地区,向南可以渡黄河进入洛水地区,所 以早期的虞国成了周人势力向东发展的重要战略据点 。《诗 经· 大雅· 皇矣》“帝作邦作对,自太伯、王季。惟此王季,因心 则友,则友其兄,则都其庆”。过去经学家对“作邦作对”不 得其解,把“对”解释为“配”,说是“配天”。 ……其实所 谓“帝作邦作对,自太伯、王季。”就是说上帝建立一对邦国, 这一对邦国创始于太伯、王季。 …… 下文特别指出季历能够发 挥兄弟友爱的精神,也就是说能与太伯合作,因而能够扩展他 的喜庆的事。(该诗)下文接着说“载锡之光,受禄无丧,奄 有四方”。

第二講:殷周鼎革

周人发迹回溯

公季卒,子昌立,是為西伯。西伯曰文王, …… 禮下賢者,日中不暇食以待士,士以此多歸之。 伯夷、叔齊在孤竹,聞西伯善養老,盍往歸之。 太顛、閎夭、散宜生、鬻子、辛甲大夫之徒皆往 歸之。 —《史记· 周本纪》 文王帅殷之叛国以事纣,唯知时也。—《左传· 襄公四年》

文王处岐事纣,……上贡必适,祭祀必敬,纣喜,命文王称西伯, 赐之千里之地。文王载拜稽首而辞,曰愿为民请炮烙之刑。—《吕氏
春秋· 顺民》

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德其可谓至德也 已矣。——《论语· 泰伯》

第二講:殷周鼎革
文王早期用兵图

周人发迹回溯

第二講:殷周鼎革

周人发迹回溯

西伯既戡黎,祖伊恐,奔告于王。曰:“天子!天既訖 我殷命。格人(占卜者)元龜,罔敢知吉。非先王不相我後人, 惟王淫戲用自絕。故天棄我,不有康食。不虞(度也;不虞,不知 也)天性,不迪率典。今我民罔弗欲喪,曰:‘天曷不降 威?’大命不摯(至也;言大命不再),今王其如台?”

王曰:“嗚呼!我生不有命在天?”
祖伊反曰:“嗚呼!乃罪多,參 (列) 在上,乃能責命于 天?殷之即喪,指(是)乃功(事),不無戮于爾邦!” —《尚书· 西伯
戡黎》

《逸周书· 祭公解》:皇天改大殷之命,维文王受 之,维武王大克之,咸茂厥功。

第二講:殷周鼎革

周人发迹回溯

武王即位,太公望為師,周公旦為輔,召公、 畢公之徒左右王,師修文王緒業。 ……九年, 武王上祭于畢。東觀兵,至于盟津。為文王 木主,載以車,中軍。武王自稱太子發,言 奉文王以伐,不敢自專。 …… 居二年,聞紂 昏亂暴虐滋甚,殺王子比干,囚箕子。太師 疵、少師彊抱其樂器而奔周。於是武王遍告 諸侯曰:“殷有重罪,不可以不畢伐。”乃 遵文王,遂率戎車三百乘,虎賁三千人,甲 士四萬五千人,以東伐紂。—《史记· 周本纪》
於皇武王、無競維烈。 允文文王、克開厥後。 嗣武受之、勝殷遏(止)劉(杀)、耆(致)定爾功。 —《诗· 周颂· 臣工之什· 武》

第二講:殷周鼎革 預習《書· 大誥》、《詩· 東山》

第三講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設置三監

封商紂子祿父殷之餘民。武王為殷初定未集,乃使其弟管叔鮮、 蔡叔度相祿父治殷。……封諸侯,班賜宗彝,作分殷之器物。武 王追思先圣王,乃褒封神農之後於焦,黃帝之後於祝,帝堯之後 於薊,帝舜之後於陳,大禹之後於杞。於是封功臣謀士,而師尚 父為首封,封尚父於營丘,曰齊。封弟周公旦於曲阜,曰魯。封 召公奭於燕。封弟叔鮮於管,弟叔度於蔡。—《史记· 周本纪》 关于“三监”,说法不一, 按郑玄《诗谱》的说法:

自纣城以北谓之邶,南谓之鄘,东谓之卫。 武王克殷二年,天下未宁而崩。—《史记· 封禅书》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三監叛亂

《礼记· 名堂位》:武王崩,成王幼弱,周公 踐天子之位以治天下。 《礼记· 文王世子》:成王幼,不能蒞阼,周 公相,踐阼而治。

《尚书· 金滕》武王既喪,管叔及其群 弟乃流言於國,曰:“公將不利於孺 子。”
si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周 公 东 征 方 鼎 上 的 铭 文

三監叛亂

《尚书· 大诰》精读

终于 击败

——禽簋上的西周金文 读曰:盖,即奄。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诗· 东山》
我徂東山、慆慆不歸。我來自東、零雨其濛。 我東曰歸、我心西悲。制彼裳衣、勿士行枚。 蜎蜎者蠋、烝在桑野。敦彼獨宿、亦在車下。 我徂東山、慆慆不歸。我來自東、零雨其濛。 果臝之實、亦施于宇。伊威在室、蠨蛸在戶。 町畽鹿場、熠燿宵行。不可畏也、伊可懷也。 我徂東山、慆慆不歸。我來自東、零雨其濛。 鸛鳴于垤、婦歎于室。洒掃穹窒、我征聿至。 有敦瓜苦、烝在栗薪。自我不見、于今三年。 我徂東山、慆慆不歸。我來自東、零雨其濛。 倉庚于飛、熠燿其羽。之子于歸、皇駁其馬。 親結其縭、九十其儀。其新孔嘉、其舊如之何?

三監叛亂

象隅纣《 而而,孟 远戮伐子 之之奄滕 ,,三文 天灭年公 下国讨下 大者其: 悦五君》 。十,周 ,驱公 驱飞相 虎廉武 豹于王 犀海诛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封建亲戚

成王少,周初定天下,周公恐諸侯畔周,公乃攝行政當 國。管叔、蔡叔群弟疑周公,與武庚作亂,畔周。公奉 成王命,伐誅武庚、管叔,放蔡叔。以微子開代殷后, 國於宋,頗收殷餘民。以封武王少弟封為衛康叔。…… 周公受禾東土,魯天子之命。—《史记· 周本纪》

封邦建国——贵族政治
昔武王克商, 光有天下, 其兄弟之國者十有五人, 姬姓之國者四十 人, 皆舉親也。—《左传· 昭公二十八年》 昔周公吊二叔之不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左传· 僖公二十四年》 立七十一國,其中姬姓獨居五十三人焉。周之子孫 苟不狂惑者,莫不為天下之顯諸侯。—《荀子· 儒效》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封建亲戚

王國維:字靜安,號觀堂, 浙江海寧人。清末秀才。我 國近現代在文學、美學、史 學、哲學、古文字、考古學 等各方面成就卓著的學術鉅 子,國學大師!

異姓之國,非宗法之所能統者, 以婚媾甥舅之誼通之,於是天 下之國、大都,王之兄弟甥舅。 而諸國之間亦皆有兄弟甥舅之 親,周人一統之策實存於是。—
王国维《殷周制度论》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及呼可的“ 國,稱區鄉 中叫為別” 之““,和 人氓民且“ 可””居遂 成、,民” 為“但的, “甿“身不 國”六份僅 人、遂亦所 ”“”不居 。野的同地 人居,區 ”民鄉有 ,有遂“ 而個之國 “特居” 六殊民和 鄉的雖“ ”稱皆野 ”

封建亲戚

西周行政劃分——王畿國野鄉遂制度

“野“周 郊”國天 ”。”子 。其和直 中“接 “野統 王都城 國”治 ”兩的 和個地 王宫 “ 部區 野 國中 ”分, 的,即 交稱王 郊,郊設六鄉 接為畿 地“, 域體劃 野設六遂 外此则诸侯国区域, 稱 國 分 為經為 再外则夷狄之所。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经营成周

周人的根據地在西方,如何有效的控制中原及東方地區,是周人得天下以後 的第一個問題,此問題在武王克商之後就引起了統治階層的關注。 《逸周书· 度邑解 》嗚呼!予憂茲難,近飽 于卹,辰是不室,我未定天保。何寢能 欲?”王曰:“旦,予克致天之明命,定 天保,依天室,志我其惡,俾從殷王紂, 日夜勞來。

何尊及其铭文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营建成周的政治作用:
一、迁殷遗民以便控制。 《逸周书· 作洛解》:“俘 殷献民迁于九里”。孔晁 注:九里,成周之地。又 作“臼里”。 二、成周建成后,东西两 京连成一片,形成邦畿千 里之局,雄踞天下。 三、成周居天下之中,各 诸侯国之进献集中于此, 成天下经济之中心。 《史记· 周本纪》:此天下 之中,四方入贡道里均。

经营成周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周天子 嗣位嫡 长子 嗣位嫡 长子 嗣位嫡 长子

嫡長子繼承制

嗣位嫡 长子

别子大宗 (诸侯)

嗣位嫡 长子 别子小宗 (卿大夫)

嗣位嫡 长子

嗣位嫡 长子 小宗宗 子

公愛 二 十, 六公 年 》卿

小宗宗 子 庶子 (士)

士宗子 士庶子 (庶人)

立嫡以長不以賢,立子以 貴不以長。—《公羊传· 隐公元年》

長昔 ;先 年王 鈞之 無以命 私德曰 ,,: 古德王 之鈞后 制以無 也蔔嫡 。;, 王則 《 左 不擇 傳 立立
— · 昭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诗经· 大雅· 緜》 緜緜瓜瓞,民之初生。 自土(杜,水名)沮(徂也)漆,古公亶父, 陶復(洞)陶穴,未有家室。 …… 周原膴膴(肥美貌),菫(jin)茶如飴。 爰始(谋也)爰謀,爰契我龜。 曰止(居)曰時(是),築室于茲。

族廟昭穆制

古公……營築城郭室屋,而邑別居之。—《史记· 周本纪》

據《詩· 緜》周人于太王即開始築廟。 周族習慣,廟和寢造在一起,廟在 寢前,坐北朝南。廟是歷代宗主的 住宅,寢是現任宗主的住宅,因此 兩者必須密切聯繫,所謂“事死如 事生,禮也”(《左传· 哀公15年》)。

……
乃召司空,乃召司徒,俾立室家。 其繩則直,縮(捆绑)版(筑墙的板)以載, 作廟翼翼。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族廟昭穆制
高祖 祖父

《左傳 · 僖公十年》:神不歆非類,民不祀非族。 太祖 文王 武王 父 曾祖

《左傳· 僖公三十一年》:鬼神非其族類,不歆其祀。



世室

后稷

世室

在周人看來,祖先必須要子孫祭祀,子孫要祖先降福,活人離不 了死人,死人離不了活人(“鬼猶求食”),宗子不僅是一族之 太祖(始 父 高祖 祖父 曾祖 封之君) 長,又是宗廟之主,稱“宗主”,如果宗子因放出奔,就叫“失 诸侯五庙 守宗廟” (《左傳宣公十年》) 。如果宗族滅亡,宗廟也就絕祀,他們認為 這乃是最大的不幸,所謂“滅宗廢祀,非孝也” (《左傳定公十年》) 。宗 太祖(始 廟內安置有代表祖先的木主,叫做“主”,都保藏在石函中,叫 祖父 父 封之君) “宗祏”或“祏”。
大夫三庙

天子七庙



天子七廟,三昭三穆,與太祖之廟而七。諸侯五廟, 士一庙:合远祖及高祖以下祖宗于一庙;庶人无庙,祭祀就在居室为进行。 二昭二穆,與太祖之廟而五。大夫三廟,一昭一穆, 與太祖之廟而三。士一廟。庶人祭於寢。 —《礼记· 王制》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族廟昭穆制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族廟昭穆制

宗廟不僅是祭祀祖先之處,重要典禮都要在這裏舉行, 重大決定也要在這裏宣佈。 政治上的大典,也必須在宗廟進行。 《禮記 · 祭統》:古者明君爵有德而 祿有功,必賜爵祿於太廟,示不敢專 也。

國家的重大軍事行動,都必須在太廟 請示于祖先,所謂“帥師者,受命於 廟,受賑於社” (《左傳閔公二年》) 。作戰策 略決定後,要在太廟發佈命令,如《 國語· 晉語五》記載晉國伐宋時說 “乃發令於太廟,召軍吏而戒樂正”。 所以古時把作戰的策略,稱為“廟 算”。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族墓制

西周貴族一般都有公共墓地,族墓是宗族的第二個聖地。認為 這是宗族在另一個世界的住宅,死人和活人一樣聚族而居。這 依然是“事死如事生”觀念的延展。
族墓的各墳墓之間按昭穆之序排 列。《周禮· 春官》:先王之葬居 中,以昭穆為左右,凡諸侯居左 右以前,卿大夫士居後,各以其 族。 按禮,所有人都應入族墓,只有 凶死之人不得入葬。《周禮春官 塚人》說“凡死於兵者,不入兆 域”。如齊莊公被催杼弑後,葬 于士孫之野。鄭玄還說“戰敗無 勇,投諸瑩外以罰之”。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姓者,統其祖考之所自出;氏者,別其子孫之所自分。

姓氏制

姓是出生于同一遠祖的血緣集團的名稱。《說文》:“姓,人之 所生也,因生以為姓。”氏是姓的分支。天子、諸侯分封給臣下 土地,就必須新立一個“宗”,即所為“致邑立宗”(《左傳· 哀公四年》), 新立的“宗”需要有一個名稱,就是“氏”。

《左傳 · 隱公八年》記:天子建德,因生以賜姓,胙之土而命之 氏。諸侯以字為氏,因以為族。官有世宮,則有官族。邑亦如之。

諸侯對卿大夫命 “氏”的辦法有 三種:

一是“以字為氏”,就是以祖父的“字”為 氏; 一是“以官为氏”,就是以祖先的官名为氏; 一是“以邑为氏”,就是以分封的邑命为氏;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宗主管理制

宗子主管本族的共同财产,主要是土地和人民。
《礼记· 礼运》说:故天子有田以处其子孙,诸侯有国以处其 子孙,大夫有采以处其子孙,是谓制度。
天子是天下共主,是名义上的天下土地和人民的最高所有者。 《诗经· 小雅· 北山》: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左传· 昭公七年》:封域之内,何非君土?食土之毛,谁非君臣。

第三講:周公東征與宗法立國

家臣制

幫助宗主管理宗族內部事務土地、人民等的人就成為宗主的“家臣”。春秋 時代卿大夫的家臣中也有等級地位高的稱“家大夫”。有些權力大的“家 臣”,也有封土或封邑,又有臣屬。

家臣的最大特征:只知有家而不知有国

第四講

第四講:禮樂崩壞
成王將崩,懼太子釗之不任, 乃命召公、畢公率諸侯以相太 子而立之。成王既崩,二公率 諸侯,以太子釗見於先王廟, 申告以文王、武王之所以為王 業之不易,務在節儉,毋多欲, 以篤信臨之,作《顧命》。太 子釗遂立,是為康王。康王即 位,遍告諸侯,宣告以文武之 業以申之,作《康誥》。故成 康之際,天下安寧,刑錯四十 餘年不用。—《史记· 周本纪》

從成康之治到王道衰微
康王卒,子昭王瑕立。昭王之時,王 道微缺。昭王南巡狩不返,卒於江 (“汉”之讹)上。??立昭王子滿,是為 穆王。穆王即位,春秋已五十矣。王 道衰微。—《史记· 周本纪》

穆王將征犬戎,祭公謀父諫曰:“不 可。先王燿德不觀兵。夫兵戢而時動, 動則威,觀則玩,玩則無震。” …… 王遂征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歸。自 是荒服者不至。—《史记· 周本纪》
懿王之時,王室遂衰,詩人作刺。—
《史记· 周本纪》

《汉书· 匈奴传》记载,(懿王时)“戎狄 交侵,暴虐中国,中国被其苦,诗人始作, 疾而歌之曰:靡室靡家,玁狁之故 ”

第四講:禮樂崩壞

厲王止謗與共和行政

王行暴虐侈傲,國人謗王。召公諫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衛巫,使 監謗者,以告則殺之。其謗鮮矣,諸侯不朝。三十四年,王益嚴,國人莫敢 言,道路以目。厲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謗矣,乃不敢言。”召公曰: “……防民之口,甚於防水。水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水者 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故天子聽政,使公卿至於列士獻詩,瞽獻曲, 史獻書,師箴,瞍賦,矇誦,百工諫,庶人傳語,近臣盡規,親戚補察,瞽 史教誨,耆艾修之,而後王斟酌焉,是以事行而不悖。民之有口也,猶土之 有山川也,……夫民慮之於心而宣之於口,成而行之。若壅其口,其與能幾 何?”王不聽。於是國莫敢出言,三年,乃相與畔,襲厲王。厲王出奔於彘。 厲王太子靜匿召公之家,國人聞之,乃圍之。召公曰:“昔吾驟諫王,王不 從,以及此難也。今殺王太子,王其以我為讎而懟怒乎?夫事君者,險而不 讎懟,怨而不怒,況事王乎!”乃以其子代王太子,太子竟得脫。召公、周 公二相行政,號曰“共和”。共和十四年,厲王死于彘。太子靜長於召公家, 二相乃共立之為王,是為宣王。宣王即位,二相輔之,修政,法文、武、成、 康之遺風,諸侯復宗周。十二年,魯武公來朝。—《史记· 周本纪》

第四講:禮樂崩壞

厲王止謗與共和行政

第四講:禮樂崩壞

美人一笑傾人國

昔自夏后氏之衰也,有二神龍止於夏帝庭而言 曰:“余,褒之二君。”夏帝卜殺之與去之與 止之,莫吉。卜請其漦 (chi) 而藏之,乃吉。於 是布幣而策告之,龍亡而漦在,櫝而去之。夏 亡,傳此器殷。殷亡,又傳此器周。比三代, 莫敢發之,至厲王之末,發而觀之。漦流于庭, 不可除。厲王使婦人裸而譟之。漦化為玄黿, 以入王后宮。后宮之童妾既齔 (chen)而遭之,既 笄而孕,無夫而生子,懼而棄之。宣王之時童 女謠曰:“厭弧箕服,實亡周國。”於是宣王 聞之。有夫婦賣是器者,宣王使執而戮之。逃 於道,而見鄉者后宮童妾所棄妖子出於路者, 聞其夜啼,哀而收之,夫婦遂亡,奔於褒。褒 人有罪,請入童妾所棄女子者於王以贖罪。棄 女子出於褒,是為褒姒。當幽王三年,王之后 宮見而愛之,生子伯服,竟廢申后及太子,以 褒姒為后,伯服為太子。太史伯陽曰:“禍成 矣,無可奈何!” —《史记· 周本纪》
山桑曰厭;弧,弓也;箕,草名,似荻而细,可结为服以盛箭 齔(chen):小孩换乳牙

第四講:禮樂崩壞
幽王二年,西周三川皆震。伯陽甫 曰:「 …… 夫國必依山川,山崩川 竭,亡國之徵也。川竭必山 崩。 …… 天之所棄,不過其紀。」 是歲也,三川竭,岐山崩。—《史记· 周本
纪》

美人一笑傾人國

《诗经· 小雅· 十月之交》 百川沸腾,山冢萃崩。 高岸为谷,深谷为陵 《诗经· 大雅· 召旻》

天篤降喪。 瘨我饑饉、民卒流亡。 我居圉卒荒。

幽王以虢石父為卿,用事,國 人皆怨。石父為人佞巧善諛好 利,王用之。又廢申后,去太 子也。申侯怒,與繒、西夷犬 戎攻幽王。幽王舉烽火徵兵, 兵莫至。遂殺幽王驪山下,虜 褒姒,盡取周賂而去。於是諸 侯乃即申侯而共立故幽王太子 宜臼,是為平王,以奉周祀。 平王立,東遷于雒邑,辟戎寇。 平王之時,周室衰微,諸侯彊 并弱,齊、楚、秦、晉始大, 政由方伯。—《史记· 周本纪》

第四講:禮樂崩壞
能襲則平 逐西託王 退垂付東 犬大給遷 戎夫了以 ,的一後 便秦個, 可襄護原 領公駕來 有,功成 其許臣周 地他,之 。若承地

美人一下傾人國

第四講:禮樂崩壞

平王東遷

西元前770年,晋文侯、郑武公、卫武公、秦襄公率 兵护送平王东迁洛邑。

《左传· 隐公六年》:我周之東遷,晉、鄭焉依。
秦国发迹
非子居犬丘,好馬及畜,善養息之。犬丘人言之周孝王,孝王召使主馬于汧 渭之閒,馬大蕃息。 ……孝王曰:“昔伯翳為舜主畜,畜多息,故有土,賜 姓嬴。今其後世亦為朕息馬,朕其分土為附庸。”邑之秦,使復續嬴氏祀, 號曰秦嬴。 ……周厲王無道,諸侯或叛之。西戎反王室,滅犬丘大駱之族。 周宣王即位,乃以秦仲為大夫,誅西戎。西戎殺秦仲。秦仲立二十三年,死 於戎。有子五人,其長者曰莊公。周宣王乃召莊公昆弟五人,與兵七千人, 使伐西戎,破之。……為西垂大夫。周幽王用褒姒廢太子,立褒姒子為適, 數欺諸侯,諸侯叛之。西戎犬戎與申侯伐周,殺幽王酈山下。而秦襄公將兵 救周,戰甚力,有功。周避犬戎難,東徙雒邑,襄公以兵送周平王。平王封 襄公為諸侯,賜之岐以西之地。曰:“戎無道,侵奪我岐、豐之地,秦能攻 逐戎,即有其地。”與誓,封爵之。襄公於是始國。—《史记· 秦本纪》

第四講:禮樂崩壞

平王東遷

第四講:禮樂崩壞
初,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段。莊公寤 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之。愛共叔段,欲立之。 亟請於武公,公弗許。及莊公即位,為之請制。公曰: 「制,巖邑也,…… 佗邑唯命。」請京,使居之,謂之 「京城大叔」。祭仲曰:「都城過百雉,國之害 也, …… 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將不堪。」公曰:「姜 氏欲之,焉辟害?」對曰:「姜氏何厭之有!不如早為 之所,無使滋蔓。蔓,難圖也。蔓草猶不可除,況君之 寵弟乎!」公曰:「多行不義,必自斃,子姑待之。」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貳於己。公子呂曰:「國不堪貳, 君將若之何?欲與大叔,臣請事之;若弗與,則請除之, 無生民心。」公曰:「無庸,將自及。」大叔又收貳以 為己邑,至于廩延。子封曰:「可矣,厚將得眾。」公 曰:「不義不暱 ( 同“昵” ) ,厚將崩。」大叔完聚,繕 甲兵,具卒乘,將襲鄭。夫人將啟之。公聞其期,曰: 「可矣。」命子封帥車二百乘以伐京。京叛大叔段,段 入于鄢,公伐諸鄢。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書曰: 「鄭伯克段于鄢。」

鄭國內亂

第四講:禮樂崩壞

衛州吁之乱

叔段奔共的时候,其子公孙滑出奔卫。后,卫国为滑出兵伐郑, 夺取了郑国的廪延,郑国借周王和虢国的军队进攻卫国南部进 行报复。

卫国为何要帮郑公孙滑讨伐郑国?

