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课程 >>

死神卷首语


死神 BIEACH
日番谷冬狮郎ひつがや とうしろう
〖姓名〗:日番谷冬狮郎 〖cv〗:朴璐美 〖身份〗:十番队队长(过去也担任过十番队三席) 〖年龄〗:130 〖身高〗 133cm : (原作者已经说明, 小白 17 个月后并没有长高, 请勿更改谢谢。 ) 〖体重〗:28kg 〖生日〗:12 月 20 日 〖星座〗:射手座 〖生日花〗:雨伞花 百合 〖人物特

征〗:天才、少年老成、温柔内敛 〖眼瞳色〗:祖母绿 〖发色〗:银白色 〖现世的特长〗:滚铁环、踢足球 〖羽里色〗:千岁绿 〖昵称〗:小狮郎;小白、日番谷君;冬狮郎;天才(京乐春水语);日番谷队 长 〖“小白”的昵称由来〗:头发为白色且与其名 Shiro(“白”的意思)同音 〖喜欢的食物〗:甜纳豆、烤肉、西瓜(甜纳豆是“番外篇 15.0 命丧於冰原” 中小白去买;在和雏森桃的回忆中一直有小白在大口吃西瓜的场景,同时在 TV230 话中,勇音、雏森等为挽留他拿出了甜纳豆,小白差点沦陷了??(果然 还是小孩子啊)在 TV228 话,日番谷也一直在开心的吃西瓜刨冰;烤肉是 TV320 黄金图鉴里松本抢了小白的烤肉吃,小白很不高兴) 〖习惯动作〗:皱眉 〖兴趣〗:午睡。热心工作也是因为想早早做完事情,回自己的房间睡午觉,一 直忠实实行祖母说的“多睡 觉的孩子长的高”。 〖口头禅〗:叫我日番谷队长、谁知道呢 〖假日度过方式〗:去祖母家拜访、去现世踢足球 〖幼时住所〗:西流魂街一地区润林安 〖讨厌的东西〗:炎热的天气 (在 死神故事篇 -228 集- 『盛夏!海边!泳装 盛典!!』中提过) 〖成为死神的原因〗:某日,冬狮郎到流魂街的甜品店为祖母跑腿时,店老板故 意将找给他的零钱放在柜枱上,当时路过的死神松本乱菊立刻出面为他打抱不 平, 却不慎将冬狮郎撞倒在地上。乱菊见到冬狮郎被店老板无礼以对却没有做出 回应,气愤地揪起冬狮郎并斥责他的举动,反让冬狮郎从她的手上直接挣脱。之 後冬狮郎没有理会乱菊的呼唤,便头也不回地直接跑回家。当天晚上,冬狮郎在 睡梦里, 亲眼见到实体化的冰轮丸以震耳欲聋的声量, 要求冬狮郎呼唤他的名字。 但当时因为自身的灵压过於强大也不懂如何控制灵压, 以至於当时睡在冬狮郎身 边的祖母, 被冬狮郎身上散发的寒凛之气冻住半边身体而不停颤抖。此时乱菊出 现在冬狮郎的面前, 告诉冬狮郎 「像你这麼强大的灵压, 如果不学习控制它的话,

你的力量可能会杀了你的奶奶」,再加上祖母的体谅与支持,令原本不愿单独留 下祖母的冬狮郎,为了找出呼唤他的声音所在,才下定决心成为死神。过去曾为 十番队队长志波一心的席官(三席),后来升至十番队队长。

