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资料 >>

15. 宋代出嫁女之财产权探析


学位论文独创性声明
本人郑重声明: l、坚持以“求实、创新一的科学精神从事研究工作。 2、本论文是我个人在导师指导下进行的研究工作和取得的研究 成果。 3、本论文中除引文外,所有实验、数据和有关材料均是真实的。 4、本论文中除引文和致谢的内容外,不包含其他人或其它机构 已经发表或撰写过的研究成果。 5、其他同志对本研究所做的贡献均已在论文中作了声明并表示 了谢意。

研究生签名:


期:

学位论文使用授权声明
本人完全了解南京师范大学有关保留、使用学位论文的规定,学 校有权保留学位论文并向国家主管部门或其指定机构送交论文的电 子版和纸质版;有权将学位论文用于非赢利目的的少量复制并允许论 文进入学校图书馆被查阅;有权将学位论文的内容编入有关数据库进

0戋爹务。哆,?一 √》~,

行检索;有权将学位论文的标题和摘要汇编出版。保密的学位论文在 解密后适用本规定。

研究生签名:
日 期:

-!


‘,





●●

‘’



碡。

㈣㈣胛㈣栅 Y1
728d§苓。
目录

摘要…………………………………………………….I
ABSTRACT

………………………………………………..II

绪论……………………………………………………..1 一、论文选题的理由及意义…………………………………1 二、相关问题学术回顾…………………………………….1
(一)国内关于女性财产权的研究现状及趋势………………………………l

(二)海外关于女性财产权的研究现状及趋势…………………….2
三、

研究的范围、方法及文章结构……………………………3

(一)范围……………………………………………………………………….3 (二)研究方法…………………………………………………………………3

(三)文章结构………………………………………………………………..3
第一章 女性财产权历史回溯…………………………………………………5

一、相关概念界定………………………………………………………….5
二、

出嫁女财产权的历史回溯……………………………………………。7

第二章宋代女性独特的财产——嫁妆……………………………………lo
一、 二、

宋代厚嫁风俗背景及影响……………………………………………lo
嫁妆…………………………………………………………………。1l

(一)嫁妆的内容和数量………………………………….1l
(二)嫁妆的来源………………………………………………………….12 (三)嫁妆的归属…………………………………………………………14 第三章出嫁女在娘家以女儿身份的财产承分形态…………………………17 一、非户绝情况下的遗嘱分产…………………………………………….17 二、户绝情况下的分产……………………………………………………17 (一)户绝未立子…………………………………………………………17 (二)户绝有命继子………………………………………………………………2l 三、招婿入赘情况下的分产………………………………………………23 (一)非户绝情况下的分产……………………………………………….23 (二)户绝情况下的分产……………………………………………………25

第四章

(一) (二)

结语…

参考文
后记…



摘要





在宋代,女性可分为在室女、出嫁女、归宗女三种。本文主要研究的是出嫁 女及其财产继承。嫁妆是所有女性均有的财产。嫁妆内容丰富、数量颇丰、来源 广泛,掌管权主要在女性手中。而出嫁女除了拥有奁产(嫁妆)之外,在娘家还 拥有非户绝时遗嘱继承,在户绝未立子、户绝有命继子时的财产承分,招赘婿时 变相继承等获取财产的权利。男权社会中,男子主导一切,所以在婆家,出嫁女 一般在丈夫去世的情况下才拥有对财产的继承、经营、管理和支配等权利。这时, 出嫁女的身份是寡妻,她可以是媳妇,也可以是婆婆。寡媳的财产权要根据她是 否守节来确定。而婆婆对财产则具有较大的继管权,这主要是由我国儒家思想 “百行孝为先”、“长幼有序”等道德观念决定的。《宋刑统》等法律条文对女性 的财产继承也有相关规定,这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妇女的合法权益。 因此,出嫁女不但在不同环境、不同身份的状况下对财产具有多种获取形式, 而且对财产掌控方式也表现为多样化。

关键词:宋代,出嫁女,财产权

Abs的ct

AbStract

111 song

d”弱劬tlle

f.锨ale of the speci鹤c锄幽:nidia spins锄;删耐ed
in

wom觚觚d黟a鹊

丽dow.~l

of触ale lmve怕嘴咖.ne right i8

ch嘤e

of

wom船.

ne妇呵is v唧

ab吼d肌ce.The S∞g ma耐ed
except the dowr弘including

w咖锄。蚰ining other f0加够of pf哪}融y丘Dm也eir origiIlal h伽∞ iIllleriting by t伪t锄e11t of non.hous e_holds、acqui血g propeny rigllts
as

锄d

interests of housellolds such

st印son

and uxorilocal

husb锄d.hl吐le male-centered
on

societ弧

for men domiIlating e、,er”hing,so m舭订ed women irlllerit propeny husband’s(Ieath.At this time married woman is property rights according
t0


tlle occasion of h日 wife
or

widow、)lmo
Chilla’s

can

be



motheL Their
have great

remar叮or no.Due

to

Con如ci锄mougllt mey

con缸.0l property rights.This is because piety’””respect f.0r

Con觚iani锄iIl

China,”1 00弱the first 1ir圮of filial

seniori啾”∞ch

as

moml蚰premacy
t0

of tlle mom盯me

rigllt d∞ision.”Song
t0

punishment systelll”and me law of inh嘶tance
exteIlt,protect

women is also related provisions,which

some

the le百timate

rights

and

iIlt凹鼯ts of

wom饥.M枷cd
t0

wom%in difI!打饥t
nle propcny form,

eIl啊ronments锄d dif融姐t sitllations觞mere areⅦrious ways
tllerefore,womeIl conn.0l of property
Ⅵ,omen is


get

on

p耐.o吼aIlce

for tlle diVe髑e、vays

Ill short,the Song of

certain economic status.

Keyword;

Song Dynasty;

me ma币ed women; property right

II

绪论

绪论
论文选题的理由及意义
历史学者一般都把中国封建社会发展历程中唐宋两朝并提,称为唐宋转型时 期。这一时期发生了一场较为深刻的社会变革,而宋代作为一个承前启后的王朝 更有着其独特的特点,社会生活焕发勃勃生机。因此,研究宋代女性财产权问题 具有重要的意义。 在中国封建社会里,男子占主导地位,因此,财产继承也以男子继承为主。 一般人认为,妇女没有继承财产的权利,如果家庭财力允许,未婚的女儿最多只 能得到一份奁产,寡母也只能得到一份老年赡养资,她们都无权继承家产。但自 唐宋起,女性的财产权利相对增多。关于宋代女性的财产权研究,前人多关注于 在室女和孀妇,而对于出嫁女身份的财产权研究几乎没有专门系统的论述。因此 笔者以《宋代出嫁女之财产权探析》为题目,试图对出嫁女的财产权方面的研究 做一系统梳理,以完善该方面的研究。 对宋代女性财产权的探析将有助于丰富妇女史的研究,并可以视为观察中国 传统女性经济基础及财产掌控模式的一个切入点,对了解古代女性的地位具有一
定的意义。

二、相关问题学术回顾
(一)国内关于女性财产权的研究现状及趋势 妇女史的研究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才成为学者关注的焦点,从而带动了有 关宋代女性财产权的深入研究。在此之前,无论是中国,日本,还是西方都只有 一些通论性质的作品。 民国时期女性财产权研究初露倪端。赵凤喈的《中国妇女在法律上之地位》 (1928),第一章到第三章分别辟有专目论述了中国民间妇女:未嫁女、妻子和母 亲这三种不同身份的女性在家庭中的财产继承、管理及处分权等内容。由于篇幅 及资料的限制,此书论述宋代妇女财产权时只是偶而引用唐宋律条,并没有通过 判例作进一步的微观分析,因此其论述有一定的武断性。陶希圣的《婚姻与家族》 (1934)和陈东原的《中国妇女生活史》(1937)的研究重心都是在社会通史方面, 虽然也有关于传统妇女财产问题的论述,但缺乏具体论点,篇幅也较短小。陈顾 远的《中国婚姻史》(1936)是以较客观的态度论述相关课题的一部著作。在此书

第五章《婚姻效力——关于财产问题》这一节,陈先生简练的表述了他对中国妇
女财产问题的观点。总之,由于政治及社会等原因,民国时期学者研究的焦点不

绪论

是传统妇女的财产问题,只是把这一问题作为通论型著作中的一个侧面。 新中国成立前后,宋代女性财产权研究缓慢发展。但宋史专家徐规先生的早 期文章《宋代妇女的地位》(1945年)一文值得一提。该文从“精神生活’’、“婚 姻”、“妾婢与妓’’三方面来讨论宋代妇女的地位。此文引用史料丰富,为后人进 一步研究提供了便利。 改革开放后,宋代女性财产权研究蓬勃发展。朱瑞熙的《宋代社会研究》 (1983年)一书对宋代妇女财产支配权与继承权的问题作了阐述。1988年袁俐 《宋代女性财产权述论》(浙江省社联《探索》杂志增刊1988)对宋代女性财产 权进行了全面深入的分析,将宋代妇女财产权分为女儿和妻子两大类,以父家财 产继承、随嫁财产转移及寡妇财产权益三部分为主干进行了分析,这种分法也是 启发笔者立意研究出嫁女财产承分的关键所在。除了以上成果,女性财产权研究 还有姚红《从寡妇财产权的变化看两宋女子地位的升降》(《浙江学刊》1993.1), 邢铁《宋代奁田与墓田》(《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1993.4)《家产继承史论》(云 南大学出版社,2000)和《唐宋妇女的分家权益》(张国刚主编《家庭史研究的新 视野》三联书店(2004),唐自斌《略论南宋妇女的财产与婚姻权利问题》(《求 索》1994.6),刘春萍《南宋婚姻家庭法规范中的妇女地位刍议》(《求是学刊》 1996.6)和《南宋继承法规范初探》(《学术交流》1997.2),王善军《从(名公书 判清明集)看宋代的宗祧继承及其财产继承的关系》(《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 1998.2),屈超立《从宋代婚姻立法和司法实践看宋代妇女的社会地位》(《国际 宋代文化研讨会论文集》四川大学出版社,1991),宋东侠《宋代妇女的法律地 位论略》(《青海师范学院学报》1997.3)《简析宋代在室女的财产权》(《青海师 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年第一期)和《宋代厚嫁述论》(《兰州大学 学报》2003年第二期),郭东旭《宋代财产继承法初探》(《宋史研究论丛第一 辑》河北大学出版社1990),藏健《宋代家法的特点及其对家族中男女性别角色 的认定》(收邓小南主编《唐宋女性与社会》上海辞书出版社,2003)、《宋代家 法与女性》(《庆祝邓广铭教授九十华诞论文集》河北教育出版社,1997)张邦炜 《宋代婚姻家族史论》(人民教育出版社,2003)等。 (二)海外关于女性财产权的研究现状及趋势 除了大陆学者外,海外和港台对女性财产权的研究也颇有成就,甚至在某些 方面超过大陆。 日本学者中,早期有中阳薰博士的《唐宋时代的家族共产制》(1926)、仁井

田陛的《中国法制史研究》(1959一1964)和滋贺秀三的《中国家族法原理》等。
其中滋贺秀三在《中国家族法原理》这部著作中梳理了“家族共产制”、“分家”、 家产“继承”与“承继"等重要概念,并对相关问题进行了独特的论述。20世


绪论

纪80年代后期,柳田节子、高桥芳郎等对宋代妇女财产权问题研究成就较突出。 其中柳田氏的《论南宋时期家产分割中的“女承分"》(《中国法制史考证:日本 学者考证中国法制史重要成果选择,宋辽西夏元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 年)恰如其分地分析了“女承分’’与“女子分法"之间的动态关系,值得我们 学习及关注。 西方学界20世纪80年代后期出现了一批专门研究宋代妇女财产问题的学

者,比较重要的是伊沛霞、白凯、柏清韵等。其中伊沛霞在《内闱——宋代的婚
姻和妇女生活》一书中认为,宋代妇女财产权较大,为中国古代各朝之冠。本著 作的主要问题在于伊氏所用资料多是一些上层妇女的信息(包括绘画像和墓志铭 等),因此能否体现整个宋代女性尤其是下层妇女的状况值得怀疑。 台湾学界20世纪80年代对妇女史研究较深入者主要是柳立言。他的论文

有《从法律纠纷看宋代的父权家长制——父母舅姑与子女媳婿相争》(1998)、《宋
代同居制度下的所谓共财》(1994)、《宋代女儿的法律权利和责任》(2004)等, 均收录在其著作《宋代的家庭和法律》中。可见,在宋代女性财产问题这一范畴 的研究上,柳先生成就卓著。 关于宋代女性财产权这方面的内容,学者们已经有相当的研究,笔者拟在前 人耕耘的基础上对宋代出嫁女的财产承分做进一步的阐述。

三、研究的范围、方法及文章结构
(一)范围

本文研究的时间界定在两宋时期,即公元960年北宋建立到公元1276年南 宋灭亡;研究地域限定在汉族地区,不包括辽、西夏、金等少数民族政权统治下 的区域;研究的对象主要是出嫁女,即已经出嫁并生活在婆家的女性。 (二)研究方法 本文综合运用历史学、法学、女性学、社会学等多学科知识,以历史唯物主 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研究方法为指导,以实事求是为原则,采用历史考据法(主要 是传世文献资料和部分出土文献资料的考据)、比较分析法、图表说明等多种手 段论证问题。 (三)文章结构 正文结构分为四章。除绪论和结语外,第一章对女性的财产权做了简略的历

