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幼儿读物 >>

刀疤


刀 疤 2003 年 2 月 29 日那天夜里,我的朋友马克在江西一座叫做流定的小县城的一家小旅馆 中梦见了自己的母亲突然死去, 那个梦是那样的清晰, 就像静谧无人的荒野上空低低的圆月, 几乎可以用手去触摸了。也正是这个原因,他被那天夜里突然下起来的小雨惊醒之后,心跳 久久不能停息。 在梦里,父亲和妹妹面带忧伤站在门口迎接他,并告知了那个不幸的消息,梦里的他先 是迟疑了一会,最后终于明白这是真的,一种巨大的悲伤袭中了他,于是他蹲在地上抱头痛 哭,嘴里喃喃念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是的,在梦里他也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他的 母亲是那样的健壮,又是那样的年轻,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就死去了呢。他抬起头,沙哑 着嗓子,对父亲说,爸,我怎么感觉这好像是一场梦啊?他父亲带着悲痛的表情走上前去, 拍了拍他的肩膀,儿子,这是事实,你要接受,要不你咬一下自己的手,看疼不疼。他咬了。 疼。在梦里他也觉得疼。他终于明白母亲是真的死了,他觉得这是多么地让人受不了,于是 他就在梦里号啕大哭起来。哭着哭着,他醒过来了。 那时候才三点出一些,正是一天里最黑的时候。醒过来的他卧在黑暗中,听见外面下雨 了。雨已经下了有好一会了。这时距离他那件不幸的遭遇还有七个小时,所以这场梦也自然 可以当作是一个不祥的预兆,但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于是很快就在低低呻吟着的雨 声中又睡过去了。直到清晨九点钟才再次醒来。 现在, 他站在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的一个十字路口前, 手里拿着一条尚未吃完的油条。 那是他这天的早餐, 花了三毛钱从一个小吃摊买的, 但吃了半口之后, 他就觉得吃不下去了。 这油条的味道让他受不了。他带着这条油条已经走了好长一段路了,并不是他不想把这条累 赘扔掉,只是一路走来,他并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垃圾桶,于是他只好就这么拿着,走在异乡 春末微冷的空气中。 他要去的并不是这个地方。昨天他上车的时候,目的就已经很明确了。他要去九江看一 位姑娘,如果可能,他还要把这个姑娘带回自己的老家,和她结婚,生子,从此过上幸幸福 福的日子。她是他的大学同学,毕业后就去了九江。但昨天夜里车过这里的时候,他在瞌睡 中突然被那个中巴司机唤了起来,然后像推一条上门来的狗那样不客气地推下车,塞到了这 个小县城的夜晚中。司机跟他说,你到了。然后车门就哐啷啷地合上了,等他意识到不对劲 的时候,车已经开出去很远,再也追不上了。 没办法,他只好在上述提到的那个小旅馆里度过了一夜。早晨醒来后,他就出门来寻找 汽车站。他要找去往九江的汽车,昨天的事件让他意识到再也不能在路上随便拦下那种私人 承包的小客车。但一路过来,行人却像轮船劈开的海水一样,在他还没有开口问路的时候, 看了他一眼,就忙忙躲开了他。他觉得很奇怪,在一个服装橱窗前打量了自己一下。并没有 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于是他就继续往前走去了。幸运的是,在经过了三个拐弯之后,他看到 前面的电线杆上挂着一个大型蓝色铜牌,上面用白字写着:流定车站 前面两百米。看到这 个提示马克不禁加快了脚步,他想着要尽快地离开这个让他始终都觉得莫名其妙的地方,以 至于他路过挂着铜牌的电线杆的时候,都没有看见有个熊猫形状的垃圾桶蹲在那儿张大着口 张望着匆匆走过的每一个人。 但事情就是在这时候发生了。突然间,从一条巷子里蹿出来一个尖瘦的汉子,他快步的 冲到了马克的背后,然后伸出手拍了拍他的左肩膀。马克回过头,面前站着一个从未见过的 人。他冲着自己笑了笑,马克觉得很奇怪,也对他笑了笑。他猜想他一定是认错人了。正欲

