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86人报名参选南科大正局级副校长


86人报名参选南科大正局级副校长 朱清时坦言情况复杂



“去行政化”一直是南方科技大学的标志,但最近,这个被誉为高教改革“试验田”的大学因公开选拔两名具有“正局级”行政级别的副校长引来争议。倡导“去官化、去行政化”这一理念的校长朱清时更是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5月10日是南科大选拔副校长报名的最后截止日,记者连线深圳市委组织部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本次选拔将按原计划进行。截止到本次选拔报名的最后时限10日下午5时,报名人数已经达到了86人,明显高于深圳市委组织部同期推出的其他选拔岗位。

打开深圳市委组织部的官方网站“深圳组工干线”,这则发布于4月30日的“关于公开推荐选拔南方科技大学(筹)副校长等领导干部的公告”被放在该页的显著位置。

在7个新设单位的局级干部职位中,两个标明为正局级别的南科大副校长尤为引人关注。记者注意到,此前一直强调以“去行政化”为改革内容的南科大,其两个副校长职位的选拔,不仅由深圳市委组织部按照《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进行选拔,并且在选拔公告中特别注明了相关行政级别是“正局级”。

此外,在资格条件上,对于参加公开推荐选拔南科大副校长的人选,还需要是现任国内高等院校正处级以上职务的教育管理干部(正处级干部需任职满3年),或者现任深圳市正局级职务或副局级职务2年以上的干部。而在选拔程序上,也将先由组织部门按照1:3的比例确定考察对象后,召开市委会议决定人选。

10日是这两个副校长岗位报名的最后期限,深圳相关部门在深圳市考试院网站发布,到截止时间10日下午5点,已有86人报名,明显高于其他5个职位。深圳市委组织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虽然此次选拔因副校长具有行政级别受到一些争议,本次选拔还是会按原计划进行。

“去行政化”一直是南科大的标志之一,而这次招聘“正局级”的行政级别却在无形之中给副校长这个岗位扣上了一顶“官帽”。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5月2日发表博文称“深圳应叫停南科大局级副校长公选”。熊丙奇还建议朱清时应拒绝这一安排,“朱清时校长的态度尤为关键。这不是对朱校长的过分要求,而是作为教育家,在办学的基本是非面前必须坚守的原则。”

熊丙奇又紧接着发表四篇博文对这一事件做出评论,10日他在题为“但愿‘去行政化’不是早期南科大的宣传语”的博文中称:“如果任由现有的局面发展,南科大很可能加速变为一所传统大学,如此,此前的‘去行政化’,只是‘成功’地进行了学校的早期宣传。”

华北电力大学高教所特聘研究员包万平对熊丙奇的观点表示赞同,他在微博上说:“的确如此,不要让政府和大学纠缠在一起,让大学的归大学,政府的归政府。”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也发微博说,“南科大聘任局级副校长,这是对南科大的讽刺,对朱清时的讽刺,对南科大宗旨的讽刺,如果任其下去,南科大休矣。”

朱清时一直被形容为一名“另类校长”。2008年9月,62岁的他从任职10年的中国科技大学校长职位上退休。之后,他南下深圳,担任起这所全新的大学——南方科技大学的校长。上任之时,他曾说“自己将把创办南方科技大学视为一生中最重要的工作,按照教育规律办学,创新机制体制”。获聘首任校长后他提得最多的就是“去官化、去行政化”、“教授治校、学术优先”。他曾说,“我到这来,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深圳市委市政府的坚决支持,如果不是这样支持,我何必这么大年纪了,再到这里拼搏呢?”

而正是这些言论,将现时的朱清时推入尴尬境地。

4月30日他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说,南科大虽提出“去行政化”,但如果完全跟政府不对接,也有困难之处。他说自己虽知道有干部要来学校一事,但“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干部”。对于以后会不会有更多的干部到南科大,或者出现“政府任命”和“学校聘任”两种用人机制,朱清时说自己也无法保证。

5月7日,有媒体引用朱清时的话说,“在南科大工作的副校长是没有行政级别的”,报道称,朱清时特别强调,学校已经跟市委组织部的领导进行了交涉,出现这种误会可能是工作中有不如意的地方。他说,学校实际上已经有了管理条例,是由学校校长进行提名,再由理事会任命副校长,任何干部都需要遵守理事会管理的体制。记者10日再次采访朱清时,朱清时坦言情况确实有些复杂,自己还在跟有关部门沟通此事,其他的不方便多说。有知情人士还透露,朱清时最近压力很大。

10日记者连线朱清时,他以“正在开会”回绝了采访,而后当记者数次拨通他的电话时,电话已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更多阅读

南科大部分学生表示并不担心文凭承认与否

南科大仍未获得高校招生资格 朱清时感慨阻力大

南方科技大学在全国公选两名副校长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