史回溯,第二章着重介绍宋代女性独特的财产权一嫁妆:分析了宋代厚嫁风气的
背景及影响,介绍了嫁妆概况,包括嫁妆的内容、数量、来源、归属等。第三章 和第四章是本文研究的重心,主要讨论出嫁女在法律领域的财产承分形态。第三




第一章女性财产权历史回溯

第一章

女性财产权历史回溯

一、相关概念界定
在宋代,女性按照婚姻状况可以分为在室女(未出嫁在家的女子)、归宗女 (出嫁后因各种原因归住父家,如夫死、被休和离婚等)、出嫁女(已出嫁之女) 三类。本文论述的出嫁女,从婚姻状态上说是已婚女子,从所生活的环境看已经 从娘家转移到婆家,从身份上看已经从为人女变成为人妻以至为人母。 古代的“财产权’’及“财产继承权”,不同于现代法律概念上的财产权。中 国古代家庭中的财产继承是身份继承(主要是主祭权和祭祀义务的承继)的附庸, 家产只是作为祭祀义务的内在附属物而存在。在古代宗法制度的影响下,财产继 承和宗祧继承联系在一起,财产继承是在以直系血缘关系为基础的男性子孙中进 行的。因此,一般来说,女性没有直接继承财产的机会与权利。但是在某种情况 下,女性也可以拥有继承财产的机会与权利。本文探讨的是宋代出嫁女在特定情 况下对财产的继承、使用、管理等权利。 在理清宋代出嫁女财产承分的状况之前,首先了解出嫁女在法律领域中财产
承分的相关概念。

家产继承。关于家产继承权,日本法制史大家滋贺秀三对男之“承继”与女 之“承受”做了区别。滋贺秀三是从祭祀承嗣这方面来分析的,他认为男子的财 产继承和祭祀是相结合的,即“在中国人的心中,作为继承的目的而意识到的就 是意识到人、祭祀、财产这三者,并且这三者是不可分的一体化的事实。1’’这 种继承方法,可以称之为“承继"。而女儿的“继承权”事实上是一种财产“承 受”。也就是说,由于女子没有祭祀承嗣的义务,故也没有继承家产的“权利", 只是因为她和家庭关系密切才得以分到一定数额的财产2。滋贺秀三对继承权的 分野提醒了我们,考虑女性财产问题时应该注意:在父系家长制社会中,女性的 地位容易被忽视。此外,在女子的财产获取方面,香港学者张晓宇的看法也值得 参考。他认为权利的概念实际上包括“权益"与“利益”两个方面,“权力与义 务的二位一体对称结合"是“权益”概念,“带有金钱利益获得性质’’是“利益" 概念。当时法律的特殊性质(如“户绝法”)及现实案例对女儿的支持,本质上 并没有为她们提供“权益”的法理资本,只是基于人情加大其“利益"的取得。 当然在其他社会领域,尤其是在一般中下层家庭,由于家庭经济中女性的贡献及

1(口)滋贺秀三:《中国家族法原理》法律}l;版社,2003年版,第96页。 2(日)滋贺秀三:《中国家族法原理》,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10l页。


家庭模式的行为,《宋刑统》中也有规定:“诸同居卑幼私辄用财者,十匹笞十, 十匹加一等,罪止杖一百。即同居应分,不均平者,计所侵坐贼论,减三等。"3 由于同居共财的“财"是家长直接控制的财富,祖父或父亲健在时由他们支配, 因此,在同居共财的大家庭中,出嫁女获得财产的多少更能体现出嫁女的经济地 位和社会地位。本文主要从家产继承的角度,对同居共财关系下的出嫁女的财产 继承情况进行分析。 本文引用的法律文本是北宋初期修订的《宋刑统》,全称《宋建隆详定刑统》, 它源自唐和五代的法令,是宋太祖建隆四年(公元963年)窦仪等人奏请修订的 新法典。由太祖诏“付大理寺刻板摹印,颁行天下",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刊 印颁行的法典。《宋刑统》在具体编纂上,以传统的刑律为主,同时将有关敕、 令、格、式和朝廷禁令、州县常科等条文,都分类编附于后,使其成为一部具有 统括性和综合性的法典。 本文以《名公书判清明集》(下文简称《清明集》)罩的案例作为文章的重要 佐证。《清明集》是宋代一部诉讼判词和官府公文的分类汇编。它以南宋时期江 南福建一路案例为主,该书有两个重要特点,一是所有内容都直接针对南宋社会 的真人真事;二是涉及面极广,包括经济、法制、社会生活等各个方面,因此具 有非常高的史料价值。4但需要申明的是判词集中于南宋,案例又集中于福建一 路,所以严格来说,分析结论只适用于南宋时期福建路地区。但在参考其他资料 后,其案例得出的推断可以推广至江南诸路以至南宋其他地区。

1张晓宇:《奁中物宋代在室女“财产权”之形态与意义》江苏教育f{{版社,2008年2月版版,第9页。 2(宋)窦仪等:《宋刑统》卷十二“父母住及居丧别籍异财”条,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216页。 3(宋)窦仪等:《采刑统》卷十二“卑幼私用财”条,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6一197页。

4有关《清明集》的研究论文,较重要的有陈智超的《宋史研究的珍贵史料一明刻本(名公书判清明集)介
绍》,原载在中华书局1987年版的点校本《名公书判清明集》附录七, 第645页。郭东旭的《论南宋名

公的审判精神——读(名公书判清明集)有感之一》,原载在《宋史研究论文集》,云南民族…版社1997
年版。



第一章女性财产权历史回溯

二、

出嫁女财产权的历史回溯
中国传统社会认为“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延续宗祧使祖先永享子孙祭

祀是社会中的头等大事。在男权社会中,祭祀这件严肃而庄重的事,必须由男子 来承担。在一般家庭中,儿子要承担祭祀祖先、赡养老人和继立门户的义务。本 着权利与义务相结合的原则,伴随着宗祧继承严格限于男性直系亲属,财产继承

也由父亲向男性子嗣传递,形成了中国古代财产继承法的基本原则——诸子平均
析产。因此,在财产继承方面,继承法是以男性为主轴的。与兄弟们相比,女子 在婚前属于家属卑幼,其生活由家长抚养,因此其在出嫁时只能分得一点嫁妆, 无所谓私产可言。 把继承权限定于男子是基于家庭传承的社会性需要,并不符合人的自然性 情。从家族感情方面讲,父母不可能只顾儿子,而完全不考虑女儿。因此女性的 财产继承虽然受到忽视,却并未被完全排斥。费孝通认为男子完全的单系继承也 是不可能的,而只能是“单系偏重",因为为了双系抚育中所养成的感情联系, 单系继替也不可能彻底。2女方家庭对嫁奁的态度,一般都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 围内尽可能给得丰厚一些,从这方面来说,女儿对财产也有一定的继承权。我们 在论述宋代出嫁女财产权之前,简要回溯一下宋及之前的女子财产权的概况。 先秦时期,财产继承是身份继承的附庸,受宗法制度的影响,身份继承实行 嫡长子继承制度,嫡长子承担祭祀祖先、传承宗室的义务,因而,财产的继承由 嫡长子继承。在传统礼制下,一般家庭“子妇无私货,无私畜、无私器,不敢私 假、不敢私与",且“家事统于尊也"3。战国后期,财产继承由嫡长子继承转 变为诸子有份的继承,使身份继承与财产继承产生分离。这一变化被秦国的《分 异令》从法律上加以肯定。“分异令"是秦孝公三年(公元前359年)商鞅第一 次变法时颁布的。它规定:“民有二男以上,不分异者,倍其赋。’’4意为一个家 庭有两个成年儿子必须分家,否则加倍征赋,且不论其最初的目的是什么,这条 法令认可了诸子有分的财产继承。身份继承与财产继承异步制度的确立,不仅赋 予了庶子的财产继承权利,也为女子享有财产继承权奠定了基础。 秦汉时期,据史料记载,在当时,均有妇女享有财产继承权利的事实,这是 妇女拥有财产继承地位的开始。著名的“何武断剑"的故事是为佐证, 《太平御

览》卷836载:沛中有富豪,家赀二十余万,小妇子年裁(才)数岁,顷失其母, 又无近亲。其女不贤,公病,因思念恐其争财,儿必不全,因呼族人为遗令:悉

。李梦生:《左传译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7月版,第578页。 2费孝通:《乡士中国生育制度》,北京大学in版社,1998年5月第l版,第243页。 3潜苗会译注:《礼记?内则》,浙江古籍;|j版社,2007年版,第373页。 4(汉)史马迁:《史记》卷六八《商君列传》,岳麓书社,1988年,第523页。


第一章女性财产权历史回溯

以财嘱女,但以一剑与男,年十五以付之。儿后大,姊不肯与剑,男乃诣官诉之。 司空何武日:‘剑,所以断决也;限年十五,有智力足也。女及婿温饱十五年已幸 矣!’议者皆服,谓武原情度事得其理。一1富豪临终时恐怕死后子女争夺家产,儿 子年幼受到迫害,就立下遗嘱说,所有财产都归女儿,但有一把宝剑,在儿子十 五岁时交给他。儿子成年后,向姐姐索要宝剑,但姐姐不肯给他,儿子告至官府。 主审官何武认为,儿子已经十五岁了,具有掌理家族的能力,而剑又是决断事务 的意思,也就是说富豪当时是暗指在儿子十五岁时将家族交与其管理。但此例中 富豪通过遗嘱“悉以财属女"的做法为族人所认可,是被当时的社会所接受的, 暗指了女儿具有财产继承权。 魏晋南北朝时期女性的实际继承地位已经有所提高。南北朝时战事不断,男 子转战沙场,女子在后方维持家计,从事生产。随着妇女在生产中作用的增强, 她们在家庭中的财产继承地位也相应提高。《南史》中记载屠氏女的故事:“诸暨 东湾里屠氏女,……父母俱卒,亲营殡葬,负土成坟。……家产日益,乡里多欲 娶之。女以无兄弟,誓守坟墓不嫁。”2屠氏女没有兄弟,决定“誓守坟墓”祭祀 祖先。在乡里众多人有意要娶她的动机中,明显央带有窥视其家产的成分。可见 当时在父母俱亡的情况下,独女可以继承家产,结婚以后也可以将家产带往夫家。 另外也有事例反映寡妇在特定情况下有一定的继承权。如:“吴兴乘公济妻姚氏, 生二男,而公济及兄公愿、乾伯并卒,各有一子,姚养育之,卖田宅为取妇,自 与二男寄止邻家。明帝诏为其二子婚,表间复徭役。"3在这一事例中,寡妇姚氏 有权买卖田宅、处分家产,说明她已实际上继承了亡夫的遗产。当然,寡妇是靠 她在孤儿寡母家庭中所付出的辛苦,才取得了财产继承权。她对这一遗产的处分 权无疑是相当大,而且皇帝在知道了有关情况后,也是“诏为其二子婚,表阊复 徭役",对她的行为给予赞赏和提供帮助,并没有指责其“卖田宅"的做法。这一 做法,也许开了后代寡妻妾在守节不改嫁的情况下可以代承子份的先例。 唐朝法律首次确立妇女的财产继承地位,赋予在室女、出嫁女、寡妻妾不同 的财产继承权利。《唐六典》规定:“食封人身没以后,所封物随其男数为分,承 嫡者加与一分。若子亡者,即男承父分;寡妻无男,承夫分。若非承嫡房,至玄 孙即不在分限,其封物总入承嫡房,一依上法为分。其非承嫡房,每至玄孙,准 前停。其应得分房无男,有女在室者。准当房分得数与半;女虽多,更不加。虽 有男,其姑、姊、妹在室者,亦三分减一男之二。’’4在这一规定中,寡妻、在室 女、在室姑、姊妹的家庭背景限于“食封人"家。唐代户令中的“应分条",没

1(宋)李畴:《太平御览》卷八三六引戍劭《风俗通》,中华书局,1960年版,第3732页。 2(唐)李延寿:《南史》卷七三《孝义上》,中华书局,1975年版,第1817贞。 3(唐)李延寿:《南史》卷七三《孝义上》,中华书局,1975年版,第1818页。 4(唐)李林甫:《席六典》卷三《户部》“凡食封皆传于子孙”条注,中华书局,1992年版,第79页。


第一章女性财产权历史回溯

有对寡妻、在室女、在室姑、姊妹家庭背景的限制,使寡妻、在室女、在室姑、 姊妹的继承成制度化。唐户令“应分条"规定:“诸应分田宅者,及财物,兄弟 均分。(其父祖亡后,各自异居,又不同爨,经三载以上,逃亡经六载以上,若 无父祖旧田宅、邸店、碾磴、部曲、奴婢,见在可分者,不得辄更论分。)妻家 所得之财,不在分限。(妻虽亡没,所有资财及奴婢,妻家并不得追理。)兄弟亡 者,子承父分。(继绝亦同。)兄弟俱亡,则诸子均分。(其父祖永业田及赐田亦 均分,口分田即准丁中老小法。若田少者,亦依此法为分。)其未娶妻者,别与 聘财,姑姊妹在室者,减男聘财之半。寡妻妾无男者,承夫份。若夫兄弟皆亡, 同一子之份。(有男者不别得分,谓在夫家守志者,若改适,其见在部曲、奴婢、 田宅不得费用,皆应分人均分。)"1,这一条律令规定了在室女继承家产、寡妻 妾继承夫家财产的前提及份额。出嫁女在户绝时遵守孝道的情况下也可以继承家 产。唐开成元年的一条敕令规定:“自今后,如百姓及诸色人死绝无男,空有女, 已出嫁者,令文合得资产。其间如有心怀觊望,孝道不全,与夫合谋有所侵夺者, 委所在长吏严加纠察,如有此色,不在给与之限。"2前提是“诸色人死绝无男,
空有女,已出嫁者”。