斩魄刀
〖名称〗:冰轮丸 (氷轮丸) 〖属性〗:冰雪系 (最强) 〖类型〗:始解 (直接攻击型)、卍解 (全范围攻击型) 〖解放语〗:端坐于霜天,冰轮丸!!! 〖卍解〗:大红莲冰轮丸 (大红莲氷轮丸) 〖形态〗:放出慑人寒气、结出巨大的冰晶和红莲龙 冰轮丸是所有冰雪系斩魄刀中的最强。利用溢出的灵压创造出来的冰之龙,利用 巨大的水量将对手冻结。 而且始解后剑柄后多出一条尾端呈半月状的链子。结合 那条冰龙来看,像是龙的尾巴,红莲冰晶石是决定卍解时间的东西。 招式 一、基本附带技能: 『天象从临』(天相従临) 冰轮丸的基本能力之一, 同时也是最为强大的能力。 号称天空的一切都受其支配; 冬狮郎的这个能力还处于未成熟状态,没有把握控制得很好。 二、始解後就可使用的技能: 始解之后剑柄后有一条尾端呈半月状的链子,链子所缠之物会结成冰。 『群鸟冰柱』(群鸟氷柱) 发出连环冰弹,如同成群结队的鸟一般攻击敌人。 『冰龙旋尾』(氷竜玄尾) 向前方施展范围极广的冰冻斩击,刀尖所划过的方向都会变为冰冻区域。 「冰龙旋尾·绝空」(氷竜玄尾·绝空) 在发动『冰龙旋尾』后,顺势将刀刃所指的方向冻结,追击敌人。 三、卍解後可使用的技能: 注明:由于小白是最年轻的队长,所以卍解还没有完全成熟,卍解后,身后的十 二片红莲花瓣代表了其卍解的时间限制。解放时生成一只冰龙,其巨大翅膀从持 刀手腕延伸出去、还有形如三片巨大花瓣的冰结晶,如果结晶都消失了,那卍解 会解除。 但在死神 BLEACH 大特辑中说道冬狮郎经过 17 个月的修炼,已将卍解达 到最终成熟领域。 『冰之虚像』 用冰做的假替身,一次战斗只能用一次,详见和十刃第三刃作战时用的。 『龙霰架』(竜散架) 近身攻击技能,依靠冰翅膀飞向敌人,然后挺剑直刺,刀尖碰到敌人时,敌人立 即被十字型的冰块包裹,然后随冰碎成粉末。 『千年冰牢』(千年氷牢) 冰轮丸所有绝招中第二强大的绝招,攻击力不容小视。利用大气中的水,在周围 形成无数的强大冰柱,将对方封冻封闭。

『冰天百花葬』(氷天百花葬) 冰轮丸最强大的绝招。在水汽弥漫的时候,将翅膀上的冰融化然后操纵天空,令 雪花从天空降下,当敌人触到冰花的那一刻,随即冰花开满全身,将之冰冻。当 身上开出 100 朵冰花,敌人的生命也就到了尽头。 artifice 欺骗 一次又一次的假像 背叛 心和身体同时承受著世间最残酷的现实 我们的小狮子却没有倒下 他依然相信友情 相信爱 踏著血泪交织的路 顽强地抗争 欺骗吗 坚强的人只会把它踩在脚下 然後抛进只属於它们的肮脏世界裏去 别害怕被欺骗 世界原本就建立在慌言之上 而当慌言崩溃之後 还剩下了什麼 於是我看见小白的背影 在窗外吹进来的风中渺茫 就算再被欺骗也好 无所畏惧 一路向前 践踏过悲伤的残骸 我想他终於又长大了一点 bother 烦恼 紧皱的眉心 凝重的神情 仿佛有永远想不完的烦心事 他在烦恼些什麼? 还是已经习惯於皱眉的动作 那本不应该出现在你那般稚嫩的脸上的 好想亲手去抚平它 也拂去那些不应该属於你的烦恼 为何蓝染突然死在这样的非常时刻? 之前市丸银和蓝染的对话 就是这次事件的内幕吗? 还有她 为了她的队长 什麼疯狂的事情都可以作出来吗? 为什麼 要有这麼多的问题? 为什麼 内心的恐惧啃食著平日的冷静? 在迷题接晓之前 日番谷冬狮郎只能继续前行 直到鲜红的彼岸 consideration 体贴 日番谷对於小桃的爱 并不像大多数人那样轰轰烈烈 但却是无微不至 细到毫釐 当他发现是有蹊跷的时候 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提醒小桃

而且还故意表现得那样漫不经心 他不是想得到关注或感激 而是绝对不求任何回报的真心体贴 dream 梦 他的梦裏 会有怎样的风景? 我总是在想 他还记得现世的事情吗? 他还记得自己的爸爸 妈妈 或者兄弟姐妹吗? 他还记得家乡的花草 隔壁的小孩 春天的味道 或者孤单的滋味? 可是这些都不重要了 只要亲爱的你 我的小白 你今夜的梦很美 我就很安心 energy 力量 日番谷的卍解 应该是目前为止最华丽和壮观的万解之一 他的视觉杀伤力几乎可以说是毋庸置疑的 有人说他的实际力量并不如看上去那麼惊人 其实也未必 他毕竟还不曾有一次能像一护那样放手一搏过吧 我想他那小小身体中蓄存的力量 绝不会辱没了十番队长的名字 forever & felicity 永远 & 幸福 亲爱的小白 永远到底有多远 比屍魂界的天还高吗 比现世的海还深吗? 我就知道你会白我一眼 走开 如果我再继续纠缠你便会念咒恐吓我 我想 永远 就是比我爱你还要再远那麼一点点 如果说幸福 就是得到爱 那麼日番谷没有幸福 如果说幸福 就是所爱的人幸福 那麼日番谷仍然没有幸福 难道这个词对他来说只能代表痛苦麼 希望 有一天能再看到他幸福的笑容 那久违了的笑容...... genius 天才 日番谷冬狮郎 一个被公认的天才少年 只因他以这个年纪就当上了队长 至於天才 那是一个危险的词

