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六年级其它课程 >>

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学习意识与状况比较研究报告


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学习意识与状况比较研究报告(2010)
2010-4-15 前 言 为在国际视野下认识本国高中生的学习意识和学习状况,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日本青少年 研究所、韩国青少年开发院及美国艾迪资源系统公司(Idea Resource Systems)于 2009 年 9 月-10 月联合实施了“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学习意识与状况比较研究” 。本次调查的对象为 普通高中 1—3 年级的在校生。 中国的被试取自北京市、重庆市、湖北省荆州市、广东省佛山市、辽宁省瓦房店市、甘肃省 临洮市的 24 所中学, 共有 1868 名高中生接受了问卷调查, 其中男生占 48.6%、 女生占 51.4%; 日本调查了岩手县、茨城县、千叶县、东京都、山梨县、长野县、大阪府、冈山县的 24 所 中学的 1314 名高中生,男生、女生分别占 47.0%、53.0%;韩国调查了首尔、釜山、大邱、 仁川、光州 、大田 、蔚山、京畿、江原、忠清、全罗,庆尚的 64 所中学的 3379 名高中生, 男生、女生分别占 53.1%、47.4%;美国调查了北卡罗来那州、纽约州、伊利诺伊州、蒙大 拿州、印第安纳州、爱达荷州、密苏里州、俄勒冈州、新墨西哥州的 12 所中学的 1020 名高 中生,男生、女生分别占 52.6%、47.4%。 在年级分布上,中国高一、高二和高三的被试分别为 33.1%、33.5%、33.4%;日本高一、高 二和高三的被试分别为 39.2%、 27.5%、 33.4%; 韩国高一、 高二和高三的被试分别为 30.4%、 34.5%、35.1%;美国高一、高二和高三的被试分别为 32.5%、31.2%、36.3%。 本报告将从学习环境、学习表现和学习意识三个方面比较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的学习状况, 并就如何改善中国高中生学习意识和状况提出建议。 本次调查发现, 超过半数的中国学生认为教室周边噪声对学习影响较大; 六成多中国高中班 级人数超过 50 人,日、韩班级人数均不足 50 人;九成以上中日韩教室座位安排基本全采用 “秧田式” ,美国教室座位安排灵活;中国约半数由老师决定或按身高排座位,1/4 按成绩 排座位,日韩多抽签决定;九成以上中国学校基本全采用到班级专用教室上课的方式,近半 数从未采用过学生到学科教室去上课的走班制, 而八成美国学校采用走班制; 近八成中国学 校采取讲授式,较其他三国更重视鼓励学生发言、发挥学生观察和应用能力等,美国学校更 注重使用教材教具使学生易懂,以及让学生自主学习;六成多美国学生喜欢所有任课老师, 中国约有 1/3, 不及美国但好于日韩; 中国学生对学校满意度较高, 对班级气氛满意度最高, 希望教学轻成绩、重实践、增加选修课;约八成中国学生在家有专用的书桌,少于日韩高于 美国, 但仅一成学生在家完全可以集中精力学习; 中国六成多父亲和七成多母亲非常关心孩 子成绩,远高于日韩;约 1/4 的父母要求孩子成绩在班级前 10 名,高于日本和美国;八成 多中国学生学习压力大,压力源主要是父母的期望、自己的期望和同学的竞争;就业情况、 学习内容太难、老师的要求分别对韩国、日本和美国学生造成的压力最大;考试、学业压力 作为首要原因导致四国学生产生负面情绪和不良行为, 中国以负面情绪多、 不良行为少为特 点。 中国学生的学习时间最多; 四成半学生平时一天需要两个小时以上来做家庭作业; 超过半数 的学生平时一天还要额外学习 1 个小时以上; 实际用来完成家庭作业的时间总是超过学生希 望使用的时间;中国学生的课堂学习行为最积极,不良学习行为最少;九成中国高中生喜欢

看书;大多种类的书籍的阅读者都多于日韩美三国,尤以历史书或历史小说明显;漫画类的 喜好者少于日本、 韩国; 中国学生家里有可自由使用的电脑最少, 在学习中电脑的使用率低; 中国学生通过多种新媒体进行学习, 学习的内容以社会知识为首; 中国高中生最看重学习纪 律,六成半反对考试作弊,逃课学生不到一成,逃课最主要原因是“缺乏学习动力和学习兴 趣” ;中国学生在学习上遇到困难和疑问的时候,最多去问同学或伙伴,最少问家长;中国 学生不死记硬背,不做大量习题,较好地举一反三练习,较好地归纳整理,较好地将所学知 识动手操作、应用。 四国学生普遍认可学习对工作有用、 可以掌握社会的基本知识; 中国学生认为学习对气质修 养的培养很重要;美国学生认为学习可以使特长得以发挥;中国学生自主意识强,较其他三 国喜欢“个人选定主题、独立思考、收集调查相关信息”的授课方式,遇到学习困难时最多 自己看书学和问同学或伙伴,六成多认真预习和复习,四成多看参考书,考前突击学习现象 少于他国;中国学生善于思考,尽量自己思考、常常带着疑问或好奇心去学习;近半数中国 学生进一步查看相关资料学习, 较少学生完全按照老师教的去做; 四国学生都表现出了强烈 的追求学习成绩的意识, 而中国学生对自己成绩的满意度最低, 中国学生更看重教师的教学 水平,而又最不喜欢“以考试为目标,布置较多习题”的授课方式;体育和课外小组活动在 各国学生中均较受欢迎, 同时中国学生对计算机课程、 语文、 数学的喜爱也超过了其他课程, 美国学生则对音乐、美术等课程喜爱更甚。 一、高中生的学习环境 1.超过半数的中国学生认为教室周边噪声对学习影响较大 校园噪声是学校物理环境的重要因素,调查发现,54.9%的中国学生认为上课时教室周围噪 音对学习影响非常大或比较大; 高三学生 (59.0%) 感觉噪声影响大的比例多于高二 (53.3%) 和高一(52.0%) 。噪声的危害由于其隐蔽性,长期以来并未受到重视,上课时的噪声会使学 生难以集中注意力,降低学习效率,引发烦躁等不良情绪;长期处于噪声环境,对人体健康 也会产生很大危害。为保证学生健康成长,必须加强学校噪声控制。 2.六成多中国高中班级人数超过 50 人,北京少于京外,城区少于郊区;日、韩班级人数均 不足 50 人 班级规模是影响教育质量的一种重要因素, 它是教与学的直接环境, 能对学生学业成绩产生 重大影响;它影响课堂的物理环境、师生互动、生生互动,对教学目标、教学方法等均会产 生影响。调查发现,中国学校班级规模较大,日、韩学校普遍采取小班化教学。日、韩所有 学生均报告班级人数不足 50 人,大多数班级(64.1%的日本学校、68.9%的韩国学校)人数 在 30-40 人之间。中国的班级规模则要大得多,仅 36.5%报告班级人数少于 50 人,56.4%在 50-70 人之间,7.1%超过 70 人(见表 1) ;城市之间差距明显,北京市被调查学校班级人数 均少于 50 人,而京外城市均在 50 人以上。城乡之间亦有差异,郊区班额超大现象更突出, 城区学校(44.4%)多在 51-60 人之间,38.8%少于 50 人,61-70 人的占 16.7%,调查中未见 70 人以上的班级,而郊区 60 人以上的班级占近一半(47.8%) 。很多研究发现,小班化教学 有利于提高教学质量与学生成就,密切师生交往互动,有助于营造个性化的学习环境;而班 级规模过大则可能会限制教师进行个别辅导、因材施教、施行更多样化的教学活动和方式, 也会降低学生参与课内外学习活动的积极性。鉴于此,发达国家早就开始制定政策,加大投 入,减少班级人数,如美国 1998 年启动全国范围的“缩小班级规模计划” 。当前,随着我国 课程与教学方法改革的深化,有必要尽快推行小班教学,为教师创造更有序的课堂,为每一