《史记· 卫康叔世家》:莊公五年,取齊女為夫人,好而無子。又取陳 女為夫人,生子,蚤死。陳女女弟亦幸於莊公,而生子完。完母死, 莊公令夫人齊女子之,立為太子。莊公有寵妾,生子州吁。十八年, 州吁長,好兵,莊公使將。石碏諫莊公曰:「庶子好兵,使將,亂自 此起。」不聽。二十三年,莊公卒,太子完立,是為桓公。……桓公 二年,弟州吁驕奢,桓公絀之,州吁出奔。十三年,鄭伯弟段攻其兄, 不勝,亡,而州吁求與之友。十六年,州吁收聚衛亡人以襲殺桓公, 州吁自立為衛君。為鄭伯弟段欲伐鄭,請宋、陳、蔡與俱,三國皆許 州吁。州吁新立,好兵,弒桓公,衛人皆不愛。
《左传· 隐公四年》:諸侯之師,敗鄭徒兵,取其禾而還。

第四講:禮樂崩壞

衛州吁之乱

《左传· 隐公四年》:州吁未能和其民,厚 問定君於石子,石子曰,王覲為可。曰: 何以得覲?曰:陳桓公方有寵於王,陳衛 方睦,若朝陳使請,必可得也。厚從州吁 如陳。石碏使告于陳曰:衛國褊小,老夫 耄矣,無能為也。此二人者,實弒寡君, 敢即圖之。陳人執之,而請蒞于衛,九月, 衛人使右宰醜,蒞殺州吁于濮。石碏使其 宰獳羊肩,蒞殺石厚于陳。君子曰:石碏, 純臣也,惡州吁而厚與焉,大義滅親,其 是之謂乎?

第四講:禮樂崩壞

宋華督之亂

《史记· 宋微子世家》:殤公元年,衛 公子州吁弒其君完自立,欲得諸侯, 使告於宋曰:「 …… 可與我伐之。」 宋許之,與伐鄭,至東門而還。二年, 鄭伐宋,以報東門之役。其后諸侯數 來侵伐。九年,大司馬孔父嘉妻好, 出,道遇太宰華督,督說,目 ( 1) 而觀 之。督利孔父妻,乃使人宣言國中曰: 「殤公即位十年耳,而十一戰,民苦 不堪,皆孔父為之,我且殺孔父以寧 民。」 ……十年,華督攻殺孔父,取 其妻。殤公怒,遂弒殤公,而迎穆公 子馮於鄭而立之,是為莊公。

(1)《集解》服虔曰:目者,極視精不轉也。

第四講:禮樂崩壞
宋女

魯國內變

《史记 · 鲁周公世家》:惠公卒,長庶子息攝當國, 行君事,是為隱公。初,惠公適夫人無子,公賤妾 聲子生子息。息長,為娶於宋。宋女至而好,惠公 奪而自妻之。生子允。登宋女為夫人,以允為太子。 及惠公卒,為允少故,魯人共令息攝政,不言即 位。……十一年冬,公子翚諂謂隱公曰:「百姓便 君,君其遂立。吾請為君殺子允,君以我為相。」 隱公曰:「有先君命。吾為允少,故攝代。今允長 矣,吾方營菟裘之地而老焉,以授子允政。」翚懼 子允聞而反誅之,乃反譖隱公於子允曰:「隱公欲 遂立,去子。子其圖之!請為子殺隱公。」子允許 諾。十一月,隱公祭鐘巫,齊于社圃,館于蒍氏。 翚使人殺隱公于蒍氏,而立子允為君,是為桓 公。 …… 三年,使翚迎婦于齊為夫人。六年,夫 人生子,與桓公同日,故名曰同。同長,為太子。

第四講:禮樂崩壞

周鄭交惡

至此,宋、卫、鲁皆内变,且齐、鲁与郑开始修好。于是郑国在 中原地区的势力日益强大,和周王室的摩擦也逐步升级。
春秋初年,郑武公、郑恒公两度为王卿士,在周王朝内有很大的权力。后庄 公继为卿士,平王可能不满于郑之独大跋扈,于是想分其权,分其所掌政权 之权于虢公。

鄭武公、莊公,為平王卿士。王貳 于虢,鄭伯怨王。王曰:無之。故 周鄭交質,王子狐為質於鄭,鄭公 子忽為質於周。王崩,周人將畀虢 公政。四月,鄭祭足帥師取溫之麥。 秋,又取成周之禾,周鄭交惡。君 子曰,信不由中,質無益也。 — 《左
传· 隐公三年》

第四講:禮樂崩壞

周鄭繻葛之战

西元前707年,周桓王完全剥夺了郑在王朝的权力,郑伯不在朝觐周天子。 《左传· 桓公五年》“王奪鄭伯政,鄭伯不朝”。这年秋,周桓王集结虢、蔡、 卫、陈等军队联合伐郑。 《左传· 桓公五年》:秋,王以諸侯伐鄭,鄭伯禦之。 王為中軍;虢公林父將右軍,蔡人,衛人屬焉;周公 黑肩將左軍,陳人屬焉。……鄭師合以攻之,王卒大 敗,祝聃射王中肩,王亦能軍。祝聃請從之,公曰: 君子不欲多上人,況敢陵天子乎?苟自救也,社稷無 隕。多(足够)矣,夜,鄭伯使祭足勞王,且問左右。

小語:繻葛之战后,周天子的威 信一落千丈,原来尚能维持的 “王命”已失去作用,周天子再 不是号令天下的共主了。

第四講:禮樂崩壞
《左传 · 桓公六年》:北戎伐齊, 齊使乞師于鄭,鄭大子忽帥師救 齊,六月,大敗戎師。 ………… 齊侯欲以文姜妻鄭大子忽。大子 忽辭。人問其故,大子曰:人各 有耦。齊大,非吾耦也。 …… 齊 侯又請妻之,固辭。人問其故, 大子曰:無事於齊,吾猶不敢。 今以君命,奔齊之急,而受室以 歸,是以師昏也。民其謂我何?

小霸衰落與春秋二姜

齊 僖 公 次 女 文 姜

第四講:禮樂崩壞

小霸衰落與春秋二姜

四十三年,鄭莊公卒。初,祭仲甚有寵於莊公,莊公使為卿;公使娶鄧女,生太子 忽,故祭仲立之,是為昭公。莊公又娶宋雍氏女,生厲公突。雍氏有寵於宋。宋莊 公聞祭仲之立忽,乃使人誘召祭仲而執之,曰:「不立突,將死。」亦執突以求賂 焉。祭仲許宋,與宋盟。以突歸,立之。昭公忽聞祭仲以宋要立其弟突,九 月,……忽出奔衛。己亥,突至鄭,立,是為厲公。厲公四年,祭仲專國政。厲公 患之,陰使其婿雍糾欲殺祭仲。糾妻,祭仲女也,知之,謂其母曰:「父與夫孰 親?」母曰:「父一而已,人盡夫也。」女乃告祭仲,祭仲反殺雍糾,戮之於市。 厲公無柰祭仲何,怒糾曰:「謀及婦人,死固宜哉!」夏,厲公出居邊邑櫟。祭仲 迎昭公忽,六月乙亥,復入鄭,即位。 昭公二年,自昭公為太子時,父莊公欲以高 渠彌為卿,太子忽惡之,莊公弗聽,卒用渠彌為卿。及昭公即位,懼其殺己,冬十 月辛卯,渠彌與昭公出獵,射殺昭公於野。祭仲與渠彌不敢入厲公,乃更立昭公弟 子亹為君。……子亹元年七月,齊襄公會諸侯於首止,鄭子亹往會,高渠彌相,從, 祭仲稱疾不行。……子亹至,不謝齊侯,齊侯怒,遂伏甲而殺子亹。高渠彌亡歸, 歸與祭仲謀,召子亹弟公子嬰於陳而立之,是為鄭子。……故鄭亡厲公突在櫟者使 人誘劫鄭大夫甫假,要以求入。假曰:「捨我,我為君殺鄭子而入君。」厲公與盟, 乃捨之。六月甲子,假殺鄭子及其二子而迎厲公突,突自櫟復入即位。……厲公突 后元年,齊桓公始霸。 —《史记· 郑世家》

第四講:禮樂崩壞

小霸衰落與春秋二姜

初,衛宣公烝於夷姜,生急子,屬諸右公子,為之娶於齊而美,公 取之,生壽,及朔,屬壽於左公子,夷姜縊,宣姜與公子朔構急子, 公使諸齊,使盜待諸莘,將殺之,壽子告之,使行,不可,曰,棄 父之命,惡用子矣,有無父之國則可也,及行,飲以酒,壽子載其 旌以先,盜殺之,急子至曰,我之求也,此何罪,請殺我乎,又殺 之,二公子故怨惠公,十一月,左公子洩,右公子職,立公子黔牟, 惠公奔齊。—《左传· 桓公十六年》
齊 僖 公 長 女 宣 姜

《诗经· 邶风· 新台》 新台有泚,河水渳渳。 嬿婉之求,籧篨不鲜。 新台有洒(高峻貌,音cui),河水浼浼。 嬿婉之求,籧篨不殄(善)。 鱼网之设,鸿则离之。 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第四講:禮樂崩壞

小霸衰落與春秋二姜

秋 ,公 子翬 如 齊 逆女 ,脩先君之好 , …… 齊侯送姜氏 ,非禮 也。—《左传· 桓公三年》

十八年,春,公將有行,遂與姜氏如齊。申繻曰:女有家,男有 室,無相瀆也,謂之有禮,易此必敗。公會齊侯于濼,遂及文姜 如齊。齊侯通焉,公謫之,以告。夏,四月,丙子,享公,使公 子彭生乘公,公薨于車。魯人告于齊曰:寡君畏君之威,不敢寧 居,來脩舊好,禮成而不反,無所歸咎,惡於諸侯,請以彭生除 之,齊人殺彭生。—《左传· 桓公十八年》

《公羊传 · 庄公元年》夫人譖公於齊侯, 公曰:「同非吾子,齊侯之子也。」齊 侯怒,與之飲酒。於其出焉,使公子彭 生送之。於其乘焉,搚干而殺之。

第四講:禮樂崩壞
《诗经· 齐风· 南山》 南山崔崔、雄狐綏綏。 魯道有蕩、齊子由歸。 既曰歸止、曷又懷止? 葛屨五兩、冠緌(系冠纓也)雙止。 魯道有蕩、齊子庸止。 既曰庸止、曷又從止? 蓺麻如之何、衡從其畝。 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 既曰告止、曷又鞠止?

小霸衰落與春秋二姜

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 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 既曰得止、曷又極止?

这是一首讽刺齐襄公与鲁桓公的诗, 《毛诗序》云:“《南山》,刺襄 公也。鸟兽之行,淫乎其妹,大夫 遇是恶,作诗而去之。”郑笺云: “齐大夫见襄公恶行如是,作诗以 刺之,又非鲁桓公不能禁制夫人而 去之。”古今学者大多无异议。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齊國內亂

(齐)釐公同母弟夷仲年死。其子曰公孫無知,釐公愛之,令其秩服奉養比太 子。 ……三十三年,釐公卒,太子諸兒立,是為襄公。……襄公元年,始為 太子時,嘗與無知鬬,及立,絀無知秩服,無知怨。……十二年,初,襄公 使連稱、管至父戍葵丘,瓜時而往,及瓜而代。往戍一歲,卒瓜時而公弗為 發代。或為請代,公弗許。故此二人怒,因公孫無知謀作亂。連稱有從妹在 公宮,無寵,使之閒襄公,曰「事成以女為無知夫人」。冬十二月,襄公游 姑棼,遂獵沛丘。見彘,從者曰「彭生」。公怒,射之,彘人立而啼。公懼, 墜車傷足,失屨。反而鞭主屨者茀三百。茀出宮。而無知、連稱、管至父等 聞公傷,乃遂率其眾襲宮。逢主屨茀,茀曰:「且無入驚宮,驚宮未易入 也。」無知弗信,茀示之創,乃信之。待宮外,令茀先入。茀先入,即匿襄 公戶閒。良久,無知等恐,遂入宮。茀反與宮中及公之幸臣攻無知等,不勝, 皆死。無知入宮,求公不得。或見人足於戶閒,發視,乃襄公,遂弒之,而 無知自立為齊君。齊君無知游於雍林。雍林人嘗有怨無知,及其往游,雍林 人襲殺無知,告齊大夫曰:「無知弒襄公自立,臣謹行誅。唯大夫更立公子 之當立者,唯命是聽。」—《史记· 齐太公世家》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齐釐公
儿 子 襄公 诸儿 反 连称、管至父 戍葵丘 猎沛丘,见 彘,从者曰 “彭生”, 伤足 鞭 藏 反

齊國內亂
兄弟 釐公弟 (夷仲年)



连称妹



儿 子
公孙 无知

即 位 后 游
雍林



茀(主履者)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初,襄公之醉殺魯桓公,通其夫人, 殺誅數不當,淫於婦人,數欺大臣, 群弟恐禍及,故次弟糾奔魯。其母魯 女也。管仲、召忽傅之。次弟小白奔 莒,鮑叔傅之。小白母,衛女也,有 寵於釐公。小白自少好善大夫高傒。 及雍林人殺無知,議立君,高、國先 陰召小白於莒。魯聞無知死,亦發兵 送公子糾,而使管仲別將兵遮莒道, 射中小白帶鉤,小白詳死。管仲使人 馳報魯。魯送糾者行益遲,六日至齊, 則小白已入,高傒立之,是為桓 公。—《史记· 齐太公世家》

桓公上位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桓公之中鉤,詳死以誤管仲,已而載溫車中 馳行,亦有高、國內應,故得先入立,發兵 距魯。秋,與魯戰于乾時,魯兵敗走,齊兵 掩絕魯歸道。齊遺魯書曰:“子糾兄弟,弗 忍誅,請魯自殺之。召忽、管仲讎也,請得 而甘心醢之。不然,將圍魯。”魯人患之, 遂殺子糾于笙瀆。召忽自殺,管仲請囚。桓 公之立,發兵攻魯,心欲殺管仲。鮑叔牙曰: “臣幸得從君,君竟以立。君之尊,臣無以 增君。君將治齊,即高傒與叔牙足也。君且 欲霸王,非管夷吾不可。夷吾所居國國重, 不可失也。” 於是桓公從之。……管仲知之, 故請往。鮑叔牙迎受管仲 …… 桓公厚禮以為 大夫,任政。—《史记· 齐太公世家》

齊桓始霸

鲍叔牙: 姒姓,鲍氏, 亦称“鲍叔”、“鲍 子”。曾说人生两大快 事:“一为食盾鱼 ,二 为饮玲珑。” 盾鱼,因 鲍叔牙爱吃, 而被称为 鲍鱼;玲珑,是一种茶, 也因此被称为鲍叔芽。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管仲曰:“吾始困時,嘗與鮑叔賈,分 財利多自與,鮑叔不以我為貪,知我貧 也。吾嘗為鮑叔謀事而更窮困,鮑叔不 以我為愚,知時有利不利也。吾嘗三仕 三見逐於君,鮑叔不以我為不肖,知我 不遭時也。吾嘗三戰三走,鮑叔不以我 怯,知我有老母也。公子糾敗,召忽死 之,吾幽囚受辱,鮑叔不以我為無恥, 知我不羞小节而恥功名不顯于天下也。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 鮑 子也。” ——《史
记· 管晏列传》

齊桓始霸

桓公用管仲,实始变周礼, 桓公九合诸侯。—夏曾佑 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管 仲之谋也。—《史记· 管晏列传》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叁其国而伍其鄙:“工商之乡六,士乡 十五” 任贤使能:择其善者而业用之,逐滋 民与无财(穷人),而敬百姓。 改革赋税,相地衰征:突破井田之制 “均地分力”。无奪民时,则百姓富。 通鱼盐之利:蓄贾游市,乘民之不给, 百倍其本 农兵合一,军政合一:五家為軌,十 軌為里,四里為連,十連為鄉,故二 千人為旅,鄉良人帥之;五鄉一帥, 故萬人為一軍。

齊桓始霸

《国语 · 齐语》制鄙:三十家 為邑,邑有司;十邑為卒, 卒有卒帥;十卒為鄉,鄉有 鄉帥;三鄉為縣,縣有縣帥; 十縣為屬,屬有大夫。五屬, 故立五大夫,各使治一屬焉; 立五正,各使聽一屬焉。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霸师初兴:齐鲁长勺之战

齊桓始霸

鲁胜齐后,鲁起兵侵宋,齐恨长勺(之 若切)之败,宋齐联军战鲁于乘丘。
《左传· 桓公十年》夏,六月,齊師,宋師, 次于郎。公子偃曰:宋師不整,可敗也。 宋敗,齊必還,請擊之。公弗許。自雩門 竊出,蒙皋比而先犯之,公從之,大敗宋 師于乘丘,齊師乃還。
乘丘之战后,宋国内乱,齐召集宋、陈、蔡、 邾等国会盟于北杏。平定宋国内乱。征召遂国 与盟,遂未至,齐于是灭了遂国。此时诸侯亲 附齐国,势力猛增,鲁亦与齐会盟于柯。

后宋背齐,齐邀陈、蔡伐宋。《庄公十四年》 记:諸侯伐宋,齊請師于周,夏,單伯會之, 取成于宋而還。

此为继郑庄之后首次“挟天子以令诸侯”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西元前679年两会诸侯于鄄
(juan,去声)