宋朝时期妇女财产继承法律地位有了进一步发展。除了继承唐代的有关法规 外,对户绝家庭的女子财产权有更具体的规定。妻妾对亡夫财产享有继承权,宋 《户令》规定“姑姊妹在室者,减男聘财之半。寡妻无男者,承夫分。若夫兄弟 皆亡,同一子之分。"在室女可以得到兄弟聘财的一半,无子寡妻可以继承其夫 应得的份额。在“臣等详参"中又规定“请今后户绝者,所有店宅、畜产、资财、 营葬功德外,有出嫁女者,三分给一分,其余并入官。如有庄田,均与近亲承佃。" 3具体规定了出嫁女的份额。其后宋代政府又不断地调整法规,我们将在下文详
细探讨。

1(宋)窦仪等:《朱刑统》卷十二《户婚律?卑幼私用财产门》,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7页。 2(宋)窦仪等:《宋刑统》卷十二《户婚律?卑幼私用财产门》,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8页。 3(宋窦仪等:《宋刑统》卷l‘二《户婚律?户绝资产》,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8页。


《氏族略一》中史料载“自隋唐而上,官由于薄状,家之婚姻,必由于薄状,家 有谱系,官之选举,必由于谱系……自五季以来,取士不问家世,婚姻不问阀阅。" 3方建新也指出“这种娶妇直求资财风气的蔓延,而女家为提高女儿在夫家的地 位,被迫倒箧倾囊,J下是宋代厚嫁成风,以至出现嫁女之资超过娶妇费用的主要 原因。’’4但也要注意,宋代各个不同时期,不同阶级、阶层的择偶标准还是要求 “门当户对"的,而且当时的法律也规定“良贱不婚”。 宋代盛行厚嫁。无论贫富,能力所及,父母均把为女儿置办嫁妆作为一件大 事,尽量办得丰厚一些,以表达对待嫁之女的关爱之情。宋人袁采谆谆告诫子孙 对女儿的嫁妆要早作准备:“中产之家凡事不可不早虑。……至于养女,亦当早 为储蓄衣衾、妆奁之具,及至遣嫁,乃不费力。若置为不问,但称临时,此有何 术?不过临时鬻田庐及不恤子女之羞见人也。"5宋室南渡后婚姻论财依然如此, 如《袁氏世范》:“男女议亲,不可贪其阀阅之高,资产之厚。”6这部家训强调重 视富贵、资产在婚配过程中的意义,正说明了主流现实婚姻论财的风气之盛。婚 姻论财不仅是横跨两宋而且存在于上至宗室、下至普通百姓的各社会阶层中,并 且这种情况能在史料里找到证据。以宗室为例,“公主下降,初被尚者即拜驸马 都尉,赐玉带,袭衣,银岸勒马,采罗百匹,谓之系亲。又赐办财银万两,进财 之数,倍于亲王聘礼。"7数量之多有些皇亲国戚嫁女都难以应付,贫弱之家更是

1“奁钱”:冗脱脱等撰《宋史》卷一百八十七《食货六》,中华书局,1977年版,第4334页;“奁fTl”《清
明集》卷五“继母将养老盱I遗嘱与亲生女”第14l页等;“装奁”《清明集》附录二第603页;“奁具” 《清明集》,卷六“诉奁田”,第185贞等。 2张邦炜:《试论宋代婚姻/1i论阀I'剜》,《宋代婚姻家族史论》,人民j|{版社,2003年版,第39__6I页。 3(采)郑樵:《通志》卷二l+五《氏族略一》,浙江古籍}I;版社,1988年版,第439页。 4方建新:《宋代婚姻论财》,《历史研究》,1986年3月,第3期,第189页。 5(宋)袁采:《袁氏世范》卷二《处己?事贵预谋后则时失》,天津古籍…版社,1995年7月版,第23页。 6(宋)袁采:《袁氏世范》卷卜《睦亲?议亲贵人物相当》,天津古籍…版社,1995年7月版,第48页。 7(宋)李心传:《建炎以来朝野杂记》(甲集)卷一《宗女奁具》,中华书局,2000年版,第25页。
lO

第二章宋代女性独特的财产——嫁妆 处境艰难。于是,社会上出现了“资财遣嫁,力所不及,故生女者例不举"、1“世 俗生男则喜,生女则戚,至有不举其女者"2等现象,宋东侠认为厚嫁会产生如 下几个消极后果:第一,杀婴(尤其是杀女婴)之风遍及南北,进而导致男女人 口比例失调;第二,女子迟嫁乃至终生不嫁;第三,冲击儒家礼教制度;第四, 造成社会不安定因素。但是,我认为,除了以上影响外,厚嫁风气的盛行可以在 客观上保障出嫁女的经济利益,女子拥有丰厚的嫁妆,首先能保障其基本日常生 活所需,而且依靠丰厚的嫁妆,出嫁女在家庭中也拥有相当的地位。

二、 —一、70口~,I^

嫁妆

(一)嫁妆的内容和数量 我国自古便有陪嫁的婚俗,女子出嫁时,其母家或者尊亲等要陪送妆奁、田 宅、钱财,女婢之类,由她带往夫家。早在春秋时期《左传》哀公11年就有记 载说某侯王曾“赋封田以嫁公女"3,至于具体陪送什么,陪送多少,则根据母 家的财力和社会风尚的不同而不同。 宋代妇女嫁妆内容十分丰富。宋人吴自牧在《梦梁录》卷20记载,嫁女时 要在婚帖里“具列房奁",其基本内容包括:“首饰、金银、珠翠、宝器、动用帐 幔等物,及随嫁田土、屋业、田园等。"4可见嫁妆既有衣服首饰、家用器皿等日 常用品,又有奁田、山地、屋业等不动产。赵鼎在《家训笔录》第二十七项中载: “三十六娘,吾所钟爱,他日吾百年之后,于绍兴府租课内拨米二百担充嫁资。’’ 5这里赵鼎将租课中的米作为三十六娘的嫁资。郑庆一结婚时,她的嫁妆有丰厚 的地产奁租五百亩、奁具一十万贯、缔姻五千贯,还有各种昂贵的纺织品,如: “开合销金红一匹,开书利市彩一匹,官绿公服一匹,画眉天孙锦一匹。"纺织 品里还有籍用官绿纱条、籍用紫纱、十五件刺绣品、三十套红绸衣服等。6家产 比较殷实之家常用土地作为嫁妆。广义的奁田,包括随嫁田地和婚后用随嫁钱置 买的田产。如宋人吴和之妻王氏,“原有自随田二十三种,以妆奁置到Ffl四十七 种。"7 嫁妆的数量则因地而异,因家庭境况的差异而悬殊较大。富豪之家、品官之 家有财力帮女儿挑选一个有发展前途的女婿,那些有功名、特别是中了进士的未

‘(宋)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一七《绍兴七年十二月庚申》,一I: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第 585页。 2(宋)司马光:《司马氏书仪》卷三《婚仪,卜?亲迎》,中华书局,1985年,第33页。 3杜预注日“封田之内,悉赋税之,即以赋税充妆奁之资可无疑矣”。 4(宋)吴自牧:《梦粱录》卷二十《嫁娶》,浙江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189页。 5(宋)赵鼎:《家训笔录》,从书集成初编第974册,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3页。 6(明)叶盛:《水东LJ记》卷八《郑氏》,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87页。 7《清明集》卷|.《予与继母争业》,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365页。

第二章宋代女性独特的财产——嫁妆

婚男子就成了炙手可热的人物,“榜下捉婿"之风一时大盛。进士黄左之成为池 阳富豪王生的女婿,“得奁具五百万。"1而另一方面,“贫穷父母兄嫂之家所倚者, 惟色可取,而奁具茫然。’’2甚至有些地方的贫困人家,由于“资财遣嫁力所不及, 故生女者例皆不举。’’3因无力置办嫁妆而酿成人间惨剧。当时律令并未对家庭奁 产的具体数额作出明文规定,只是笼统地规定:“姑姊妹在室者,减男聘财之半。" 4南宋法令也有这样的说法:“未嫁均给有定法,诸分财产,未娶者与聘财,姑姊 妹在室者给嫁资,未嫁者则别给财产,不得过嫁资之数。”5需要说明的是:这两 条法令都是针对非户绝家庭而言的,这里的嫁资只是与未婚兄弟的聘财做比较, 显然因各个家庭境况的不同而存在差异。但是,当时“生女不举"、大龄姑娘不 能及时出嫁乃至终身不嫁现象的存在,又说明当时社会上可能有不成文的惯例即 一个为时人所接受并尽力而为的奁产数目。只有达到这个数目才不会被人耻笑或 惹来他人非议,才不会在家庭内部出现“财之不给,帷帐饰之不逮人,则妻妾诟 其无能,女子羞泣不肯升车以嫁”6的令人不快的后果。 (二)嫁妆的来源 婚姻论财风气弥漫于整个两宋社会,是当时婚嫁中最基本的社会现象。厚嫁 风俗之盛已经是学界的共识,那么如此厚重的嫁妆是从何而束呢?主要有以下几
个方面。 1、聘财

中国传统婚姻关系的成立需要六个步骤即“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 征、请期、亲迎。而其中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订立婚约即纳征。订婚须有婚书和聘 财。订婚时女男双方互给“草贴式"和“定贴式”。女方获得的聘财通常被称之 为“聘金”、“聘礼”、“聘彩”等。以《梦梁录》的聘礼单子为例,富贵之家有三

金——金钏、金镯、金帔坠;士宦有“销金大袖、黄罗销金裙、段红长裙”,各
种首饰,花茶果物、团圆饼、羊酒等物,“又送官会银锭,谓之‘下财礼’,亦用 双缄聘启礼状";下等人家“所送一二匹,官会一二封,加以鹅酒茶饼而已"7。 其中尤为重要的这句话“名下财礼,则女氏得以组其虚费耳"8,就是说名义上 是聘礼,实际上是资助女方完成婚礼步骤的一种辅助费用。我们从聘财的礼单上

1(宋)洪迈:《夷举志》(甲)卷七《黄左之》,中华书局,1981年版,第767页。 2(宋)吴自牧:《梦粱录》卷二十《嫁娶》,浙江人民出版社,1980年8月版,第187页。 3(宋)李心传:《建炎以米系年要录》卷117《绍兴七年十二月庚中》,.j:海古籍jf;版社,1992年版,第585 页。 4(宋)窦仪:《宋刑统》卷十二《户婚律?审.幼私用财》,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7页。

5《清明集》卷七《立继有据/fi为户绝》,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17页。
6(宋)李觏:《李觏》卷二十《广潜书十五篇》,中华书局,1981第315页。 7(宋)吴自牧:《梦粱录》,浙江人民{I{版社,1980年8月版,第189页。 ‘(宋)吴自牧:《梦粱录》,浙江人民出版社,1980年8月版,第189页。
12

第二章宋代女性独特的财产——嫁妆 可以看出,除食物外,聘财跟奁产的内容是相通的,但在数量上聘财一般都小于 奁产的分量1。女方将男方赠送的聘财用于筹备出嫁女的嫁妆,同时从家庭经济 中支出一部分,然后将两者结合在一起,在成亲之日送到男方家。也就是说,聘 财名义上是男方家支出的,但不久就会变成嫁妆的一部分又回到男方家。显然, 聘财是奁产的重要组成部分。 2、奁产 这是所有女子从娘家获得的一种最直接最有效的财产。宋代女子奁产数目的 多少有相关的法律规定。《宋刑统》:姑姊妹在室者,减男聘财之半。2即出嫁女 的奁产是女方家其未婚兄弟给未婚妻聘财的一半。然而,法律的规定有时也不得 不让步于民间习俗和惯例。如果男方家送来的聘财太少,使女方陷入尴尬境地, 为了维护出嫁女的体面,女方就不得不筹集依民间惯例所应有的数目。这个数目 往往会超过法定的“减男聘财之半”。由于宋代聘财的多少无法定数目,而且各 个家庭的经济状况又干差万别,所以聘财差别较大。但奁产就不同,在厚嫁之风 的影响下,这成为嫁妆的一个主要来源。
3、婚娶相助

宋代婚姻论财,对士人家庭造成的负担已有学者论述3。因此家境殷实,给女 儿一份不菲的嫁妆是不言而喻的,但如果家境一般甚至贫寒,想给女儿一份体面 的嫁妆,婚娶相助就是极为重要的一环。“窦禹钧同宗及外姻甚多贫困者,丧亲 戚故旧遗孤有未能嫁者,公为出金嫁之。由公嫁者孤女凡二十八人。”4而且在宋 代,助嫁在一定程度上有制度化的倾向,这在皇宫和民间都有所反映。在皇宫, 北宋熙宁年间定下了“给奁具"之制。“祖宗元孙女给五百千,五世三百五十千, 六世三百千,七世二百五十千,八世百五十千。绍熙七年冬,诏元孙减五之二, 六世、八世减三之一,五世、七世减七之二。”5南宋绍熙年间,可能由于国库空 虚、财政困难,提供给宗女的奁资比北宋有所缩减,但这项资助宗女奁资的政策 还是延续下来。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下令:“泉州以经总制钱支给。”6在民 间,最具代表性的是范仲淹所制定的《义庄规矩》,“嫁女者支钱三十贯,再嫁二 十贯,娶妇支钱二十贯,再娶不支。"7其中对族中贫女的出嫁、再嫁的捐助数目 有明确规定。
4、自筹