个学生创造更好的学习环境。 表 1 中日韩三国学校班级人数比较(%) 中日韩三国学校班级人数比较( 表 1 中日韩三国学校班级人数比较(%)

中国 20 人以下 21-30 人 31-40 人 41-50 人 51-60 人 61-70 人 71 人以上 0.0 2.4 9.7 24.4 31.2 25.2 7.1

日本 4.6 10.3 64.1 21.0 0.0 0.0 0.0

韩国 3.8 18.7 68.9 8.6 0.0 0.0 0.0

注:美国未调查此题 3.九成以上中日韩教室座位安排采用“秧田式” ,美国教室座位安排灵活;中国约半数由老 师决定或按身高排座位,1/4 按成绩排座位,日韩多抽签决定 中、日、韩三国教室座位安排仍以“秧田式”为主,美国教室座位安排方式灵活。 “秧田式” 是全体学生面向教师而坐, 横成行、 竖成列的方式, 其中中国 93.5%、 日本 98.3%、 韩国 93.9%。 中国 86.9%没有采用过圆圈式(分组围成圆形) ,94.2%没有采用过马蹄式(凹形排列) ;而 美国仅 29.6%采用“秧田式” ,18.2%采用圆圈式,8.7%采用马蹄式,9.9%采用其他方式。座 位安排是教学空间的组织形式, 它直接影响师生在教学活动中的交互作用及学生之间的人际 交往,学生参与活动的积极性、教学信息的反馈等。传统的“秧田式”座位安排虽有利于教 师的集中讲授和对课堂的监控,有利于学生集中精力学习系统知识,但也有不少弊端,比如 处在不同位置的学生思维活动、师生交往、课堂参与会受到一定影响。一般来说,中间及前 排的学生思维比较活跃且持续好,与教师的双向交往多,课堂参与积极,而后排和两边的学 生思维活跃程度低, 且易于中断, 与教师交往较少, “秧田式” 而且 不利于学生之间的交往、 互动与合作。因此,需要根据不同教学的需要,灵活运用不同的座位模式,如既便于教师讲 授新课,又便于学生交流讨论的马蹄式,便于活跃课堂气氛,增进师生关系、生生关系的圆 圈式等等,都可以灵活尝试。 各国排定座位所依据的因素不同。中国多为老师决定(56.6%)或按身高(49.7%)排座位, 按照学习成绩(26.2%)或性别(16.3%)排座位的也远远高于其他三国(其他国家均未超过 4.0%) ;日本(95.1%)和韩国(60.5%)大多抽签决定;美国约四成(39.6%)由老师决定座 位,三成多(32.2%)不安排座位。教室座位本身是一种教育资源,座位安排同时也是教育 微观环境的安排, 影响着其他教育资源和教育机会的分配。 教室座位安排的恰当与否与学生 能否享受教育过程的平等密切相关。1/4 的班级按成绩排座位,突出反映出中国学校在教育 过程中对教育公平的忽视、对学生权利的漠视,是极为不可取的。 4.九成以上中国学校采用专用教室上课的方式,近半数从未采用过走班制,而八成美国学校 采用走班制 班级有专用教室, 任课老师到班上来上课, 这是我们最常见的一种教学组织形式。 调查发现, 92.4%的中国学校采取此种方式;随着新课程改革的进行,走班制(即学生到学科教室去上

课)在我国逐步推行,但仍有 49.3%的中国学校从未采取过走班制。韩国情况与中国类似, 84.7%是任课老师到班上来上课, 41.5%从未采取过走班制; 日本以任课老师到班上上课为主 (54.8%) ,同时也较多采用走班制(84.9%) ;美国是走班制应用最普遍的国家(80.1%) 。走 班制作为一种教学组织与管理制度, 更具有灵活性和流动性, 学生可以根据需要自主选择课 程,推动了主动学习和自我规划能力的发展,学生获得了更多样化的发展平台,有利于发挥 自身优势潜能,实现自我价值。培养创新人才,需要我们尽快创新人才培养模式,积极推进 走班制等教学管理制度。 5.近八成中国学校采取讲授式,较其他三国更重视鼓励学生发言、发挥学生观察和应用能力 等,美国学校更注重使用教材教具使学生易懂以及让学生自主学习 77.3%中国学校的授课方式是“讲授课本内容为主,要求学生认真听讲、记住” ,远高于日本 (53.5%) 、韩国(43.4%)和美国(20.4%) 。同时,中国学校(62.2%)也较重视“鼓励学生 积极发言、提问” ,高于日本(13.1%) 、韩国(11.5%)和美国(38.9%) 。 中国学校在“发挥学生的观察能力和应用能力” (22.2%,日、韩、美分别为 3.8%、3.1%、 19.7%)以及“重视校外参观与实践” (9.1%,日、韩、美分别为 0.9%、1.9%、4.5%)方面 也比其他三国学校做得更好。 美国学校 (34.0%) “使用各种教材教具, 重视 使学生易懂” 高于中国 , (27.6%) 日本 、 (6.4%) 和韩国(6.6%) 。 此外,中国学校在鼓励分组学习方面做得更好,而美国学校更为重视学生的自主学习。8.6% 的中国学校基本能“让学生分组选定主题、一起讨论、思考、收集调查相关信息” ,高于日 本(0.9%) 、韩国(2.3%) 、美国(4.4%) ;19.3%的美国学校基本能“让学生个人选定主题、 独立思考、收集调查相关信息” ,高于中国(7.8%) 、日本(3.8%) 、韩国(7.7%) 。 但是,中国学校(28.2%) “以考试为目标,布置较多习题”的情况多于日本(6.8%) 、韩国 (14.9%)和美国(11.3%) ,这反映出中国教育还存在较为突出的“应试”倾向。 6.六成多美国学生喜欢所有任课老师,中国约有 1/3,不及美国但好于日韩 师生关系是班级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 是教学过程中的核心问题。 师生关系影响着学生的认 知和学习, 它与学生的学习态度和学习积极性有着方向一致的紧密联系; 师生关系还影响着 学生的个性与社会性发展,影响着学生的自我概念、人生态度与价值观。调查发现,美国教 师最受学生喜欢, 62.2%的美国学生几乎喜欢所有的任课老师, 高于中国 (33.0%)日本 、 (14.8%) 和韩国 (16.9%)中国学生与老师关系非常好的仅为 15.0%, ; 比较好的 47.5%, 合计达到 62.5%, 35.4%与老师关系一般,另有 2.2%与老师关系比较差或非常差。 7.中国学生对学校满意度较高,对班级气氛满意度最高,希望教学轻成绩、重实践、增加选 修课 中国学生对学校满意度较高。四个国家中,大多数学生都认为学校生活快乐或比较快乐,中 日韩美的比例分别为 77.6%、81.3%、73.4%和 77.9%。67.7%的中国学生为自己是该校的学生 感到骄傲,仅低于美国(76.8%) ;日本和韩国较低,分别有 49.2%和 41.8%。这说明中国学 生对学校比较满意。72.5%的中国学生感到学校生活充实,仅低于美国(79.5%) ;日本和韩 国则较低, 分别为 42.9%和 55.3%。 约六成 (61.4%) 中国学生认为校外生活比校内生活快乐,