齊桓始霸

,齐桓公霸业始成。

春,齊侯,宋公,陳侯, 尊王攘夷 衛侯,鄭伯,會于 夷狄也,而亟病中國,南夷與北狄 鄄。 …… 復會焉,齊始 交。中國不絕若線,桓公救中國, 霸也。夏,夫人姜氏如 而攘夷狄,卒帖荊,以此為王者之 齊。—《左传· 庄公十五年》
事也。—《公羊传· 僖公四年》
諸侯會桓公於甄,而桓公於是 始霸焉。十四年,陳厲公子完, 號敬仲,來奔齊。齊桓公欲以 為卿,讓;於是以為工正。田 成子常之祖也。—《史记· 齐太公世家》
夏,會于葵丘,尋盟,且脩好,禮也。王使宰 孔賜齊侯胙。曰:天子……使孔賜伯舅胙。齊 侯將下拜。孔曰:且有後命,天子使孔曰:以 伯舅耋老,加勞賜一級,無下拜。對曰:小白, 余敢貪天子之命,無下拜,……敢不下拜,下 拜登受。—《左传· 僖公九年》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齊桓始霸

字宾四,历任燕京、北京、 清华、四川、齐鲁、西南联 大等大学教授。 1949 年迁居 香港,创办新亚书院。 1966 年,钱穆移居台湾台北市, 在“中国文化书院”(今中 国文化大学)任职,为“中 央研究院”院士,“故宫博 物院”特聘研究员。1990年8 月 30 日在台北逝世。 1992 年 归葬苏州太湖之滨。

钱 穆 先 生 对 齐 桓 霸 业 的 总 结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齊桓始霸

四年,春,齊侯以諸侯之師侵蔡,蔡潰,遂伐楚。楚 子使與師言曰:君處北海,寡人處南海,唯是風馬牛 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管仲對曰:昔 召康公命我先君大公曰,五侯九伯,女實征之,以夾 輔周室,賜我先君履。東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于 穆陵,北至于無棣。爾貢包茅不入,王祭不共,無以 縮(渗也) 酒,寡人是徵; 昭王南征而不復,寡人是問。 對曰:貢之不入,寡君之罪也,……昭王之不復,君 其問諸水濱。師進,次于陘。夏,楚子使屈完如師。 師退,次于召陵,齊侯陳諸侯之師,與屈完乘而觀 之。……齊侯曰:以此眾戰,誰能禦之?以此攻城, 何城不克?對曰:君若以德綏諸侯,誰敢不服?君若 以力,楚國方城以為城,漢水以為池,雖眾,無所用 之。屈完及諸侯盟。—《左传· 僖公四年》

桓 船姬二 公 ,習十 聞 怒水九 而 ,,年 怒 歸蕩, , 蔡公桓 興 姬,公 師 公與 往 懼夫 伐 蔡,人 。 亦止蔡 《 怒之姬 史 记 ,,戲 齐 太 嫁不船 公 世 其止中 家 女,。 》 。出蔡 ……
— ·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二十七年,魯湣公母曰 哀姜,桓公女弟也。哀 姜淫於魯公子慶父,慶 父弒湣公,哀姜欲立慶 父,魯人更立釐公。桓 公召哀姜,殺之。
—《史记· 齐 太公世家》

齊桓始霸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齊桓始霸

是時周室微,唯齊、楚、秦、晉為彊。晉初與會,獻公死, 國內亂。秦穆公辟遠,不與中國會盟。楚成王初收荊蠻有之, 夷狄自置。唯獨齊為中國會盟,而桓公能宣其德,故諸侯賓 會。於是桓公稱曰:「寡人南伐至召陵,望熊山;北伐山戎、 離枝、孤竹;西伐大夏,涉流沙;束馬懸車登太行,至卑耳 山而還。諸侯莫違寡人。寡人兵車之會三,乘車之會六,九 合諸侯,一匡天下。昔三代受命,有何以異於此乎?吾欲封 泰山,禪梁父。」管仲固諫,不聽;乃說桓公以遠方珍怪物 至乃得封,桓公乃止。三十八年,周襄王弟帶與戎、翟合謀 伐周,齊使管仲平戎於周。周欲以上卿禮管仲,管仲頓首曰: 「臣陪臣,安敢!」三讓,乃受下卿禮以見。—《史记·齐太公世
家》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齊桓霸衰

管仲病,桓公問曰:「群臣誰可相者?」管仲曰:「知臣莫如君。」公曰: 「易牙如何?」對曰:「殺子以適君,非人情,不可。」公曰:「開方如 何?」對曰:「倍親以適君,非人情,難近。」公曰:「豎刀如何?」對 曰:「自宮以適君,非人情,難親。」管仲死,而桓公不用管仲言,卒近 用三子,三子專權。……四十三年。初,齊桓公之夫人三:曰王姬、徐姬、 蔡姬,皆無子。桓公好內,多內寵, ……管仲卒,五公子皆求立。 …… 桓公病,五公子各樹黨爭立。及桓公卒,遂相攻,以故宮中空,莫敢棺。 桓公尸在床上六十七日,尸蟲出于戶。—《史记·齐太公世家》
颜师古云:竖刀、易牙皆齐桓公臣。管仲有病,桓公往问之,曰:将何以教寡人? 管仲曰:愿君远易牙、竖刀。公曰:易牙烹其子以快寡人,尚可疑邪?对曰:人之 情非不爱其子也,其子之忍,又将何爱于君!公曰:竖刀自宫以近寡人,犹尚疑邪? 对曰:人之情非不爱其身也,其身之忍,又将何有于君!公曰:诺。管仲遂尽逐之, 而公食不甘心不怡者三年。公曰:仲父不已过乎?于是皆召反。明年,公有病,易 牙、竖刀相于作乱,塞宫门,筑高墙,不通人。有一妇逾垣入至公所。公曰:我欲 食。妇人曰:吾无所得。公曰:我欲饮。妇人曰:吾无所得。公曰:何故?曰:易 牙、竖刀相与作乱,塞宫门,筑高墙,不通人,故无所得。公慨然叹,涕出,曰: 嗟乎,圣人所见岂不远哉!若死者有知,我将何面目见仲父乎?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晋文侯 封 子伯 昭侯
国 人 立

晉國內亂
平王 成师,封曲沃, 号恒叔

兄弟


大夫 潘父

迎入晋都, 为国人所拒

弑 国人逐退 与陘廷谋虏 哀侯 弑



曲沃 庄伯

因杀 小子 侯而 伐之 贿赂

桓王

釐王

孝侯 鄂侯 哀侯

曲沃 武公


封為 晉君

小子侯

缗侯

更號晉 武公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晉國內亂

武公代晉二歲,卒。…… 子獻公詭諸立。……五年,伐驪戎, 得驪姬、驪姬弟,俱愛幸之。……八年,士蒍說公曰:「故晉 之群公子多,不誅,亂且起。」乃使盡殺諸公子。 ……十二年, 驪姬生奚齊。獻公有意廢太子,乃曰:「曲沃吾先祖宗廟所在, 而蒲邊秦,屈邊翟,不使諸子居之,我懼焉。」於是使太子申 生居曲沃,公子重耳居蒲,公子夷吾居屈。獻公與驪姬子奚齊 居絳。晉國以此知太子不立也。太子申生,其母齊桓公女也, 曰齊姜,早死。申生同母女弟為秦穆公夫人。重耳母,翟之狐 氏女也。夷吾母,重耳母女弟也。獻公子八人,而太子申生、 重耳、夷吾皆有賢行。及得驪姬,乃遠此三子。…… 獻公私謂 驪姬曰:「吾欲廢太子,以奚齊代之。」驪姬泣曰:「太子之 立,諸侯皆已知之,而數將兵,百姓附之,柰何以賤妾之故廢 適立庶?君必行之,妾自殺也。」驪姬詳譽太子,而陰令人譖 惡太子,而欲立其子。 —《史记· 晋世家》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晉國內亂

二十一年,驪姬謂太子曰:「君夢見齊姜,太子速祭曲沃,歸釐於君。」太子於是 祭其母齊姜於曲沃,上其薦胙於獻公。獻公時出獵,置胙於宮中。驪姬使人置毒藥 胙中。居二日,獻公從獵來還,宰人上胙獻公,獻公欲饗之。驪姬從旁止之,曰: 「胙所從來遠,宜試之。」祭地,地墳;與犬,犬死;與小臣,小臣死。驪姬泣曰: 「太子何忍也!其父而欲弒代之,況他人乎?且君老矣,旦暮之人,曾不能待而欲 弒之!」謂獻公曰:「太子所以然者,不過以妾及奚齊之故。妾願子母辟之他國, 若早自殺,毋徒使母子為太子所魚肉也。……」太子聞之,奔新城。……或謂太子 曰:「為此藥者乃驪姬也,太子何不自辭明之?」太子曰:「吾君老矣,非驪姬, 寢不安,食不甘。即辭之,君且怒之。不可。」或謂太子曰:「可奔他國。」太子 曰:「被此惡名以出,人誰內我?我自殺耳。」十二月戊申,申生自殺於新 城。……此時重耳、夷吾來朝。人或告驪姬曰:「二公子怨驪姬譖殺太子。」驪姬 恐,因譖二公子:「申生之藥胙,二公子知之。」二子聞之,恐,重耳走蒲,夷吾 走屈,保其城,自備守。……獻公怒二子不辭而去,果有謀矣,乃使兵伐蒲。蒲人 之宦者勃鞮命重耳促自殺。重耳踰垣,宦者追斬其衣袪。重耳遂奔翟。使人伐屈, 屈城守,不可下。……二十三年,獻公遂發賈華等伐屈,屈潰。夷吾將奔翟。冀芮 曰:「不可,重耳已在矣,今往,晉必移兵伐翟,翟畏晉,禍且及。不如走梁,梁 近於秦,秦彊,吾君百歲后可以求入焉。」 —《史记· 晋世家》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晉國內亂

后,晋献公病,嘱大夫荀息辅助公子奚齐,并立之。大夫裏克、邳 鄭引三公子旧部作乱,并联络荀息去奚齐而纳重耳,为荀息所拒绝。 “十月,裏克殺奚齊于喪次,獻公未葬也。荀息將死之,或曰不如 立奚齊弟悼子而傅之,荀息立悼子而葬獻公。十一月,裏克弒悼子 于朝,荀息死之。”(《晋世家》)
裏克等已殺奚齊、悼子,使人迎公子重耳於翟,欲立之。重耳謝曰: 「負父之命出奔,父死不得修人子之禮侍喪,重耳何敢入!大夫其更立 他子。」還報裏克,裏克使迎夷吾於梁。夷吾欲往,呂省、郤芮曰: 「內猶有公子可立者而外求,難信。計非之秦,輔彊國之威以入,恐 危。」乃使郤芮厚賂秦,約曰:「即得入,請以晉河西之地與秦。」及 遺裏克書曰:「誠得立,請遂封子於汾陽之邑。」秦繆公乃發兵送夷吾 於晉。齊桓公聞晉內亂,亦率諸侯如晉。秦兵與夷吾亦至晉,齊乃使隰 朋會秦俱入夷吾,立為晉君,是為惠公。齊桓公至晉之高梁而還歸。(《晋
世家》)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晉國內亂

惠公夷吾元年,使邳鄭謝秦曰:「始夷吾以河西地許君,今幸得入立。大臣 曰:『地者先君之地,君亡在外,何以得擅許秦者?』寡人爭之弗能得,故 謝秦。」亦不與裏克汾陽邑,而奪之權。……惠公以重耳在外,畏裏克為變, 賜裏克死。謂曰:「微裏子寡人不得立。雖然,子亦殺二君一大夫,為子君 者不亦難乎?」裏克對曰:「不有所廢,君何以興?欲誅之,其無辭乎?乃 言為此!臣聞命矣。」遂伏劍而死。於是邳鄭使謝秦未還,故不及難。…… 惠公之立,倍秦地及裏克,誅七輿大夫,國人不附。……四年,晉饑,乞糴 於秦。繆公問百里奚,百里奚曰:「天菑流行,國家代有,救菑恤鄰,國之 道也。與之。」邳鄭子豹曰:「伐之。」繆公曰:「其君是惡,其民何罪!」 卒與粟。 ……五年,秦饑,請糴於晉。晉君謀之,慶鄭曰:「以秦得立,已 而倍其地約。晉饑而秦貸我,今秦饑請糴,與之何疑?而謀之!」虢射曰: 「往年天以晉賜秦,秦弗知取而貸我。今天以秦賜晉,晉其可以逆天乎?遂 伐之。」惠公用虢射謀,不與秦粟,而發兵且伐秦 。秦大怒,亦發兵伐 晉。 ……晉軍敗,反獲晉公以歸。秦將以祀上帝。晉君姊為繆公夫人,衰绖 涕泣。公曰:「得晉侯將以為樂,今乃如此。且吾聞箕子見唐叔之初封,曰 『其后必當大矣』,晉庸可滅乎!」乃與晉侯盟王城而許之歸。……十一月, 歸晉侯。晉侯至國,誅慶鄭,修政教。謀曰:「重耳在外,諸侯多利內之。」 欲使人殺重耳於狄。重耳聞之,如齊。—(《晋世家》)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晉國內亂

十四年九月,惠公卒,太子圉立,是為懷公。……子圉之立,畏秦之伐也。 乃令國中諸從重耳亡者與期,期盡不到者盡滅其家。狐突之子毛及偃從重 耳在秦,弗肯召。懷公怒,囚狐突。突曰:「臣子事重耳有年數矣,今召 之,是教之反君也。何以教之?」懷公卒殺狐突。秦繆公乃發兵送內重耳, 使人告欒、郤之黨為內應,殺懷公於高梁,入重耳。重耳立,是為文公。

重耳遂奔狄。狄,其母國也。是時重耳年四十三。狄伐咎如,得二女:以 長女妻重耳,生伯鯈、叔劉;以少女妻趙衰,生盾。居狄五歲而晉獻公卒, 裏克已殺奚齊、悼子,乃使人迎,欲立重耳。重耳畏殺,因固謝,不敢入。 已而晉更迎其弟夷吾立之,是為惠公。惠公七年,畏重耳,乃使宦者履鞮 與壯士欲殺重耳。重耳聞之,乃謀趙衰等曰:「始吾奔狄,非以為可用與, 以近易通,故且休足。休足久矣,固願徙之大國。夫齊桓公好善,志在霸 王,收恤諸侯。今聞管仲、隰朋死,此亦欲得賢佐,盍往乎?」於是遂行。 重耳謂其妻曰:「待我二十五年不來,乃嫁。」其妻笑曰:「犁(比也)二十 五年,吾冢上柏大矣。雖然,妾待子。」重耳居狄凡十二年而去。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晉國內亂

過衛,衛文公不禮。去,過五鹿,饑而從野人乞食,野人盛 土器中進之。重耳怒。趙衰曰:「土者,有土也,君其拜受 之。」至齊,齊桓公厚禮,而以宗女妻之,有馬二十乘,重 耳安之。重耳至齊二歲而桓公卒,會豎刀等為內亂,齊孝公 之立,諸侯兵數至。留齊凡五歲。重耳愛齊女,毋去心。趙 衰、咎犯乃於桑下謀行。齊女侍者在桑上聞之,以告其主。 其主乃殺侍者,勸重耳趣行。重耳曰:「人生安樂,孰知其 他!必死於此,不能去。」齊女曰:「子一國公子,窮而來 此,數士者以子為命。子不疾反國,報勞臣,而懷女德,竊 為子羞之。且不求,何時得功?」乃與趙衰等謀,醉重耳, 載以行。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晉文霸業

重耳至秦,繆公以宗女五人妻重耳,故子圉妻與往。重耳不欲受,司空季 子曰:「其國且伐,況其故妻乎!且受以結秦親而求入,子乃拘小禮,忘 大丑乎!」遂受。繆公大歡,與重耳飲。趙衰歌黍苗詩。繆公曰:「知子 欲急反國矣。」趙衰與重耳下,再拜曰:「孤臣之仰君,如百谷之望時 雨。」是時晉惠公十四年秋。惠公以九月卒,子圉立。十一月,葬惠公。 十二月,晉國大夫欒、郤等聞重耳在秦,皆陰來勸重耳、趙衰等反國,為 內應甚眾。於是秦繆公乃發兵與重耳歸晉。晉聞秦兵來,亦發兵拒之。然 皆陰知公子重耳入也。……重耳出亡凡十九歲而得入,時年六十二矣,晉 人多附焉。

二年春,秦軍河上,將入王。趙衰 曰;「 求霸莫如入王尊周。周晉同姓,晉不先入王,后秦入 之,毋以令于天下。方今尊王,晉之資也。 」三月甲辰,晉 乃發兵至陽樊,圍溫,入襄王于周。四月,殺王弟帶。周襄 王賜晉河內陽樊之地。
(周襄王避戎难,出居郑国,向鲁、晋、秦告难)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晉文霸業

四年,楚成王及諸侯圍宋,宋公孫固如晉告急。先軫曰:「報 施定霸,於今在矣。」狐偃曰:「楚新得曹而初婚於衛,若伐 曹、衛,楚必救之,則宋免矣。」於是晉作三軍。趙衰舉郤縠 將中軍,郤臻佐之;使狐偃將上軍,狐毛佐之,命趙衰為卿; 欒枝將下軍,先軫佐之;荀林父御戎,魏犫(赤周切)為右:往 伐。 …… 四月戊辰,宋公、齊將、秦將與晉侯次城濮。己巳, 與楚兵合戰,楚兵敗。甲午,晉師還至衡雍,作王宮于踐 土。 …… 五月丁未,獻楚俘於周,駟介百乘,徒兵千。天子使 王子虎命晉侯為伯,賜大輅,彤弓矢百,玈(洛乎切,黑色)弓矢千,秬 鬯一卣 (you),珪瓚,虎賁三百人。晉侯三辭,然後稽首受之。於 是晉文公稱伯。癸亥,王子虎盟諸侯於王庭。 …… 子玉之敗而 歸,楚成王怒其不用其言,貪與晉戰,讓責子玉,子玉自殺。 晉文公曰:「我擊其外,楚誅其內,內外相應。」於是乃喜。 —
《史记· 晋世家》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左传· 僖公二十三年》: 及楚,楚子饗之,曰: 公子若反晉國,則何以 報不穀?對曰;子女玉 帛,則君有之;羽毛齒 革,則君地生焉。其波 及晉國者,君之餘也, 其何以報?君曰:雖然, 何以報我?對曰:若以 君之靈,得反晉國,晉 楚治兵,遇於中原,其 辟君三舍,若不獲命, 其左執鞭弭 ( 弓之末稍 ) , 右 屬櫜 (gao) 鞬 (jian) , 以與 君周旋。

晉文霸業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晉文霸業

七年,晉文公、秦繆公共圍鄭,以其無禮於文公亡過時,及城濮時 鄭助楚也。 ……鄭恐,乃閒令使謂秦繆公曰:「亡鄭厚晉,於晉得 矣,而秦未為利。君何不解鄭,得為東道交?」秦伯說,罷兵。晉 亦罷兵。九年冬,晉文公卒,子襄公歡立。是歲鄭伯亦卒。……秦 繆公發兵往襲鄭。……秦師過周,無禮,王孫滿譏之。兵至滑,鄭 賈人弦高將市于周,遇之,以十二牛勞秦師。秦師驚而還,滅滑而 去。晉先軫曰:「秦伯不用蹇叔,反其眾心,此可擊。」欒枝曰: 「未報先君施於秦,擊之,不可。」先軫曰:「秦侮吾孤,伐吾同 姓,何德之報?」遂擊之。襄公墨衰绖。四月,敗秦師于殽,虜秦 三將孟明視、西乞秫、白乙丙以歸。遂墨以葬文公。文公夫人秦女, 謂襄公曰:「秦欲得其三將戮之。」公許,遣之。先軫聞之,謂襄 公曰:「患生矣。」軫乃追秦將。秦將渡河,已在船中,頓首謝, 卒不反。后三年,秦果使孟明伐晉,報殽之敗,取晉汪以歸。…… 六年,趙衰成子、欒貞子、咎季子犯、霍伯皆卒。趙盾代趙衰執 政。—《史记· 晋世家》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秦助晋文公登后后,秦晋联盟,但在合 力伐郑的过程中,秦背晋而与郑结盟, 致使秦晋之好破裂。前627年,穆公称晋 文公新逝而单独伐晋,事泄,秦军返回 路上于殽为晋截击,秦败。

穆公霸西戎

从此,秦的东进势力一直受到 压抑,遂转而西向,并吞秦国 西面的落后国家。“秦用由余 謀伐戎王,益國十二,開地千 里,遂霸西戎”。 (《史记· 秦本纪》)

