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科竞赛 >>

西湖七月半读后感


兰雪梦醉
——西湖七月半读书札记 初识张岱, 是因湖心亭看雪。 雾凇沆砀之中, 遇见了这个孤独者, 恍若狭长小巷的一道身影, 一个在蒙蒙细雨中,手持酒壶低声喃喃的身影,把一切景物都排斥了,独占了我的视野。一个脱 俗的世俗人,一个博奥的无知者,一个诙谐的愤恨者,矛盾在他身上融合出了清冽鲜明的惆怅彷 徨,冷冷的沁入心脾,沁入魂魄。 西湖七月半,本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

样红,一山两堤三岛十景到了张岱这里就成 了“一无可看,止可看看七月半之人” 。殊不知他看的是谁,念的是谁,想做的是谁? 看西湖七月半一文,便想起卞之琳所说的“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张岱刚到西湖的时候定是有些失望,惋惜着那一 ” 陌杨柳,一痕长堤,一窗月光,一池碧水,慨叹极好的风景中平白多了几粒灰黑的身影。他坐卧 行船中,冷眼旁观岸上“灯火优傒,声光相乱” ,无聊中,发现那些无聊之人竟也是一处风景, 便颇有些滋味的品头论足一番。 其实,张岱不应该看的,他应是一人独坐,煮一壶兰雪茶,举茗自赏, 闲闲观月的空灵之人。 其实,他刚到西湖之时就应信步离去,不让这些世俗尘埃沾染一角清傲的衣袍。其实,他不过一 脱俗的世俗人。他想要做一个世外之人,清净悠闲的旁观,不愿“同流合污” ,却始终免不了近 俗,总是被吸引了,忍不住侧头看看,便搅乱了心境。不知他究竟是桥上看风景之人,或是楼上 看风景之人?呵呵,若他知道自己也不过是他人眼中的风景,不知会做何感想呢? 事实上,他不会有感想。之前的一切不过是我对一个普通人的猜想罢了,张岱,不是普通人。 他是一个从“茶淫谲谑,书轟诗魔”到“山厨常断炊,一日两接淅”的人,何必故作孤高。他怎 会被那些故作看月的人吸引,怎会因他们而落入俗事。他看的,不是他们,而是,他自己,张岱。 七月半,鬼节,是祭祀先人的日子。对张岱来说,国已破,家已亡,只想对月倾诉,独自缅怀, 聊以自慰,却见着了那些“身在月下实不看月者” ,想起了自己曾经纨绔的模样,他在《陶庵梦 忆自序》中写道“因想余生平,繁华靡丽,过眼皆空??遥思往事,忆即书之,持向佛前,一一 忏悔。 ”这天,他便是对往生的忏悔吧,因他看的是自己,念的是自己,才会有如此细致的笔墨, 才会有轻灵幽静的萧索。 酣睡于十里荷花之中,清梦甚惬的张岱,果然还是雪景中缓步而行的痴人,带着一丝丝愁绪的 茶香。 让我,从此再也忘不了那抹清香,那个身影。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