但少于其他三国;日本、韩国和美国分别有 67.0%、70.9%和 90.2%。近三成(29.7%)中国 学生认为如有可能想转入其他学校, 仅多于日本 (27.9%)少于韩国 , (33.7%) 和美国 (36.7%) 。 中国学生对班级气氛的满意度最高。77.2%的中国学生认为班上学习竞争气氛很浓,远远多 于其他三国;日本、韩国和美国分别有 26.1%、34.9%和 54.7%。85.4%的中国学生认为班上 同学互相帮助学习;而日本、韩国和美国分别有 57.2%、38.1%和 72.0%。 59.2%的中国高中生认为老师太看重成绩,日本、韩国和美国稍少,分别有 44.1%、48.0%和 57.7%。66.7%的中国高中生希望多一些选修课,日本、韩国和美国分别有 28.2%、39.7%和 68.1%。 94.5%的中国高中生想学些走入社会后更有用的知识, 日本、 韩国和美国分别有 57.5%、 85.2%和 80.9%。 8.约八成中国学生在家有专用的书桌,少于日韩高于美国,但仅一成学生在家完全可以集中 精力学习 在家庭学习条件方面,九成多日本(92.0%) 、韩国(92.1%)学生在家有专用书桌,高于中 国(79.4%)和美国(60.7%) 。但在家学习的效果并不完全由书桌决定,50.1%的美国学生在 家里完全可以集中精力学习,高于韩国(48.0%) 、日本(21.5%)和中国(12.2%) 。中国父 母非常重视改善孩子的学习环境, 但在家学习不仅需要有独立的学习场所、 安静的学习环境, 更对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提出了要求。提高中国学生在家学习效果,需要从多方面考虑。 9.中国六成多父亲和七成多母亲非常关心孩子成绩,远高于日韩;约 1/4 要求孩子成绩在班 级前 10 名,高于日本和美国 中国和美国父母较日本和韩国父母更关心孩子的成绩。65.9%的中国父亲和 64.3%的美国父 亲很关心孩子成绩,高于韩国(53.1%)和日本(20.5%) ;72.8%的中国母亲和 78.8%的美国 母亲很关心孩子成绩,也远远高于韩国(42.0%)和日本(39.6%) 。中国父母(24.5%)要求 孩子进前 10 名的多于日本(10.7%)和美国(12.4%) ,与韩国相当(24.9%) ;美国父母较多 要求孩子成绩在中上水平(34.6%) ,高于中(17.2%) 、日(12.5%) 、韩(15.8%) ;日本父母 (42.3%) 对孩子名次没有要求的最多, 远远高于中国 (7.3%) 日本 、 (42.3%) 和美国 (19.1%) 。 父母对孩子学习的关注和期望, 有助于培养孩子较高的成就动机, 促使孩子有良好的学业表 现。 但是期望过高甚至只关注成绩, 也会影响孩子的成就动机, 给孩子造成较大的心理压力, 导致焦虑、情绪困扰、问题行为等心理问题,需要中国父母注意避免。 10.考试和学业压力是导致四国学生产生负面情绪和不良行为的首要原因,中国学生负面情 绪多、不良行为少,韩国学生逃避和破坏行为多 86.6%的中国学生认为自己的学习压力大,日本、韩国和美国稍低,分别为 69.0%、74.8%和 67.1%。中国学生的学习压力主要来源是父母的期望、自己的期望和同学的竞争。有八成 (81.1%)中国学生认为父母的期望给自己带来了学习的压力,这同时也是韩国和美国学生 学习压力的第一来源。而日本只有 36.7%的学生感受到父母期望的压力,这反映了日本学生 的独立性,也说明日本父母或许并没有给子女更大的学习压力。 自我的较高期望也会给自己带来压力。有 73.5%的中国高中生认为自己的期望给自己带来了 学习的压力,排在压力源的第二位。这个压力源在日本和韩国也排在很重要的位置,分别为 53.3%和 58.3%,美国更少(36.1%) 。

中国高中生排在第三位的压力源是同学间的竞争,有 53.5%的学生感受到这种压力,远高于 其他三国。日本、韩国和美国都只有两成左右,分别为 17.9%、22.9%和 17.5%。 就业情况、学习内容太难、家庭状况和老师的要求也对中国学生产生了学习压力。但最多感 受到就业状况压力的是韩国学生, 学习内容太难对日本学生的压力最大、 老师的要求对美国 学生的压力最大。 各国高中生学习压力来源排名(多选题, 表 2 各国高中生学习压力来源排名(多选题,%)

中国 1 父母的期望 (81.1) 2 自己的期望 (73.5) 3 同学的竞争 (53.5) 4

日本 自己的期望 (53.3) 学习内容太难 (40.5) 父母的期望 (36.7)

韩国 父母的期望 (63.1) 自己的期望 (58.3)

美国 父母的期望(60.3)

老师的要求(44.6)

就业状况 (56.3) 学习内容太难 (36.9) 自己的期望(36.1)