第五講:齊桓晉文故事

弭兵之會

弭兵之会是由经常处于四战状态的宋国发起的,前后有两次。 第一次弭兵是由宋大夫华元倡导。公元前 579 年,宋约合晋、 楚在宋订立盟约,规定双方“无相加戎,好恶同之”。但三年 后,楚国首先撕毁盟约,北侵郑、卫。及以后楚国的北上战争 均告失败。 第二次弭兵运动是宋大夫向戌倡议。当时晋国六卿争权,楚国 受制于吴,其他小国也多有内争。向戌的弭兵倡议得到大小诸 侯的响应。公元前546年,晋、楚、齐、秦等14个诸侯国会盟于 宋,决定以晋、楚两国为盟主,除齐、秦两个大国外,原来晋、 楚各自的附属国,现在变成了双方共同的附属国,对双方承担 相同的义务。争霸战争以晋、楚两国平分霸权而告一段落。这 次会盟之后,晋、楚之间四十多年没发生大的战争,其他国家 间的战争也很少,这对恢复发展经济,安定人民生活是有利的。

西周重要禮制介紹
父執子之右手,咳而名之。 —《礼记· 内则》

冠禮

男子二十冠而字 —《礼记· 曲礼上》
(女子)十有五年而笄 —《礼记· 内则》;女子许嫁笄而字——《礼记· 曲礼上》 男女分别在结发加冠,加笄之后才能婚嫁,结发后结婚的风俗, 流传很久,“结发夫妻”一词也正源出于斯。《文选》卷二九 苏子卿诗:“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李善注:“结发, 始成人也,谓男年二十、女十五”时,取冠笄为义也。” 古者冠禮筮日筮賓,所以敬冠事,敬冠事所以重禮;……三加 彌尊,加有成也;已冠而字之,成人之道也。見於母,母拜之; 見於兄弟,兄弟拜之;成人而與為禮也。玄冠、玄端奠摯於君, 遂以摯見於鄉大夫、鄉先生;以成人見也。—《礼记· 冠义》

西周重要禮制介紹

冠之三加

1、《礼记· 玉藻》:始冠緇布冠。象征成人后有参加政治活动的权利
緇布冠只是在冠礼仪式上用,实际中主要是戴玄冠, 即一种用黑丝帛做成的冠。

2、次加皮弁。象征成人后有参与战争和狩猎的责任 《白虎通· 绋冕》:皮弁素积,征伐田猎,此皆服之。《公羊传》:皮 弁,武弁。《左传昭公二十五年》:礼,皮弁以征不义,取禽兽行射。 3、再加爵弁。象征成人后有参与祭祀的权利
《白虎通· 绋冕》爵弁者,周人宗庙之冠也。

当时贵族的“冠”,既代表着他们的身份与特权,又代表他们参与 大事的大志,故十分重视,直到死,还是要戴着,不能“免冠”。 《左传· 哀公十五年》记,卫国发生内乱,“下石乞盂魇敌子路,以 戈击之,段缨,子路曰:君子死,冠不免。结缨而死。”

西周重要禮制介紹
男子二十冠而字 —《礼记· 曲礼上》

取字之法

(女子)十有五年而笄 —《礼记· 内则》;女子许嫁笄而字——《礼记· 曲礼上》

男子
《士冠礼》曰:伯某甫,仲、叔、 季,唯其所当。
字之构成:长幼之称呼,伯、仲、叔、 季等;第二个字即是和“名”相连的 某一个“字”;末一个字都用甫。如: 仲山甫、伯阳父。 称呼中可以省去“甫”、“父”的 例子:仲尼(甫)、伯禽(甫)等。 何以用“甫”?甫即是“父”。《士冠 礼》郑注:甫或为父,今文为斧。可见, 甫、父之初字为“斧”。石斧乃是父系 家长制成年男子的象征物。

女子
古代女子取字之法,《仪礼》无记载,但 在西周、春秋时期金文中看到了很多贵族 妇女的称呼,可以推知,她们的取字方式 与男子同,不过特别标注了女子的姓或国 名。如“孟妊车母”,也有以“女”代 “母”的称呼法。 《白虎通· 姓名》:妇人姓以配字何?明 不取同姓也。
甲 骨 文 金 文 甲 骨 文 金 文

母之 字形

女之 字形

西周重要禮制介紹
“郊祭”是在都城之郊祭天的 典礼,是西周王朝最重大的祭 祀仪式。
《逸周书· 作洛解》记载,“作大邑 成周”之后,“乃设丘兆(朱右曾 校释: “丘,圜丘。兆,域也。” ) 于南郊,以祀上 帝,配以后稷,日、月、星、辰, 先王皆与食。” 《礼记· 郊特牲》:兆于南郊,就阳 位也。……于郊,故谓之郊。牲用 骍,尚赤也。用犊,贵诚也。郊之 用辛也。周之始郊,日以至。 根据郑玄注:郊祭是在夏历东至之 日定期举行。

郊社之祭
“社祭”是仅次于“郊祭”的 重要祭礼。
《尔雅 · 释天》:起大事,动大众, 必先有事乎社而后出,谓之宜。 古人以为社神与国家有密切的联系。 《墨子 · 明鬼下》:三代之圣王,其 始建国营都日,必择国家之正坛置 以为宗庙,必择木之茂修者立以为 丛社。 …… 故圣王其赏必于祖,其 戮也必于社。赏于祖者何也?告分 之均也。戮于社者何?告听之中也。

《尚书· 甘誓》:用命,賞于 祖;弗用命,戮于社,

西周重要禮制介紹

教育

商代贵族已有学校,《龟甲兽骨文字》卷二第二十五页九片:

杨宽先生认为,是“徙”的异体字,“版”同“反”,即 “返”。

西周贵族教育子弟的学校已较完备,有所谓“小学”、“大学”之分。《大 戴礼记· 保傅》:“及太子少长,知妃(妃偶也)色,则入于小学”。又:“古者 年八岁而出就外学,学小艺焉,履小节焉;束发而就大学,学大艺焉,履大 节焉”。《公羊传· 僖公十年》:“诸侯之子,八岁受之少傅,教之以小学”; “十五受之太傅,教之以大学”。

《白虎通· 辟雍》:八岁入学,学书计,十五 成童志明,入大学,学经籍。

西周重要禮制介紹

教育

西周重要禮制介紹

“辟雍”、“泮宫” 小释 《诗经· 大雅· 灵台》毛传说:“水旋 丘如璧曰辟雍”。

《诗经· 鲁颂· 泮宫》郑笺:泮之言半也,半水也。刘向《五经正 义》:诸侯不得观四方,故缺东以南,半天子之学,故曰泮宫。

西周重要禮制介紹

教育
《说文》:璜,半璧也。

西周重要禮制介紹

教育

西周大学不仅是贵族子弟学习之处,又是贵族成员集体行礼、集会、聚餐、 练武、奏乐之处,兼有后世之礼堂、会议室、俱乐部、运动场等的性质,系 贵族公共活动场所。

西周大学还举行献俘的庆功典礼。《礼记· 王制》:“出征执有 罪反,释奠于学,以訊馘告 ”。註:訊是生者,馘是死而截耳 者。 (馘:《廣韻》《韻會》古獲切《集韻》骨或切《正韻》古伯切,
音蟈。)
西周大学的教学内容以礼乐和射为主要。所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左
传· 成公十三年》)

西周重要禮制介紹

教育

西周重要禮制介紹

教育

第六講 春秋男女婚戀略 講

上古抢婚孑遗

《易· 屯》六二爻辞:乘马班如,匪寇婚媾。 《易· 贲》六四爻辞:白马翰如,匪寇婚媾。 《易· 睽》上九爻辞:先张之弧,后说之弧,匪寇婚媾。

可见,在《周易》成书的年代,尚有抢婚习俗的孑遗。从人类学 的角度说,这在一些少数民族还还有留存。

鄭徐吾犯之妹美,公孫楚聘之矣,公孫黑又使強委禽焉。犯懼, 告子產。子產曰:是國無政,非子之患也,唯所欲與。犯請於二 子,請使女擇焉,皆許之。子皙盛飾入,布幣而出。子南戎服入, 左右射,超乘而出。女自房觀之,曰:子皙信美矣,抑子南夫 也。……適子南氏。子皙怒,既而櫜甲以見子南,欲殺之,而取 其妻。子南知之,執戈逐之,及衝,擊之以戈,子皙傷而歸。 —
《左传· 昭公元年》

类似之例子还有宋国的华都,杀孔父嘉而夺其妻。

第六講 春秋男女婚戀略 講

貴族婚姻

昏禮者,將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而下以繼後世也。故君 子重之。是以昏禮納采(向女方提亲)、問名(问女方姓名和出生年月日)、納吉(纳定礼)、 納徵(送聘礼)、請期(定婚期),皆主人筵几於廟,而拜迎於門外,入, 揖讓而升,聽命於廟,所以敬慎、重正昏禮也。 —《礼记· 昏义》

媵制

媵制通行于贵族的各种嫁娶中,周人严守“同姓不婚” 的习惯,而世代层是可以忽略的。诸侯与大夫的正妻 可以有两个以上,此外还有很多妾。多妻主义在西周 和春秋时期的贵族差不多是人人实行。 妻需要明媒正 娶,而妾可以是媵女,有的是奴婢升上来的,有的是 买来的,有的是他人送的,有的是淫奔来的,甚至可 以是抢来的。

貴族之貞節觀念 第六講 春秋男女婚戀略 講 祭仲專,鄭伯患之,使其婿雍糾殺之。將享諸郊。雍姬知之,

謂其母曰:父與夫孰親?其母曰:人盡夫也,父一而已。胡可 比也? —《左传· 桓公十四年》
“春秋”婚恋情形乃是一个从原始婚制到后 世之秩序化婚制的过渡时期,故此时期贞节 之观念只是存在于部分人的思想里。 陳 靈 公 與 孔寧 , 儀 行 父, 陳靈公與孔寧,儀 通於夏姬(郑穆公女,陈大夫御叔妻), 行父,飲酒於夏氏。 皆 衷 其 衵 服以 戲 于 朝 。洩 公謂行父曰:徵舒 冶 諫 曰 : 公卿 宣 淫 , 民無 似女。對曰:亦似 效 ( 指 民 所 无 效 法 ) 焉,且聞不令,君。徵舒病之。公 君其納 (收藏 )之。公曰:吾能 出,自其廄射而殺 改 矣 , 公 告二 子 , 二 子請 之,二子奔楚。 — 宣公十年》 殺 之 。 公 弗 禁 , 遂 殺 洩 《左传· 冶。—《左传· 宣公九年》

夏 姬

貴族之貞節觀念 第六講 春秋男女婚戀略 講 楚之討陳夏氏也,莊王欲納夏姬,申公巫臣曰:不可。君召諸侯,以討罪也,今納夏
姬,貪其色也,貪色為淫,淫為大罰。……王乃止。子反欲取之,巫臣曰:是不祥人 也,是夭子蠻(夏姬前夫),殺御叔,弒靈侯,戮夏南(即夏征舒),出孔儀,喪陳國,何不祥如是? 人生實難,其有不獲死(不得善终)乎!天下多美婦人,何必是?子反乃止。王以予連尹襄老, 襄老死於邲,不獲其尸。其子黑要烝焉。巫臣使道焉,曰:歸,吾聘女。又使自鄭召 之,曰:尸可得也,必來逆之。姬以告王,……王遣夏姬歸。將行,謂送者曰:不得 尸,吾不反矣。巫臣聘諸鄭,鄭伯許之。……(楚)使屈巫聘於齊,……巫臣盡室以行,申 叔跪從其父將適郢,遇之,曰:異哉,夫子有三軍之懼,而又有桑中之喜,宜(大概)將竊 妻以逃者也。及鄭,使介(副使)反幣。而以夏姬行,將奔齊,齊師新敗。曰:吾不處不勝 之國,遂奔晉,而因(通过)郤至,以臣於晉。晉人使為邢大夫。—《左传· 成公二年》

及共王即位。子重,子反,殺巫臣之族子閻、子蕩,及清尹弗忌,及襄老之 子黑要, ……巫臣自晉遺二子書曰:爾以讒慝貪惏 (即?婪?)事君,而多殺不辜, 余必使爾罷於奔命以死,巫臣請使於吳, ……與其射御,教吳乘車,教之戰 陳,教之叛楚, ……吳始伐楚,伐巢,伐徐,子重奔命。……子重,子反, 於是乎一歲七奔命。蠻夷屬於楚者,吳盡取之,是以始大,通吳於上國。—《左
传· 成公七年》

貴族之貞節觀念 第六講 春秋男女婚戀略 講 晉祁勝與鄔臧通室,祁盈將執之。訪於司馬叔游,叔游曰:

《鄭書》有之:“惡直醜正,實蕃有徒”。無道立矣,子懼不 免(意指国家昏君当道,为此事必有祸患至)。詩曰:“民之多辟,無自立辟”, 姑已,若何?盈曰:祁氏私有討,國何有焉?遂執之。祁勝賂 荀躒,荀躒為之言於晉侯。晉侯執祁盈。祁盈之臣曰:鈞將皆 死,憖(yin,魚覲切 )使吾君聞勝與臧之死也以為快。乃殺之。夏,六月, 晉殺祁盈及楊食我。食我,祁盈之黨也,而助亂,故殺之。遂 滅祁氏,羊舌氏。—《左传· 昭公二十八年》 衛侯為夫人南子召宋朝,會于洮(土刀切)。大子蒯聵獻盂于齊,過宋 野。野人歌之曰:既定爾婁豬,盍歸吾艾豭?大子羞之。謂戲 陽速曰:從我而朝少君,少君見我,我顧乃殺之。速曰:諾。 乃朝夫人,夫人見大子,大子三顧,速不進。夫人見其色,啼 而走,曰:蒯聵將殺余!公執其手以登臺。大子奔宋,盡逐其 黨。——《定公十四年》

貴族之貞節觀念 第六講 春秋男女婚戀略 講 上述状况也并非为春秋时期的贵族所通行,不可误以为春秋时

代的婚恋方面毫无贞节之观念。此过渡时代正是各种观念风行 的时代,同时期也有较为强烈的贞节观念。 季 芈
王之奔隨也,……王將嫁季芈。季芈辭曰:所 以為女子,遠丈夫也,鍾建負我矣。以妻鍾建, 以為樂尹。— 《左传· 定公五年》

五月甲午,宋災。伯姬卒。取卒之日,加之災 上者,見以災卒也。其見以災卒奈何?伯姬之 捨失火,左右曰:「夫人少辟火乎?」伯姬曰: 「婦人之義,傅母不在,宵不下堂。」左右又 曰:「夫人少辟火乎?」伯姬曰:「婦人之義, 保母不在,宵不下堂。」遂逮乎火而死。婦人 以貞為行者也,伯姬之婦道盡矣。—《谷梁传· 襄公三
十年》

下層自由戀愛之風 第六講 春秋男女婚戀略 講 《诗经· 郑风· 溱洧》 汉〃高诱:“郑国……男女私会于溱洧之

溱與洧方渙渙兮。 士與女方秉蕑兮。 女曰:觀乎?士曰:既且。 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 樂。 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 以勺藥。 溱與洧瀏其清矣。 士與女殷其盈兮。 女曰:觀乎?士曰:既且。 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 樂。 維士與女,伊其將謔,贈之 以勺藥。
洵:诚然。訏:广大貌

上,有询訏之乐,芍药之私”。

《韩诗》曰:郑国之俗,三月上巳, 之溱洧两水之上,招魂续魄,秉兰草, 祓除不祥。 《说文》:祓,除恶祭也。 郑玄注: 岁时祓除,如今三月上巳如水之类; 衅浴谓以香薰草药沐浴。 《周礼〃春官〃女巫》:女巫掌岁时 祓除、衅浴。旱暵则舞雩。若王后吊, 则与祝前。凡邦之大灾,歌哭而请。 《风俗通义〃祀典〃禊》: 禊者,潔也。春者,蠢蠢摇动也。

第六講 春秋男女婚戀略 講 上巳节中的几项大型活动
1、祭祀高禖。高禖为管理婚姻和 生育的神。祭祀高禖因在郊外进 行,故又称郊禖。《说文》释为 ?求子祭?。 2、祓禊。
高 禖
成 都 出 土 汉 代 男 女 野 合 图

下層自由戀愛之風

3 、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 奔者不禁。若无故而不用令者,罚之。 司男女之无夫家者而会之。—《周礼· 媒氏》 《正义》:礼虽不备,相奔不禁。即周 礼仲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相奔者 不禁是也。言三十之男,二十之女,礼 虽未备,年期既满,则不待礼会而行之, 相奔者不禁是也。

第六講 春秋男女婚戀略 講
《诗经〃召南〃野有死麕》

下層自由戀愛之風

野有死麇,白茅包之; 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林有朴樕,野有死鹿; 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 兮,无使尨也吠。
麇:獐子 朴樕:小树 脱脱:dui,舒缓也 感:撼也 尨:多毛狗 帨:音sui

帨:《说文》:?上古衣蔽前而已?。 《五经要义》:?太古之时,未有布帛, 人食禽兽而衣其皮,但知蔽前未知蔽 后?。古代女子把这种蔽于胸腹之前的 佩巾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闻一多 对此评述说:?是衣服始于蔽前,名曰 蔽之,实乃彰之?。

《郑风· 野有蔓草》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 有美一人,清揚婉兮 邂逅相遇,適我願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 有美一人,婉如清揚 邂逅相遇,與子偕臧

第六講 春秋男女婚戀略 講
《诗经· 郑风· 狡童》 彼狡童兮、不與我言兮 維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 彼狡童兮、不與我食兮 維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

下層自由戀愛之風

《诗经· 郑风· 將仲子》 將仲子兮、無踰我里、無折我樹杞 豈敢愛之、畏我父母 仲可懷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將仲子兮、無踰我墻、無折我樹桑 豈敢愛之、畏我諸兄 仲可懷也、諸兄之言、亦可畏也 將仲子兮、無踰我園、無折我樹檀 豈敢愛之、畏人之多言 仲可懷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将:请求
马瑞辰说:古者社必树木,里即社也,杞即社所 树木也。 郑玄说:古者桑树于墙,檀树于园。

第六講 春秋男女婚戀略 講
《诗经〃郑风〃褰裳》 子惠思我、褰裳涉溱。 子不我思、豈無他人。 狂童之狂也且。 子惠思我、褰裳涉洧。 子不我思、豈無他士。 狂童之狂也且。
惠:爱。 褰:揭起。去虔切。

下層自由戀愛之風

《诗经· 郑风· 遵大路》 遵大路兮、摻執子之袪兮。無 我惡兮、不寁故也。 遵大路兮、摻執子之手兮。無 我魗兮、不寁好也
摻:shan,持也。 寁:jie,速也

狂:呆、傻之意。且:ju,文言句末语气 词。狂童之狂也且:在今天即是你怎么这 么笨啊!傻子里面你是最傻的那个。

下層自由戀愛之風 第六講 春秋男女婚戀略 講 《诗经〃卫风〃氓》

氓之蚩蚩、抱布貿絲。匪來貿絲、來即我謀。送子涉淇、至于頓丘。 匪我愆期、子無良媒。將子無怒、秋以為期。
乘彼垝垣、以望復關。不見復關、泣涕漣漣。既見復關、載笑載言。 爾卜爾筮、體無咎言。以爾車來、以我賄遷。 桑之未落、其葉沃若。于嗟鳩兮、無食桑葚。于嗟女兮、無與士耽。 士之耽兮、猶可說也、女之耽兮、 不可說也。 桑之落矣、其黃而隕。自我徂爾、三歲食貧。淇水湯湯、漸車帷裳。 女也不爽、士貳其行。士也罔極、二三其德。 三歲為婦、靡室勞矣。夙興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靜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爾偕老、老使我怨。淇則有岸、隰則有泮。總角之宴、言笑晏晏。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下層自由戀愛之風 第六講 春秋男女婚戀略 講 《诗经邶风击鼓》 擊鼓其鏜、踊躍用兵。土國城漕、我獨南行。 從孫子仲、平陳與宋。不我以歸、憂心有忡。 爰居爰處、爰喪其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 死生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于嗟闊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土国:故国,城漕;才漕地筑城。丧:此处指丢失。 契阔:契,合也,阔分开。此为偏义词,落在阔。死生契阔:生死都要在一起。 活:通?佸?相会;洵:远;

方玉润说:始叙南行之故,继写久留懈散之形,因而追忆室家叙别之盟。言 此行虽远而苦,然不久当归,尚堪与子共期偕老,以乐承平。不意诸军悉回, 我独久戍不归。是囊以为阔别者,今竟不能生还也;囊所云‘与子偕老’者, 今竟不能共申前盟也。夫国家大役,无过‘土国城漕’,然尚为境内事。即 征伐敌国,亦尚有凯还时。惟此边防戍远,永断归期,言念室家,能不怆怆 怀?