天才往往是攀登得最高的人 每个人只看到他以天才所得到的一切 但他为了守护最珍惜的人而付出的努力 在光华背後的辛酸 又有谁能了解? hyourinmaru 氷轮丸 浅蓝的握柄 别致的刀柄 那便是冰轮丸的第一印像 不似别的队长被别在腰间 而是用深绿的带子编成束缚 牢牢绑在背後 那深绿的带子 挽成冬天的花 依偎在他的胸口 温顺的野兽 在主人的招唤後 化身为龙 盤旋并傲翔於天 屍魂界最强的冰雪系的斩魄刀 始解的呼唤是端坐于霜天吧 冰轮丸 而卍解後的冰花 奇幻而美丽 十二瓣的坚强与温柔 在那场战斗中 渐渐碎在风中 於是我的心 便跟著你脸上的红泪 一点点坠落 疼痛 但是 我看见依然你坚韧地站在空中 以冰一样的冷静击溃阻拦你的一切 implicit 含蓄 日番谷的对小桃的喜爱 我想是不容致疑的 但是 却从不曾从他的口中说出一个爱字 如果让雏森流血的话 我就杀了你 这就是小白的含蓄 蓝染被杀後 处理自己番队的队务的同时 也承担了五番队繁杂的事务 也是对雏森的保护的含蓄 紧锁眉间 将自己的情感关住 这样的日番谷 不张扬的日番谷 就是大家爱著的小白 job 队务 或许十番队的队长是最辛苦的 因为他的副队是屍魂界最会偷懒的美女乱菊 时不时和三番副队吉良喝点小酒 要不就是睡个大觉把堆到天花板的文件扔给别人 但是正是这样的女人 在银的神枪杀向雏森桃的时候 用灰猫挡住了嗜血的一击 而小白 就在心底深深地 深深地 松了一口气 谢谢你 松本 虽然 我们谁也没有听到

kid 孩子 作为队长 他必然是尽职而又当之无愧的 时常紧锁的眉头 冷静淡然的性格 他似乎有超乎他年龄的成熟 但毕竟 他只是个孩子 每天皱著的眉头 勤奋工作的身影 非要让别人叫他队长的严肃模样 似乎都在证明 他已经不是一个被人摸著头发叫小白的孩子了 可他明明还是个孩子啊 却要摆出大人的样子 是不是所有的小孩子 都渴望著长大 然後在长大之後发现 成人世界的残酷 lovely 可爱 不管是当他对著小桃叫尿床桃的时候 还是每次小桃叫他小白时一连不满的可爱表情 抑或是当浮竹送零食给他时的一连迷茫和不知所措的样子 他永远是我们心中有时可爱的小正太 momo & melting 小桃 & 融化 他的心裏 装的是谁? 在他碧绿的眼中 在他关注的人中 有一个比他略高一点的身影 而那个人总是跟五番队队长的後面 一脸崇拜与信任 为了他 她努力到不顾一切 而小白 却始终是她的弟弟 一个她可以挥刀相向的弟弟 所以感情 是见血封喉的毒 二人曾经是青梅竹马 之後她走了 进了真央灵术院 进了护廷十三番 再之後他也跟著她走了 也进了真央灵术院 进了护廷十三番 他是这麼的喜欢她(包括亲情 爱情 友情) 但又故意跟她保持距离 他是这麼的在意她 但她的眼中只有她家队长 虽然明知她的眼里没他 但他仍然义无反顾的 默默的守护著她 如果你敢伤害雏森 我就杀了你! 当他对这银这样说的时候 我想 他真的是爱惨了小桃了... 很感动...也很心痛... 但是就是这样的日番谷 让我们爱惨了他 用融化来评价小白或许不甚恰当 提起小白 很多人想到雪 我却突然想到: 雪化了 是什麼? 是春天 或许小白并不符合春天吧 出生在冬天 有著冬的名字 冬的性格 冬的斩魂刀...... 但是......

