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工程科技 >>

《子夜》读后感


读《子夜》有感

《子夜》的命名蕴涵着深刻的寓意。 “子夜”即半夜,即已半夜,离黎 明就不远了,作者运用象征手法反映出小说的故事发生在黎明前最黑暗的 旧中国社会,同时也表达了作者对中国人民即将冲破黑暗走向黎明的坚决 信心, “子夜”高度概括了小说的时代背景和思想内容。 吴荪甫在上海,他有自己的丝厂,并且联络太平洋轮船公司总经理孙 吉人、在兴煤矿公司总经理王和甫和金融资本家杜竹斋组成益中公司,他 们吞并小厂,排挤同业,企图进一步兴办纺织业、长途汽车、矿山、应用 化学工业等。他一只眼睛看着工业,一只眼睛盯着政治。但他遇到的敌手 是代表美国金融资本的赵伯韬,结果他处处受到赵伯韬的牵制终于一败涂 地。就像作者说,他象一头“攫食的狮子” ,但在那中国动荡的时代没有赋 予他施展威力的机会和条件,他被关在铁笼子里,即使拼命挣扎,也无法 冲出铁笼。 《子夜》揭示出了作为民族工业资本家的吴荪甫的两面的性质:他和 帝国主义的买办金融资本家之间存在着矛盾,和劳动人民,特别是工人之 间也存在着矛盾。在帝国主义统治下,中国民族工业是永远得不到发展的, 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是永远不可能走上资本主义道路的,这是历史的必 然的法则,谁也不能够改变或者动摇它。 吴荪甫作为半封建半殖民地中国的民族资产阶级的典型人物,吴荪甫 的性格是一个鲜明的矛盾的统一体。他是“办实业”的,他以发展民族工 业为己任,他向来反对拥有大资本的姐夫杜竹斋一类人专做地皮、金子、 公债的买卖;但是因形势所逼,他也不能不钻在疯狂的公债投机活动里。 他希望实现他的资产阶级“民主政治”理想,盼望国民党反蒋派与地方军 阀的联盟“北方扩大会议”的军事行动赶快成功,然而当北方的军事进展 不利于他的公债活动的时候,他又“惟恐北方的军事势力发展得太快了” 。 他精明强悍,但又不能不表现出中国民族资产阶级先天的软弱性。他有时 果决专断,有时疑惑不定,有时满怀信心,有时又垂头丧气;表面上好象 是遇事成竹在胸,而实质上则是外强中干。这一切,都是如此矛盾而又很 自然地统一在吴荪甫的性格里。 《子夜》不仅从吴荪甫同赵伯韬在益中信托公司和公债投机市场上的 矛盾和斗争来描写他的性格和命运,它还写出了吴荪甫同农村封建经济之 间的密切联系和他对农民武装起义的势不两立的态度,而在对待工人运动 的态度上,更显露了他拼命压榨工人、仇视革命的反动面貌。他有时不满 意国民党反动政府,那是因为它不能有效地镇压革命。他企图从工人身上 挽回因外货倾销和军阀混战所造成的企业的不振,想吸尽工人血汗弥补他 在投机市场上所受到的损失,他利用工贼、特务和反动军警破坏工人罢工 运动。这些地方,作品成功地揭示了一个仇视劳动人民、喝血自肥的反动 工业资本家的形象。作品还从吴荪甫的家庭生活和周围人物的描写烘托出
1

了资产阶级由贪心和利欲所形成的冷酷无情的灵魂。 《子夜》中的另一个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就是吴荪甫的商战敌人赵伯 韬,他是美帝国主义的买办金融资本家。他是帝国主义垄断之产阶级的走 狗,与反动统治阶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政治和经济上都具有压倒吴 荪甫的优势。他不仅操纵了上海的公债投机市场,而且还一手扼住了民族 工业的咽喉。他狡狯、阴狠、剽悍,玩弄女性,荒淫无耻。作品虽然对这 个人物的政治社会关系揭示得还不够充分,但从篇幅不算很多的描写中, 从他与吴荪甫的斗争中,已经淋漓尽致地刻划与暴露了他的流氓本性。 作者笔下的《子夜》 ,背景广阔,人物众多,情节复杂;语言简洁,人 物性格鲜明,心理描写生动。
《子夜》的产生,正是我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运动在反革命文化“围剿”中迈步前进的时 候,它显示了左翼文学阵营的战斗实绩,从创作上证明了无产阶级文学是一种不可战胜的、 最有发展前途的力量。

2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