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中教育 >>

《司徒雷登:无处安葬的中国情缘》


《司徒雷登:无处安葬的中国情缘》 司徒雷登:无处安葬的中国情缘 2008 年,司徒雷登骨灰葬于杭州半山安贤园的文星苑,没能陪伴在父母和弟弟身旁。 墓碑上影印着他的半身照片, 下面只写着一句中英文对照的身份介绍: 司徒雷登, 1876~1962, 燕京大学首任校长。 耶稣堂弄的美好童年 司徒一家与杭州结缘始于 1869 年。当时杭州是中国江南一带基督教布道中心。他的父 亲约翰·林顿

·斯图尔特是一名美国传教士,从普林斯顿神学院毕业后只身来杭。为了真正 融入下层人民生活,学好中国语言,约翰·林顿在一间鸦片烟馆的楼上租了个房间居住。因 工作劳累、营养不良,三年后,身体衰弱的约翰·林顿回美国短暂休养,其间他结识了一个 志同道合的姑娘玛丽·霍腾,两人结婚后共赴中国。 约翰·林顿过上了规律富足的家庭生活,在西湖边贫民区的一个小弄堂里,他们建起一 座中西合璧的砖木结构二层小楼。1876 年,长子约翰·雷登·斯图尔特在这里出生。孩子 长大后,根据斯图尔特的谐音,给自己取了颇具中国传统色彩的姓氏“司徒” 。于是,他被 叫做“司徒雷登” 。 在司徒雷登成长的小弄堂里,他的父亲参与建立了教堂和学校,母亲建了女子学校。越 来越多的传教士来此安家落户,这里渐渐被当地人称为“耶稣堂弄” 。 司徒雷登的三个弟弟也出生在耶稣堂弄。 母亲是他们的家庭教师, 安排他们和中国小孩 交朋友一起玩耍。那是司徒雷登一生怀念的美好童年: “春节的宴会和社戏、元宵节的美食、 西湖游船上的花灯水榭,种种记忆,始终在我的头脑中娓娓回放,不可磨灭。 ” 司徒雷登 11 岁时,父母为了让孩子得到更好的生活和教育条件,把他和弟弟们送回美 国上学。初到美国,他们用筷子吃饭,用中文唱赞美歌,有时穿中国服装,对美国的语言和 文化显得“无知” ,他们成了从东方回来的小怪物,走到哪里都被围观。 在私立学校呆了好几年后,司徒雷登终于感到变成了一个“正常的美国男孩” 。1899 年 秋,司徒雷登进入协和神学院深造。毕业后,出于对宗教事业的热忱和对中国的怀恋,他决 定和父母一起传教。 讲杭州土话,通孔孟之道 1904 年,义和团烧教堂、杀洋人的风波刚刚平息不久,30 岁的司徒雷登带上新婚妻子 艾琳返回“故乡”杭州。司徒雷登对传教有着自己的理解。 “想要让中国人皈依基督教,绝 不能煽动他们放弃他们自己的祖先崇拜,否则定会适得其反,后果不堪设想。 ”随着对中国 文化研究的深入,他找到了打通基督教精神与中国传统伦理的钥匙:孔子的“仁” ,与基督 的“爱” 。他很喜欢《论语》中的一句话: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他更钦佩孟子 的思想,认为孟子代表先进社会学说, “闪耀着民主的精神” 。他认为基督教要在中国产生影 响,必须本土化:一方面传教士要研习中华文化,了解中国国情;一方面要支持培养中国自 己的宗教领袖,实现中国教会的独立。 在杭州传教的三年中,司徒雷登搞了一条“船房” ,开着它漂遍广大乡村,操着一口地 道的杭州土话。此后在中国的漫长岁月里,凭着过人的语言天赋,司徒雷登学会了普通话、 上海话、南京话,但一开口总带着杭州味儿。他以此为傲,因为杭州话“听起来很具音乐韵 律感,且比其他方言表达更丰富” 。 第一把荣誉公民金钥匙 1946 年,已担任美国驻华大使的司徒雷登,受到杭州市邀请回乡度假。接风宴会之后, 他第一站去了九里山墓地,这里长眠着他的父亲、母亲、两个英年早逝的弟弟,还有十几名 来华传教士。司徒父亲的墓碑上用英文写着: “享年七十三岁,在华传道凡四十年;公正的 道路,像一条灿烂的光线,投射到世界美丽的一天。

相关文章:
《司徒雷登:无处安葬的中国情缘》
《司徒雷登:无处安葬的中国情缘》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司徒雷登:无处安葬的中国情缘》 司徒雷登:无处安葬的中国情缘 2008 年,司徒雷登骨灰葬于杭州半山安贤园的...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