我们看到 他同时有著春天的宝物——小桃 盛开在春天的桃 会否是他心中永远的痕 他一定希望 宁愿自己融化 也要让桃花开放...... naivete 纯洁 他的眼睛 是我最喜欢的颜色 从出生那一刻就爱上的绿 比翡翠还明亮 没有杂质的纯洁 代表生命与和平的光芒 在他的眼中流淌 柔软了我的心 那是世界上是最昂贵的宝石 再不换 日番谷之所以被欺骗 是因为他的纯洁 与他的入世未深 发现蓝染欺骗了所有人 还伤害了他最爱惜的桃 他愤怒 他暴走 他失去所有的冷静 一切只因为他太纯洁 over 结束 任谁也想不到 同样是队长级的人物海 卍解的冰轮丸面对蓝染的镜花水月 居然毫无抵抗之力 一切快得像风 在一瞬间了结 只有鲜红的血液 飞溅成曾经的花火 那个冬天的庆生童话 终於到了梦醒的时分 Park Romi 朴璐美 如果在漫画看到日番谷的形与心 在动漫就看到他的灵魂 朴璐美以一把低沈抑压的声音 演活了日番谷冬狮郎 听著朴璐美的声音 我们都感觉到日番谷的自傲 被桃误会时的悲伤 被蓝染和银欺骗时的愤怒 看著卧病在床的桃时的心酸与无奈 qualm 内疚 看著小桃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日番谷心中感受到最多的应该是内疚吧 假如他能早一步赶到清静塔居林 假如他能早点发现蓝染的阴谋 假如他能在蓝染之前抓住小桃的心 假如......

那微微掩起的双瞳 是否在许诺著另一个誓言 一个要用一生去守卫的誓言 rage 愤怒 可能有些人认为在屍魂界日番谷的频繁万解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 但你们难道没有发现 他的每一次万解都是由同一个原因导致的 就是由心爱的人被伤害所带来的愤怒 他可以容忍诋毁 甚至叫嚣 但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漠视小桃的眼泪 对 他的愤怒与其说是因为小桃流血 倒不如说是因为对方伤了小桃的心 第一次是蓝染的死 第二次是蓝染的背叛 不管日番谷如何天才 表面上如何冷静 甚至冷淡 他 仍然是一个孩子 他亦有喜欢 珍惜的人 会为了喜欢的人而奋不顾身 有感情的人都是冲动的 而日番谷当然不会例外 甚至令他选择冲向一个如此强大的敌人 即便有身为队长的自觉约束 他仍然无法反抗内心深处的愤怒 战斗也好 流血也好 只要能稍微减轻一点小桃的心痛...... 他在念出祷文时 一定是这样想著的 tai-chou 队长 作为十三番最年轻的队长 他有著不逊於任何人的领导才能 遇事沈著冷静 指挥若定 当别的孩子还在街头巷尾嬉戏的时候 他已经但起了统领护廷十番队的重任 有时会有些心疼 他的肩上的担子对於一个孩子来说是不是太重了 微笑 没有出现在六番队队长的脸上 当然 就算七番队队长狛村笑了我们也不一定能看得出来 可是 皱著眉毛的小白 却是真的从来没有笑过 不论是浅浅的笑 抑或开怀的笑 一次也没有

亲爱的小白 请你笑一笑 好吗? unique 独一无二 虽然他的发色不是十番中的另类 虽然他的眼睛只是湖样的绿 虽然他只是个不高的小孩 虽然他跟某部漫画的主角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是 你就是你 正如恒星那麼多 只有太阳给了地球光明和温暖 世界上唯一的日番谷冬狮郎 我只认同的十番队队长 vigilant 警觉 第一人 日番谷是第一个发现阴谋的人 在瀞灵庭被旅祸闹得人心惶惶的时候 他仍然能保持著敏锐的警觉和超凡的洞察力 如果不是他弃而不舍得追查 蓝染的背叛给瀞灵庭带来的损失恐怕要更严重吧 每次的出场 从不拖带一丝泥水 睿智的双眼 洞察著混乱局面中的真相 在小桃为蓝染队长的死而失控 与吉良拔刀相向的时候 日番谷的及时出现 并迅速做出的两人都押入牢中的决定公正决定 实在令人惊叹 white 白 白 是日番谷最好的形容词 他的称呼 由桃的一句 shirou zai 而叫成小白 他的头发 是单纯的白 发如雪 看见日番谷冬狮郎的发色 忽然明白了世界最原始的色彩 额角特立独行的一缕 便那样垂下 却遮不住他的眼眸 还有一脸的青涩 纯洁的白 恍忽的色彩 却是怎样也玷污无了的注定 地球上第一场初雪 在人心最没有防备的时候 璀灿降临 他不求回报的默默守护著最珍惜的人 认定目标後就会尽全力完成 即使有多艰辛 在他心中从来没有歪念 他只想著保护屍魂界 守护身边的人 日番谷的一切一切 都是纯粹的白