就业状况 (39.3) 就业状况 (34.2) 学习内容太难 (27.1)

5

学习内容太难 (36.6)

同学的竞争 (17.9)

同学的竞争 (22.9)

其他(22.9)

6

家庭状况 (28.3) 家庭状况 (17.2) 老师的要求 (15.2)

就业状况(19.4)

7

老师的要求 (24.7)

老师的要求 (10.4) 其他(8.6)

家庭状况 (14.2) 同学的竞争(17.5)

8

其他(4.4)

其他(5.9)

家庭状况(16.4)

七成多中国学生有情绪低落(76.7%) 、烦躁(76.0%)情绪,在四国中比例最高,日本稍低, 韩国和美国要少约 20 个百分点。近半数(47.4%)中国学生有“睡不着”的躯体化表现,低 于美国(58.5%) ,高于日本和韩国。 “不想去学校”“想退学”和“逃课”等逃避行为不多, 、 或者较其他国家不明显, “破坏东西”“骂人”“打架”等破坏行为也不多。韩国呈相反趋 、 、 势,负面情绪和躯体化在四国中偏低,但是逃避行为和破坏行为偏高。在四国中,汇报上述 负性情绪和不良行为者的原因排在第一位的都是考试、学业压力,以中国最高,达 87.6%, 日本、韩国和美国分别有 58.9%、71.4%和 54.4%。 二、高中生的学习表现 1.近半数中国学生平时每天需要两个小时以上完成学校布置的作业; 超过半数学生平时每天

要额外学习 1 个小时以上 中国学生做学校布置的家庭作业时间最多,平时每天需花两个小时以上的学生占将近一半 (45.2%) 。而在日本和韩国均不到一成,分别是 8.2%和 5.2%;美国稍多,但也不足三成 (26.4%) 。在中国学生中,女生、高三学生、郊区学生完成课程作业需要的时间更多。 中国高中生完成家庭作业的时间总是超过期望时间。 比如, 希望在半小时之内完成作业的人 数,是实际只用了半小时的人数的 2.02 倍;希望在 1 小时之内完成作业的人数,是实际只 用了 1 小时人数的 1.66 倍。 大部分学生平时除了在学校上课、做作业外,还会花更多的时间来补充学习,包括课外补习 班等。中国高中生补充学习的时间也是最多的,只有 6.8%的学生几乎没用更多的时间来学 习; 而在日本、 韩国和美国, 这部分学生的比例远远高于中国, 分别为 34.3%、 28.5%和 24.8%。 超过半数的中国学生 (58.8%) 每天要超额学习一小时以上, 其次是韩国 (46.1%)日本 、 (35.2%) 、 美国 (22.2%) 在中国学生中, 。 女生、 高三学生和城区学生课外学习一小时以上的比例更高, 均超过了六成,分别为 61.2%、65.8%和 62.4%。如果学习时间过长,不可避免地会挤压休闲 娱乐、培养特长兴趣、身体锻炼乃至睡眠的时间,这样不仅不利于成绩提升,反而会对健康 和发展造成伤害。 2.中国学生的课堂学习行为最积极,课堂不良学习行为最少 数据统计发现, 九成以上的中国、 日本和美国学生在上课的时候认真记笔记; 韩国为 66.8%。 中国高中生有 46.3%,美国有 52.1%上课积极发言;日本和韩国较少,只有 14.5%和 16.7%; 日本和韩国近半数学生上课时几乎不发言,中国有 13.5%。九成以上的中国(92.0%) 、美国 (93.7%) 学生都能认真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 日本也有 74.1%的高中生能完成, 韩国最低, 只有大约一半(54.5%)的学生能完成。中国有近一半(48.7%)学生在课后自己进一步查看 相关资料学习,而日本、韩国和美国分别只有 15.1%、11.1%和 37.6%。可见,中国学生在课 堂上的学习行为最积极,表现良好。 中国学生在课堂上的不良学习行为也是最少的。 中国学生上课时睡觉人数最少, 只有 4.8%, 远低于其他三国;日本、韩国和美国分别有 45.6%、33.8%和 21.1%。中国学生上课爱和同学 说话的人数最少 (10.4%)远低于其他三国; , 日本、 韩国和美国分别有 38.1%、 27.7%和 65.2%。 中国、日本、韩国高中生上课时吃东西的人数较少,几乎没在上课时吃过东西的学生比例分 别是 75.5%、83.0%和 68.9%,而美国只有 20.9%。中国高中生上课发短信或看课外书等现象 最少,只有 2.9%,而日本、韩国和美国分别为 13.0%、15.9%和 39.4%。中国高中生上课发 愣走神的现象最少,只有 17.7%,而日本、韩国和美国分别有 46.3%、30.6%和 60.2%。 3.九成中国高中生比日韩美高中生更喜欢阅读,历史书籍或历史小说受到偏爱,喜好漫画类 书籍的高中生少于日本、韩国 九成中国高中生喜欢看书,其中 35.9%很喜欢,54.0%还算喜欢,高于其他三国。日本、韩 国和美国喜欢看书的学生分别有 73.1%、57.0%和 69.5%。 中国高中生喜欢看的书依次为小说等文学作品、时尚兴趣杂志、历史书或历史小说、科技读 物、漫画、课业学习类书籍、自然或动植物方面的书。小说等文学作品是四国学生最喜欢的 书籍,其中中国(71.2%)比例最高。时尚兴趣杂志是中国高中生第二喜欢读的书籍,近半

数(49.6%) ,比例和日本(50.5%)相当;韩国和美国也有三成多高中生喜欢读此类书籍,分 别为 37.6%和 31.2%。历史书或历史小说得到中国高中生的偏爱,排在第三位,喜欢此类书 的学生有 40.4%,远远高于其他三国,日本、韩国和美国分别为 18.0%、29.0%和 24.5%。科 技读物在中国和美国都受到三成多学生的喜欢, 分别有 34.4%和 37.9%; 日本、 韩国则较少, 只有 10.9%和 18.4%。约三分之一(32.3%)的中国学生喜欢看漫画书籍,日本和韩国则更多 人喜欢,分别是 71.5%和 55.5%,美国最少,只有 26.2%。24.7%的中国学生喜欢看课业学习类 书籍,虽然只占了不到三成,但已经远远多于其他三国,日本、韩国、美国都不到一成,分 别只有 5.7%、7.1%和 7.2%。21.2%中国高中生喜欢看自然或动植物方面的书,和其他三国相 当。 各国高中生喜欢阅读书籍类别排名(多选题, 表 3 各国高中生喜欢阅读书籍类别排名(多选题,%)

中国 1 小说等文学 (71.2) 2 时尚兴趣杂 (49.6) 3 历史书或历史小 说(40.4) 4 科技读物 (34.4) 5 漫画 (32.3)