开口说明的时候,一张照片伸了过来,接着一句话也伸了过来,照片上的那个人是不是你, 你是不是叫做周得?马克伸出油腻腻的手,接过了照片,照片上的人正是他,但他感到很奇 怪,自己从来就不叫周得,并且自己也从来不认识一个叫周得的人。 “是的, 照片上的人是我, 不过??” 他还没有说完, 就感觉到肚子左肋骨边突然一凉, 他低下头,就看见了一把西瓜刀像雨后的蘑菇那样在那里冒了出来。他被捅了。但他根本没 看见眼前的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刀的,并且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他,或许是那个周 得得罪了他,但周得跟他有什么关系呢。他疼得大声叫唤了一声,那个汉子看了他一眼,然 后连刀都没有拔,就慌忙地转过身,撒腿跑进了巷子中。不一会,就不见了。 血已经流了出来。他赶紧扔掉了油条,然后紧紧捂住了伤口,四下张望,寻找医院。走 了一会,他并没有发现医院,但看见了一所诊所。于是他走了进去。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坐在柜台前无聊的玩牌,这时候抬起头看见满身是血的马克走 了进来,吓得霍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叫道,周得,你怎么受伤了?马克愣了一下,他怎么 也叫我周得呢。但他疼得已经说不了太多的话了,只是说,我在路上无缘无故地被人捅了一 刀,医生,快替我包扎伤口??最后两个字他几乎是强忍着痛才说出来的。但那医生望着不 断走上前来的马克,往后退了几步,像是恍然大悟那样,说,哦,我明白了,一定是山猫叫 人做你,你怎么那么傻呢,自你上了他的马子之后,山猫就满城说要砍你,你怎么还敢留在 这儿。说到这里停了一下,才接着说,既然你是山猫叫人砍伤的,那我就不敢帮你了,你还 是走吧。 马克捂着越来越痛的胸口, 骂道, 什么山猫不山猫, 我根本不认识他, 你赶快救我。 不要,不要,要是山猫知道,非让我在这流定城开不成诊所不可,你还是走吧。说着准备上 前把马克推出门外,突然,马克一用力,把刀从肚子里拔了出来,盯着刀刃上不断往下滴的 血,然后对着医生说,你他妈的给不给我包扎?那医生怔了一下,接着嘴里嘟囔了一句,没 想到还有这样的硬汉!忙过来扶住了快要倒下的马克,把他扶到床上之后,快速地给他上了 麻药, 然后帮他缝合了伤口。 最后, 也就是这个医生, 半夜里叫来了自己的一个开出租朋友, 连夜把高烧中的马克送到了九江。 “你看,沛财, ”湖南的汉子马克突然在我面前撸起了自己的上衣,在他肚子左边处,露 出了一条长长的、丑陋的、还有些发黑的刀疤, “我那次就遇见了这么一件离奇古怪的事情, 真的,我不骗你。当时我在九江的一家医院里醒来的时候,以为是高烧的缘故使我做的一个 梦,我的女朋友,也就是我跟你提到的那个九江的女孩子就是这么说的,但这道刀疤又是从 哪里来的呢?”他盯着我的眼睛看,生怕里面流露出一丝怀疑, “我觉得你完全有必要把它写 成一篇小说。我真的是这么认为的。 ”

06.10.24 凌晨


相关文章:
台湾股票高手刀疤老二系列文章完整版
台湾股票高手刀疤老二系列文章完整版 - 台湾股票高手刀疤老二系列文章完整版 刀疤 01,02 年活跃于哈网等几个台湾网络,02 年下半年(或 03 年 上半年)淡出公开...
刀疤豺母读后感
刀疤豺母读后感 - 沈石溪刀疤豺母读后感: 今天,我读了一本名叫《刀疤豺母》的书,让我懂了:动物也是有感情的,如果你帮助 了它,它也会帮助你。 《刀疤豺母》...
《刀疤豺母》读后感
刀疤豺母》读后感 - 宽容是一种智慧 ——《刀疤豺母》读后感 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幽蓝的夜空,明月身旁是几颗可爱的闪烁着的小星星。夜空里,暗 蓝暗蓝的雪山...
刀疤老二的文章全集_图文
刀疤老二的文章全集 - 刀疤老二系列 (1-10)......
爱的疤痕
妈妈告诉我,那是生我的时候留下的刀疤,听妈妈说很疼很疼。 当时的我还很小,才刚上幼儿园,根本不知道妈妈说的疼到底有多疼。直到那一天,妈妈 再次被推上手术...
剖腹产刀疤增生怎么办
剖腹产刀疤增生怎么办 - 如对您有帮助,可购买打赏,谢谢 剖腹产刀疤增生怎么办 导语:一般妈妈们在生产的时候都是会选择顺产的,但是也是会有一 些妈妈由于各种原因...
读《刀疤豺母》有感
读《刀疤豺母》有感 - 读《刀疤豺母》有感 今天,我又看完了一本新书,名字叫做《刀疤豺母》 ,它的作者 是著名的动物学家——沈石溪。 这部作品描写了沈先生...
二胎剖腹产刀疤怎么缓解
二胎剖腹产刀疤怎么缓解 - 如对您有帮助,可购买打赏,谢谢 二胎剖腹产刀疤怎么缓解 导语:现在的医疗水平越来越发达,以前女性生孩子的时候都是顺产, 可是为了女性...
《刀疤老二》(打印版)
台湾名家: 台湾名家: 刀疤老二言论集 刀疤老二言论集 设停损跟执行停损是两码子事! ! 设停损跟执行停损是两码子事! 越聪明的人越会犹豫,人是打从心底逃避...
雷锋手上的三道刀疤
雷锋手上的三道刀疤 - 屋子里,还有雷正球的朋友和家人。在讲述雷锋“血泪史”时,我们常常笑作一团,屋子里充满快活的空气。在正史的堂奥中正襟危坐的雷锋,此刻...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