第六講 峙

七雄對

強卿政治

天下有道,則禮樂征伐自天子出;天下無道,則禮樂征伐自諸 侯出。自諸侯出,蓋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 陪臣執國命,三世希不失矣。—《論語·季氏》

孔子 謂 季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 也?” —《论语· 八佾》
鲁:孟孙、季孙、叔孙三氏 卫:孙、宁、孔等氏 齐:高、国、催、庆等氏 晋国与其诸侯国不同,不是 以同姓氏族为主,而是以异 姓氏族为主,他们之间相互 兼并,最后只剩下韩、赵、 魏三族。

第七講 峙

七雄對

強卿政治

晉侯作二軍,公將上軍,大子申生將下軍,趙夙御戎,畢萬為 右,以滅耿,滅霍,滅魏。還為大子城曲沃,賜趙夙耿,賜畢 萬魏,以為大夫。—《左传· 闵公元年》

毕万被封十一年后以魏为氏 《国语〃晋语八》:其自桓叔以下,嘉吾子之赐。韦注:桓叔, 韩氏之祖曲沃桓叔也,桓叔生万,受韩以为大夫,是为韩万。 公元前655年,公子重耳出奔,狐偃、赵衰(赵夙子)魏武子 (毕万孙),司空季子等相从。前 636 年,重耳回国掌政, “赏从亡及功臣,大者封邑,小者尊爵” (《史记〃晋世家》),于是狐、 赵、魏胥等先后兴起。 公元前621年,赵盾(赵衰子)帅晋中军,专政,逐狐氏,杀晋 灵公,立成公。

第六講 七雄對 強卿政治 峙 公元前514年,韩、赵、魏、范、中行、知氏六卿掌政,“六
卿以法诛公族祁氏、羊舌氏,分其邑为十县,六卿各令其族为 之大夫”(《史记〃赵世家》)。 战乱中,西周井田之制开始被突破

公元前493年,赵氏与范氏、中行氏发生激战,赵鞅子号令三 军起誓:“克敌者,上大夫受县,下大夫受郡,士田十万,庶 人、工商遂,人臣隶圉免”(《左传〃哀公二年》)
公元前458年,知伯、赵、韩、魏共分范、中行地以为邑。
公元前 453 年,知伯专权,向韩、 赵、魏三氏索地,三族联合起来 一举灭了知氏,“尽并其地”。 “三家分晋”之局形成。

公元前403年,周威烈 王册命韩、赵、魏为诸 侯,晋国正式灭亡。

第六講 峙

七雄對

強卿政治

第六講 七雄對 強卿政治 峙 公元前694年,鲁桓公去世,桓公子庄公即位,“庄公有三弟,
长曰庆父,次曰叔牙,次曰季友”(《史记〃鲁周公世家》) 莊公取齊女為夫人曰哀姜。哀姜無子。哀姜娣曰叔姜,生子開。 莊公無適嗣,愛孟女,欲立其子斑。莊公病,而問嗣於弟叔牙。 叔牙曰:「一繼一及,魯之常也。慶父在,可為嗣,君何憂?」 莊公患叔牙欲立慶父,退而問季友。季友曰:「請以死立斑 也。」莊公曰:「曩者叔牙欲立慶父,柰何?」季友以莊公命 命牙待於鍼巫氏,使鍼季劫飲叔牙以鴆,曰:「飲此則有后奉 祀;不然,死且無后。」牙遂飲鴆而死,魯立其子為叔孫氏。 八月癸亥,莊公卒,季友竟立子斑為君,如莊公命。……先時 慶父與哀姜私通,欲立哀姜娣子開。及莊公卒而季友立斑,十 月己未,慶父使圉人犖殺魯公子斑於黨氏。季友奔陳。慶父竟 立莊公子開,是為湣公。—《史记· 鲁周公世家》

第六講 峙

七雄對

強卿政治

湣公二年,慶父與哀姜通益甚。哀姜與慶父謀殺湣公而立慶父。 慶父使卜齮(魚綺切)襲殺湣公於武闈。季友聞之,自陳與湣公弟申 如邾,請魯求內之。魯人欲誅慶父。慶父恐,奔莒。於是季友 奉子申入,立之,是為釐公。釐公亦莊公少子。哀姜恐,奔邾。 季友以賂如莒求慶父,慶父歸,使人殺慶父,慶父請奔,弗 聽。……乃自殺。齊桓公聞哀姜與慶父亂以危魯,及召之邾而 殺之,以其尸歸,戮之魯。魯釐公請而葬之。……釐公元年, 以汶陽、鄪封季友。季友為相。—《史记· 鲁周公世家》 后季友建议立公孙敖继承庆父的家业,称孟孙氏,以成为封邑。 立叔牙三子公孙兹为叔孙氏,以郈为封邑,这就是鲁国?三桓? 的开始。 到鲁悼公时,?三桓胜,鲁如小侯,卑于三桓之家?。

第六講 七雄對 強卿政治 峙 陳完者,陳厲公他之子也。完生,周太史過陳,陳厲公使卜完,
卦得觀之否:「是為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此其代陳有國乎? 不在此而在異國乎?非此其身也,在其子孫。若在異國,必姜 姓。姜姓,四岳之后。物莫能兩大,陳衰,此其昌乎?」 —《史
记· 田敬仲完世家》

田釐(音僖)子乞事齊景公為大夫,其收賦稅於民以小 斗受之,其 (粟)[稟](賜穀也。筆錦切 )予民以大斗,行陰 德於民,而景公弗禁。由此田氏得齊眾心,宗族 益彊,民思田氏。晏子數諫景公,景公弗聽。已 而使於晉,與叔向私語曰:「齊國之政卒歸於田 氏矣。」 …… ( 齐 ) 宣公卒,子康公貸立。貸立十 四年,淫於酒婦人,不聽政。太公乃遷康公於海 上,食一城,以奉其先祀。 …… 桓公卒,子威王 因齊立。是歲,故齊康公卒,絕無后,奉邑皆入 田氏。 —《史记· 田敬仲完世家》

第六講 七雄對 变法置相 峙 田文既死,公叔為相,尚魏公主,而害吳起。公叔之仆曰:「起

吳起者,衛人也,好用兵。嘗學於曾子,事魯君。齊 易去也。」公叔曰:「柰何?」其仆曰:「吳起為人節廉而自喜 人攻魯,魯欲將吳起,吳起取齊女為妻,而魯疑之。 魏國開國君主魏斯的孫子即是入戰國 名也。君因先與武侯言曰:『夫吳起賢人也,而侯之國小,又與 吳起於是欲就名,遂殺其妻,以明不與齊也。魯卒以 首先稱霸的魏文侯。魏文侯重用法家 為將。將而攻齊,大破之。……吳起於是聞魏文侯賢, 彊秦壤界,臣竊恐起之無留心也。』武侯即曰:『柰何?』君因 人物李悝,制定《法經》,改革政治。 欲事之。文侯問李克曰:「吳起何如人哉?」李克曰: 謂武侯曰:『試延以公主,起有留心則必受之。無留心則必辭矣。 軍事方面創立“武卒”制度,从各階 「起貪而好色,然用兵司馬穰苴不能過也。」於是魏 以此卜之。』君因召吳起而與歸,即令公主怒而輕君。吳起見公 文候以為將,擊秦,拔五城。 ……起之為將,與士卒 層挑選孔武有力進行專門的軍事化訓 主之賤君也,則必辭。」於是吳起見公主之賤魏相,果辭魏武侯。 最下者同衣食。臥不設席,行不騎乘,親裹贏糧,與 練。國家則免除“武卒”的所有賦稅, 武侯疑之而弗信也。吳起懼得罪,遂去,即之楚。楚悼王素聞起 士卒分勞苦。—《史记· 孙子吴起列传》

賢,至則相楚。明法審令,捐不急之官,廢公族疏遠者,以撫養 而且还给予很高的待遇。從此魏國國 戰鬬之士。要在彊兵, …… 於是南平百越;北并陳、蔡,卻三晉; 力大增,成為戰國首強。 (即封)吳起為西河守,甚有聲名。魏置相, 相田文。吳起不悅,謂田文曰:「請 西伐秦。諸侯患楚之彊。故楚之貴戚盡欲害吳起。及悼王死,宗 與子論功,可乎?」田文曰:「可。」起曰:「將三軍,使士卒樂死,敵國不敢謀, 室大臣作亂而攻吳起,吳起走之王尸而伏之。擊起之徒因射刺吳 子孰與起?」文曰:「不如子。」起曰:「治百官,親萬民,實府庫,子孰與起?」 文曰:「不如子。」起曰:「守西河而秦兵不敢東鄉,韓趙賓從,子孰與起?」文曰: 起,并中悼王。悼王既葬,太子立,乃使令尹盡誅射吳起而并中 「不如子。」起曰:「此三者,子皆出吾下,而位加吾上,何也?」文曰:「主少國 當吳起自魯奔魏時,李悝向魏文侯推薦了吳起。 王尸者。坐射起而夷宗死者七十餘家。 —《史记· 孙子吴起列传》
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方是之時,屬之於子乎?屬之於我乎?」起默然良久,曰: 「屬之子矣。」文曰:「此乃吾所以居子之上也。」吳起乃自知弗如田文。 —《史记· 孙
子吴起列传》

第六講 峙

七雄對

西秦崛起

秦自穆公以后200余年,内政无显著之进步。直到秦孝公即位, 下诏求贤,公孙鞅自魏适秦,秦终崛起。
商君者,……名鞅,姓公孫氏,其祖本姬姓也。 鞅少好刑名之學,事魏相公叔座為中庶子。公叔 座知其賢,未及進。會座病,魏惠王親往問病, 曰: ?公叔病有如不可諱,將柰社稷何??公 叔曰:?座之中庶子公孫鞅,年雖少,有奇才, 願王舉國而聽之。?王嘿然。……座屏人言曰: ?王即不聽用鞅,必殺之,無令出境。?王許諾 而去。公叔座召鞅謝曰:?今者王問可以為相者, 我言若,王色不許我。我方先君后臣,因謂王即 弗用鞅,當殺之。王許我。汝可疾去矣,且見 禽。?鞅曰:?彼王不能用君之言任臣,又安能 用君之言殺臣乎??卒不去。惠王既去,而謂左 右曰:?公叔病甚,悲乎,欲令寡人以國聽公孫 鞅也,豈不悖哉!?公叔既死,公孫鞅聞秦孝公 下令國中求賢者,將修繆公之業,……乃遂西入 秦,因孝公寵臣景監以求見孝公。—《史记· 商君列传》

第六講 七雄對 峙 令之復置三令
徙 。,曰北丈既 木 商 輒「門之具 立 君 列 能者木, 信 传 予


西秦崛起

五徙予於未 十者十國布 金予金都, 五。市恐 , 十民南民 以金怪門之 明」之,不 不。,募信 欺有莫民, 。一敢有已 卒人徙能乃 下徙。徙立

孝公既用衛鞅,鞅欲變法,恐天下議己。衛鞅曰: 「疑行無名,疑事無功。且夫有高人之行者,固見非 於世;有獨知之慮者,必見敖於民。愚者闇於成事, 知者見於未萌。民不可與慮始而可與樂成。論至德者 不和於俗,成大功者不謀於眾。是以圣人茍可以彊國, 不法其故;茍可以利民,不循其禮。」孝公曰: 「善。」甘龍曰:「不然。圣人不易民而教,知者不 變法而治。因民而教,不勞而成功;緣法而治者,吏 習而民安之。」衛鞅曰:「龍之所言,世俗之言也。 常人安於故俗,學者溺於所聞。以此兩者居官守法可 也。……三代不同禮而王,五伯不同法而霸。智者作 法,愚者制焉;賢者更禮,不肖者拘焉。」杜摯曰: 「利不百,不變法;功不十,不易器。法古無過,循 禮無邪。」衛鞅曰:「治世不一道,便國不法古。故 湯武不循古而王,夏殷不易禮而亡。反古者不可非, 而循禮者不足多。」孝公曰:「善。」以衛鞅為左庶 長,卒定變法之令。—《史记· 商君列传》

第六講 峙

七雄對

西秦崛起

? 非井田,开阡陌:去公田私田之疆界,改以方240
步为一亩,授田与农,按亩征税。

? 奖励军功:废世卿世禄制,按军功受爵。军功以在前
线所斩敌人多少计算,使民怯私斗而勇于公战。
有二男以上不分異者,倍其賦。—《商君列传》

? 重农抑商,奖励耕织:重奖努力事于生产者。民

? 行郡县之制:新建31县,加强中央集权。 ? 行什伍连坐之法:令民為什伍,而相牧司連坐。不
告姦者腰斬,告姦者與斬敵首同賞,匿姦者與降敵同罰。—
《商君列传》

? 统一度量衡:

商鞅方升

第六講 七雄對 西秦崛起 峙 令行於民朞年,秦民之國都言初令之不便者以千數。於是太子犯法。衛鞅曰:
「法之不行,自上犯之。」將法太子。太子,君嗣也,不可施刑,刑其傅公 子虔,黥其師公孫賈。明日,秦人皆趨令。行之十年,秦民大說,道不拾遺, 山無盜賊,家給人足。民勇於公戰,怯於私斗,鄉邑大治。秦民初言令不便 者有來言令便者,衛鞅曰「此皆亂化之民也」,盡遷之於邊城。其后民莫敢 議令。 ……齊敗魏兵於馬陵,虜其太子申,殺將軍龐涓。其明年,衛鞅說孝 公曰:「秦之與魏,譬若人之有腹心疾,非魏并秦,秦即并魏。何者?魏居 領阨之西,都安邑,與秦界河而獨擅山東之利。利則西侵秦,病則東收地。 今以君之賢圣,國賴以盛。而魏往年大破於齊,諸侯畔之,可因此時伐魏。 魏不支秦,必東徙。東徙,秦據河山之固,東鄉以制諸侯,此帝王之業也。」 孝公以為然,使衛鞅將而伐魏。魏使公子卬將而擊之。軍既相距,衛鞅遺魏 將公子卬書曰:「吾始與公子卬,今俱為兩國將,不忍相攻,可與公子面相 見,盟,樂飲而罷兵,以安秦魏。」魏公子卬以為然。會盟已,飲,而衛鞅 伏甲士而襲虜魏公子卬,因攻其軍,盡破之以歸秦。魏惠王兵數破於齊秦, 國內空,日以削,恐,乃使使割河西之地獻於秦以和。而魏遂去安邑,徙都 大梁。梁惠王曰:「寡人恨不用公叔座之言也。」衛鞅既破魏還,秦封之於 商十五邑,號為商君。—《史记· 商君列传》

第六講 峙

七雄對

西秦崛起

秦孝公卒,太子立。公子虔之徒告 商君欲反,發吏捕商君。 ……商君 亡至關下,欲舍客舍。客人不知其 是商君也,曰:「商君之法,舍人 無驗者坐之。」商君喟然嘆曰: 「嗟乎,為法之敝一至此哉!」去 之魏。魏人怨其欺公子卬而破魏師, 弗受。商君欲之他國。魏人曰: 「商君,秦之賊。秦彊而賊入魏, 弗歸,不可。」遂內秦。商君既復 入秦,走商邑,與其徒屬發邑兵北 出擊鄭。秦發兵攻商君,殺之於鄭 黽池。秦惠王車裂商君以徇,曰: 「莫如商鞅反者!」遂滅商君之 家。 …… 太史公曰:商君,其天資 刻薄人也。 —《史记· 商君列传》

第六講 峙

七雄對

合縱連橫

張儀者,魏人也。始嘗與蘇秦俱事鬼谷 先生,學術,蘇秦自以不及張儀。張儀 已學游說諸侯。嘗從楚相飲,已而楚相 亡璧,門下意張儀,曰:「儀貧無行, 必此盜相君之璧。」共執張儀,掠笞數 百,不服,醳之。其妻曰:「嘻!子毋 讀書游說,安得此辱乎?」張儀謂其妻 曰:「視吾舌尚在不?」其妻笑曰: 「舌在也。」儀曰:「足矣。」 —《史记· 张
仪列传》

太史公曰:三晉多權變之士,夫言從衡彊秦者 大抵皆三晉之人也。……要之,此兩人真傾危 之士哉!

第六講 七雄對 峙 蘇秦者,東周雒陽人也。東事師於齊,而習之
於鬼谷先生。出游數歲,大困而歸。兄弟嫂妹 妻妾竊皆笑之,曰:「周人之俗,治產業,力 工商,逐什二以為務。今子釋本而事口舌,困, 不亦宜乎!」蘇秦聞之而慚,自傷,乃閉室不 出,出其書遍觀之。曰:「夫士業已屈首受書, 而不能以取尊榮,雖多亦奚以為!」於是得 《周書》陰符,伏而讀之。期年,以出揣摩, 曰:「此可以說當世之君矣。」—《史记· 苏秦列传》

合縱連橫

說秦王書十上而說不行。黑貂之裘弊,黃金百斤盡,資用乏絕,去秦而歸。 羸滕履蹻,負書擔橐,形容枯槁,面目犁黑,狀有歸色。歸至家,妻不下紉, 嫂不為炊,父母不與言。蘇秦喟歎曰:「妻不以為為夫,嫂不以我為叔,父 母不以我為子,是皆秦之罪也。」乃夜發書,陳篋書事,得《太公陰符》之 謀,伏而誦之,簡練以為揣摩。讀書欲睡,引錐自刺其股,血流至足。曰: 「安有說人主不能出其金市錦繡,取卿相之尊者乎?」期年揣摩成,曰: 「此真可以說當世之君矣!」—《战国策· 秦策一》

第六講 峙

七雄對

奇貨可居

呂不韋者,陽翟大賈人也。往來販賤賣貴,家累千金。秦昭王四十年, 太子死。其四十二年,以其次子安國君為太子。安國君有子二十餘人。 安國君有所甚愛姬,立以為正夫人,號曰華陽夫人。華陽夫人無子。 安國君中男名子楚,子楚母曰夏姬,毋愛。子楚為秦質子於趙。秦數 攻趙,趙不甚禮子楚。子楚,秦諸庶孽孫,質於諸侯,車乘進用不饒, 居處困,不得意。呂不韋賈邯鄲,見而憐之,曰「此奇貨可居」。乃 往見子楚,說曰:「吾能大子之門。」子楚笑曰:「且自大君之門, 而乃大吾門!」呂不韋曰:「子不知也,吾門待子門而大。」子楚心 知所謂,乃引與坐,深語。……呂不韋曰:「子貧,客於此,非有以 奉獻於親及結賓客也。不韋雖貧,請以千金為子西游,事安國君及華 陽夫人,立子為適嗣。」子楚乃頓首曰:「必如君策,請得分秦國與 君共之。」 呂不韋乃以五百金與子楚,為進用,結賓客;而復以五 百金買奇物玩好,自奉而西游秦,求見華陽夫人姊,而皆以其物獻華 陽夫人。—《史記· 呂不韋列傳》

第六講 峙

七雄對

奇貨可居

當是時,魏有信陵君,楚有春申君,趙 有平原君,齊有孟嘗君,皆下士喜賓客 以相傾。呂不韋以秦之彊,羞不如,亦 招致士,厚遇之,至食客三千人。是時 諸侯多辯士,如荀卿之徒,著書布天下。 呂不韋乃使其客人人著所聞,集論以為 八覽、六論、十二紀,二十餘萬言。以 為備天地萬物古今之事,號曰呂氏春秋。 布咸陽市門,懸千金其上,延諸侯游士 賓客有能增損一字者予千金。 —《史記· 呂不
韋列傳》