日本 小说等文学 (72.9) 漫画 (71.5) 时尚兴趣杂志 (50.5) 历史书或历史小 说(18.0) 科技读物 (10.9)

韩国 小说等文学 (72.6) 漫画 (55.5) 幻想、武侠小说 (41.1) 时尚兴趣杂志 (37.6) 历史书或历史小 说 (29.0)

美国 小说等文学 (56.1) 其他 (38.7) 科技读物 (37.9) 时尚兴趣杂志 (31.2) 漫画 (26.2)

6

课业学习类书籍 (24.7)

自然或动植物方 面的书(8.8) 其他 (8.8) 课业学习类书籍 (5.7)

科技读物 (18.4) 自然或动植物方 面的书(14.6) 课业学习类书籍 (7.1) 其他(2.4)

历史书或历史小 说(24.5) 自然或动植物方 面的书(17.0) 课业学习类书籍 (7.2)

7

自然或动植物方 面的书(21.2)

8

其他 (6.8)

9

注:中、日、美调查问卷中未包含“幻想、武侠小说”一项 4.中国学生在家能自由使用电脑的最少,在学习中电脑的使用率低,新媒体学习以社会知识 和生活知识为主 只有四成(39.3%)中国学生家里有可自由使用的电脑,远远少于其他三国;日本为 74.6%,

韩国和美国的最高,分别为 91.0%和 90.7%。 中国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电脑的使用率不高。仅 10.1%学生上网收集查询有关学习的信息, 8.5%使用电脑或游戏机的学习软件学习, 1.8%利用网上讲座学习。 日本的使用率和中国相当。 韩国利用率稍高,其中最多的是上网看新闻,有 34.5%的学生使用。美国使用率最高,其中 用得最多的是用电脑打字、写文章,有 61.6%的学生使用此功能。 各国高中生运用电脑学习时经常使用的功能情况(多选题, 表 4 各国高中生运用电脑学习时经常使用的功能情况(多选题,%) 中国 上网收集查询有关学习的信息 上网看新闻 用电脑打字、写文章 使用电脑或游戏机的学习软件学习 利用网上讲座学习 看网络小说或漫画 10.1 13.2 13.9 8.5 1.8 11.2 日本 13.3 18.0 8.5 2.0 0.8 26.7 韩国 13.9 34.5 10.8 11.8 18.9 18.6 美国 36.2 21.6 61.6 17.8 11.5 14.7

除了电脑外,中国学生还通过多种新媒体途径进行学习。其中网络的使用是最多的,有超过 半数 (52.7%) 的学生使用过这种途径; 其他依次包括数字电视 (33.3%) 数字报纸 、 (30.5%) 、 数字杂志(23.0%) 、手机短信(20.9%) 、数字电影(18.4%) 、移动电视(16.1%) 、触摸媒体 (10.8%) 、数字广播(8.5%) 、桌面视窗(7.8%)和其他新媒体(4.1%) 。 中国学生通过新媒体主要学习社会知识 (73.7%)其次是生活知识 、 (64.9%)文学知识 、 (45.6%) 和健康知识(39.6%) ,还有 3.9%学习到其他知识。 新媒体的迅速普及必将带来生活和学习方式的重大转变, 如何利用新媒体准确选择符合自身 需要的信息,如何科学地、批判地分析这些信息,如何自主地利用新媒体进行学习与娱乐并 平衡有度等等, 这些问题都对当代学生的媒介素养提出了很大挑战。 必须高度重视媒介素养 教育,鼓励学生利用新媒体进行学习,提升学生应用新媒体的能力。 5.中国高中生更看重学习纪律,六成多反对考试作弊,逃课学生不到一成,逃课最主要原因 是“缺乏学习动力和学习兴趣” 反对考试作弊的中国高中生比例达到 65.0%, 高于其他三国。 日本反对的比例也较高 (60.5%) 。 美国(47.4%)和韩国(40.9%)较中国、日本低约 20 个百分点。韩国和美国对考试作弊比 较宽容,超过半数的高中生认为作弊是“本人的自由”“不算什么坏事” 、 。持此观点的中国 高中生虽然最少, 但也占了约三成 (32.3%) 另外, 。 有一成的韩国高中生认为 “不被发现 (考 试作弊)就没事” 。 四国学生对作弊的态度( 表 5 四国学生对作弊的态度(%) 中国 绝对不允许 65.0 日本 60.5 韩国 40.9 美国 47.4

本人的自由(自己的行为自己负责) 不算什么坏事 其他 不被发现就没事

27.4 4.9 2.8 0.0

34.6 3.4 1.5 0.0

46.5 2.5 0.2 9.9

40.8 9.2 2.6 0.0

在中国高中生中,郊区学校反对作弊的比例稍高于城区学校,分别为 68.1%和 61.9%。低年 级的反对比例高于高年级,高一比高二和高三都高出约 10 个百分点,分别为 71.5%、61.0% 和 62.5%。中国小型城市高中生反对考试作弊的比例最高,辽宁省瓦房店市和甘肃省临洮市 分别为 76.8%和 79.9%; 中型城市次之, 湖北省荆州市和广东省佛山市分别为 60.3%和 77.8%; 大型城市反对比例最低,北京市和重庆市分别为 45.2%和 50.3%。其中,反对比例最高的临 洮市比反对比例最低的北京市约高 35 个百分点。 有逃课行为的中国高中生最少 (8.2%) 远少于日本 , (26.4%) 韩国 、 (21.8%) 和美国 (50.5%) 。 其中,女生少于男生,高一少于高二和高三。中国学生中,近六成(58.2%)认为“缺乏学 习动力和学习兴趣”是逃课的最主要原因;三成(32.5%)认为是因为“有些事情干扰没心 情学习(如沉迷游戏或者网络);7.3%认为是因为“不喜欢老师的授课方式” ” 。 6.中国学生遇到学习困难或疑问更多地请教同学或伙伴,美国高中生更多求助网络 中国高中生遇到学习困难或疑问时,大多数问同学或伙伴、自己看书学、问老师,和日本完 全一致。上网查资料学的学生有 28.4%,比例和韩国相当,美国则高得多(61.2%) ,日本最 少 (13.2%) 10.6%问补习班的老师或家教, 。 和日本、 美国比例相当, 远远低于韩国 (75.5%) , 可能源于韩国学生多数上补习班。中国学生最少用的方式是问家长(7.2%) ,日本、韩国和 美国分别有 17.7%、51.6%和 61.3%。这可能由于中国学生亲子关系疏离,或中国高中知识难 度大,父母无法辅导孩子。 各国高中生学习上遇到困难和疑问时做法排名(多选题, 表 6 各国高中生学习上遇到困难和疑问时做法排名(多选题,%)
中国 日本 韩国 美国