1方建新:《宋代婚姻论财》,《历史研究》1986年3月第3期,第185.186;袁俐:《宋代女性财产权述论》, 鲍家麟编著《中阑妇女史论集续集》,稻香{l{版社,1991年,第191.192页。 2(宋)窦仪等:《宋刑统》卷十二《户婚?卑幼私用财》,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6页。 3方建新:《宋代婚娴论财》,《历史研究》,1986年3月第3期。 4(宋)范仲淹:《文正别集》卷阳《窦涑议录》,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35页。 5(宋)李心传:《建炎以来朝野杂记》(【}l集)卷一《宗女奁具》,中华书局,2000年7月,第57页。 6(宋)李心传:《建炎以来朝野杂记》(甲集)卷一《宗女奁具》,中华书局,2000年7月,第57页。 7(宋)范仲淹:《范文正公文集》卷八《义庄规矩》,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99页。
13

自己的妆奁充当小姑嫁资,就是这种类型。当然,这种赠予方式的财产数额一般 较小,但也是出嫁女嫁妆的一个组成部分,不可忽视。 (三)嫁妆的归属 女子出嫁后,嫁妆自然带到夫家,行施了对娘家主要财产承分的权利。在宋 代,女子能否体面地出嫁以及婚后在夫家的地位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就取决于这 些嫁妆,而且女子对这些嫁妆是具有支配权和终身所有权的。从宋代的法律和一 些案例可以看出,嫁妆带到婆家后一直与其他财物分属,分家的时候也单列出来。 下面把女子的奁产权移至夫家后的处分情况做一梳理。 1、嫁妆具有独立性。 宋代家庭同居共财与家庭共有财产直接发生关系。家的要素是人和财,分家 是同时分开人与财这两方面的行为,分家就会结束这种大家庭同居共财,其结果 是又形成了一个或多个以小夫妻为中心的新的同居共财家庭。4在宋代家庭分家 的过程中,嫁妆作为一种特殊的财产显现出来。《宋刑统》卷十二《户婚律?卑 幼私用财》规定:【准】户令“诸应分田宅者,及财物,兄弟均分,妻家所得之 财,不在分限。"5即兄弟分家时,嫁妆被视为不在分割范围内的财产。这明显与 同居共财状态下的其他财产是有区别的。嫁妆是非共有的,具有独立性。《清明 集》卷五《妻财置业不系分》中陈仲龙兄弟未分家的时候,寡妻蔡氏把部分田地 给了娘家的弟弟蔡仁。蔡氏的公爹告官。蔡氏说这是她用妆奁购置的,地契上写

1(宋)洪迈:《夷略忐》(补志)卷十《周瑞娘》,中华书局,1981年版,第1642页。 2(宋)庄绰:《鸡肋编》卷中,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65.66页。 3(宋)叶梦得:《林家训》,中国书店1986年版,第28页。 4(日)滋贺秀三:《中国家族法原理》,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第69页

5(宋)窦仪等:《宋刑统》卷十二《户婚?卑幼私用财》,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7页。
14

第二章宋代女性独特的财产——嫁妆 的是蔡氏的名字,不在婆家兄弟公有的财产范围之内。判官肯定了儿子以“妻财" 置到的田业并与人交易的合法性,认为是“正行交关’’,避免了公公陈圭以众分 田的名义将媳妇陪嫁地充公,强调“妻家所得之财,不在分限。"同时又说明, 若是家长陈圭赎回则是公有财产,若是儿子与媳妇赎回则仍是夫妇特有财产。正 是因为嫁妆具有不同于共有财产的独立性,同居共财大家庭中的一些比较自私的 人往往将原本属于大家庭的共有财产私自买田置地,然后向外界宣称是用妻子的 奁产进行的合法交易,这样就达到了肥小家、损大家的目的。这里引用《袁氏世 范》中一条材料加以佐证:“朝廷立法,于分析之事,非不委屈详悉,然果是窃 众营私,却于典卖契中称系妻财置到,或诡名置产,官中不能尽行追究……作妻 名置产,身死而妻改嫁,举以自随者亦多矣。”- 2、夫妇对嫁妆的所有权。 从上行文可以看出妻子的随嫁资产不同于夫家的共有财产,是属于夫妻特有 的财产。按照礼法,“妇女财产,并同夫为主”2,但事实上,在同常生活中,妻 子对从娘家带来的奁产享有相当大的支配权。下面对在夫妻内部,夫妇对嫁妆的 处分与管理情况做一简单的分析:
(1)夫妻俱在时

《白虎通仪》日:夫为妻纲。按照中国儒家传统规范,继嫁从夫,所以家庭 中的家长通常都是由丈夫担任。由此要求“妻自随之产,不得别立女户,当随其 夫户头,表明为夫之财产。"3可见,根据法律,女子的嫁妆在婚后就成为夫家财 产。可以说,这部分资产对夫的兄弟而言是夫家家族中的私产,对夫妻及其子孙

而言又是私产中的共产,而且主要由家长——丈夫来管理。但实际上妻子对这部
分财产有更多的权利,袁俐认为妆奁中的首饰、珍玩、器皿、衣物等物的特点决 定妻子比丈夫有较多的占有、支配权力。而且这类随嫁物件比较私密并带有标识 或纪念性的意味,习俗上多被认为是妇女的私物。所以这类物品一般轻易不动, 或者有妻子本人处置。下面的两则例子是为佐证:北宋开封民妇朱氏“家贫,卖 巾履簪珥以给其夫"4,江滨庾案例“……又妻盗搬房奁器皿,及勒令对辨,则 又皆虞氏自随之物。”5判官认为搬走的是女子自己的奁产,不算偷婆家的东西。 而且奁产是一种特殊财产,是从妻家转移到夫家的,具有赠予的意味,其目的是 使出嫁女有一定的财产保障,以奠定其在婆家的物质基础。嫁妆一移至夫家,丈 夫就享有完全的私有权,妻子被排除在外,显然是不符合人之常情的。实际上, 丈夫在处置嫁资时,往往会征得妻子的同意,或是经夫妻协商以后达成一致。在
‘(宋)袁采:《袁氏世范》卷.卜《睦亲?同居不必私藏金宝》,天津古籍出版社,1995年版,第24页。 2《清明集》卷五《妻财置业不系分》,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140页。 3《清圳集》附录_二《郭氏刘拱礼诉刘仁谦等冒占|11产》,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606_—608页。 4(兀)脱脱:《朱史》卷阴百六十《列女?朱氏专》,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13479页。 5《清明集》卷+f.《夫欲弁妻诬以暧昧之事》,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380.38l页。
15

第二章宋代女性独特的财产——嫁妆

正常的夫妻生活中,奁产往往是“并同夫为主",对外也是以夫的名义进行交易, 即财权上的夫妻同体主义。但在对嫁妆处分之前,丈夫还是会考虑一下妻子的意 见。从对内来说,夫妻的生产和日常生活所用是不受此限制的。宋代史料中出现 妻子以嫁妆资助丈夫,或者丈夫使用妻子私财的事例不在少数,这些案例中妻子 都主动提出或表示同意。当时政府的一些法规也对妻子的嫁资有所保护。北宋政

府曾规定:“不逞之民娶妻,绐取其财而亡,妻不能自给者,自今即许改适。川这
条法令大约是宋初到大中祥符七年(1014年)之间制定的,是允许妻子可以自 主改嫁的诸多情况的一种,法律对盗取妻财的行为是予以谴责的。这条法令虽然 不是特意保护妇女的奁产权,但我们还是能够间接有所了解。 (2)妻亡夫在时 如果妻子在丈夫之前去世,那么嫁资理所当然地就与丈夫从祖上继承的家产 及夫妻双方所经营的财产合为一体,丈夫毫无争议地接管妻子的奁产。在这个过 程中,无论奁产厚薄,妻子的娘家并无正当的干涉权,无权要回。宋代法律对此 时的奁产归属权有明确规定:“妻虽亡没,所有资财及奴婢,妻家并不得追理。" 2丈夫死后,嫁妆也就作为家庭财产的一部分,按“诸子均分法”被他们的后人 所继承。 当丈夫在妻子之前去世,妻子对其奁产的处分也是具有所有权的,我们分为 妻守节、改嫁等多种情况,这将在以下章节中分析。

‘(宋)李焘:《续资治通鉴K编》卷八十二《人中祥符七年春J下月工辰》,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186l 页。 2(宋)窦仪等:《宋刑统》卷十二‘户婚律?卑幼私用财》,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7页。
16

第三章出嫁女在娘家以女儿身份的财产承分形态

第三章出嫁女在娘家以女儿身份的财产承分形态
出嫁女在娘家以女儿身份获得的财产,最主要的是嫁妆,它是在诸子平均析 产方式中,给女儿留下的间接参与娘家家产分配的方式和机会之一。这里要论述 女子出嫁后对娘家财产的再次承分。由于宋代户绝法对女子财产承分意义比较重 大,所以下文从非户绝和户绝的不同角度分析宋代出嫁女对娘家财产继承状况。

一、非户绝情况下的遗嘱分产
在成文法层面,遗嘱似乎只和户绝情况联系在一起,《宋刑统》“户绝资产”条 及南宋遗嘱法都显示出这一点。事实上非户绝情况下遗嘱分产一样存在。袁采日: “父祖有虑子孙争讼,常欲预为遗嘱之文”,“遗嘱之文皆贤明之人为身后之虑”1, 可见遗嘱分产比较常见。 《清明集》中就记载大量有关遗嘱继承纠纷的案例。当然

根据宋代法律,出嫁女在有兄弟承分家产时,原则上无权继承娘家的任何遗产,即 《清明集》多次提到的“已嫁承分无明条,未嫁均给有定法"2的具体含义。但是 不少父母出于对女儿的疼爱往往在除了家奁之外,会额外的通过遗嘱的方式分给出 嫁女一部分财产。这种情况特别出现在家中没有亲生儿子而只有命继或立继的养子 时。因此,在某些地区出现了养子与出嫁女争财产的现象,如“闽中生子既多不举, 其无后者则养他人子以为息,异同族人或出嫁女争讼其财无虚日,予(指作者王得 臣)漕本路,决其狱,日不下数人。"3这里明显所记为命继子与出嫁女之争,争讼 数量达到一日数宗,全年当不下千余宗,而且只是福建一路之案,想是有不少出嫁 女是通过这种合法的方式得到娘家财产的,否则她们也不会热衷于此。另外,虽有 亲生子孙,有些人却仍将部分财产以其他名义赠予出嫁女的。如宋人周密《齐东野 语》卷六记载:“杨和王最所终爱者第六女,……因厚以金缯水果以遗其女,且拨 吴门良田千亩以为粥米。’’4当然像这样眷顾出嫁女的情况应该也不多见。但如果当 出嫁女生活困窘而娘家生活宽裕,时常予以接济,理应常见。

二、户绝情况下的分产
(一)户绝未立子 何谓“户绝’’?《唐律疏议》卷十二云:“无后者,为户绝’’5,宋承唐律称
1(宋)袁采:《袁氏世范》卷上《睦亲》,天津古籍…版社,1995年7月版。第28页。

2《清明集》卷七《立继有据不为户绝》,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18页。
3(朱)王得臣:《廪史》卷下《风俗》,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53贞。 4(宋)周密:《齐东野语》卷六《向氏粥田》,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76页。 5(唐)长孙无忌等:《唐律疏议》卷f。二,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238页。
17

第三章出嫁女在娘家以女儿身份的财产承分形态

无男性继承人的人户谓“户绝"。这是从宗祧继承出发得出的一个重男轻女的法律
结论。

《清明集》卷八《夫亡而有养子不得谓之户绝》1一文中还有两条对“户绝"

的补充信息:第一,如果家庭中,有同宗养子经过“除附"手续,或者所抱养的三 岁以下异姓子已从养父姓,该家庭都不是户绝。第二,家庭在寡妻尚存时,也不是 户绝,她招“接脚夫’’也一样。除非该寡妻自愿归后夫家,融入另一家庭,或者在 无子情况下身故,才适用户绝相关法条。在“户绝”继承中,既有诸女的继承权和 遗产分配问题,亦有立继和命继问题,又有同居人的财产继承权问题。 魏道明认为“户绝"时适用遗嘱的法律规定只见于唐、宋两朝。在宋代的户绝 继承中,遗产继承成为独立的继承内容,其重要性远远超过宗祧继承,特别在户绝 之家的女子身上表现的最突出。刘克庄(南宋)讲: “考之令文,诸户绝财产,尽

给在室诸女。”2这里强调的是在室女,但也反映了女子在户绝时继承地位的提高。 根据宋代法律,出嫁女在有兄弟承分家产时,原则上无权继承娘家的任何遗产,即 《清明集》多次提到“已嫁承分无明条,未嫁均给有定法"的具体含义,“无明分" 是指在户绝状态下,出嫁女不能根据《户绝资产法》分得财产, “有定法"的“定

法"也就是“诸分财产,未娶者与聘财,姑姐妹在室及归宗给嫁资,未及嫁者别给 财产,不得过嫁资之数。"3但《宋刑统》卷十二《户婚律?户绝资产》条中规定, 在娘家户绝、被继承人又未立遗嘱时, “诸身丧户绝者,所有部曲、客女、奴婢、