X 吻 小白 你知道 X 的意思吗? 答案不是未知数也不是错误 而是我爱你的证明 At the end of a letter it stands for a kiss 所以 你愿意让我吻你吗? 卍解 大红莲冰轮丸 yesterday 昨天 昨天 你还是个忙著工作的队长 昨天 你还只是个稚气的天才 昨天 你还以为她不会有事 昨天 你还只是个小孩子 後来 你在夜色中 看著昏睡的雏森 我忽然明白 昨天的你已经死去 zephyr 和风 日番谷不是一个会说好话的孩子 但他绝对是个体贴的人 他不会堆砌华丽的字句 灿烂的言语 但他淡淡的一句话 默默的守护 就如和风一样 感动人心 卷首语 NIGHT OF WIJNRUIT 后悔之夜 降り频る太阳の鬣が 薄氷に残る足迹を消してゆく 欺かれるを恐れるな 世界は既に欺きの上にある 不断从天而降的太阳鬃毛 让薄冰上所留下的足迹无影无踪 不要害怕被欺骗 这世界本来就建立于假象之上 —— 死神 16 卷卷首语 扉页题词 日番谷冬狮郎(十番队队长) 涨る、结晶!! 天才は、最も若い大尉である 弥漫吧,冰晶!!一个天才,最年轻的队长。

卷首语 黑崎一护 我等は 姿无きが故に それを畏れ 吾等因无形而恐惧。
朽木露琪亚

人が希望を持ちえるのは 死が目に见えぬものであるからだ 人们之所以能怀抱希望, 是因为他们看不见死亡。
井上织姬

もし わたしが雨だったなら それが,永远に交わることのない 空と大地を繋ぎ留めるように 谁かの心を繋ぎ留めることができただろうか 如果我是那雨滴的话... 那么,我能够像把不曾交会的 天空与大地连接起来那样... 把某人的心串联起来吗
石田雨龙

ぼくたちは ひかれあう 水滴のように 惑星のよう ぼくたちは 反発しあう 磁石のように 肌の色のように 我们彼此吸引 如水滴,如行星 我们相互排斥 如磁铁,如肤色
茶渡泰虎

剣を握らなければ おまえを守らない 剣を握ったままでは おまえを抱きしめられない 如果我手上没有剑,我就无法保护你 如果我一直握着剑,我就无法抱紧你
浦原喜助

そう、我々に运命などない 无知と恐怖にのまれ 足を踏み外したものたちだけが 运命と呼ばれる浊流の中へと 落ちてゆくのだ 是的 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命运

只有因无知和恐惧失足的人们 才会落入那被称为命运的浊流之中
朽木白哉

我々は涙を流すべきではない それは心に対する肉体の败北であり 我々が心というものを 持て余す存在であるということの 证明に他ならないからだ 我们不应该流泪 对于内心来说,意味着对身体的败北 那只是证明了 我们拥有心这件事根本是多余的
斩月

锖び付けば 二度と突き立てられず 掴み损なえば 我が身を裂く そう 夸りとは刃に似ている 一旦生了锈,就无法使用了 要是无法再使用,我就会碎裂 没错,所谓的尊严其实跟刀很像
志波空鹤

ああ おれたちは皆 眼をあけたまま 空を飞ぶ梦を见てるんだ 呃啊,我们就这么 睁着眼睛, 做着在天空飞翔的梦
志波岩鹫

俺达は 手を伸ばす 云を払い 空を贯き 月と火星は掴めても真実には まだ届かない 我们伸长了双臂 拨开云层,直冲天际 即使触到了月亮和火星 但仍触不到真相
阿散井恋次

届かぬ牙に 火を灯す あの星を见ずに済むように この喉を裂いて しまわぬように 于遥不可及的獠牙上点燃火焰 是避免看见那些星星...

也是为了避免发出撕心的狂叫...
蓝染惣右介

我々が岩壁の花を美しく思うのは 我々が岩壁に足を止めてしまうからだ 恐れ悚れ无き その花のように 空へと踏み出せずにいるからだ 我们之所以认为岩壁上的花很美 是因为我们总会在岩壁上止足 而不是像那些毫不畏惧的花朵一般 向天空迈出一步
更木剑八

夸りを一つ舍てるたび 我らは獣に一歩近付く 心を一つ杀すたび 我らは獣から一歩远退く 每舍弃一次尊严 我们就接近野兽一步 每扼杀一颗心 我们就远离野兽一步
山田花太郎

轧む轧む 浄罪の塔 光のごとくに 世界を贯く 揺れる揺れる 背骨の塔 堕ちてゆくのは ぼくらか 空か 净罪之塔,吱嘎作响? 就像光一般,贯穿世界 背脊之塔,摇摇晃晃? 不断往下坠的是我们,还是天空?
吉良井鹤