第六講 峙

七雄對

奇貨可居

始皇帝益壯,太后淫不止。呂不韋恐覺禍及己,乃私求大陰人嫪毐以為舍人, 時縱倡樂,使毐以其陰關桐輪而行,令太后聞之,以啗太后。太后聞,果欲 私得之。呂不韋乃進嫪毐,詐令人以腐罪告之。不韋又陰謂太后曰:「可事 詐腐,則得給事中。」太后乃陰厚賜主腐者吏,詐論之,拔其須眉為宦者, 遂得侍太后。太后私與通,絕愛之。有身,太后恐人知之,詐卜當避時,徙 宮居雍。嫪毐常從,賞賜甚厚,事皆決於嫪毐。嫪毐家僮數千人,諸客求宦 為嫪毐舍人千餘人。……始皇九年,有告嫪毐實非宦者,常與太后私亂,生 子二人,皆匿之。與太后謀曰「王即薨,以子為后」。於是秦王下吏治,具 得情實,事連相國呂不韋。九月,夷嫪毐三族,殺太后所生兩子,而遂遷太 後於雍。諸嫪毐舍人皆沒其家而遷之蜀。王欲誅相國,為其奉先王功大,及 賓客辯士為游說者眾,王不忍致法。秦王十年十月,免相國呂不韋。……而 出文信侯就國河南。歲餘,諸侯賓客使者相望於道,請文信侯。秦王恐其為 變,乃賜文信侯書曰:「君何功於秦?秦封君河南,食十萬戶。君何親於秦? 號稱仲父。其與家屬徙處蜀!」呂不韋自度稍侵,恐誅,乃飲酖而死。 —《史
記· 呂不韋列傳》

第六講 秦

大一統
郑 国

客卿去留

臣聞地廣者粟多,國大者人眾,兵強則士勇。是乙太山不讓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 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王者不卻眾庶,故能明其德。是以地無四方,民無異國,四 時充美,鬼神降福,此五帝三王之所以無敵也。今乃棄黔首以資敵國,卻賓客以業諸 侯,使天下之士退而不敢西向,裹足不入秦,此所謂“借寇兵而齎盜糧”者也。夫物 不產于秦,可寶者多;士不產于秦,而願忠者眾。今逐客以資敵國,損民以益讎,內 自虛而外樹怨于諸侯,求國無危,不可得也。—李斯《諫逐客疏》

秦王乃除逐客之令,復李斯官,卒用其計謀。官至廷尉。二十餘年, 竟并天下,尊主為皇帝,以斯為丞相。 —《史記· 李斯列傳》

第六講 大一統 韓非入秦 秦 韓非者,韓之諸公子也。喜刑名法術之學,而其歸本於黃老。
非為人口吃,不能道說,而善著書。與李斯俱事荀卿,斯自以 為不如非。非見韓之削弱,數以書諫韓王,韓王不能用。於是 韓非疾治國不務修明其法制,執勢以御其臣下,富國彊兵而以 求人任賢,反舉浮淫之蠹而加之於功實之上。以為儒者用文亂 法,而俠者以武犯禁。寬則寵名譽之人,急則用介胄之士。今 者所養非所用,所用非所養。悲廉直不容於邪枉之臣,觀往者 得失之變,故作孤憤、五蠹、內外儲、說林、說難十餘萬 言。……人或傳其書至秦。秦王見孤憤、五蠹之書,曰:「嗟 乎,寡人得見此人與之游,死不恨矣!」李斯曰:「此韓非之 古代 著名 的哲学 所著書也。」秦因急攻韓。韓王始不用非,及急,乃遣非使秦。 家、 思想 家,政 秦王悅之,未信用。李斯、姚賈害之,毀之曰:「韓非,韓之 论家 和散 文家, 諸公子也。今王欲并諸侯,非終為韓不為秦,此人之情也。今 法家 思想 的集大 王不用,久留而歸之,此自遺患也,不如以過法誅之。」秦王 成 者 , 后 世 称 “韩 子” 或“韩 以為然,下吏治非。李斯使人遺非藥,使自殺。韓非欲自陳, 非子 ”, 中国古 不得見。秦王后悔之,使人赦之,非已死矣。 —《史記· 老子韓非列傳》 代著 名法 家思想
的代表人物。

第六講 大一統 席捲天下 秦 公元前231年,即韓非自殺2年後,秦猛攻韓國,韓只剩孤城新鄭一座,名存
實亡。第二年(前230年)內史騰進入新鄭,俘虜韓王安,鄭國滅亡。

第六講 秦

大一統
皇帝

罷侯置守

三公 九卿
奉常

太尉

丞相

御史大夫

郎中令

卫尉

太仆

廷尉

典客

宗正

治粟 内史

少府

第六講 秦

大一統

罷侯置守

丞相王绾:“诸侯初破,燕、齐、 地方设36郡 荆地远,不为置王,毋以镇之。请立 后增至40余郡 诸子。” 下辖1000余县 廷尉李斯:“周文、武所封子弟同 姓甚众,然后属疏远,相攻击如仇雠, 诸侯更相诛伐,周天子弗能禁止。今 海内赖陛下神灵一统,皆为郡县。诸 子、功臣以公赋税重赏赐之,甚足易 制。天下无异意,则安宁之术也。置 诸侯不便。” 秦始皇:“天下共苦战斗不休,以 有侯王。赖宗庙天下初定,又复立国, 是树兵也。而求其宁息,岂不难哉? 廷尉议是!”—《史記· 秦始皇本紀》

第六講 秦

大一統


罷侯置守

長己非咎天於以於任世公之非矣者兩 存而公也地今獎孔其其,心理,是端 ,已義。不為之子事位存而而合也爭 又矣也若能烈以,,者乎罷能古。勝 豈。。夫任。君人理習神侯然今郡, 天斥秦國咎選子得所其者置哉上縣而 下秦之祚,舉之而宜道之守?下之徒 之之所之而不位習也,不, 皆制為 大私以不況慎而之。法測而 安,無 公,獲長聖,長。法所,天嗚之垂益 哉而罪,人而民賢備便有假呼,二之 !欲于為!賊。而于也如其!勢千論 王 夫 私 萬 一 未民聖 秀 三 ;是 私秦 之 年者 之 《 其 世 姓 可之人 者 王 習夫 以以 所 而, 讀 通 子 者 言 為吏之 , , 其! 行私 趨 弗辨 鑒 其天,能封 論 孫 , 也 郡代心 皆 道 道 》 大下豈改建 卷 以 私 , 縣作, 可 著 者 , ……


……

第六講 秦

大一統

同文同軌

第六講 秦

大一統

金人求安;一法度衡

收天下兵,聚之咸陽,銷以為鐘鐻,金人十二,重各千石,置廷 宮中。一法度衡石丈尺。—《史記秦始皇本紀 》

第六講 大一統 焚書坑儒 秦 齊人徐市等上書,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萊、方丈、瀛洲,僊人居之。請得

丞相臣斯昧死言:古者天下散亂,莫之能一, 齋戒,與童男女求之。於是遣徐市發童男女數千人,入海求僊人。 ……侯生盧 是以諸侯并作,語皆道古以害今,飾虛言以 生相與謀曰:「始皇為人,天性剛戾自用,起諸侯,并天下,意得欲從,以為 亂實,人善其所私學,以非上之所建立。今 自古莫及己。專任獄吏,獄吏得親幸。博士雖七十人,特備員弗用。 ……上樂 皇帝并有天下,別黑白而定一 尊。私學而相 以刑殺為威,天下畏罪持祿,莫敢盡忠。上不聞過而日驕,下懾伏謾欺以取 容。……貪於權勢至如此,未可為求僊藥。」於是乃亡去。始皇聞亡,乃大怒 與非法教,人聞令下,則各以其學議之,入 曰:「吾前收天下書不中用者盡去之。悉召文學方術士甚眾,欲以興太平,方 則心非,出則巷議,夸主以為名,異取以為 士欲練以求奇藥。……徐市等費以巨萬計,終不得藥,徒姦利相告日聞。盧生 高,率群下以造謗。如此弗禁,則主勢降乎 等吾尊賜之甚厚,今乃誹謗我,以重吾不德也。諸生在咸陽者,吾使人廉問, 上,黨與成乎下。禁 之便。臣請史官非秦記 或為訞言以亂黔首。」於是使御史悉案問諸生,諸生傳相告引,乃自除犯禁者 四百六十餘人,皆阬之咸陽,使天下知之,以懲後。 —《史记秦始皇本纪》 皆燒之。非博士官所職,天下敢有藏詩、書、 百家語者,悉詣守、尉雜燒之。有敢偶語詩 書者棄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見知不舉者與 同罪。令 下三十日不燒,黥為城旦。所不去 者,醫藥卜筮種樹之書。若欲有學法令,以 吏為師。”制曰:“可。” —《史记秦始皇本纪》

第六講 秦

大一統

建號皇帝

寡人以眇眇之身,興兵誅暴亂,賴宗廟之靈, 六王咸伏其辜,天下大定。今名號不更,無 以稱成功,傳後世。其議帝號。丞相綰、御 史大夫劫、廷尉斯等皆曰: “昔者五帝地 方千里,其外侯服夷服諸侯或朝或否,天子 不能制。今陛下興義兵,誅殘賊,平定天下, 海內為郡縣,法令由一統,自上古以來未嘗 有,五帝所不及。 臣等謹與博士議曰: ‘古有天皇,有地皇,有泰皇,泰皇最貴。’ 臣等昧死上尊號,王為‘泰皇’。命為 ‘制’,令為‘詔’,天子自稱曰‘朕’。” 王曰:“去 ‘泰’,著‘皇’,采上古 ‘帝’位號,號曰‘皇帝’。” …… 制曰: “朕聞太古有號毋謚,中古有號,死而以行 為謐。如此,則子議父,臣議君也,甚無謂, 朕弗取焉。自今已來,除謚法。朕為始皇帝。 後世以計數,二世三世至于萬世,傳之無 窮。” —《史记· 秦始皇本纪》

第六講 秦

大一統

建號皇帝

始皇巡北邊,從上郡入。燕 人盧生使入海還,以鬼神事, 因奏錄圖書,曰“亡秦者胡 也”。始皇乃使將軍蒙恬發 兵三十萬人北擊胡,略取河 南地。—《秦始皇本纪》 三十三年(前214年),秦始 皇再发兵南征,平定百越, 于其地设桂林、南海、象三 郡。并谴罪犯五十万人,戍 守五岭地区,与越人杂居。 至此,当时所谓“人迹所至” 的地方,几乎完全为秦所有。

第六講 秦

大一統

余論

至於始皇,遂並天下,內興功作,外攘夷狄。收泰半之賦,發閭 左之戍。男子力耕不足糧餉,女子紡績不足衣服。竭天下之資財 以奉其政,猶未足以澹其欲也。海內愁怨,遂用潰畔!—《汉书·食货志》 秦皇帝身在之時,天下已壞矣,而弗自知也……計其功德,度其

後嗣世世無窮,然身死才數月耳,天下四面而攻之,宗廟滅絕
矣!—《汉书· 贾山传》 廢先王之道,焚百家之言,以愚黔首;隳名城,殺豪傑;收天下 之兵,聚之鹹陽,銷鋒鏑,鑄以為金人十二,以弱天下之民。—賈
誼《過秦論》

陈胜吴广首难

陳勝者,陽城人也,字涉。吳廣者,陽夏人也,字叔。陳涉少時,嘗與人傭耕, 輟耕之壟上,悵恨久之,曰:“茍富貴,無相忘。”庸者笑而應曰:“若為庸耕, 何富貴也?”陳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二世元年七月,發 閭左適戍漁陽,九百人屯大澤鄉。陳勝、吳廣皆次當行,為屯長。會天大雨,道 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斬。陳勝、吳廣乃謀曰:“今亡亦 死,舉大計亦死, 等死,死國可乎?”陳勝曰:“天下苦秦久矣。吾聞二世少子也,不當立,當立 者乃公子扶蘇。扶蘇以數諫故,上使外將兵。今或聞無罪,二世殺 之。百姓多聞 其賢,未知其死也。項燕為楚將,數有功,愛士卒,楚人憐之。或以為死,或以 為亡。今誠以吾眾詐自稱公子扶蘇、項燕,為天下唱,宜多應者。”吳 廣以為然。 乃行卜。卜者知其指意,曰:“足下事皆成,有功。然足下卜之鬼乎!”陳勝、 吳廣喜,念鬼,曰:“此教我先威眾耳。”乃丹書帛曰“陳勝王”,置人 所罾魚 腹中。卒買魚烹食,得魚腹中書,固以怪之矣。又彊令吳廣之次所旁叢祠中,夜 篝火,狐鳴呼曰“大楚興,陳勝王”。卒皆夜驚恐。旦日,卒中往往語,皆指 目 陳勝。吳廣素愛人,士卒多為用者。將尉醉,廣故數言欲亡,忿恚尉,令辱之, 以激怒其眾。尉果笞廣。尉劍挺,廣起,奪而殺尉。陳勝佐之,并殺兩尉。召令 徒屬曰: “公等遇雨,皆已失期,失期當斬。藉弟令毋斬,而戍死者固十六七。 且壯士不死即已,死即舉大名耳,王侯將相寧有種乎!”徒屬皆曰:“敬受命。” 乃詐稱公子 扶蘇、項燕,從民欲也。袒右,稱大楚。為壇而盟,祭以尉首。陳勝 自立為將軍,吳廣為都尉。

王 侯 将 相 宁 有 种 乎 !

陳勝王凡六月。已為王,王 陳。其故人嘗與庸耕者聞之, 之陳,扣宮門曰:“吾欲見 涉。”宮門令欲縛之。自辯 數,乃置,不肯為通。陳王 出,遮道而呼涉。陳王聞 之,乃召見,載與俱歸。入 宮,見殿屋帷帳,客曰: “夥頤!涉之為王沈沈者!” 楚人謂多為夥,故天下傳之, 夥涉為王,由陳涉始。客出 入愈益發舒,言陳王故 情。 或說陳王曰:“客愚無知, 顓妄言,輕威。”陳王斬之。 諸陳王故人皆自引去,由是 無親陳王者。 —《史记· 陈胜世
家》

项羽、刘邦起事
項籍少時,學書不成,去學劍,又不成。項梁怒之。籍 曰:“書足以記名姓而已。劍一人敵,不足學,學萬人 敵。”於是項梁乃教籍兵法,籍大喜,略知其意,又不 肯竟學。 …… 項梁殺人,與籍避仇於吳中。 …… 秦始皇 帝游會稽,渡浙江, 梁與籍俱觀。籍曰:“彼可取而代 也。”梁掩其口,曰:“毋妄言,族矣!”梁以此奇籍。 籍長八尺餘,力能扛鼎,才氣過人。 …… 秦二世元年七 月,陳涉等起大澤中。其九月,會稽守通謂梁曰:“江 西皆反,此亦天亡秦之時也。吾聞先即制人,後則為人 所制。吾欲發兵,使公及桓楚將。”是時 桓楚亡在澤中。 梁曰:“桓楚亡,人莫知其處,獨籍知之耳。”梁乃出, 誡籍持劍居外待。梁復入,與守坐,曰:“請召籍,使 受命召桓楚。”守曰:“諾。”梁召 籍入。須臾,梁眴 籍曰:“可行矣!”於是籍遂拔劍斬守頭。項梁持守頭, 佩其印綬。門下大驚,擾亂,籍所擊殺數十百人。一府 中皆慑伏,莫敢起。梁乃召故所知 豪吏,諭以所為起大 事,遂舉吳中兵。……得精兵八千人。—《史记· 项羽本纪》

项梁

高祖,沛豐邑中陽裏人,姓劉氏,字季。父曰太公,母曰 劉媼。其先劉媼嘗息大澤之陂,夢與神遇。是時雷電晦冥, 太公往視,則見蛟龍於其上。已而有身,遂產高祖。…… 高祖為人,隆準而龍顏,美須髯,左股有七十二黑 子。……喜施,意豁如也。常有大度,不事家人生產作業。 及壯,試為吏,為泗水亭長,廷中吏無所不狎 侮,好酒 及色。常從王媼、武負貰酒,醉臥,武負、王媼見其上常 有龍,怪之。高祖每酤留飲,酒讎數倍。及見怪,歲竟, 此兩家常折券棄責。高祖常繇咸陽,縱觀,觀秦皇帝,喟 然太息曰:“嗟乎,大丈夫當如此也!”單父人呂公善沛 令,避仇從之客,因家沛焉。沛中豪桀吏聞令有重客,皆 往賀。蕭何為主吏,主進,令諸大 夫曰:“進不滿千錢, 坐之堂下。”高祖為亭長,素易諸吏,乃紿為謁曰“賀錢 萬”,實不持一錢。謁入,呂公大驚,起,迎之門。呂公 者,好相人,見高祖狀貌, 因重敬之,引入坐。蕭何曰: “劉季固多大言,少成事。”……呂公曰:“臣少好相人, 相人多矣,無如季相,願季自愛。臣有息女,願為季箕帚 妾。”酒罷,呂媼怒呂公曰:“公始常欲奇此女,與貴人。 沛令善公,求之不與,何自妄許與劉季?”呂公曰:“此 非兒女子所知也。” —《史记· 高祖本纪》

高祖以亭長為縣送徒酈山,徒多道亡。自度比至皆亡之,到豐西澤中,止飲, 夜乃解縱所送徒。曰:“公等皆去,吾亦從此逝矣!”徒中壯士願從者十餘 人。 ……隱於芒、碭山澤巖石之閒。呂后與人俱求,常得之。高祖怪問之。 呂后曰:“季所居上常有雲氣,故從往常得季。”高祖心喜。沛中子弟或聞 之,多欲附者矣。 …… 秦二世元年秋,陳勝等起蘄,至陳而王,號為“張 楚”。諸郡縣皆多殺其長吏以應陳涉。 ……父老乃率子弟共殺沛令,開城門 迎劉季,欲以為沛令。 ……聞項梁在薛,從騎百餘往見之。項梁益沛公卒五 千人,五大夫將十人。 ——《史记· 高祖本纪》 居鄛人范增,年七十,素居家,好奇計,往說項梁曰:“陳勝敗碧當。夫秦 滅六國,楚最無罪。自懷王入秦不反,楚人憐之至今,故楚南公曰‘楚雖三 戶,亡秦必 楚’也。今陳勝首事,不立楚後而自立,其勢不長。今君起江東, 楚蜂午之將皆爭附君者,以君世世楚將,為能復立楚之後也。”於是項梁然 其言,乃求楚懷王孫心 民閒,為人牧羊,立以為楚懷王,從民所望也。陳嬰 為楚上柱國,封五縣,與懷王都盱臺。項梁自號為武信君。 ——《史记· 项羽本纪》 章邯已破項梁軍,則以為楚地兵不足憂,乃渡河擊趙,大破之。當此時,趙 歇為王,陳餘為將,張耳為相,皆走入鉅鹿城。章邯令王離、涉閒圍鉅鹿, 章邯軍其南,筑甬道而輸之粟。陳餘為將,將卒數萬人而軍鉅鹿之北,此所 謂河北之軍也。——《史记项羽本纪》

巨鹿之战 王召宋義與計事而大說之,因置以為上將 軍,項羽為魯公,為次將,范增為末將, 救趙。諸別將皆屬宋義,號為卿子冠軍。 行至安陽,留四十六日不進。……項羽晨 朝上將軍宋義,即其帳中斬宋義頭,出令 軍中曰:“宋義與齊謀反楚,楚王陰令 羽誅之。”當是時,諸將皆慴服,莫敢枝 梧。皆曰:“首立楚者,將軍家也。今將 軍誅亂。”乃相與共立羽為假上將軍。使 人追宋義子,及之齊,殺之。使桓楚報命 於懷王。懷王因使項羽為上將軍。—《项羽本
纪》

項羽已殺卿子冠軍,威震楚國,名聞諸侯。乃遣當陽君、蒲將軍將卒二萬渡 河,救鉅鹿。戰少利,陳餘復請兵。項羽乃悉引兵渡河,皆沈船,破釜甑, 燒廬舍,持三日糧,以示士卒必死,無一還心。……與秦軍遇,九戰,…… 大破之,殺蘇角,虜王離。……當是時,楚兵冠諸侯。諸侯軍救鉅鹿下者十 餘壁,莫敢縱兵。及楚擊秦,諸將皆從壁上觀。楚戰士無不一以當十,楚兵 呼聲動天,諸侯軍無不人人惴恐。於是已破秦軍,項羽召見諸侯將,入轅門, 無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視。項羽由是始為諸侯上將軍,諸侯皆屬焉。—《项羽本纪》

到新安。諸侯吏卒異時故繇使屯 戍過秦中,秦中吏卒遇之多無狀, 及秦軍降諸侯,諸侯吏卒乘勝多 奴虜使之,輕折辱秦吏卒。秦吏 卒多竊言曰:“章將軍等詐吾屬 降 諸侯,今能入關破秦,大善; 即不能,諸侯虜吾屬而東,秦必 盡誅吾父母妻子。”諸侯微聞其 計,以告項羽。項羽乃召黥布、 蒲將軍計曰:“秦吏卒尚眾,其 心不 服,至關中不聽,事必危, 不如擊殺之,而獨與章邯、長史 欣、都尉翳入秦。”於是楚軍夜 擊阬秦卒二十餘萬人新安城 南。 ——《项羽本纪》