店宅、资财,并令近亲(亲依本服,不以出降)转易货卖,将营葬事及量营功德之 外,余财并与女(户虽同,资产先别者,亦准此)。"4此法令没有对“女”的范围 有所限制,包括各种女儿身份在内,出嫁女也应在其中,但没有对出嫁女的具体应 得份额给以说明。同条又以【准】的形式,摘录了唐开成元年(836年)七月五日 敕节文:“自今后,如百姓及诸色人死绝无男,空有女,已出嫁者,令文合得资产。 期问如有心怀觊望、孝道不全、与夫合谋有所侵夺者,委所在官吏严加纠察。如有 此色,不在给予之限。’’5这里对出嫁女的品行有所要求,强调了继承权的取得必须 以应尽的义务为前提条件,对“只知有货利,不知有父母’’6,对父、祖、尊长不尽 孝养义务的子女,法律规定不得继承遗产,即被剥夺了继承权。严重者要受到法律 的制裁,体现了权利与义务相一致的原则。其中“已出嫁者,令文合得资产"这句, 可以理解为出嫁女能得到所有资产,也可以理解为应该给与她们一定份额资产。接 着“臣等参详"具体规定,“请今后户绝者,所有店宅、畜产、资财、营葬功德外, 有出嫁女者,三分给一分,其余并入官。如有庄田,均与近亲承佃。”7解决了法令
1《清明集》卷八《夫产而有养子不得谓之户绝》,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73.274页。 2《清明集》附录三《后村先生人伞集》,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614页。 3《清明集》卷七《双立母命之予与同宗之了》,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17页。 4(宋)窦仪等:《宋刑统》卷十二《户婚律?户绝资产》,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8页。 5(宋)窦仪等:《宋刑统》卷十二《户婚律?户绝资产》,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8页。 6(清)徐松辑:《宋会要辑稿?食货》六一之六一,中华书局,1957年版,第5904页。 7(宋窦仪等:《宋刑统》卷f.二《户婚律?户绝资产》,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8页。
18

第三章出嫁女在娘家以女儿身份的财产承分形态

语焉不详的问题,同时也规定归宗女与在室女的承受份额。概括一下《宋刑统》对 三种女儿的份额规定如下: (1)家中只有在室女,她们可以承受全部财产(分配原则应为均分)。 (2)家中只有出嫁女,出嫁女承受份额为三分之一,其余三分之二没官。 (3)归宗女承受份额与在室女相同。 宋初规定出嫁女只可以继承户绝资产“店宅、畜产、资财"的三分之一,无权 继承田产。“如有庄田,均与近亲承佃"就是把田产的佃取耕种权给予近亲。之后 在大中祥符八年(1015)敕令中规定“户绝田并不均与近亲,卖钱入官。肥沃者不 卖,召人承佃,出纳租课"1,这样户绝田产没官的机率增大。 宋仁宗天圣四年(1026)审刑院制定的《详定户绝条贯》中再次规定: “今后户

绝之家,如无在室女有出嫁女者,将资财、庄宅、物色除殡葬营斋外,三分与一分; 如无出嫁女,即给与出嫁亲姑、姊、妹、侄一分;余二分若亡人在R亲属及入舍婿、 义男、随母男等,自来同居营业,佃莳至户绝人身亡及三年已上者,二分店宅、财 物、庄田并给为主;如无出嫁姑姊妹侄,并全与同居之人;若同居未及三年,及户 绝之人孑然无近亲,即均与从来佃莳,或分种之人承税为主。"2意为在没有在室女 只有出嫁女的情况下,出嫁女得三分之一财产;如果家中没有出嫁女,则原为出嫁 女承受的三分之一财产给予“出嫁亲姑、姊、妹、侄”等性质皆为出嫁的女性亲属。 剩下的三分之二财产由男性同居人代为管理,户绝三年后正式给予他们。如果没有 出嫁女性亲属,则财产全部给予男性同居人。在完全找不到合法同居人(主要是亲 属)情况下财产才会没官。这条法令同样也没提及出嫁女可以继承田产。 但我们在另一条资料中见到,出嫁女在天圣六年(1028年)便可以继承户绝家 的田产。 《东斋汜事》有可样一条记载: “天圣中,雄州民妻张氏户绝,有田产。

于法当给三分之一与出嫁女,其二分虽有同居外甥,然其估缗钱万余,当奏听裁。" 3从南宋的资料来看继承户绝田产也都是包括田产的。如《清明集》卷八《命继与立 继不同》:又准户令:诸已绝之家立继绝子孙,谓近亲尊者命继者,与绝家财产者, 只有出嫁诸女者,即以三分为率,以二分与出嫁诸女均给,余一分没官。法令昭然, 有如日星,此州之所当奉行者,今欲照上条帖县,委官将江齐戴见在应干用地、屋 业、浮财等物,从公检校抄箭,作三分均分。……将一分付与诸女法。’’4仁宗天圣 年间,出嫁女可以继承包括田产在内的法规与建隆条法规定的出嫁女不能继承庄田 相比,显然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元符元年(1098年),宋政府又颁布了一条法令:“户绝财产尽给在室女及归

1(清)徐松辑:《宋会要辑稿?食货》六三之一七一,中华书局,1957年版,第6072页。 2(清)徐松辑: 《朱会要辑稿?食货》六一之五八,中华书局,1957年版,第5902页。

3(宋)范镇撰:《东斋记事》,中华书局,1980年版,第5页。 4《清明集》卷八《命继与立继不同》,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67页。
19

第三章出嫁女在娘家以女儿身份的财产承分形态

宗女。千贯以上,内以一分给出嫁诸女;止有归宗女者,三分中给二分外,余一分, 中以一半给出嫁诸女,不满二百贯,给一百贯;不满一百贯全给。止有出嫁诸女者, 不满三百贯,给一百贯;不满一百贯,亦全给;三百贯以上,三分中给一分,已上

给出嫁诸女,并至二千贯止。若及二万贯以上,临时奏裁增给。从之。川这条户令
比较复杂,它重申了宋代归宗女与在室女均分户绝财产的规定,但又对宋初的法令 做了一些调整。在某些情况下,出嫁女多了一些继承机会。户绝之家即使有归宗女 和在室女,但当遗产达到一千贯以上时, 出嫁女即可以继承一份;没有在室女只有 归宗女和出嫁女时,归宗女得三分之二, 出嫁女可得六分之一。这里必须分具体情

况加以考虑,在归宗女继承的户绝财产之外(即其余的三分之一),如其总额少于 二百贯,则给出嫁女一百贯;如不满一百贯,则全部给出嫁女;只有出嫁女时,户 绝财产在一百贯与三百贯之间,给一百贯;不满一百贯,可全部给予出嫁女;若总 额在三百贯以上,出嫁女只能继承三分之一,出嫁女能得到的限额为二千贯。如户 绝财产总额达二万贯以上,则须临时具数奏裁增给。从上可知:出嫁女对户绝财产 的继承相比较于在室女、归宗女是受限制的。 此外,绍兴二年(1132)九月户部一条令调整了出嫁女承受财产的上限。条令 如下:“立继之人,其财产以户绝出嫁女法三分给一,至三千贯止。”2在实际操作 中,要满足户绝财产总额达千贯以上或户绝之家仅有出嫁女的条件是不常见的。宋 代饶有家产的户绝之家不收养拟制的子孙也很少,倒是《清明集》卷八《户婚门?立 继类》中记载的以立继之名争夺财产的案件很多。因而,出嫁女理论上是可以有继 承财产的机会,实际上真正能得以实现的机率比较低。根据上文所引各法律条文, 将各种女性身份的财产承分份额分配比例整理成表格如下(见下页表格)。

1(宋)李焘撰:《续资治通鉴}::编》卷501《元符元年八月》,中华书局,1993年版,第11935页。 2(清)徐松辑:《宋会要辑稿?食货》六一,中华书局,1957年版,第5905页。
20

第三章出嫁女在娘家以女儿身份的财产承分形态

法律条文中三种女性财产承分份额表(表1)
成文法条
《宋刑统》“臣等 参详”部分(963) 在室女 家中只有在室女, 出嫁女 归宗女 与在室女相同

家中只有出嫁女, 最多可得1/3,其 余2/3没官 1.出嫁女最多可得
1/3

均分全部家产 维持《宋刑统》 原则不变

仁宗天圣四年《详定 户绝条贯令》(1026)

维持《宋刑统》 原则不变

2.家中若无出嫁女 则出嫁女性亲属代
为承受家中1/3家

产,其他2/3由男性 同居人代为管理
哲宗元符元年八月新 定户令(1098)

1.家中有归宗女, 与归宗女均分
2家中有出嫁女,

1-不能承受超过 2000贯家产

1.家中有在室女, 与在室女均分 2.家中若无在室女

2.家中有在室女,以
1/3:2/3比例分配(

与出嫁女以1/3:
2/3比例分配 (家产超过100贯)

,超过1000贯时,
只能得2/3家产

家产超过100贯) 3.家中有归宗女,与
出嫁女以1/3:l/6

3.家中有出嫁女,
与出嫁女,与出嫁 女以l/3:l/6比例

比例分配
绍兴二二年九月户部条 令(1132) 《清明集》 无明文规定 最多不能承受超过 3000贯财产 家中只有在室女均分 无明文规定 全部家产

分配
无明文规定

家中只有归宗女,

所得家产不得超过
在室女所得一半 (即最高承分一半 家产)

根据此表,我们可以看出,出嫁女承分户绝财产份额,从北宋到南宋的变化呈 弱减趋势, (当然这四条法令只是宋代户绝分产成文法中的几个点)而且相比较于

在室女和归宗女来说份额少一些,但从法意上来看还是比较合理的。出嫁女有夫家 供养,不在娘家居住,而且结婚时已经获取了嫁妆,承分财产时自然不能按在室女、 归宗女的财产份额比例获得财产,否则就是对后者的不公平了。但出嫁女仍能获取 娘家的财产,说明了出嫁女财产权益比较大。 (二)户绝有命继子 上面我们分析了户绝情况下出嫁女的财产承分。在以宗兆继承为特色的家族 中,户绝之家多通过立继或者命继的方式为自己延续香火,所以在户绝之家加入新

成员——命继子时,情况又有不同。对于“立继”、“命继”《清明集》卷八《命
继与立继不同》有明确说法。判词云:“江瑞之立,当以命继论,不当以立继论。…… 立继者谓夫亡而妻在,其绝则其立也当从其妻,命继者谓夫妻俱亡,则其命也当惟
2l

产承分形态

财产所得说明。由于本案关键 公平性,所以法官特别指出命 原则,这也是法官在判决家庭

之。命继者与诸无在室、归宗诸女,止得家财三分之一。又准户令:诸已绝之家立 继绝子孙谓尊长命继者,于绝家财产者,若止有在室诸女,即以全户四分之一给之, 若又有归宗诸女,给五分之一。止有归宗诸女,依户绝法给外,即以其余减半给之, 余没官。止有出嫁诸女者,即以全户三分为率,以二分与出嫁诸女均给,余一份没 官。”2现将上文各人的所得份额列出表格,如下: 户绝之家命继子与其他女儿财产承分份额表(表2)
在室女

命继予
1/4 1/3 l/4

归宗女

出嫁女

没官

在室女+命继子
出嫁女+命继子

3/4

1/3 1/2 4/15

l/3 1/4

归宗女+命继子
在室女+归宗女+命继子 命继子
8/15

3/1 5 1/3

(2/3)

从上表可以看出,出嫁女在有命继子的情况下可以获得三分之一的家产,而命 继子即使在没有女子的情况下,他的家产继承权也只能被限制在继承家产总数的三 分之一。 南宋政府对命继子与出嫁女的财产权也作了专门规定。 《宋会要辑稿?食货》

六一之六四记载:“绍兴二年九月二二日条:江南东路提刑司言:‘本司见有人户陈 诉,户绝立继之子不合给所继之家财产。本司看详:户绝之家依法既许命继,却使 所继之人并不得所生所养之家财产,情实可衿。欲乞将户绝命继之人,于所继之家 财产,视出嫁女等法量许分给。户部看详,欲依本司所申,如系已绝之家,有依条 合行立继之人,其财产依户绝出嫁女,三分给一,至三千贯止,余依见行条法。’ 从之。”根据以上规定,可知:在有命继子的情况下,南宋出嫁女能继承户绝家财 产的三分之一,这与北宋有命继子时出嫁女对户绝财产的继承分额与命继子一样。 但南宋的限额比北宋《元符新规》要宽松,由二千贯升至三千贯。 从以上分析得知,出嫁女除在户绝情况下有继承娘家财产的权利外,在娘家有

1《清明集》卷八《命继与立继不同》,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66页。 2《清明集》卷八《命继与立继/1i同?再判》,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67页。
22