ぼくはただきみにさよならを言う练习をする 我只是在练习, 和你说再见。
日番谷 冬狮郎

降り频る太阳の鬣が 薄氷に残る足迹を消してゆく 欺かれるを恐れるな 世界は既に欺きの上にある 不断降落的太阳的鬓毛 让薄冰上留下的足迹逐渐消失

不要害怕遭到欺骗 因为这世界本来就构筑在欺骗之上
四枫院夜一

血のように赤く 骨のように白く 孤独のように赤く 沈黙のように白く 獣の神経のように赤く 神の心臓のように白く 溶け出す憎悪のように赤く 冻てつく伤叹のように白く 夜を食む影のように赤く 月を射抜く吐息のように白く 白く辉き 赤く散る 像血液一样鲜红 像骨头一样雪白 像孤独一样鲜红 像沉默那样雪白 像野兽神经那样鲜红 像神的心脏一般雪白 像溶解的憎恶一般鲜红 像冰冻的感叹一样雪白 像吞噬夜晚的影子那样鲜红 像射穿月亮的叹息那样雪白 雪白光辉 鲜红散尽
碎蜂

あなたの影は 密やかに 行くあての无い 毒针のように 私の歩みを缝いつける あなたの光は しなやかに 给水搭を打つ 落雷のように 私の命の源を断つ 你的影子就像是 毫无目的的毒针一般 将我的去路给缝死 你的光芒就像是 轻柔地的打在水塔的雷一般 断绝了我的生命之源

黑崎一护(卍解)

そう、何ものも わたしの世界を 変えられはしない 没错, 不管是什么, 都无法改变我的世界
市丸银

美しきを爱に譬ふのは 爱の姿を知らぬもの 丑きを爱に譬ふのは 爱を知ったと奢るもの 将爱形容为美丽的是不了解爱的人 将爱形容为丑陋的是自以为了解爱的人
平子真子

この世のすべては、あなたを追いつめる为にある 这世上的一切,都是为了将你赶尽杀绝
乌尔奇奥拉· 西法

我等の世界に意味など无く そこに生きる我等にも 意味など无い 无意味な我等は 世界を想う そこに意味は无いと知ることにすら 意味などないというのに 在我们的世界中没有什么意义 生存于这个世界的我们同样不含意义 无意义的我们思索这个世界 甚至连知晓此处没有意义都没有任何意义
斑目一角

俺たちは滝の前の鱼 俺たちは笼の中の虫 俺たちは波涛の残骸 髑髅の锡杖 力の奔流 それを呑む鲸 俺たちは五本角の雄牛 俺たちは火を吹く怪物 泣き叫ぶ子供 ああ 俺たちは 月光に毒されている 我们是瀑布前的鱼 我们是铁笼中的鸟 我们是波涛的残骸 骷髅的锡杖 力量的涌动 将其吞噬的鲸鱼 我们是五支角的公牛 我们是喷火的怪物 号啕大哭的孩童 啊啊,我们都中了?? 月光的毒
葛力姆乔· 贾卡杰克

どいつもこいつも 全部つ壊れちまえ 这个也好,那个也好,全部破坏吧!

白一护

我々は皆 生まれながらにして死んでいる 终焉は常に 始まりの前から そこに在るのだ 生きることが 何かを知り続けることならば 我々が最后に知るものこそが终焉であり 终焉をついに见出し 完全に知ることこそが 即ち死なのだ 我々は何かを知ろうとしてはならない 死を超越できぬ者は 何ものも知ろうとしてはならないのだ 我等众人 自出生之始便注定了死亡 结局往往 在开始之前便已存在 活着这种事 如果是为了不断获取的话 那么我们最后获得的正是结局 结局最终浮现 完全得知的事 正是所谓的死亡 我们本不需要知道 无法超越死亡的凡人 什么都不需要知道
露比

私の胸に深く突き刺さるその声は鸣り止まぬ歓声に似ている 深深刺入我胸膛的声音,如同你无法抑制的欢呼
井上织姬

私达 一つとして 混じりあうものはない 二つとして 同じ貌をしていない 三つ目の 瞳を持たぬばかりに 四つ目の 方角に希望はない 五つ目は 心臓の场所にある 我们啊 每一个 不是相互融合的存在 两个人 彼此没有同样的外貌 三只眼 无人拥有这样的视线 向四方 似乎都看不到希望

第五处 有一个叫心的存在
多鲁多尼· 亚历山戴尔· 索卡奇欧

主よ、我々は 孔雀を见るうな目つきで あなたを见る それは期待と、渴仰と 恐怖に似た底知れめものに 缘取られているのだ 主人啊 我们是用看孔雀的目光 来看你的 就像是在期待、渴仰、恐怖 这些抽象的概念上 镶上了边框
缇鲁蒂· 桑达薇琪

ただ执拗に 饰り立てる 切り落とされると知りながら ただ执拗に 磨き上げる 切り落とされると知りながら 恐ろしいのだ 恐ろしいのだ 切り落とされる そのときが 切り落とされた その髪は 死んだあなたに 似てしまう 髪も爪も みな宝物のように 美しく饰り立てるのに なぜ自らの身体から切り离されただけで 汚く不気味なものとなってしまうのだろう 答えは简単 それらは全て 自らの死した姿に ほかならないからだ 只是执拗地加上漂亮的装饰 尽管知道终将被剪去 只是执拗地将其擦亮 尽管知道终将被切下 很害怕很害怕 当被切落的时刻 那被切落的发丝 就像死去的你 头发和指甲都像是宝物 被加上美丽的饰品 但为什么当被与身体分割开的时刻 竟是如此肮脏恶心

