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真正的隐士



真正的隐士——陶渊明 控院测控专业: 张舰 (201300172258)
陶渊明是中国士大夫精神上的一个归宿, 许多士大夫在仕途上失 意以后,或厌倦了官场的时候,往往回归到陶渊明,从他身上寻找新 的人生价值,并借以安慰自己。白居易、苏轼、陆游、辛弃疾等莫不 如此。于是,不为五斗米折腰也就成了中国士大夫精神世界的一座堡 垒,用以保护自己出处选择的自由。而平淡自然也就成了他们心目中 高尚的艺术境地。 我举几例陶渊明的诗词: 一、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 人生哲学的高度概括。 《周易·系辞》云: “乐天知命故不忧。 ” 化、天命,皆指自然之道。让自己的生命始终顺应自然之道,即实现 了人生的意义,此足可快乐,此即为快乐,还有何疑虑呢!这是超越 的境界,同时又是足踏实地的。 二、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一位微醺的、飘飘然忘乎形骸的诗人)在自己的庭园中随意地采 摘菊花,偶然间抬起头来,目光恰与南山 (即陶之居所南面的庐山 ) 相会。 “悠然见南山” ,按古汉语法则,既可解为“悠然地见到南山” , 亦可解为“见到悠然的南山” 。所以,这“悠然”不仅属于人,也属 于山,人闲逸而自在,山静穆而高远。在那一刻,似乎有共同的旋律 从人心和山峰中一起奏出,融为一支轻盈的乐曲。 由于陶渊明的吟咏,酒和菊已成为他的象征。古代文人爱酒的

不少,但能识酒中之深味的,从饮酒中体悟人生真谛的,陶渊明是为 数不多的几个人之一,酒和陶渊明的生活及其文学紧密地联系在一 起。阮籍饮酒有以醉逃祸和借酒浇愁的意味,陶渊明则是追求酒所助 成的物我两忘的境界。陶渊明写菊其实并不多,一共六处,但因“采 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两句诗太著名了,菊便成了他的化身,成 了中国文学里象征着高情远致的意象。在酒和菊之外,象征陶渊明的 还有 “孤云” : “万族各有托,孤云独无依。暖暖空中灭,何时见馀 晖。 ” ( 《咏贫士》其一)陶渊明生前是孤独的,他的诗歌是一个孤独 者的自白。他生命的光辉在他死后才逐渐放射出来, “千秋万岁名, 寂寞身后事” ( 《梦李白》其二) ,杜甫的这两句诗用在陶渊明身上是 再恰当不过了。 我觉得,陶渊明的最大功绩不只是开创了中国的田园诗派,他更 是开创了中国文人的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自耕自酿,自立自主;诗酒 流连,自足自乐。世治则出,世乱则隐。陶渊明没有随魏晋南北朝的 大流,沿佛教和道教指明的人生去生活。他不是寻求逃避,而是选择 中国农民加中国文人的生活模式。 他是一个时代的极品文人,一个王朝的文坛领军,他脱离了这个 时代并超脱了这个时代!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