第三章出嫁女在娘家以女儿身份的财产承分形态

法定继承人时,出嫁女也能享有一定的财产权。

三、招婿入赘情况下的分产
“关于赘婿秦策谓太公望齐之逐夫,史记谓淳于髡齐之赘婿,是赘婿之制 或始于齐,其妻当系巫儿也。巫儿为家主祀,嫁者不利其家;惟不嫁云者。不外 嫁而已矣。1’’这是民国时期学者陈顾远对赘婿的阐述,他指出了赘婿出现的时 间和原因。赘婿是因为与女方有婚姻关系的缘故而进入女方家庭,其财产继承权 的取得,实际上是以其妻与财产所有人的血缘关系为基础的,也是出嫁女对娘家 财产继承的一种特殊表现形式。邢铁认为招婿入赘后女儿的继产权得以扩大,表 面上扩大的部分似乎是属于赘婿的,实际上却是以女儿(妻子)的家产继承权为基 础的,是女儿间接继承权的巩固和扩大。2所以,本文将赘婿的财产权,放归于 出嫁女在娘家财产承分的特例进行考察。 无子有女家庭招赘婿比较常见。父母在年龄较大时还未有子,不得已招婿, 招婿后又生子的情形也为数不少。有些家庭既立养子又招赘婿或有亲生儿子仍招 女婿上门,也是存在的。《续资治通鉴长编》和《宋会要辑稿》中都有描述,如 “崇义副使郭载言:臣前任剑南,川峡富人多招婿,与生子齿,富人死即分其财, 故贫人多舍其亲而出赘,甚伤风化而益争讼,望禁之。”3“九月二十一日崇义副 使载言前使剑南见富人家多召赘婿与所生子富人死即分期财贫民多舍其父母出 赘甚伤风化而益争讼望禁之”4从政府制定专门法令禁父母健在时为人赘婿的情 况来看,当时招婿入赘为数应不少。 在考察赘婿的财产权之前,有必要根据招赘婿之家是否有男子继承家产,而 将此问题分两种类型予以探讨:一种是非户绝家庭赘婿的财产权,另一种是户绝 家庭赘婿的财产权。 (一)非户绝情况下的分产 宋代非户绝家庭可以有两种情况:一是父母亡时有亲生儿子继承遗产,另一 是父母生前曾立养子继承遗产。宋代有子(包括养子)而立赘婿较为常见的情况 是:其一,招赘婿时还没有亲生儿子,在招了赘婿之后才生了儿子;其二,终生 没有亲生子,招了赘婿以后对赘婿不满意,或者迫于族人压力再立养子。 在有亲生子又招赘婿的家庭,一般都是年龄较大而没有子,不得已招赘婿养 老送终,后来又有子的情况。为了防止赘婿与亲子争夺财产,父母往往事先就立 遗嘱分配好二者的应得分额。《宋史?张咏传》日:“有民家子与姐婿讼家财。婿
‘陈顾远:《中国婚姻史》,.卜海文艺…版社影印本,1987年12月,第108页。 2张国刚主编:《中围家庭史》, 广东人民_}l;版社,2007年版,第239页。 3(宋)李焘:《续资治通攀长编》卷三f—一《淳化兀年九月戊寅》,中华书局,1979年版,第705页。

4(清)徐松辑:《宋会要辑稿?刑法》二之四,中华书局,1957年版,第6497页。
23

第三章出嫁女在娘家以女儿身份的财产承分形态

言:‘妻父临终,此子裁三岁,故见命掌资产,且有遗书,令异日以十之三与子, 余七与婿。’咏览之,索酒酹地,日:‘汝妻父智人也,以子幼故托汝。苟以七与 子,则子死汝手矣。’示命以七给其子,余三给婿,人皆服其明断。"1从中我们 可以看出,这里赘婿的岳父在生前立下遗嘱,亲生子年幼,要求赘婿掌管资产, 他日儿子长大成人后分家产七分与赘婿,儿子只给三分。宋代户令日:“诸财产 无承分人,愿遗嘱与内外缌麻以上亲着,听自陈。则有承分人不合遗嘱。’’2因此, 在一般情况下,除有确凿证据证明亲生子不孝外,遗嘱继承多限于户绝之家和户 绝立继之家。只有在父母双亡、子孤且幼、其女招赘成婚,主持家政的情况下, 难以实施子承父分法时,父母才托孤于赘婿,选择立遗嘱分家产,这也是为世俗 所理解的。所以父母家长分配财产甚至比亲生子更多的家产给赘婿,给予赘婿财 产保障,使赘婿不至于谋财害命,以更好地履行抚养内弟长大成人的义务。就像 这里张咏所指的防止“苟以七与子,则子死汝手矣。”所以最后判子婿的财产份 额由原来遗嘱的七分减为三分,但我们看到,赘婿仍然保持有一定份额的财产承 分的比例。当然张咏的判案也许如袁俐所说,乃是基于人情考虑,无法律(成文 法)依据,但是,既有亲生子又立遗嘱的行为明显是与当时法令不相符的,那么 合理的解释只能是:亡人的合理遗嘱具有相当程度的法律效力,必须得到尊重和 考虑;父死子幼,托孤于赘婿,赘婿的权益应得到保障。 在既有赘婿又立养子时,养子虽说名义上是继产承祀、养老送终的当然人选, 这是既符合法律规定又遵循世俗情理的,但毕竟养子不是自己亲生的,又由于立 养子必须遵循一套严格的亲疏原则,“依户令,无子者听养同宗于昭穆相当者。" 3而同宗昭穆相当之人优先,这就可能导致以下情况:“如必日养同宗,而不开立 异姓之门,则同宗无子或无子子孙少立,或虽有而不堪承嗣,而养子之家与所生 不咸,非彼不愿,则此不欲,虽强之,无恩义。"4这样所立之子可能不是养父母 所乐意而钟爱的,因此在财产继承这一问题上,就有可能用遗嘱的方式留给赘婿 以继承遗产的机会,从而也导致了养子与赘婿之间因财产产生的矛盾。《宋会要 辑稿?食货》六一之六五中记载:“绍兴三十一年四月十九日,知涪州赵不倚言: ‘契勘人户陈户绝继养遗嘱所得财产属各有定制,而所在理断间或偏于一端,是 致词论繁剧,具如甲之妻有素出女比无儿男,甲妻既亡,甲再娶后妻抚养甲之女, 长成招进舍赘婿,后来甲患病危无子遂将应有财产遗嘱与赘婿,甲既亡,甲妻却 耿甲之侄为养子,致甲之赘婿执甲之遗嘱与手谕与所养子争论甲之财产,其理断 官司,或有断令养子承全财产者,或有断令赘婿依遗嘱营系财产者。’给事中黄
1(元)脱脱:《宋史》卷二百九十三《张咏传》,中华书局,1977年版,第9802页。 2《清明集》卷五《继母将养老山遗嘱与亲生女》,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14l页。 3(宋)窦仪:《宋刑统》卷f‘二《户婚律?父母在及居丧别籍异财居丧生了“议曰”》,中华书局,1984年 版,第192页。 4《清明集》卷七《双屯母命之子与同宗之予》,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20页。
24

第三章出嫁女在娘家以女儿身份的财产承分形态

祖舜等看详,欲下有司审定申明行下,庶几州县有似此等公事,理断归一,亦少 息词讼之一端也。诏黄祖舜等看详,法所不裁,均令给施行。一在本例中,州官 赵不倚用举例的方式指出赘婿与养子之间的矛盾,因为按照户绝继养法,夫亡而 由妻所立之子,与子承父分法同,有继承全部财产的权利。那么甲的后妻所立的 甲的侄子为养子就能继承全部财产。但由于甲妻立继的养子是在甲遗嘱财产给赘 婿之后,所以从法意人情上考虑赵不倚“诏黄祖舜等看详,法所不裁,均令给施 行”,也就是说最后裁定养子和赘婿各分一半财产。从中看出户绝财产由被继承 人遗嘱给赘婿同样也是受法律保护的。《清明集》卷九《户婚门?取赎?孤女赎 父田(吴格)》说得是逾百六娘要取赎其父俞梁身前出典之田的争诉,逾百六娘 是招赘了陈应龙为夫婿的女子,该判词说:“准令,户绝财产尽给在室诸女,而 归宗女减半。今俞梁身后既别无男女,仅有逾百六娘一人在家,坐当招应龙为夫, 此外有别无财产,此田听逾百六娘夫妇照典契取赎,遮应合理法。”1在此,招赘 女儿(在家的出嫁女)和在室女处于同等的地位。 (二)户绝情况下的分产 在户绝家庭里,夫妻俱亡且未立继者,赘婿对户绝家庭的财产继承权,宋律 有专门规定。《宋会要辑稿?食货》六一之五八记载:“仁宗(天圣)四年七月, 审刑院言:‘详定户绝条贯,今后户绝之家,如无在室女,有出嫁女者,将资财、 庄宅物色除殡葬、营斋外,三分与一分:如无出嫁女,即给予出嫁亲姑、姊妹、 侄一分;余若亡人在日亲属及入舍婿、义男、随母男等自来同居,营业佃莳时, 至户绝人亡及三年以上者,二分店宅、财物、庄田并给为主。如无出嫁姑、姊妹、 侄,并全与同居之人。若同居未及三年,及户绝之人孓然无同居者,并纳官,庄 田依令文均与近亲,如无近亲,即均与从来佃莳时或分种之人,承税为主。若亡 人遗嘱证验分明,依遗嘱施行。从之。",z这里规定了赘婿在一定条件下能以同 居人的名义继承遗产。赘婿(即入舍婿)只要参与户绝家生产营运达三年以上, 就享有继承权。除三分之一财产,有出嫁女时必须给出嫁女外,其余二分给此等 同居之人。如无出嫁女或亲姑姊妹侄,则全给此等同居之人。赘婿显然是在同居 人范围之内的,但赘婿获得财产的总额不得超过三千贯。天圣五年(1027年) 四月,北宋政府对《户绝条贯》作出补充规定:“若亡人遗嘱证验分明,并依遗 嘱施行,切若户绝之人,有系富豪户,如无遗嘱,除三分给一及殡殓营葬外,其 余店宅财物,虽有同居三年以上之人,恐防争讼,并仰奏取指挥,当议量给同居 之人。"3在这条法令中,同居三年以上之人户绝财产的继承被再次确认。南宋时

’《清明集》卷九《孤女赎父田》,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316页。 2(清)徐松辑:《宋会要辑稿?食货》卷六一之五八,中华书局,1957年版,第5902页。 3(清)徐松辑:《宋会要辑稿?食货》卷六一之五八,中华书局,1957年版,第5902页。
25

第三章出嫁女在娘家以女儿身份的财产承分形态

期,同居人依然享有对户绝财产的部分继承权。以赘婿的权利而言,在法:“诸 赘婿以妻家财物营运,增置财产,至户绝日,给赘婿三分。”1从中可以看出,宋 代户绝之家的赘婿拥有一定的继承财产的权利,从而也可以折射出出嫁女在娘家 的所得权利。 综上所述,出嫁女除了在娘家获取嫁妆之外,还可以通过遗嘱继承的方式 得到娘家非户绝时的财产;并且在其娘家是户绝或户绝有命继子时也有机会获得 财产;招赘婿时赘婿的财产所得实际上也是出嫁女对娘家财产的变相拥有。因此 出嫁女获取娘家财产的机会较多,形式也多样。

1《清明集》卷七《立继有据不为户绝》,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16页。
26

第四章出嫁女在婆家以寡妻身份的财产承分

第四章出嫁女在婆家以寡妻身份的财产承分
出嫁女在娘家除了获得奁产外,还得到多种其他形式的财产,然而那只是她 们获得财产的途径之一。同样她们在婆家也拥有较大的财产权,并且有多种财产 继承形式。 在男权社会中,男子主导着社会的一切。通常情况下,在婆家,只要丈夫在 世,分家析产和承立门户的都是丈夫。夫妻共同生活期间,分不清也没必要分清 家产到底是谁的,所以,出嫁女以媳妇身份继承婆家财产时,通常都发生在丈夫 去世后的场合,表现为遗孀继产承户的问题。滋贺秀三认为“围绕夫家财产,妻 本人的持分是不存在的。……妻妾成了寡妇时,妻就取代夫的地位,继续保持着 包括原来属于夫的东西,妻存在的极其重要的意义被表现出来"1。而遗孀有的 是儿媳,有的已经成了婆婆,还有的既是媳妇又是婆婆。下面就孀妇的不同身份 情况分别探析。

一、

以儿媳身份的财产承分情况
“在父系社会中,女子的权利并不从抚育她的父母手上得来,而须向她的配

偶的家庭去承继。”2这是费孝通先生对中国传统女性财产权的认识。根据费先生 的理解,中国传统社会中,女性的财产权最主要的体现是女性对夫家财产的继承 及处分权。我认为,媳妇在婆家的财产继承与处分权,应从两方面考察:一是媳 妇从娘家带来的财产,包括奁产陪嫁和户绝之家依法继承的娘家其他情况下的财 产等;一是夫家家产。对于前者,媳妇享有全部所有权,而对于后者,则主要体 现为夫死之后,寡妻的继承与管理权。丈夫亡后,尽管有“夫死从子”之说,家 产的继承者应当是儿子,妻子只能代子继承(可称为继管),但实际上,妻子大 都成了先于儿子的实际继承者。了解出嫁女在婆家财产权利的关键所在是看寡妻 是否守节。所以,我们分在守节和改嫁的不同情况下,出嫁女在婆家的财产承分。 (一)寡妇守节 丈夫去世后媳妇守节不改嫁,表明她将承担起亡夫的所有义务,包括支撑门 户、抚养子女、赡养老人等。作为报偿和尽义务的物质基础,她便可以享有继管 亡夫全部家产的权利。《清明集》卷八《检校婺幼财产》中,方天禄死后无子“妻 方十八而孀居,未必能守志,但未去一日,则可以一日承夫之分,朝嫁则暮义绝

1(日)滋贺秀三:《中国家族法原理》,法律…版社,2003年版,第415页。

2费孝通:《乡土中国生育制度》,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5月第l版,第243页。
27



Jt!^

兄 当 括 后 也 资



1、无子守节 在丈夫先亡于妻子,夫妻没有儿子,丈夫生前没有收养子,死时又没用遗嘱 立嗣的情况下,宋代有相关法律保障这种无子寡妇的合法权益,《宋刑统》卷十 二《户婚律?卑幼私用财》【准】日:“户令,诸应分田宅者,及财物,兄弟均 分,……寡妻妾无男者,承夫分。若夫兄弟皆亡,同一子之分。"5这条法律规 定了在丈夫先亡于夫父的情况下,在继承祖业时,允许寡妻代替丈夫承受遗产, 其继承份额为一个侄子的标准,明确规定遗孀能继承亡夫的遗产,是名副其实的 继承者。虽然郭东旭认为“妻承夫分’’的代为继承有很多附加条件,但是,它毕 竟打破了以前把宗祧继承作为取得财产继承的前提限制,出嫁女的财产获得途径 增多。在这里,我们要注意的是这里的用词是“寡妻妾",也就是说连同没有儿 子的妾也有继管亡夫遗产的权利。《清明集》记载:“在法:诸分财产,兄弟亡者, 子承父分,寡妻守志而无子者,承夫分。妻得承夫分财产,妻之财产也。立子而 付之财产,妻宜得而与之,岂近亲他人所得而可否之乎?”6在丈夫殁后,寡妻 的财产权利是他丈夫在世时状况的延续。作为遗孀,尤其是无子或子幼的遗孀, 要想牢固永久地继管亡夫遗产,并非易事。这不同于从娘家获得的家产,那是父 母基于血缘亲情设法给予的,而在婆家,则是基于权利与义务相一致原则而获得 的报酬,她必须以矢志守节的代价为夫家尽继立门户等义务,至多是招接脚夫帮 自已尽义务;如果寡妻不尽这些义务而是改嫁他处,便相应地失去了对夫家家产