答案其实很简单 因为那就是自己死亡的姿态
志波海燕

その疵深し、海渊の如し その罪赤し、死して色无し 那伤痕,有如海沟般深刻 (伤之深,若海之渊 ) (此刻骨之殇,深若海渊) 那罪孽,于死后褪去血色 (罪之赤,非亡之色)(此血红之罪,至死方休)
萨尔阿波罗· 古兰兹

世界一嫌いだと言ってくれ 说起来最讨厌这世界了
葛力姆乔· 贾卡杰克 (归刃)

王は驱ける 影を振り切り 铠を鸣らし 骨を蹴散らし 血肉を啜り 轧みを上げる 心を溃し 独り踏み入る 遥か彼方へ 王者在追赶,割裂暗影,支离破碎 铠甲在震响,踏散骸骨,噬饮血肉 吱嘎作响时,心却在崩溃 孤独地踏入,遥远的彼方
诺伊特拉· 吉尔加

俺达は虫 不挥発性の 恶意の下で 这い回る蠕虫 首をもたげる 月より高く 怜れなお前等が 见えなくなるまで 我们是虫 是驱不散的恶意之下 来回爬动的蠕虫 仰起头 比月亮还要高 悲哀的汝等 不在我的视野中

妮莉艾露· 欧德修凡克 杜·

私に翼をくれるなら 私はあなたのために飞ぼう たとえば この 大地のすべてが 水に沈んでしまうとしても 私に剣をくれるなら 私はあなたのために立ち向かおう たとえば この 空のすべてが あなたを光で射抜くとしても 如果赐予我翅膀, 我将为你飞翔。 哪怕这片大地已完全沉入水中。 如果赐予我长剑, 我将为你战斗。 哪怕这片天空已用光芒将你射穿
涅茧利

产まれ堕ちれば、死んだも同然 一旦生下来,就等同于死亡
平子真子

信じるのは、まだ早い 现在相信、还为时过早
绫瀬川弓亲

人を美しいとは思わないけれど 花を美しいとは思う 人の姿が花に似るのは ただ斩り裂かれて倒れる时だ 虽然不认为人们很美丽,却觉得花儿很漂亮. 只有在遭到砍杀而倒下的时候,人的样子才会像花一样 (从不觉得人是美丽的 但花朵却很绚丽。 唯有被斩碎裂毁的那一瞬间, 人的身姿才与花朵如此的相似)
桧佐木修兵

恐れることは ただひとつ 恐れを知らぬ 戦士と为ること 唯一感到害怕的只有一件事 那就让无所畏惧的战士踏上战场

犽翁

愆(あやま)つは、人 杀すは、魔(おに) 错失为人(会犯错的是人) 杀戮为魔(会杀人的是魔)
乌尔奇奥拉· 西法 (一段解放)

心在るが故に妬み 心在るが故に喰らい 心在るが故に夺い 心在るが故に傲り 心在るが故に惰り(あなどり) 心在るが故に怒り 心在るが故に お前のすべてを欲する 因为有心,所以嫉妒 因为有心,所以噬食 因为有心,所以抢夺 因为有心,所以傲慢 因为有心,所以懒惰 因为有心,所以愤怒 因为有心, 所以欲求你的一切
牙密· 里亚尔戈

失くしたものを 夺い取る 血と肉と骨と あとひとつ 要夺回 失去之物 血、肉、骨 还有一个
蒂雅· 赫丽贝尔

犠牲无き世界など ありはしない 気付かないのか 我々は 血の海に 灰を浮かべた地狱の名を 仮に世界と 呼んでいるのだ 毫无牺牲的世界 不为所有

汝等亦有所察觉吧 死灰弥漫, 浮现于血海之上的地狱, 我们一直将之称为,世界。
拜勒岗· 鲁伊森邦

腐败は我が友 夜は我が仆 鸦にこの身を啄ませながら 楡の馆でお前を待つ 腐朽.即是我的故人.(腐朽是吾之友) 黑夜.即是我的仆从.(夜晚是吾之仆) 即使在乌鸦啄我身体之时(我一边让乌鸦啄食我的身体) 我仍在榆木的宫殿等候你.(一边在榆树之棺等你到来)
东仙要