1

问同学或伙伴 (92.7)

问同学或伙伴 (71.7) 问老师 (51.9) 自己看书学(50.7) 放着不管 (26.1) 问家长 (17.7) 问补习班的老师或家 教(14.3)

问补习班的老师或家 教(75.7) 问家长(51.6)

问老师 (86.7) 问同学或伙伴 (83.4)

2

自己看书学 (78.6)

3 4

问老师(65.6) 上网查资料等 (28.4)

问老师(44.3) 上网查资料等 (28.1) 自己看书学 (23.7) 问同学或伙伴 (7.5)

问家长(61.3) 上网查资料等 (61.2) 自己看书学 (33.2) 放着不管 (20.3)

5

放着不管 (11.4)

6

问补习班的老师或家 教(10.6)

7

问家长 (7.2)

上网查资料等 (13.2)

放着不管 (2.0)

问补习班的老师或家 教(9.6)

7.中国高中生学习方法灵活,死记硬背较少,善于举一反三,但不太善于动手操作和应用 调查发现,中国高中生死记硬背最少,只有 22.2%,远低于日本(47.1%) 、韩国(43.1%), 、 美国 (68.2%) 美国学生有近四成 。 (39.8%) 做大量习题, 而中国、 日本、 韩国分别为 27.5%、 27.1%和 24.7%。美国高于其他三国 10%以上,中日韩差异不大。美国高中生更善于举一反 三(33.9%) ,中国次之(19.2)%,韩国(10.0%)和日本(6.6%)较低。四国高中生大约都 有四成善于将所学知识归纳整理, 中国略高, 43.0%, 有 日韩美分别有 39.7%、 38.3%和 39.4%。 近半数(48.8%)的美国高中生将所学的知识动手操作、应用,中国有 21.3%,韩国和日本 较低,分别有 10.1%和 8.1%。这说明中国高中生学习方法灵活,但动手、练习不够。 三、高中生的学习意识 1.四国学生普遍认可学习对工作有用、可以掌握社会的基本知识;中国学生认为学习对气质 修养的培养很重要;美国学生认为学习可以使特长得以发挥 “对将来的工作有用” “掌握社会的基本知识” 和 是四个国家学生普遍认可的对学习的看法。 此外,六成多(61.5%)中国学生认为学习对气质修养很重要,近五成(49.3%)美国学生认 为学习可以使特长得到发挥。选择“有助于和他人友好相处”和“为了与他人有所不同”的 学生在四个国家都不是很多。 四国学生学习目的比较(多选题, 表 7 四国学生学习目的比较(多选题,%) 中国 1 对自己的气质修 日本 掌握社会的 韩国 掌握社会的基 本知识(35.5) 对将来的工作 有用(34.3) 为了与他人有 所不同(28.8) 可以使自己的 特长发挥(18.3) 美国 对将来的工 作有用(57.4) 可以使自己的 特长发挥(49.3) 对自己的气质修养 的培养很重要(38.1) 掌握社会的基 本知识(36.8)

养的培养很重要(61.5) 基本知识(49.0) 2 掌握社会的基 本知识(57.30) 3 对将来的工作 有用(54.7) 4 有助于和他人 友好相处(39.4) 对将来的工作 有用(36.6) 可以使自己的 特长发挥(21.4) 对自己的气质修 养的培养很重要 (15.8) 5 可以使自己 的特长发挥(34.0) 为了与他人有 所不同(8.0)

对自己的气质修 养的培养很重要 (11.0)

有助于和他人 友好相处(33.7)

6

为了与他人

有助于和他人

有助于和他人友

为了与他人有

有所不同(5.5)

友好相处(5.8)

好相处(5.9)

所不同(22.0)

学习目的并无优劣之分,但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我们更强调多元的价值观,除了“就 业” “掌握社会基本知识”等外在目的,学习对个人成长发展的意义也被看重。或许是受到 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的课堂教学比较重视“大一统” ,即同样的教材、同样的教学方法、 同样的作业,追求同样的气质修养等等,相对忽视了学生的不同特点,因而在发挥特长的意 识方面,中国学生落后于美国学生。建议在教学中增强对学生个性的关注,引导学生发现并 发展自己的特点,成为既符合社会需求,又具有独到特色的有用之才。 2.中国学生自主意识强,喜欢独立思考的授课方式,六成多认真预习和复习,四成多看参考 书,考前突击学习现象少于他国 七成多(73.4%)中国高中生喜欢“让学生个人选定主题、独立思考、收集调查相关信息” 的授课方式,明显高于其他三个国家。日本、韩国和美国分别只有 49.7%、41.3%和 60.3%。 六成以上的中国(67.4%)和美国(62.8%)高中生认真预习、复习,而日本只有 36.2%、韩 国只有 18.5%的学生做到。中国有四成(40.4%)学生多看参考书,明显高于其他三国两到 三倍,日本、韩国和美国分别只有 11.2%、18.7%和 14.2%。中国高中生在考前突击学习的最 少, 大约有四成 (42.9%) 而其他三国均在六成以上, , 日本、 韩国、 美国分别为 63.3%、 67.5% 和 61,8%。 这表明中国学生学习积极性、主动性强,自主意识强,更偏好独立、自主地承担学习任务。 自主意识对促进学习进步具有积极意义,但学习不但需要“敏而好学” ,同时也必须“不耻 下问” 。要保持向他人虚心求教的精神,才能真正促进学习进步。中国学生的学习自主性虽 然无可挑剔,但向他人请教不足。这也是我国传统教学中的薄弱环节,教师讲授知识,学生 学习知识,鼓励学生们互相学习不够。 3.中国学生善于思考,尽量自己思考、常常带着疑问或好奇心去学习、较少完全按老师教的 去做;近半数中国学生进一步查看相关资料学习,较少学生完全按照老师教的去做 从探究意愿方面来衡量,中国学生领先于其他三个国家。中国高中生在学习中善于思考,超 过半数(58.6%)尽量自己思考,其次分别是美国(42.5%) ,韩国(33.2%) 、日本(30.6%) 。 中国超过四成(43.6%)的高中生时常带着疑问或好奇心,美国有 23.0%,日本、韩国较低, 只有 7.9%和 9.7%。 在探究行为方面, 中国学生也强于他国。 近半数 (48.7%) 会自己进一步查看相关资料学习, 日本学生有 25.1%,韩国学生有 11.1%,美国学生有 37.6%。中国和日本高中生完全按老师 教的去做的最少,分别为 26.5%和 22.9%;而韩国和美国明显多于中国、日本,分别有 41.7% 和 59.5%的韩国和美国学生完全按照老师教的去做。 从调查结果看,约半数中国学生表现出宝贵的好奇心、探究意识、独立思考和主动学习的精 神,如果善加引导,进一步营造鼓励实践、动手操作和应用的良好氛围,则会有助于学生创 新能力的提升。 4.中日韩三国高中生对学习成绩的满意度较低,美国高中生较高;另外,韩国高中生提高成 绩的愿望最强烈 中日韩三国高中生对自己的学习成绩满意度都很低,中国八成多(84.1%) 、日本(72.3%)