刘邦入关 當是時,秦兵彊,常乘勝逐北,諸將莫利先入 關。獨項羽怨秦破項梁軍,奮,願與沛公西入 關。懷王諸老將皆曰:“項羽為人彊悍猾賊。 項羽嘗攻襄城,襄城無遺 類,皆阬之,諸所過 無不殘滅。且楚數進取,前陳王、項梁皆敗。 不如更遣長者扶義而西,告諭秦父兄。秦父兄 苦其主久矣,今誠得長者往,毋侵暴,宜可下。 今項羽彊悍,今不可遣。獨沛公素寬大長者, 可遣。”卒不許項羽,而遣沛公西略地,收陳 王、項梁散卒。乃道碭至成陽,與杠裏秦軍夾 壁,破秦二軍。楚軍出兵擊王離,大破之。及 項羽殺宋義,代為上將軍,諸將黥布皆屬,破 秦將王離軍,降章邯,諸侯皆附。及趙高已殺 二世,使人來,欲約分王關中。沛公以為詐, 乃用張良計,使酈生、陸賈往說秦將,……因 襲攻武關,破之。……諸所過毋得掠鹵,秦人 喜,秦軍解,因大破之。又戰其北,大破之。 乘勝,遂破之。 —《高祖本纪》

沛公兵遂先諸侯至霸上。秦王子嬰素車白馬,系頸以組,封皇帝璽符節,降 軹道旁。諸將或言誅秦王。沛公曰:“始懷王遣我,固以能寬容;且人已服 降,又殺之, 不祥。”……遂西入咸陽。欲止宮休舍,樊噲、張良諫,乃封 秦重寶財物府庫,還軍霸上。召諸縣父老豪桀曰:“父老苦秦苛法久矣,誹 謗者族,偶語者棄市。吾與諸侯約,先入關者王之,吾當王關中。與父老約, 法三章耳: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餘悉除去秦法。諸吏人皆案堵如故。 凡吾所以來,為父老除害,非有所侵暴,無恐!且吾所以還軍霸上,待諸侯 至而定約束耳。”乃使人與秦吏行縣鄉邑,告諭之。秦人大喜,爭持牛羊酒 食獻饗軍士。沛公又讓不受,曰:“倉粟多,非乏,不欲費人。”人又益喜, 唯恐沛公不為秦王。——《高祖本纪》

鸿 门 宴

居數日,項羽引兵西屠咸陽,殺秦 降王子嬰,燒秦宮室,火三月不滅; 收其貨寶婦女而東。人或說項王曰: “關中阻山河四塞,地肥饒,可都 以霸。”項王見秦宮皆以燒殘破, 又心懷思欲東歸,曰:“富貴不歸 故鄉,如衣繡夜行,誰知之 者!” —《项羽本纪》 項羽遂西,屠燒咸陽秦宮室,所過 無不殘破。秦人大失望,然恐,不 敢不服耳。 —《高祖本纪》

目 录 1、楚汉争霸 2、汉初分封 3、剪灭异姓王 4、吕后称制与“诸吕之乱” 5、吴楚七国之乱

楚汉争霸

霸王始封
前206年正月,项 羽分封诸侯。

5 月 , 齐 田荣 反 于 齐地,逐田都,杀 田市,自立为齐王, 再攻济北王,并杀 之,尽得齐地。

前205年10月,义帝(楚怀王)在就国 途中,被项羽派人击杀。

八月,刘邦因齐地 之乱,自汉中突入 关中,章邯、司马 欣、董翳降刘邦。

大易流衍


“周”、“易” 释名

《连山》者,象山之出云,连连不绝;《归藏》者,万物莫不归藏于其中; 《周易》者,言易道周普无所不备。—郑玄《易赞》 孔颖达《周易正义》序里说“郑玄虽有此解,更无所据之文,……《周易》 称‘周’,取岐阳地名,《毛诗》云‘周原膴膴’是也。”孔说影响很大, 至今有人认为《周易》之“周”乃指周朝。

按刘大钧先生解释:郑玄释 “周”为“易道周普无所不 备”,与《系辞》之“变动不 居,周流六虚”及《韩非子· 解 老》所说之“圣人观其玄虚, 用其周行”相一致。故陆德明 在《经典释文》中所说“周, 代名也,周至也,遍也,备也, 今书名,义取周普。”

刘大钧,中国周易学会会长,山东大 学易学与中国古代哲学研究中心主任

大易流衍


“周”、“易” 释名

《易· 乾凿度》:“易”一名而含三义:所谓易也,变易也,不易也。此说流 布较广,即通常之简易、变易、不易 此书又详释曰:光明四通,简易立节,天以烂明,日月星辰,布设张 列,……此其易也;变易者,其气也。天地不变,不能通气,五行迭终,四 时更废……能消息者,必专者败,此其变易也;不易者,其位也。天在上, 地在下,君南面,臣北面,父坐子伏,此其不易也。 夫易者,变化之总名,改换之殊称。自天地开辟,阴阳运行,寒暑迭来,日 月更出,孚萌庶类,亭毒群品,新新不停,生生相续,莫非资变化之力,换 代之功。然变化运行,在阴阳二气,故圣人初画八卦,设刚柔两画,象二气 也;布以三位,象三才也。谓之为《易》,取变化之义。—孔颖达《周易正义· 序》 我按:从《系辞》“乾以易知,坤以简能;易则易知,简则易从; 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可知,简易释“易”也历时尚久。至 于变易之说代无疑义,而不变之义说乃首见于汉之《易纬》,系后 起之观念,并非古义。且简易、变易之义与圣人观象设卦以尽世间 情伪之说合,故可取。

大易流衍
易道深矣,人更三圣,世历三古。—《汉书· 艺文志》
《易》之兴也,其于中古乎?作易者,其有忧 患乎?……《易》之兴也,其当殷之末世,周 之盛德邪?当文王与纣之事邪?—《系辞下》

《周易》成书年代

宓戏氏仰观象于天, 附观法于地, 观鸟兽之 文, 与地之宜, 近取诸身, 远取诸物。于是始 作八卦, 以通神明之德, 以类万物之情。至 于殷周之际 , 纣在上位 , 逆天暴物。文王以 诸侯顺命而行道, 天人之占可得而效。于是 重《易》六爻, 作上下篇。孔子为之《彖》、 《象》、《系辞》、《文言》、《序卦》 之属十篇, 故曰:“易道深矣, 人更三圣, 世 历三古”。—《汉书艺文志》

? 伏羲八卦,文王重之,当时虽为占卜,但甚富于哲学思想, 则不容否认。后来术数家便利用之,则羲文之哲学思想,渐 不为人所注意。而《易》几纯为占卜之书。及孔子因卦爻而 系以辞,又作《彖》、《象》、《说卦》、《文言》以畅之。 其口义流传,则七十子后学述为《系辞传》。—熊十力《读经示要》 ? 伏羲画八卦,重为六十四,虽有卦象,而未加以说明。然万 化之原,物理人事之律则,固皆寓于其中。但当时民智未盛 启,罕能阐发羲文之义。辄以术数,附于卦象。至孔子序 《彖》、《象》、《说卦》、《文言》,而后《易》始离术 数,乃纯为哲学界之高文典册。—熊十力《读经示要》 ? 近代解经者,犹多拾术数之余绪,以矜其奇僻,而不知其非 数之真也。陈事理之糟粕,而入于迂浅,而不知其失理之妙 也。凡若此者,皆删不录,以还洁净精微之旧焉。—李光地《御
制周易折中凡例》

可能的猜测: ? 在西周以前的漫长岁月中,古人就已经运用以八卦 重成的、类似于《周易》六十四卦的系统进行占筮, 甚或还附有简单的筮辞。到了殷末周初,当时的学 者(筮人)对旧的筮书进行整理编纂或改变,(1) 规范卦形,(2)定六十四卦秩序(3)又历多时、 多人增删编定卦形卦象以及卦爻辞系统,形成比较 完备的《周易》系统,其时当为殷末周初这样一个 大的时段。后至战国时期由孔门后学从各种角度对 《易》进行阐释,是为《易》之《十翼》。
我按:在传授中孔子肯定对弟子于易道定有所教授,不过应 当未著于竹帛,如《公羊》口传一样。而《易传》之文本断 不为孔子手书,此亦为当前之研究所证明,文本中有很多思 想应系晚出。所以《易传》思想固有孔子于易道之阐述,但 也掺入了不少孔门后学之理解。熊十力先生说:虽非孔子亲 制,而其大义微言,要皆出自孔子,故昭然不容疑也。

? 《易经》之三个系统:
卦象、卦辞、爻辞
卦辞

《易· 咸》 咸:亨,利贞;取女吉。
上六,咸其辅颊舌。 九五,咸其脢,无悔。

卦 象

九四,贞吉,悔亡;憧憧往来,朋从尔思。

九三,咸其股,执其随,往咎。
六二,咸其腓,凶;居吉。 初六,咸其拇 爻辞

《易经》的三个系统
? 言、象、意 ? 子曰:“书不尽言, 言不尽意”。然则圣人之 意其不可见乎? 子曰:“圣人立象以尽意, 设 卦以尽情伪, 系辞焉以尽其言”。

观物取象——寻象得意

? 立象: ? 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而擬諸其形容,象其物 宜,是故謂之象。 —《系辞上》 ? 古者包犧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於天,俯則 觀法於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 遠取諸物,於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 類萬物之情。—《系辞下》
? 是故法象莫大乎天地, 变通莫大乎四时, 县象 莫大乎日月??探赜索隐, 钩深至远, 以定天下 之吉凶。—《系辞上》

立象之始——阴阳爻象之产生: 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而擬諸其形容,象其 物宜,是故謂之象。 盈乎天地之间无非一阴一阳之理。
—《系辞上》 —《朱子大全· 易纲领》

在古人心目中,天地、男女、昼夜、炎凉、寒暑、 上下、胜负……几乎生活中的一切现象都有着对立 两极之间的相互依成性。而且在这种依成性关系之 中,一方之所以成其为他所是的那个样子,乃是因 为另一方的存在。或许正是对于这种两极之间的依 成性的感悟,逐渐产生了阴阳的观念。并具象化的 表示为: “——”和“— —”。

故夫画,上形太极 混元之前,卻列将 来未萌之事。—曹植

这里的描绘和模拟并不是饱受西方话 语浸润的感性描绘,也不是所谓的抽 象描绘。易象之拟万物之形容并不是 西方的理智型认识。

? 《易》象完全是对天地日月星辰以及万事万物 的描绘和模拟, 天地日月星辰以及万事万物的 生化流变在《周易》文本中就转换成了卦爻象 的变化, 而卦爻象的变化也就暗示着天地日月 星辰以及世间人事的流动与变迁。方其如此, 《易》才能“与天地准, 故能弥纶天地之道”, 才能“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 曲成万物而不 遗”, 才能“彰往而察来, 而微显阐幽, 开而 当名, 辨物正言”。

? ? ? ?

1、男根女器说——郭沫若 2、龟卜兆纹演化说 3、源自古代占筮的竹节象形——高亨 4、源自上古结绳而治时代“有结”、“无结” 说——(台湾)陈道生

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 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業。—《系辞上》

八经卦口诀


乾三连,坤六断 震仰盂,艮覆碗 离中虚,坎中满 兑上缺,巽下断















? ? ? ? ?

观象: 《易》有四象,所以告也。—《系辞上》 八卦成列,象在其中矣 —《系辞下》 聖人設卦觀象,繫辭焉而明吉凶。—《系辞上》 极天下之赜者存乎卦, 鼓天下之动者存乎辞, 化而裁之存乎变, 推而行之存乎通, 神而明 之存乎其人。—《系辞上》

周易古经文本
? 《易经》: 卦象、卦辞、爻辞
《易· 咸》咸:亨,利贞;取女吉。
上六,咸其辅颊舌。 九五,咸其脢,无悔。 卦辞

卦 象

九四,贞吉,悔亡;憧憧往来,朋从尔思。

九三,咸其股,执其随,往咎。
六二,咸其腓,凶;居吉。 初六,咸其拇 爻辞

大易流衍
《易大传》:(七种十篇又称“十翼”):

十翼

《彖》上下、《象》上下、《系辞》上下、《说卦》、 《序卦》、《杂卦》、《文言》(只有乾坤两卦独有)

十篇之旨均在解释《周易》“经”文大义,犹如 “经”之“羽翼”,故称为“十翼”。 作《易传》之原因: ? 古之君子,天地、日月、星辰、阴阳造化,鸟兽草 木无所不知,不必读卦辞、爻辞,眼前皆自然之 《易》也。世道衰微,《易》象几废,孔子惧焉, 于是作《大象》、《小象》,又作《系辞》 …… 令 天下后世皆知此象仰观俯察而得也。—宋· 林世光《水村易镜· 自
序》

大易流衍
郑玄连经说

经传合刊问题

帝又问曰:孔子作《彖》、《象》,郑玄作注,虽圣贤不同,其所释经 义一也。今《彖》、《象》不与经文相连,而注连之,何也?俊对曰: 郑玄合《彖》、《象》于经者,欲使学者寻省易了也。帝曰:若郑玄合 之,于学诚便,则孔子曷为不合以了易学者胡?俊对曰:孔子恐其文与 文王相乱,是以不合,此圣人以不合为谦。—《三国志· 魏书· 高贵乡公传》 (魏帝曹髦与《易》博士淳于俊对话)

费氏连经说
凡以《彖》、《象》、《文言》杂入卦中者,自费氏始。—《崇文总目》 凡以《彖》、《象》、《文言》等参入卦中,皆祖费氏。东京荀、刘、 马、郑皆传其学。王弼最后出,或用郑说,则弼本亦本费氏也。—《郡斋读书
志》

? 咸:亨。利贞。取女吉。

?

《彖》曰:咸,感也。柔上而刚下,二气感应以相与。止而 说,男下女,是以“亨利贞,取女吉”也。天地感而万物化生, 圣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观其所感,而天地万物之情可见矣。
《象》曰:山上有泽,咸。君子以虚受人。——大象 上六,咸其辅颊舌。《象》曰:“咸其辅颊舌”,滕口说也。 九五,咸其脢,无悔。《象》曰:“咸其脢”,志末也。

?

九四,贞吉。悔亡。憧憧往来,朋从尔思。《象》曰:“贞吉 悔亡”,未感害也。“憧憧往来”,未光大也。

九三,咸其股,执其随,往吝。《象》曰:“咸其股”,亦不 处也。志 在随人,所执下也。 六二,咸其腓,凶。居吉。《象》曰虽“凶居吉”,顺不害也。 初六,咸其拇。《象》曰“咸其拇”,志在外也。——小象

六十四卦口诀
乾坤屯蒙需讼师,比小畜兮履泰否。 同人大有谦豫随,蛊临观兮噬嗑贲。 剥复无妄大畜颐,大过坎离三十备。 咸恒遯兮及大壮,晋与明夷家人睽。 蹇解损益夬姤萃,升困井革鼎震继。 艮渐归妹丰旅巽,兑涣节兮中孚至。 小过既济兼未济,是为下经三十四。

六十四卦简释(一)
? ? ? ? ? ? ? ? ? ? 1.乾 2.坤 3.屯 4.蒙 5.需 6.讼 7.师 8.比 9.小畜 10.履 创造力:刚强进取 顺从:柔顺辅佐 慎始:艰难的创始 蒙昧:启蒙之道 等待:等待时机 争讼:止息争讼 集体:用兵之法 团结:交友之道 抑制:以阴蓄阳 行为举动:慎行防危

? ? ? ? ? ? ? ? ? ?

11.泰 12.否 13.同人 14.大有 15.谦 16.豫 17.随 18.蛊 19.临 20.观

亨通:阴阳交泰 停滞:处乱世之道 团体:与人和同 权威:富有之道 谦逊:谦虚行事 协调:处安乐之道 随从:随从之道 补救:除弊治乱 促进:统御之术 观察:观察事物

六十四卦简释(二)
? ? ? ? ? ? ? ? ? ? 21.噬嗑 22.贲 23.剥 24.复 25.无妄 26.大畜 27.颐 28.大过 29.坎 30.离 改善;改造,执法断狱 装饰:文饰美化 剥蚀:退守待变 复归:正气回复 天真无邪:行为无妄 潜力:德智蓄养 滋养:养生之道 临界质量:以柔济刚 险阻:排难脱险 协同作用:依附行为 ? ? ? ? ? ? ? ? ? ? 31.咸 32.恒 33.遯 34.大壮 35.晋 36.明夷 37.家人 38.睽 39.蹇 40.解 吸引力:感情交流 恒久:人贵有恒 退避:以退为进 权力:慎用强壮 晋升:以德进升 韬光养晦:用晦之道 治家之道:理家之道 矛盾:化分为合 困难:匡济蹇难 解除困难:清除小人

六十四卦简释(三)
? ? ? ? ? ? ? ? ? ? ? ? 41.损 42.益 43.夬 44.姤 45.萃 46.升 47.困 48.井 美 49.革 50.鼎 51.震 52.艮 衰退:失与得 增益:得与失 决断:果决除奸 诱惑:遇合之道 集会:团结聚合 上升:顺势而升 困境:处困之道 水源、人性:?井?德之 改革:变革之道 鼎盛:去故取新 震惊:化危为安 沉思:自我控制 ? ? ? ? ? ? ? ? ? ? ? ? 53.渐 54.归妹 55.丰 56.旅 57.巽 58.兑 59.涣 60.节 61.中孚 62.小过 63.既济 64.未济 徐图发展:循序渐进 服从:婚嫁之道 登峰造极:强盛不衰 旅行:行旅之道 感化:以屈求升 勉励:和悦相处 重聚:拯救涣散 节约、局限:节制之道 洞察力:诚信之德 谨慎:小有过越 成功:慎终如始 尚未成功:变易无穷

八卦之象
? 乾,健也;坤,順也;震,動也;巽,入也; 坎,陷也;離,麗也;艮,止也;兌,說 也。—《说卦》 ? 乾為天,為父,為金;坤為地,為母;震為 雷,為長子;巽為木,為風,為長女;坎為 水,為溝瀆;離為火,為日,為電,為中女, 為甲胃,為戈兵;艮為山,為徑路,為小石, 為果蓏,為狗;兌為澤,為少女,為巫,為 口舌,為妾。—《说卦》

? 是故触类可为其象, 合义可为其征。义苟在 健, 何必马乎? 类苟在顺, 何必牛乎? 爻苟 合顺, 何必坤乃为牛? 义苟在健, 何必乾乃 为马? 而或者定马于乾, 案文责卦, 有马无 乾, 则谓说滋漫, 难可纪矣。互体不足, 遂 及卦变, 变又不足, 推致五行。一失其原, 巧愈弥甚。纵复或值, 而义无所取, 盖存象 忘意之由也。—王弼《周易略例· 明象》

? 韩国国旗“太极旗”中 的四卦是哪四卦?象征 什么?