人は皆すべからく悪であり 自らを正义と错覚するためには おのれいがいの何者かを おのれいじょうの悪であると 错覚するより 他に无いのだ 确信した正义とは、悪である 正义が正义たり得る为には 常に自らの正义を疑い続けなければならない 人皆罪恶 因身负自比正义的错觉 便断言旁人皆罪恶深于己 仅是错觉 曾经坚信之正义 乃是恶 正义之所以能成之为正义 正是因为自己的正义必须时常遭受质疑
山本元柳斋重国

伏して生きるな、 立ちて死すべし 不求低头苟活 但求仰首一死
松本乱菊

不幸を知ることは 怖ろしくはない 怖ろしいのは 过ぎ去った幸せが 戻らぬと知ること 得知不幸的事

并不可怕 而真正可怕的是 明白曾经的幸福 已经再也不会回来
市丸银

君が明日 蛇となり 人を喰らい 始めるとして 人を喰らった その口で 仆を爱すと 吼えたとして 仆は果して 今日と同じように 君を爱すと 言えるだろうか 如果你明日将化为蛇 开始噬人 用你噬人之口 声声嘶吼着说爱我 我是否还能同今日一样 对你说出“爱你”这句话呢
蓝染惣右介

人は皆、猿のまがいもの 神は皆、人のまがいもの 人的一切,皆是猿猴模仿之物。 神的一切,皆是人类模仿之物。
黑崎一护

仆はついてゆけるだろうか 君のいない世界のスピードに 我能跟得上吗,这没有你的世界里的速度 (我真的要与你分别吗?在没有你的世界里随波逐流??)
银城空吾

时は常に背后から迫り 念りを上げて眼前に流れ去る 踏み止まれ 时がお前を美しい过去へと押し流そうと どれほど牙を剥こうとも 前を见るな お前の希望は背后に迫る 冥冥たる浊流の中にしか无い 时间常从身后侵袭而至 嘶吼着从眼前流逝而去 切莫欲行 时间会将你推向那美好的往昔 即便你再抗拒

勿向前看 你的希望 正是在那不断从身后滚滚而至的 冥冥浊流之中
莉露卡

あたしの心に 指を入れないで 请不要把你的手指伸进我的心里
月岛秀九郎

一绪に数えてくれるかい 君についた 仆の歯形を 一起来数一数吧, 你身上留下的 我的齿痕
雪绪· 汉斯· 佛拉露露贝鲁娜

仆がこんなにも若く こんなにも未熟であるということが 老いさらばえ 完全无欠である大人达には どうにも许し难いことのようなのだ 我无法原谅那些说我如此年轻 如此不成熟的人 就如同我无论如何都很难原谅那些 以为衰老了就完美无瑕的大人们一样
朽木露琪亚

変わらぬものは 心だと言えるのならば それが强さ 如果说你的心不曾改变 那么将会成为你的力量
友哈巴赫

一歩踏み出す 二度と戻れぬ 三千世界の 血の海へ 迈出一步 再也无法返回 去往 三千世界的血之海
基路杰· 欧丕

军势ゆきゆきて喇叭を吹く 耳鸣り止まず星屑のごとく 军靴の轰き雷鸣のごとく

军势如虹号角响起 如星屑般止不住的耳鸣 如雷鸣般军靴的轰鸣


相关文章:
死神卷首语
死神卷首语_其它课程_初中教育_教育专区。死神卷首语,前面因某些原因有一段冬狮郎的资料死神BIEACH 日番谷冬狮郎ひつがや とうしろう〖姓名〗:日番谷冬狮郎 ...
死神卷首语
死神卷首语_日语学习_外语学习_教育专区 暂无评价|0人阅读|0次下载|举报文档 死神卷首语_日语学习_外语学习_教育专区。Volume 40 Ulquiorra cover (translated by ...
bleach卷首语
bleach卷首语_日语学习_外语学习_教育专区。卷首语 1. The Death And The Strawberry...死神 35页 1下载券 喜欢此文档的还喜欢 死神卷首语 14页 2下载券 bleach ...
死神经典语句
如果我手上没有剑, 我就无法保护你 如果我一直握着剑, 我就无法抱紧你——久保 带人 《死神卷首语》 如果爱,请深爱,千万不要松手; 若不爱,请放开,千万...
死神语录
19. 20. 如果我手上没有剑,我就无法保护你 如果我一直握着剑,我就无法抱紧你——久保带 人 《死神卷首语》 如果爱,请深爱,千万不要松手; 若不爱,请...
死神总述
另一个“久保流”习惯 是一定会在单行本的第一页写两句像诗一样的东西,即《死神卷首语,这些华丽 的词藻,在解析人物内心的同时也为作品增加了看点。 播放效果...
更多相关标签:
死神卷首语72 | 死神扉页题词 | 死神 | 瓠丸 | 利捷·巴罗 | 卷首语 | 乌尔奇奥拉之异界纵横 | 阿尔图罗·普拉提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