1《清明集》卷八《检校婺幼财产》,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80页。 2(宋)窦仪:《宋刑统》卷12《户婚律?卑幼私用财》,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7页。 3(宋)窦仪:《宋刑统》卷12《户婚律?单幼私用财》,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7页。 4(宋)窦仪:《宋刑统》卷12《广l婚律?单幼私Jf】财》,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7页。 5(宋)窦仪:《宋刑统》卷12《户婚律?卑幼私用财》,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7页。 6《清明集》卷七《双立母命之子与I司宗之子》,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20页。
28

第四章出嫁女在婆家以寡妻身份的财产承分

的继承权。 由于中国传统家族宗法观念,把延续宗祧继承香火看成是极其庄严隆重的大 事,认为没有后代就会“废其祭祀,馁其鬼神,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1在 这种情况下,无子寡妇一般会收养一个儿子作为继承人。他们负担与亲生儿子相 同的养老送终、承立门户的义务,并享有与亲生儿子相同的继承家产的权利。这 种做法似乎削弱了寡妻的继承权,但实际上,养子(嗣子)的选择权归遗孀所有。 “立嗣合从祖父母、父母之命"2丈夫在世时妻子可以参加意见;“夫亡妻在,则 从其妻”,3丈夫死后则由寡妻作主。寡妻为了稳固自己在婆家的地位,常常选立 娘家兄弟姐妹的儿子来继承婆家的家产。寡妇有立继权,体现了她对夫家继承的 财产有处分权。 当然要看到,守节寡妇处分“承夫分’’的财产时也会受到一定的制约。南宋 法律规定:“诸寡妇无子孙,擅典卖嗣宅者,杖一百,业还主,钱牙保知情与同 罪。”4严禁寡妇擅自处分财产。可见,寡妇即使在守节的情况下,对丈夫的财产 也只能消极享用,不能随意买卖,否则就会受到处罚。

另外,这些无子守节寡妇还有另一称呼——女户。由于父死子幼,这些寡妻
就要担任起户主的职责。由于女户的户口分类、立户规范和条件、财产来源、社 会待遇等都有自己的一套法律规范,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这里略去不议。 宋代法律一方面保护户绝之家守节寡妇的财产继承权,另一方面又立法限制 寡妇的财产处分权,这并不矛盾。从人情法意上来看,户绝寡妇孤身一人承门立 户并不容易,若再不从法律制度上进行保护,寡妇难以生存,这样就会影响社会 上贞节观的推衍。但是,在男权社会里,与丈夫相比,寡妇的财产权又是不完整 的,其对财产的处分权远低于丈夫,她们对夫家家产的所有权是不完整的。
2、

有子守节 下面看寡妻在有子守节情况下的财产继承。此处所说的“子”是指进行财产

析分时寡妇的亲生子,也包括妾生子。宋律沿用唐制,规定子孙是父祖财产的法 定继承人,“诸应分田宅者,及财物,兄弟均分,妻家财产不在分限,兄弟亡者, 子承父分。兄弟俱亡,则诸子均分。"5这里讲的“子承父分”与“诸子均分" 的“子”一般是指在继承祖辈财产时被继承人的孙辈,是在被继承人的儿子死 后的一种继承方式,又称“代位继承”。在此,法律又规定寡妇“有男者不别得 分,谓在夫家守志者。’’6意为寡妇有子时,她是没有法定继承权的。但在同条法

‘《清明集》卷八《叔教其嫂子不愿立嗣意在吞》,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46页。
2《清明集》卷六《争日l业》,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187页。 3《清明集》卷八《已市昭穆相当人而侧宗妄诉》,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47页。 4《清l刿集》卷几《鼓诱寡妇盗实犬家业》,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304贞。 5(宋)窦仪:《朱刑统》卷12《户婚律?单幼私用财》,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7页。

6(宋)窦仪:《宋刑统》卷12《户婚律?卑幼私用财》,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7页。
29

第四章出嫁女在婆家以寡妻身份的财产承分

规上则明确指出:“诸同居卑幼私辄用财者,十匹答十,十匹加一等,罪止杖一 百。"对于儿子来说,他们是卑幼,寡母是尊长,寡母是他们尽孝的对象,意味 着只要寡母在,没有寡母的允许,卑幼无权处分财产。在《户婚律?父母在及居 丧别籍异财》【疏】: “祖父母、父母在,而子孙别籍异财者,徒三年。"1把父

与母并列,即在父亡之后,寡母在也不能分家,否则就是犯罪。这类律令也许不 可能真正执行,但起码说明,孤儿寡妻承受家产时,名义上是儿子代位继承,实 际上寡妻才是遗产的真正继管者。之后宋代最高统治者还不断以敕令等的形式强 化这一规定,严禁“父母在子孙别籍异财”的行为。乾德六年(968年)六月十 一日,针对四川等地卑幼在尊长生前进行分家析产的现象,宋太祖下诏:“近者, 四川管内及山南诸州相次上言,百姓祖父母、父母在者,子孙别籍异财仍不同居。 诏到日,仰所在长吏明加告诫,不得更习旧风,如有违者,并准律处分。"2第二 年(969年)八月,宋太祖又诏:“川峡诸州察民有父母在而别籍异财者论死。” 3宋朝统治者,不惜以严刑峻法打击儿子别籍异财和不经尊长允许私自动用财产 的行为。众所周知,宋朝一贯推崇以仁德治天下,皇帝竟然下诏把“父母在而别 籍异财者’’判为死罪,这应属少见。我们先不论此诏令的落实程度如何,但从中 可以看出最高统治者对这个问题的重视。宋徽宗大观三年1109五月,针对福建 路一带出现“不孝”子孙共同商议分家财之事的情况,宋朝廷又下诏“立法禁止”。 以上诸多规定都是把父母相并提的,宋朝政府这样三令五申,我们可以看出有子 寡妻妾的财产管理和处分权的稳固性。 作为寡妇,母亲以当然的权利,与分得家产的儿子继续过同居共财的生活。 在儿子未成年时,寡母以监护人的身份处分财产;在儿子成年以后,寡母的监管 权相对减少,但寡母也并未被完全排斥于家产的经济功能之外。寡母的家中尊长 地位办得到法律的保护,从而拥有对家产共同处分的权利。《清明集》卷八《继 绝子孙止得财产四分之一》4这一案例已被众多的学者梳理引用,这一案情比较 复杂,而且主要是体现在室女财产承分问题的,主要是洗建昌县丞田某有两个儿 子和两个女儿,但他一生没有结婚,长子男世光(登仕)是抱养之子,次子珍郎 是田某与刘氏私通所生;世光未婚早逝,却留下了与丫鬟秋菊所生的两个幼女; 田某死时珍郎和两个女儿都还没有婚嫁。开始的时候刘氏把秋菊母女的事隐瞒不 报,所以负责初审此案的刘克庄没有管已经故去的长子世光(登仕),只考虑了 珍郎和两个姐妹的利益,提出“二女合与珍郎共承父分”的原则,初判之后,世 光的收房丫鬟秋菊状告刘氏隐瞒了世光的两个孤女,要求给两个孤女即田丞相的

1(采)窦仪:《宋刑统》卷十二《父母在及居丧别籍异财》,中华书局, 3(元)脱脱:《宋史》卷_二《太祖_二》,中华书局,1977年版,第30页。

1984年版,第192页。

2(清)徐松辑:《宋会要辑稿?刑法》二之二,中华书局,1957年版,第6496贞。 4《清明集》卷八《继绝子孙止得财产pq分之一》,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51.253页。
30

第四章出嫁女在婆家以寡妻身份的财产承分

两个孙女也留一份妆奁;田某的弟弟通仕提出要把自己的儿子过继给田某的长 子,让自己的儿子也参与家产的争夺,此时珍郎和两个姐妹是庶生,两个孙女是 丫鬟所生,参与立嗣继产的是田某的侄子,刘氏的身份是私通的小妾,秋菊是收 房的丫鬟,家庭关系复杂,经过几个月的审理,最后刘克庄把全部家产先按田某 的两个儿子平均分成两份,再把长子登仕一份的四分之三给两个幼女,嗣子四分 之一,次子珍郎的一份与两个姐妹平分,珍郎自己的部分与生母刘氏共用。这里 拿来引用主要是要体现刘氏与珍郎共同掌管其财产,寡妾尚且可以掌控财产,寡 妻应更具有掌管财产的权利。 从财产的具体处分情况来看,儿子私自处分财产是受到法律严格限制的。《宋 刑统》卷十三《典卖指当论兢物业》【准】日:“丞等参详,应典卖物业或指名质 举,须是家长、尊长对钱主或钱主亲信当面契贴,或妇人难于面对者,须隔帘幕 亲闻商量,方成交易。"-当妇女不便抛头露面时,而在物业所有权发生转移的重 大活动时,“妇人"也必须“隔帘亲闻商量’’,并且只有经过这道程序,交易才是 合法有效的。而且只要交易程序合法,卑幼长大成人后,即使对交易有异议,政 府也不予受理。如“仁宗天圣八年(1030年)二月,审刑院言:‘两浙白天圣元 年以前,人户卖田产,欠有契卷印税、改割税赋分明者,其业主(买主)却称是 当时卑幼蒙昧尊长卖过,却论认者,官司更不为理,并依元(原)立契为主。所 有天圣元年以后人户交易,如有争论,并依前后《敕条》施行。’从之。”2当儿 子成年以后(年十六以上),对于典卖田产等行为也要与寡母共同行动才有效。 对于未经同居寡母同意,即使强行买卖田产成功,也属于无效的行为。《清明集》 卷六《叔侄争再判》:“在法:诸同居卑幼私辄典卖田地,在五年内者,听尊长理 诉。"3这罩没有明确指明母在其中,但母显然是在尊长之列。 同时也要注意,寡母也不能随意单独处分财产,其财产处分权也受到相关法 令的制约。如《清明集》卷五《继母将养老田遗嘱与亲生女》中载:“在法:寡 妇无子孙年十六以下,并不许典买田宅。’’4这表明:寡妇在有子的情况下交易田 宅,其子年龄必须在十六岁以上,即已经成年,有独立的行为能力和判断能力。 而且要得到官府的认可和亲族的同意方为有效。 寡妇也无权擅自处分养老财产,将养老财产遗赠给儿子以外的人,即使是亲 生女,一般也不被允许。如《清明集》卷五《继母将养老田遗嘱与亲生女》即为 一例。蒋汝霖为蒋森之养子,叶氏是蒋森后娶之妻,另外叶氏还有一亲生女归娘。 叶氏与其兄叶十乙秀合谋分割蒋森所留田产为三,即蒋汝霖得一百七十硕,归娘

1(宋)窦仪:《宋刑统》卷f‘二《户婚律?典卖指当论兢物业》,中华书局, 3《清明集》卷六《叔侄争_fIf判》,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190页。

1984年版,第205.206页。

2(清)徐松辑:《采会要辑稿?食货》卷六一之五八,中华书局,1957年版,第5902贞。 4《清明集》卷五《继母将养老Ill遗嘱与亲生女》,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14l页。
3l

第四章出嫁女在婆家以寡妻身份的财产承分

三十一硕,和她本人的养老田五十七硕,从判官的“子可以诉继母乎?"的反问 可知,蒋汝霖不满于继母的做法,将母亲诉上州官那里。发生母子争夺家产案。 判官最后判定“但叶氏此田,以为养老之资则可私自典卖固不可,随嫁亦不可…… 则是有承分人,不合遗嘱也,今既有蒋汝霖承分,岂可私意遗嘱,又专以肥其亲 生之女乎?’’1叶氏将养老田给亲生女也是违法的。 从上得知,在母子同居之家,守节寡妇与儿子共享财产权,寡母的意愿时常 得到卑幼子孙的尊重,甚至没有寡母的允许,子孙不得分家析产和私自处分财产。 订立契约时,必须得到寡母的同意。当然寡母的财产权也受到儿子们的监督和制
约。

以上寡妇财产权益的行使情况表明,寡妇同一般的家庭妇女相比,有较多的 管理财产的机会和权力,无子的还有立继权,承夫分析分家产,以遗嘱处分家产, 以及享有一定的瞻仰资和养老田等。另外,这里我们还要特别关注有关寡妇财产 权益的法规律令,它们对待寡妻寡妾多是平等的。 (二)改嫁 有不少学者认为宋代受到程朱理学的影响,格外看重妇女的贞洁,“饿死事 小,失节事大。"2孀妇的再嫁受到更多的束缚与限制。但经学者们研究发现,程 朱理学在宋代并没有成为统治思想,终宋一代,寡妇改嫁蔚然成风,学界对此已 有定论。事实上,唐律规定夫失踪六年后妻可以改嫁,《续资治通鉴长编》卷八 二载:“大中祥符七年(1014)正月壬辰,诏‘不逞之民委妻绐取其财而亡,妻 不能自给者,自今即许改适。’时京城民既委,决旬持其赀产亡去。而律有夫亡 六年改嫁之制,其妻迫于饥寒,诣登闻上诉,乃特降是诏。"3宋真宗时改为只要 夫挟妻财失踪,妻无以自给便可以改嫁。南宋更为宽松“在法:已成婚而移乡编 管,其妻愿离着听。夫外出三年不归,亦听改嫁。”4而且保有聘财。类似的赦令 应该还有很多,本文不再赘述。这里重点考察改嫁妇女与原夫家财产之间的关系。 本文将寡妻改嫁分为两种情况:一是改嫁他族,二是招接脚夫,下面分别述 之。
1、