和韩国 (75.5%) 七成多对自己的学习成绩感到 “不太满意” 或者 “很不满意” 美国则相反, ; 八成多高中生(82.1%)对自己的成绩“非常满意”和“比较满意” 。 学习成绩是衡量学业成败的重要指标, 因而四个国家的学生对这一点都非常看重。 中国学生 对成绩的满意度低, 反映出中国社会在学习成绩上给予学生较大的压力。 适度的学习压力对 促进学习进步具有一定的必要性, 但是到底多大的压力是恰当的, 还有待于教师及教育研究 者在实践中多加衡量。 另外, 高中生们非常希望能提高学习成绩, 尤以韩国突出。 “愿意为提高成绩拼命努力” 表示 的人数,中日美均为六成左右,而在韩国这一比例超过了 70%;选择“想提高成绩,但不想 太辛苦”的,中、日、美三国的比例分别是 35.6%、29.7%和 33.8%,而在韩国这一比例只有 22.7%。这说明韩国学生提高成绩的欲望最强烈。 5.中国学生更重视教师的教学水平,而其他三国学生更重视与教师成为朋友的双向互动 四国学生对自己喜欢什么样的教师持不同标准。 “耐心辅导帮助学生” (68.9%) “教学水平高” (57.5%)是中国高中生最看重的两项; “师生之间可以相互开玩笑” 60.5%) “知识丰富” ( (52.9%)是日本学生最看重的两项和; “师生之间可以相互开玩笑” (71.4%) “不偏向学生” (56.1%)是韩国学生最看重的两项; “师生之间可以相互开玩笑” (56.6%) “耐心辅导帮助 学生” (53.0%)是美国学生最看重的两项。可见中国学生更看重教师的教学水平,不太重视 师生关系是否融洽,而日、韩、美三国学生都将“师生之间可以相互开玩笑”作为最重要一 点。这也说明,中国学生希望从老师那里获得的帮助仍然是单向的,而日、韩、美学生则更 希望与老师建立朋友式的双向联系。 中日韩美四国学生喜欢的老师前三项比较(多选题, 表 8 中日韩美四国学生喜欢的老师前三项比较(多选题,%) 中国 1 耐心辅导帮助学生 (68.9) 2 日本 师生之间可以相互 开玩笑(60.5) 韩国 师生之间可以相互 开玩笑(71.4) 美国 师生之间可以相互 开玩笑(56.6)

教学水平高(57.5) 知识丰富(52.9)

不偏向学生(56.1) 耐心辅导帮助学生 (53.0)

3

不偏向学生(40.7) 不偏向学生(39.8) 注重发挥学生的自 主能力(41.0)

知识丰富(50.8)

此外, 在所有的授课方式中, 中国学生 (33.0%) 最不喜欢 “以考试为目标, 布置较多习题” ; 日本学生(25.6%)最不喜欢“鼓励学生积极发言、提问;韩国学生(26.5%)最不喜欢“让 学生分组选定主题、 一起讨论、 思考、 收集调查相关信息” 美国学生 ; (32.4%) 最不喜欢 “以 讲授课本内容为主,要求学生认真听讲、记住” 。 6.体育和课外小组活动在各国学生中均较受欢迎,政治课均不受欢迎;另外,中国学生对语 文、数学、外语、化学、物理等与高考密切相关的课程喜爱程度超过了其他课程,美国学生 则对音乐、美术等课程喜爱更甚 中国学生在所有学科上选择 “喜欢” 的比例都高于其他三个国家, 尤其是喜欢 “语文” “数 和 学” 的学生比例都超过了半数, 选择 “不喜欢” 的人数很少; 美国学生对语文、 数学、 外语、

物理、化学等“主科”不是很感兴趣,但是对音乐、美术、体育等科目喜欢的比例较大;而 日、韩两国学生的情况比较类似,在每个科目上选择喜欢、还算喜欢、不太喜欢和不喜欢的 比例都相差不大。 由表 9 可知,体育在各国学生喜欢的课程中均位居前列,64.6%的中国学生和 46.5%的日本 学生喜欢体育课,是所有课程中最受欢迎的,36.0%的韩国学生和 48.1%的美国学生喜欢体 育课,仅次于课外小组活动,是第二受欢迎的课程。 课外小组活动是韩国(36.9%)和美国(64.3%)学生最喜欢的课程,日本(44.6%)将其排 在第二位也比较喜欢,中国(47.1%)将其爱在第五位。调查发现,中国学生的课外小组活 动并未得到普遍开展,28.0%的中国学生回答学校没有课外活动,而美国为 7.2%。 中国学生(56.6%)对计算机课程的喜爱远超其他国家学生,是第二受欢迎的课程,高于美 国(25.9%) 、日本(19.5%)和韩国(18.7%) 。 中国学生对语文(51.7%) 、数学(50.7%) 、化学(42.5%) 、物理(41.5%)等传统高考科目 的喜爱程度超过对音乐(46.0%) 、美术(35.7%)等艺术类非高考科目的喜爱。这在很大程 度上可能受到“应试”教育的影响,如果稳定性和持久性不佳,并不能对个人发展起到很好 的推动作用。美国学生则将音乐(44.1%) 、美术(43.7%)列为第三、第四受欢迎的课程。 政治课程对各国学生的吸引力都不大, 政治是中国学生欢迎程度最低的课程, 韩国和美国学 生也将政治列为较不喜欢的课程。 中日韩美四国学生喜欢的课程比较(多选题, 表 9 中日韩美四国学生喜欢的课程比较(多选题,%) 中国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体育(64.6) 日本 体育(46.5) 韩国 美国

课外小组活(36.9) 课外小组活(64.3) 体育(48.1) 音乐(44.1) 美术(43.7)

计算机课程(56.6) 课外小组活(44.6) 体育(36.0) 语文(51.7) 数学(50.7) 历史(26.0) 音乐(21.2) 语文(27.3) 音乐(21.9)

课外小组活(47.1) 外语(20.8) 音乐(46.0) 化学(42.5) 物理(41.5) 外语(39.4) 历史(38.7) 生物(38.6) 美术(35.7) 地理(33.9) 语文(20.7) 数学(20.4)

