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幼儿读物 >>

瘸子四荣


时疯时好的光棍老二终于娶上媳妇了。 媳妇来自阴山。小时侯一场病让一边手脚不能自由活动,说话也吐词不清。可老二家的 成分高,尽管老二高大英俊,可疯病一犯就到处跑,当地谁也不愿意把女儿嫁他。老二家里 三个兄弟三个光棍,过三十眼看奔四十了,兄弟三人每天和老又没死的父亲(不是他被定为 大地主何至于三个高大健壮的儿子娶不上媳妇?) 住在三间明亮的瓦房中。 家里没一个女人, 没女人就不象个家。后来老大和一个劳改犯的女人结婚了,这个广西女人当然是带孩子嫁过 来的。老大的女人贤惠,把这个家治理得条条顺顺,接着生养了一个女儿,就安心在这里过 日子。老大的媳妇张罗着给老二娶个媳妇,到处托人,这不就找了一个,也算是了结长嫂如 母的责任。 老二结婚当然是喜事,这个时候土地已经包产到户,成份也不重要了。所以还有点积蓄 把老二的婚礼办得热闹。新媳妇四荣见到村民时,也有一种羞怯,碰到问她一些问题,她回 答,也只有她自己能听清楚。老二竟然有好几年没疯,没疯的老二庄稼种得很好,四荣也下 地帮着农活,尽管有一边手不听使唤,脚也不能得力,但是她还是很高兴去帮着做。四荣怀 孕了,生了个儿子,这一家高兴得不得了。 孩子渐渐长大,原来以为是个傻子的四荣其实一点也不傻,在家做饭带孩子,象村子里 其他的妇女一样过着日子。老二又开始时时地犯病了,一犯病就跑,开始四荣和老二的兄弟 到处找,孩子让大嫂在家带着。外出寻找要钱,四荣用完了哥嫂给的钱,得自己找钱了,可 她这样一个女子如何弄钱呢?拣破烂和废纸,一天换个块把几毛钱,渴了江河湖泊田头地沟 有的是水, 至于在城市寻找, 一些公共厕所总有洗手的自来水, 也有时候在餐馆接自来水喝, 吃饭每天买三个馍就可以管上一天。 这样四荣在城市里,在乡村里一边寻找着丈夫,一边拣着破烂,然后卖钱。等到觉得找 不到丈夫时,回家也能带回几十元钱。很多时候是老大和老三将老二找回,也有时是老二不 疯了后自己回的。老二犯疯病的时候,地里的活由老大和老三帮着,老三在老二结婚一年后 也成家了。这兄弟三家就这么互相和睦地生活着。 四荣生了一个儿子后就没再生养,大嫂带四荣计划生育了。四荣很爱儿子,尽管自己看 起来很邋遢,但是她却把儿子料理得干干净净,加上大嫂的点拨,这个家在老二不疯的时候 很温馨祥和。在三间高大的瓦屋旁,四荣和老二的勤劳让两间瓦房在村民赞叹中做起来了。 四荣那段日子特别高兴。 不能做农活的四荣在乡村在学校拣破烂卖钱,村民常看到她背着蛇皮袋子到处转悠。她 见到熟人总是主动打招呼, 一脸笑容, 可那笑比哭还难看, 但是人们感谢着她的友好和和善。 这次老二犯病出走两个月,附近的城市和乡村都找遍了,没有一点消息。人们常看到四 荣放下装满废纸的袋子自言自语:老二去了哪里呢?怎么还不回来?当人们以为老二死了的 时候,他却拖着虚弱的身子回来了,四荣欢喜得哭了,逢人便说老二回来了,人们总是笑着 回答回来就好。 四荣照顾着老二,可老二在有天吃了镇定药后再也没有醒过来,四荣的哭声让听到的人

落泪,即使是那些铁心肠的男人也忍不住。 老二死了,当人们叹息着四荣怎么过的时候,她却坚强地挑起生活的担子,她种地,花 比别人要多三四倍的时间,她做不动做不了的事,就请大哥大嫂和弟弟弟媳帮忙,她拣破烂 更勤奋了,近二十年了,也拣出很多经验。 四荣的儿子已经长大, 初中毕业后老大带着种了几年地, 年轻人终究不愿意在地上刨食, 每当有人问起四荣她儿子的情况时,她总自豪地说: “去城里打工了。 ” 四荣依然在乡村到处转悠拣破乱, 当村子里的人家有喜事和丧事, 她也去说些得体的话, 淳朴的村民总会给些鱼肉菜肴,她也会千恩万谢笑着离开。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四荣就这么在长江边的一个村落生活着,她的喜怒哀乐也充斥着 每一天,她的身影总是穿梭在晨曦和落日的余辉中。 04-7-29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