中国的《周易》和道教在韩国颇有影响。1882年8月,两位李氏王朝的使臣朴泳孝和 金玉筠奉命赴日本谈判。当时李氏王朝尚没有国旗,这两位使者认为,作为一个国家 的代表,没有国旗是不行的,两人商议,决定用《周易》中内涵丰富、富有深刻哲理 的太极图作为国旗图案。于是,他们在去日本的船上绘制了一面太极旗。两人回国后, 将绘制国旗一事向政府作了汇报,受到肯定和赞扬。第二年即1883年,李氏王朝正式 颁布该旗为李氏王朝的国旗。 1948年,韩国政府成立时,决定将太极旗作为韩国国 旗。

八卦方位之象
? 萬物出乎震,震東方也。齊乎巽, 巽東南也,齊也者、言萬物之絜 齊也。離也者、明也,萬物皆相 見,南方之卦也。聖人南面而聽 天下,嚮明而治,蓋取諸此也。 坤也者、地也,萬物皆致養焉, 故曰:致役乎坤。兌、正秋也, 萬物之所說也,故曰:說言乎兌。 戰乎乾,乾,西北之卦也,言陰陽 相薄也。坎者、水也,正北方之 卦也,勞卦也,萬物之所歸也, 故曰:勞乎坎。艮、東北之卦也。 萬物之所成終而所成始也。故曰: 成言乎艮。 —《说卦》

后天八卦图

先天八卦图
? 天地定位,山澤通氣, 雷風相薄,水火不相 射。—《说卦》

此图最早由宋邵雍所画,历代 学者对此说法不一,有认为此 图系邵雍所作,托名文王;也 有学者认为先天之学远有端绪, 只是到宋邵雍才画成此图而已。

六画之象
? 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 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两之,故六。六者 非它也,三才之道也。 —《系辞下》 ? 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将以顺性命之理, 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 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而两之,故《易》 六画而成卦,分阴分阳,迭用柔刚,故《易》 六位而成章。—《说卦》


阳爻居阳位, 阴爻居阴位, 是为“得正” 或说“得位”, 主吉祥。反之 是为“不正” 或“失位”。

阴位

天 人 地

初上无位

阳位

? 承、乘、比、应、中 ? 承:指一卦卦体中,若阳爻在上,阴爻在下, 则此阴爻对于在其上的阳爻称之为“承”, 此阳爻对于下面的阴爻称之为“据”。
如《姤》 九二爻在初六爻之上,就是九二爻“据” 初六爻,“二据初”、“初承二”。

? 乘:指一卦卦体中,若阴爻在上,阳爻在下, 则此阴爻对下面的阳爻称之为“乘”。 ? 如《比》 上六爻为阴爻,九五爻为阳爻,即是 上六爻“乘”九五爻,古人称“上乘五”。

? 比:指在一卦之中,其相邻两爻若是有一种亲密的 关系,称之为“比”。如初爻与二爻;二爻与三爻; 三爻与四爻;四爻与五爻;五爻与上爻等都可以称 为“比”。若相邻两爻,一爻为阴爻,一爻为阳爻, 较善于得“比”。 ? 应:是认为一卦之中,初爻与四爻,二爻与五爻, 三爻与上爻之间有一种呼应关系。《易纬· 乾凿度》: “三画以下为地,四画以上为天。”“动于地之下 则应于天之下,动于地之中则应于天之中,动于地 之上则应于天之上”。 ? 中:又被汉以来的易学家们称为“居中”、“得 中”、“处中”等,一般指卦体中的第二爻与第五 爻。



二五相应 且得位
居中得位



初四相应

居中不得位

互体之象
? 互体之象:指在一卦的 ? 蒙卦: 六个爻画中,除内卦与 ? 二三四爻成震卦,三四 外卦这样两个经卦外, 五爻成坤卦 二、三、四爻可组成一 坤卦 个新的经卦,三、四、 五爻也可以组成一个新 的经卦,由这样两个新 的内外经卦组成的新的 卦象,古人称之为“互 震卦 体”,或“互体之象”。 “互象”之说,始见于西汉京房易学,但东
汉及诸晋大家皆在传授,恐必有所本,或为 汉初田何所传,故当为周人占筮古法。

? 互体解卦卦例: ? 陳侯使筮之,遇《觀》 之《否》 ,曰: “是謂‘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此其代 陳有國乎?……坤,土也;巽,風也;乾, 天也。風為天於土上,山也。——《左传庄公二十二
年》

? 杜预注:自二至四有艮象,艮为山是也。

十二消息卦图
? 所谓“消息”,在古代指增长、消退变化。 “息”为增长,“消”为消减。 ? 十二消息卦指从六十四卦之中选取十二卦, 根据这十二卦阴阳爻的变化组合在一起用以 表示一年十二个月阴阳消息的变化过程。十 二卦为:《复》、《临》、《泰》、《大 壮》、《夬》、《乾》、《姤》、《遁》、 《否》、《观》、《剥》、《坤》。 ? 可参见《礼记· 月令》《吕氏春秋· 十二纪》等 篇章。

十 二 消 息 卦 图

卦变说
? 卦变:即认为在六十四卦中,卦与卦之间往 来有着某种变化联系,此一卦由彼一卦变来, 这种卦与卦之间的变化联系,谓之卦变。 ? 卦变之说或由来已久,但不可确考。古人系 统阐发卦变之说始见于荀爽、虞翻,后世谈 卦变多宗荀、虞。

? 荀爽: ? 爽字慈明,一名谞。幼而好学,年十二,能通《春 秋》、《论语》。太尉杜乔见而称之,曰:“可为 人师。”爽遂耽思经书,庆吊不行,征命不应。颍 川为之语曰:“荀氏八龙,慈明无双。”……爽见 董卓忍暴滋甚,必危社稷,其所辟举皆取才略之士, 将共图之,亦与司徒王允及卓长史何顒等为内谋。 会病薨,年六十三。……著《礼》、《易传》、 《诗传》、《尚书正经》、《春秋条例》,又集汉 事成败可为鉴戒者,谓之《汉语》。又作《公羊问》 及《辩谶》,并它所论叙,题为《新书》。凡百余 篇,今多所亡缺。—《后汉书· 卷六十二· 荀韩钟陈列传第五十二· 荀爽传 》

荀氏卦变例
? 《彖· 屯》: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周 易集解》引荀氏注《屯》卦曰:此本 《坎》卦也。案初六升二,九二降初, 是刚柔始交也。
坎卦 屯卦

道家之道
老子者,楚苦縣厲鄉曲仁裏 人也,姓李氏,名耳,字聃, 周守藏室之史也。 ……老子 修道德,其學以自隱無名為 務。居周久之,見周之衰, 乃遂去。至關,關令尹喜曰: ?子將隱矣,彊為我著書。? 於是老子乃著書上下篇,言 道德之意五千餘言而去,莫 知其所終。—《史记· 老子韩非列传》

老子其人

道家之道

《老子》版本—世传本

道家之道

《老子》版本—帛书本

道家之道

《老子》版本—帛书本

道家之道

《老子》版本—帛书本

辛追少女时期像

成年辛追蜡像

道家之道

《老子》版本—帛书本

马王堆出土的帛书老子分甲、乙两个版本。其中甲本不避汉高 祖刘邦的讳,说明甲本是在刘邦称帝之前抄写的,乙本避刘邦 的讳,但不避汉惠帝刘盈、汉文帝刘恒的讳,可知乙本是在刘 邦称帝之后,刘盈、刘恒登基之前抄写的。比如帛书中?恒?、 ?常?二字都多次出现,但是世传本因避文帝刘恒的讳,皆易 ?恒?为?常?。如世传本?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 名?帛书本作?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 此外,由于《老子》一书的作者尚无定论,有说老聃者,有说 周太史儋者,有说老莱子者。但目前学术界基本公认:《老子》 一书恐非成于一时一人之手。关于这一点我们从《老子》文 本中的哲学涵义并不那么严格的一致可以得到一定程度上的证 实,《老子》文本的思想的确有许多前后不那么一致的地方, 这也给后世对《老子》哲学的阐释留下了无尽的空间。

道家之道
1993年湖北荆门

《老子》版本—郭店楚简本

道家之道

《老子》版本—郭店楚简本

道家之道

《老子》版本—郭店楚简本

世传本?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 40) ,世传本 与帛书本同。郭店楚简作?天下万物生于有,生于 无?。 世传本?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 25),世传本与帛书 本同。郭店楚简作?有状混成?。 一字之改,意思大变,为老子思想的阐释提供完全不 同于世传本的阐释思路。

道家之道

释?道?

道在金文中有多种写法,但其基本形式是从“行” 从“首”。罗振玉在释“行”字时说“象四达之 衢,人之所行也”。“行”甲骨文写作: 。 “首”表示“人”。“首”金文写作: ,小篆 写作: 而“道”之金文写作:
?道?像是人站在十字路口之状。而当一个人处于?四达之衢? 时,也就意味着他可以向所有方向前行,可以有无限多种可能 性的行进方向。《庄子· 天下》说?道则无遗者也。?《齐物 论》中说的?得其环中,以应无穷?也是这个意思。环中只是 一个点,却可以有无穷所个对应的方向,故此环中一点,却可 对应无穷,故而亦无遗漏。

道家之道

释?道?

在数学中,零向量的方向是不确定的,包含着 全部的可能性,但若一旦伸向某个方向,便不 在是零向量,这时便只能对应一个方向,而不 可能再对应其他的方向。若指向北,则不能同 时指向?南?、?西?、?东?。《庄子· 天下》 把这叫做?选则不遍?。由于?选?,?四达? 之无穷变成?一达?。

道家之道

《老子》首章释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無,名 萬物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恒無,欲也以觀其眇; 恒有,欲也以觀其徼。兩者同出,異名同謂。玄之又 玄,衆眇之門。(1)
《淮南子 · 说林训》说:杨子见逵路而哭之,为其可以南可以北。 《尔雅· 释宫》:九达谓之逵,逵即四通八达之路。杨子处于此四通八 达之路时难以决定何去何从,所以哭泣。在杨子的哭泣中隐含了一个 非常深刻的问题:可以南可以北,意味着方向(价值)的多元性,且多 元的方向彼此冲突,不可兼容,不可遍选,因而产生焦虑。老子所说 之?道可道也,非恒道也?,也即说出了这种既不能是?零?又不能 ?全?的选择性焦虑。?恒道?所体现的是人与?四达之衢?(或者 说?环中?与?无穷?)的对应关系,是周遍,是全遍,是无?限?。 而?可道?则是?择路而行?,是就某一方向的迈步,是?一达?, 故而不可能全遍,是有漏、有偏。所以?恒道?意味着?全?,?可 道之道?则意味着?偏?,是有?限?。

道家之道

《老子》首章释

《庄子· 天道》:夫道,于大不终,于小不遗,故万物备。 《鹖冠子· 环流篇》:无不备之谓道。 《荀子· 解蔽》:夫道者……一隅不足以举之。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一句,在汉代以后的世传本中一律写 作?道可道,非常道?。乃是避汉文帝刘恒之讳。?恒?、 ?常?二字涵义有交叉,?恒?有长久、固定不变义,此即与 ?常?同,此时读为?heng?。但?恒?还有一个读音— ?geng?,意思为?全遍?。《诗经· 大雅· 生民》?恒之秬秠, 是获是亩;恒之穈芑,是任是负 ?。《毛传》:?恒,遍也?。 朱熹曰?恒,音亘,谓遍种之也?。而?常?则不具有?全遍? 的含义。汉代以后的传本以?常?易?恒?,抹杀了这两个字 的区别,以致文意改变,后世皆在?常?的意义上来理解 ?恒?。 ?恒?是全遍多维的,而?常?只是一维。这大概就是后世将 ?道?释为万物之总根据的形而上学思维的源出。

道家之道

《老子》首章释

?道?表示无所不包的?大全?,通常的?名?也就不能表达其丰富性, 所以?名可名也,非恒名也?。?恒名?指?全遍?之名,?可名? 指具体对象之界说。我们可以对具体对象以名指之,如可以说?圆?, 说?方?,说?温?、?凉?、?宫?、?商?等等,但?温?之名 只能说?温?,而不能说?凉?,?商?之名只能指?商?而不能指 ?宫?。所以,说?温?则失?凉?,说?宫?则失?商?,说?圆? 即失?方?,甚至说?全?则失?偏?,说?大全?则失?小全?。 因此用?通常之名?说?道?,是不可能的,一旦对道进行言说界定, 便不能全,便不是?道?。王弼指出?名号则失其大旨,称谓则未尽 其极?。于?道?我们不知道该如何称说它。所以《老子》一书中尽 管反复说?道?,但却没有?名?道,没有对道下定义,只是用?似 万物之宗? 、?似或存? (4)、?绵绵若存?(6)等,对?道?作一种 比喻式的言说。或用?恍兮惚兮……窈兮冥兮?(21)、?寂兮寥兮?(25) 等对?道?作一种诗意的描述,?纵极描摹刻画之功,仅收影响模糊 之效?(钱钟书)。而读《老子》的关键就是要我们通过这些诗意的句子来 体悟?道?,而不能拘泥于对?道?作精确的界说,不能执着于把 ?道?说清楚,《庄子· 齐物论》说?道昭而不道?,王弼《老子指略》 说?《老子》之文,欲辩而诘者,则失其旨矣;欲名而责者,则违其 义也?。 由于?恒名?不可?名?,《庄子· 知北游》说?道不可闻,闻而非也;道不
可见,见而非也;道不可言,言而非也。知形形之不形乎!道不当名?。

道家之道

《老子》首章释

其实?有?、?无?都是对道的一种不同言说方式。 ?无?不是因为?道?太空洞而?无可名?,而是道 太丰富而?无法名?。但?道?虽不能名,却又不得 不名,正如关令尹喜强老子著书一般。所以只以?无? 言道仍是?名道?,如说?大全?则失?小全?一般。 以?无?言道,必须以?有?言道为对。 ?无?强调的是?混成?(?有状混成?(25)),是对 ?大全?的一种领悟;?有?强调的是分辨,是对象 化的看,是助成?无?之言说。此正是?始?、?母? 二字之分别。

道家之道

《老子》首章释

《说文解字》:始,女之初也。“女之初”象征女子饱有无限 生育能力的状态,犹如处于通衢路口的人可以南可以北,犹张 弓待发的状态。《易· 乾卦》:大哉乾元,萬物資始。“无,名 万物之始”说的正是万物混成一体的全遍之情。

母,甲骨文写作:

金文写作:



《说文》释曰:象怀子之形,一曰象乳子也。兰喜并认为此母 字从字形看有“收拢”意。“万物”正是要收敛着自身的时候 才能的彰显自身,即作为具体之万物显现。而万物消散自己与 他物之中,混成一体时,即是归始状态,此归始之消散正拢聚 着无限的可能性,“涣兮其若释”(15)。 在此意义上,“道”即是“万物”之“混成”,“万物”即是 “道”之“展现”,“混”之谓“道”,“辨”之为“万物”, 所以说“道不离物,物不离道;道外无物,物外无道” (张君相《道 德真经集解》) 。

道家之道

《老子》首章释

老子进一步又从?有?、?无?的角度来讲。庄子说 ?选则不遍?(《庄子·天下》),所以要?无?而?得其环中, 以应无穷?。也就是要从?有?从?选?的坐实中返 回到蓄势而未发但饱有着无限驱动方向的势态而俯览 万物以应其无穷之变。为其如此才能观万物之?眇?。 但?道不离物,物不离道?,若固执于此环中之点, 则是离物之道,又为一偏。所以还必须?有?以观其 徼(万物之边界)。

至此,老子思想其实就是要我们不能执着于万物的个 体化实象,也不能泥执于超越个体实象的缥缈道境。 没有?有?,?道?是死寂的;没有?无?,?万物? 是无根的。只有?徼?没有?眇?,不能显示道的完

道家之道

《老子》首章释

?无?与?有?是互补互渗的,两者同时存在,相互纠缠,这 就是万物的本相,这就是?玄?。?玄?表示?无?和?有? 缠绕不清的关系,?混?而有?辨?,?辨?而有?混?, ?眇?而有?徼?,?徼?而有?眇?。故讲?无?必须同时 讲?有?,讲?有?必须同时讲?无?;这就叫?玄之又玄?, 这是一切得以产生的根据,所以是?众眇之门?。 正是这种两极间的相互勾连,相互依存。所以《老子》一书中 似乎总是充满了?正言若反?式的言说方式。比如:
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故有無相生,難易 相成,長短相較,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2) 將欲歙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強之;將欲廢之,必固興之;將欲奪 之,必固與之。 (36) 正是这种道的几微性,不可名,不可说,也难于为世人所理解。“衆人熙熙, 如享太牢,如春登臺。我獨泊兮其未兆.……俗人昭昭,我獨若昏。俗人察察, 我獨悶悶”。(20)“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 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故建言有之:明道若昧;進道若退”。(41)

道家之道

道体描述

古之善為士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識。 王弼注曰:凡此诸 若,皆言其容象不 夫唯不可識,故強為之容。豫兮若冬涉 可得而形名也。 川;猶兮若畏四鄰;儼兮其若客;渙兮 若冰之將釋;敦兮其若樸;曠兮其若谷; 混兮其若濁。(15)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41)
王弼注曰:听之不闻名曰希。大音,不可得而闻之音 也。有声则有分,有分则不宫而商矣。分则不能统众, 故有声者非大音也。有形则有分,有分者,不温则凉, 不炎则寒。故象而形者,非大象也。

道家之道

道体描述

大道汎兮,其可左右。萬物恃之而生而不辭,功成不 名有。衣養萬物而不為主,常無欲,可名於小;萬物 歸焉,而不為主,可名為大。(34) 道之為物,唯恍唯惚。忽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忽 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 中有信。(21) ?恍惚?指?道?存在样相若有若无。有但是恍惚, 无却又有?精?有?信?。所以老子又说: 視之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聞,名曰希;搏之不得, 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詰,故混而為一。 …… 繩繩不 可名,復歸於無物。是謂無狀之狀,無物之象,是謂 惚恍。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14)


相关文章:
中国古代史课标培训 2012_图文.ppt
中国古代史课标培训 2012 - ? 2012年2月1日教育部正式公布了 《义务
2012年全国中考历史真题专题考点精编中国古代史(打....doc
2012年全国中考历史真题专题考点精编中国古代史(打包下载)-1 - 最大最
2012年全国中考历史真题中国古代史(三)统一国家的建立_....doc
2012年全国中考历史真题中国古代史(三)统一国家的建立 - 最大最全最精的教育
2012年中考历史试题人教版分课整理[中国古代史]_图文.doc
2012 年中考历史试题人教版分课整理[中国 古代史] 海帆 后期整理 七年级上册 ...住着干栏式的房子 D.主要粮食作物是粟 (2012黄石)9.火的使用是人类进化...
2012年初中历史总复习同步训练一(中国古代史一)_图文.doc
2012年初中历史总复习同步训练一(中国古代史一) - 2012 年初中历史总复习同步训练一(中国古代史一) 一、单项选择题 1.“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孔子周游列国”...
高中历史-第一章-中国古代史(讲义)_图文.ppt
高中历史-第一章-中国古代史(讲义) - 2012版中考数学复习指导 第一单元
...2012年全国各地高考历史原题汇编解析(中国古代史部....doc
二.非选择题 (2012 高考文综全国大纲卷 39) 0 分)阅读图文材料,完成下列各...8. (2011 年上海市文综 9)如图为中国古代史上某朝代中央行政体制示意图,该...
2012年中考复习中国古代史(下)测试题_图文.doc
2012年中考复习中国古代史(下)测试题 - 九年级历史单元测试1.我国是茶的故
...年中考历史冲刺试卷版块汇编 (中国古代史)_图文.doc
最新2012-2013年中考历史冲刺试卷版块汇编 (中国古代史) - 最新 2012-2013 年中考历史冲刺试卷汇编 (中国古代史) 七年级上册 知道孔子,了解“百家争鸣”的主要...
中国古代史综合练习_图文.doc
中国古代史综合练习 - 北京慧通文府培黎校区教研部 20122013 学年第二
中国古代史专题训练 学生版_图文.doc
中国古代史专题训练 学生版_政史地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必修 1、3 古代史专题
2012届高三历史大二轮复习课件:专题六 中国古代史27677....ppt
2012届高三历史大二轮复习课件:专题六 中国古代史276771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专题...9.中国古代五个时期的货币及影响: (1)战国时期各个诸侯国都有自己的货币,是...
2012年初中历史总复习同步训练二(中国古代史二)_图文.doc
2012年初中历史总复习同步训练二(中国古代史二) - 2012 年初中历史总复习同步训练二(中国古代史二) 一、单项选择题 1.“贞观之治”是我国封建社会的盛世之一...
2012年全国各地中考历史模拟试卷分类汇编:中国古代史选....doc
2012年全国各地中考历史模拟试卷分类汇编:中国古代史选择题专题 - 2012 年全国各地中考历史模拟试卷分类汇编: 中国古代史 选择题 (2012 广西钦州模拟)1. 秦灭六国...
2012中考历史与社会复习提纲-中国古代史_图文.doc
2012中考历史与社会复习提纲-中国古代史 - 1.我国境内几个重要古人类遗址的
中国古代史6_图文.doc
中国古代史6 - (16)了解明清两朝加强专制统治的主要措施。 (17)列举清朝
高中历史-中国古代手工业和商业的发展-中国古代史(讲义....ppt
高中历史-中国古代手工业和商业的发展-中国古代史(讲义) - 2012版中考数学
中国古代史5_图文.doc
中国古代史5 - 13)知道辽、宋、西夏、金等政权的并立。 (14)了解中国古代
...2018中考历史总复习第一部分模块一中国古代史主题6....ppt
(潍坊专版)2018中考历史总复习第一部分模块一中国古代史主题6侵略与抗争及近代化...以海关等税收作担保 政治 清政府保证严禁人民⑤__参加反帝活动__ 2012.9 清...
中国古代史3_图文.doc
中国古代史3 - (8)了解三国鼎立形成的史实。 (9)说出人口南迁和民族交往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