计算机课程(18.7) 历史(38.0) 美术(18.2) 历史(17.4) 外语(30.0) 语文(29.6) 数学(28.0) 生物(27.0) 计算机课程(25.9) 地理(19.4) 化学(16.2) 政治(15.0)

计算机课程(19.5) 外语(16.4) 生物(17.3) 美术(16.2) 政治(10.0) 化学(9.7) 地理(7.7) 数学(15.9) 生物(12.2) 地理(10.7) 化学(8.9) 政治(8.7)

14

政治(31.3)

物理(5.6)

物理(6.5)

物理(13.1)

四国高中生在学习意识方面呈现的各个特点,和各国的文化、教育传统、学校和家庭的教育 环境都有着密切的联系。中国自古崇尚师道尊严,主张教师严格教学,学生虚心求教,以达 到“学而优则仕”的目的,因而在学生的学习意识上表现出强烈的教师至上的特点,例如学 习的独立性强,学习是为了获得社会基本知识,为就业做准备等等,这些特点和我国的传统 文化观念是分不开的。 美国人崇尚自由, 因而在学生的学习意识中表现出来的对教师的依赖 就要小很多,课堂也比较随性,在学习上更加倾向于发展自己的兴趣和特长。日、韩两国既 长期受到儒家传统文化的影响, 同时近代以来也接受了以美国为首的很多西方国家的新观念、 新事物,因而高中生在学习意识上表现出中、美两国之间的一些特点。我们不能武断地认为 中国学生的学习意识就是最好的或者最差的,而应实事求是、客观分析。诸如主动意识、探 究意识强、 考试不作弊等优点都是我们应该保留的, 需要在今后的教学中继续保持并进一步 发扬;而像学习合作深度不够、不喜欢向他人请教、过于看重学习成绩等等问题,则是制约 学生学习进步的因素,在这些方面有必要向美国学生学习。 四、问题与建议 从本次调查的情况看,中国高中生学习意识与状况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1.教室环境还不够理想,噪声影响较大,班级规模较大,座位安排不灵活,座位安排有不 公平现象, 仍以班级专用教室上课方式为主, 任课老师受学生喜欢程度不高, 教学仍重成绩、 轻实践。 2.父母对成绩的关注和期望过多过高,学生负面情绪和行为普遍存在。 3.学习时间过多,电脑使用率低,动手操作和应用少。 4.成绩导向过重,成绩满意度低。 针对以上主要问题,提出如下建议: 1.改善学校教学硬件和软件环境 加强学校噪声控制,管理好学校周边交通纪律,增强校舍的隔音效果。根据各地实际情况, 加大投入, 减少班级人数, 采取小班化教学。 提倡根据教学需要, 灵活运用不同的座位模式, 并注意公平公正原则。积极推进走班制,让学生根据需要自主选择课程,推动主动学习和自 我规划能力的发展。 提倡教师主动采取措施融洽师生关系, 更好地发挥师生关系在教育中的 积极作用。教学中要减少成绩的影响,多开一些选修课、实践课、活动课,多教一些走入社 会后更有用的知识。 2.改善家庭对学习的影响 父母要树立正确的教育观念, 掌握科学的教育方法, 倡导父母调适对学习成绩的关注和期望 程度,尊重子女的个性,协助子女发挥兴趣和潜能,加强与学校的合作,共同减轻高中生的 课业负担,为他们创造适度的、宽松的、支持的家庭氛围。父母还要关注高中生因为学习导

致的负面情绪和不良行为,积极预防和干预。政府要加大对家庭教育指导的投入,建立城乡 社区家庭教育服务网络,积极推进家庭教育立法和相关制度建设,规范家庭教育指导。 3.减轻学生课业负担 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需要政府、学校、家庭、社会的共同努力。政 府要规范办学行为, 倡导全方位的学校教育质量评价体系, 不以升学率作为评价学校的标准。 学校要改进教学方法,提高教学效果,丰富教学的社会内容、实践内容和动手操作的内容, 减少家庭作业量,减少单纯针对考试的简单重复练习。社会要营造平和的教育氛围,倡导科 学的人才观,变重学历为重能力,消除职业不平等,使各行各业的劳动者都能得到应有的尊 重。 4.避免成绩导向 高中生的生活和期望应该是丰富多彩的, 除了学习成绩, 在学习中还可以有更精彩的体验和 收获。提倡发展学生个性,探索个人兴趣,学会与老师同学相处,多一些了解社会,多一些 动手实践,多一些对未来发展的思考。加强媒介素养教育,提倡学生使用电脑、网络等新媒 体进行自主的、灵活的、个性化的学习,为终身学习和持续发展奠定基础。

撰稿:朱松 赵霞 李云


相关文章:
校迎新生活
有志者事竟成 2010 年 4 月 9 日,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了《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学习意识与状况比较 研究报告》。报告指出:中国学生学习的自主性意识显著高于其他...
沟通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日前公布的《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权益状况比较研究报告》显示,...家庭伤害事故的发生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可以预防和避免的,父母 应加强安全意识,...
北京燕山2012九年级上学期语文期末考试试卷合集
生权益状况 比较研究报告》,下面是从该报告中提取出...材料二: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休息日里常做的事(前三...参考:①耐心等待救援;②意识危险保持警惕;④发现父亲...
自主学习的依据及实现途径的探讨资料学习_图文
4、中日韩美四国调查:中国高中生学习时间最长;中日韩美四国调查:八成中国 高中生...已进行了 3 次,前两次分别是生活 意识和消费意识的比较研究,本次针对权益状况...
图文转换 教师版_其它课程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
2.有调查研究机构实施了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课题研究调 查结果表明,四国高中生学习生活意识各不相同。根据表格,回答问题。 国别 学习意识 认为...
诺贝尔获奖者中村修二
因研发蓝光 LED 而获得 2014 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传统和科举制度, 而对这个制度作出了潜意识的扭 曲...“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权益状况比较研究报告”显示:78...
我们怎样做高中生家长5
我们怎样做高中生家长5_教育/心理_人文社科_...《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研究》,让我们有...而日本韩国高中生报告自己幸福的分 别为 77.4%...
2009年全国中招综合性学习集锦(不含答案)
2009 年全国中招综合性学习考题集锦 陆晔整理(2009-10-28)(一)2009 年安徽省...研究中心公布了 《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权益状况比较 研究报告》 ,下面是从该报告...
中式教育面临的问题
中国青少年研 究中心发布的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学习意识与状况比较研究调查报告显示, 中国学生的学习 时间最长,课堂学习行为最积极,不良学习行为最少,但对自己成绩的...
【江苏专用】【创新设计】2014届高考语文一轮复习备考...
2.有调查研究机构实施了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课题研究调 查结果表明,四国高中生学习生活意识各不相同。根据表格,回答问题。 学习意识 国别 认为...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