改嫁他族 在夫亡无子的情况下,出嫁女的奁产一般可以随寡妻改嫁或者归宗而带离亡

夫家。北宋文莹说:“膏粱士族之家,夫始述属纩,已欲括奁结橐求他耦而适者, 多矣。"5虽有不满谴责之意,但也反映这些膏粱士族的家长对再嫁的支持。《清

1《清明集》卷五《继母将养老…遗嘱‘j亲生女》,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14l页。 2(宋)程颢、程颐撰《二程遗书》卷二十二下,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2月版,第235页。 3(宋)李焘:《续资治通糁长编》卷八二,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186l页 4《清明集》卷九《已成婚向夫离乡编管者听离》,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353页。

5(宋)文莹《玉壶清话》卷二,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2l页。
32

第四章出嫁女在婆家以寡妻身份的财产承分

明集》附录《徐家论陈家取去媳妇及田产》中,“父给田而与之嫁,是为徐氏之 田矣。夫置田而以装奁为名,是亦徐氏之田也,陈氏岂得而有之。使徐氏无子, 则陈氏取其田,以为己有可也,况有子四人,则当自以田分其诸子,岂得取其田 而弃诸子乎?一1判官黄斡公开承认,没有子女的寡妇可以把嫁妆带走。南宋袁 采也说:“有作妻名置产,身死而妻改嫁,举以自随者亦多矣"2士大夫对改嫁等 更多的是事实上的认可,于是有的妇女便蓄意以“妆奁田”的名义置产业,夫亡 后就自随改嫁。 在礼法上,寡妇既然改嫁他姓,对前夫就无任何财产权可言了。《宋刑统》 卷12《户婚律?卑幼私用财》【准】:“若改适,其见在部曲、奴婢、田宅不得费 用,皆应分人均分。”3寡妇有子改嫁时对夫家财产的支配情况,分携子改嫁和弃 子改嫁两种情况。弃子改嫁和前面提到的寡妇无子改嫁情况一样,都丧失了对夫 家财产的继承和管理。宋律对继母弃子改嫁作了详细说明,如太宗太平兴国二年 (911年)五月丙寅诏:“当为人继母而夫死改嫁者,不得占夫家财物,当今付夫 之子孙,幼者官为检校,俟其长后给之,违者以盗论。’’4无论是继母还是亲生母, 只要弃子改嫁就不能带走前夫家财产,这是很明确的。但在南宋孝宗时期,有一 条法律须引起注意:“母已出嫁,(儿子)欲卖产业,必须母著押。"5似乎出嫁母 对原夫家财产还有一定的影响力。若寡妇是携子改嫁,就意味着寡妇承担起教子 养子、为前夫家抚养继承人的义务。本着权利与义务相一致的原则,在这种情况 下寡妇就可以携产改嫁。但前夫家财产的法定继承人是前夫之子,后夫家不得干 涉。等前夫子长大成人后,后夫有义务将财产归还于他。如果孩子未成人就死亡, 则前夫家产以户绝财产处理。《清明集》卷四《罗械乞将前夫财产入官》一案例, 南宋人罗宁老年幼时随母阿王改嫁到罗械家,后来罗宁老因故死亡,“罗械以宁 老所分田产,作户绝献于官。"6 2、招接脚夫 寡妇守节不嫁独立门户会遇到许多困难,不仅常受人侵凌,财产被人侵夺也 时有发生。在实际生活中,寡妇管家也有诸多不便。有些无子寡妇夫家财产丰厚, 有些有子寡妇担心幼子在她改适后受欺辱,便不愿改嫁而在前夫家招一男子上 门,帮助自己料理家务,抚养前夫遗留下来的子女。由此便有了招接脚夫之举。 “招夫系指入赘与寡妇之家而言,与赘婚中之招婿似同而实异;盖赘婚乃女子招 婿入家,即冠以女子之姓,招夫乃妇于死后或生前再招一夫并使后夫改从前夫之
1《清明集》附录二《徐家论陈家取去媳妇及田产》,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604页。 ‘(宋)袁采:《袁氏世范》卷一《睦亲?同居不比私藏金宝》,天津古籍i{{版社,1995年7月,第24页。 3(宋)窦仪:《朱刑统》卷十二《户婚律?卑.幼私用财》,中华书局, 1984年版,第197页。 ’(宋)李韬:《续资治通黔长编》卷l‘八,中华书局,1979年8月第l版,第405页。 5朱熹著,黎靖德编:卜.星贤点校:《朱子语类》卷一百二十八《奉朝二?法制》,中华书局,1985年版,第 3070页。 6《清明集》卷四《罗械乞将前夫财产入官》,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107页。
33

第四章出嫁女在婆家以寡妻身份的财产承分

姓是也。’’1陈顾远认为宋时已有此风,并且认为其渊源当本于汉之馆陶公主。从 宋代开始,有关接脚夫的记载日见增多。宋代律令对寡妻及接脚夫的权利作了明 确规定。(仁宗天圣八年)淮南路提点刑狱宋可观言:“伏睹编敕:妇人夫在日已 与兄弟伯叔分居,各立户籍,之后夫亡,本夫无亲的子孙及有分骨肉,只有妻在 者,召到后夫,同共供输,其前夫庄田,且任本妻为主,即不得改立后夫户名, 候妻亡,其庄田作户绝旅行。’’2从诏令中可以看出夫亡无子,妻子招到后夫,前 夫的田产须以寡妻之名立户,并可以自由处置。只有当她死后,庄田才作户绝施 行。而接脚夫对妻子前夫留下的家产只有使用权而无所有权。到南宋时,对招接 脚夫的寡妇的财产权益进行了限制。《清明集》卷八《夫亡而有养子不得谓之户 绝》的案例引述如下“阿甘见在虽招到接脚夫,而有三岁以下收养之子,非户绝 分明,贴县将所籍之物给还阿甘母子,牒提举司照会。……前谓阿甘已招接脚夫, 不应复为前夫抱子,便欲籍没其业,则尤未安。妇人无所依倚,养子以续前夫之 嗣,而以身托于后夫,此亦在可念之域,在法初无禁绝之明文。纵使此子不当养, 阿甘系招接脚夫,亦有权给之条,未当拘没也。按户令:寡妇无子孙并同居无有 分亲,召接脚夫者,前夫田宅经官籍记讫,权给,计直不得过五千贯,其妇人愿 归后夫家及身死者,方依户绝法。据丁昌之业,所值不过二百余贯,其合给阿甘 明甚。’’3从这大段引文中能看出这些问题:第一,夫亡无子寡妇,招到接脚夫, 并为前夫抱养嗣子,前夫产业归属母子所有;第二,寡妇没有承分人而招接脚夫 者,须经官府登记前夫田产,并可以占有五千贯以下的财产。第三,如果寡妇愿 意归于后夫之家或者死亡,那么名下的财产就依户绝财产处置。 对于有子寡妇来说,如果夫死子幼而招夫,招接脚夫于情于理都是被认可的。 《清明集》中记载“在法:有接脚夫,盖为夫亡子幼无人主家设也”,4若前夫已 有成年之子,甚至子又有孙,寡妇招夫上门,此时后夫不被认为是接脚夫,寡妇 的行为被认定为出嫁。《清明集》卷九《已出嫁母卖其子物业》中陈师言有三子 一女,妻徐氏在陈师言亡后再嫁陈嘉谋,诉其子不孝,卖其物业,判官蔡久轩日 “今陈氏之子年几三十,各能主家,亦何用陈嘉谋为哉,徐氏于去年事陈嘉谋, 是嫁之也,非接脚夫也,安得据人之屋、卖人之业,岂有是理哉?其徐氏自卖所 分一分之业,委是违法。”5这样改嫁后,寡妇占据前夫家屋业和私自处分财产的 行为都是违法的。 因此,只有在夫亡无子,或者夫亡子幼的情况之下,所招后夫才是接脚夫, 否则寡妇的行为是被认定为再嫁。再婚夫妇去世后,财产的继承人仍是前夫所生
1陈顾远:《中国婚姻史》,I:海文艺={|;版社影印本,1987年12月,第llO页。 2(清)徐松辑:《宋会要辑稿?食货》六一之五八,中华书局,1957年版,第5902页。 3《清明集》卷八《犬产而自‘养了/卜得消之户绝》,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73.274页。

4《清叫集》卷九《已嫁母卖其子物业》,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96—297贞。
5《清明集》卷儿《已嫁母实其了物业》,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96—297页。
34

第四章出嫁女在婆家以寡妻身份的财产承分

之子。

二、寡居妇女以婆母身份的财产权利
上面我们谈到了出嫁女以媳妇的身份对婆家财产的继承和管理权。下面我们 看出嫁女在“多年的媳妇熬成婆”的情况下对夫家财产的承继与管理权。 中国以礼法治国,礼教重视尊卑长幼之别,所以传统中国妇女在母家的地位 是依长幼辈分的差序而享有一定的待遇。赵凤喈认为中国的礼教,素重视伦常, 而“长幼有序",即五伦之一。故女子在家庭中之地位,虽较同辈之男子为卑逊, 而长幼之名分,仍然保持。因此年长之女子(即姊),不特对于同辈年幼之女 子(即妹)享有优越之待遇;且对于同辈年幼之男子(即弟),有时亦立于 较优之地位,毫不受“男女异长"说之影响1。而且儒家重视“孝"文化,认可“母 权"至上。为人母的妇女在儿子成人之后,其地位的高下,多少受到其儿子成就 的影响。无庸置疑,传统中国妇女的地位是与儒家伦理的核心“孝"有着密不可 分的关系。因此妇女以婆母的身份继承夫家财产,相比较于以儿媳身份继承夫家 财产,具有明显的家长权威性。下面来看作为婆母的出嫁女的财产承继,管理与 支配权。 当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时,母亲(婆婆,简称婆母)对从娘家带来的奁产陪嫁、 所置的产业及其养老送终钱拥有绝对所有权。有子母亲的家产继承与管理权和上 文所说的有子守节寡妻的权限是一致的,这里省去不议,包括分家权、卖田宅时 的著押权及支配权。家庭进行田宅交易或借钱等重大事情时,必须由婆母的签名 画押才是合法的,否则以盗卖论处。当然这里要与其子进行商量,否则“死后会 遭报应"。她们可支配家产的数量与家中可以参与支配的成人数量有关,参与支 配的成人越少,婆母的支配权越大,即夫死寡母的支配权大于有夫的母亲,夫死 子幼的寡母要比夫死子长的寡母支配权大。 对于家产的管理权,不少学者都认可婆母具有较大的权利。它是婆母家庭经 济地位最重要的指标之一。夫在时,身为母亲的妻子可以管理家产。宋田县承之 妻刘氏“自垂公在时,已掌家事。"2妻子常常是丈夫的得力助手,辅助丈夫成就 功名事业。如夏氏初归吕氏,“家道未为甚裕,吕君不遗余力,经理其家,至有 田近数千亩,遂甲龄永康。夫人节音龄内,课女工甚悉,以辅成吕君之志。又赞 吕君教前母之子约,必使自见龄士林,取其女若夫置屋傍,使能自昌其家。”3夫 妻同管家产应是当时的普遍情况。夫亡之后,寡母不仅是实际上的家产管理者, 而且在法律上也得到认可。夫死子幼的寡妇管理家产时,往往会受到族人的欺凌,
1赵风喈:《中国妇女在法律上的地位》,商务印书馆,1937年版,第8.10页。 2《清ⅢJ集》卷八《继绝子孙止得财产四分之一》,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252页。 3(宋)陈亮:《陈亮集》卷三十《吕夫人夏氏墓志铭》,中华书局,1987年,第44l页。
35

诸 借 母 因 应



承 死 任 切

加根寻,实是至亲,则保讫,任分付取领。状入案申省。"4又,“准唐大和八年 八月二十三日敕节文,当司应州郡死商,及波斯、蕃客资财货物等,谨具条流如 后:一、死商客及外界人身死,应有资财货物等,检勘从前敕旨,内有父母、嫡 妻、男、亲侄男、在室女,并合给付。如有在室姊妹,三分内给一分。如无上件 亲族,所有钱物等并合官收。……右户部奏请:自今以后,诸州即应有波斯及诸 蕃人身死,若无父母、嫡妻、男及兄弟无相随,其钱物等便请勘责官收。如是商 客及外界人身死,如无上件亲族相随,即量事破钱物埋瘴,明立碑记,便牒本贯 追访。如有父母、嫡妻、男及在室女,即任收认。如是亲兄弟、亲侄男不同居, 并女已出嫁,兼乞养男女,并不在给还限。在室亲姊妹,亦请依前例三分内给一 分。敕旨宜依。"5等等。在《宋刑统》摘录的唐及五代时期有关死商财物继承的 法规中,列举的诸多继承人,父母总在其中,并且父母可以全额收管。 从以上对婆母的财产继承管理情况的简单分析,可以看出,婆母的地位不受 “男尊女卑"观念的影响,在两千多年儒家“长幼有序”等孝文化的影响下,母 亲在夫死的情况下,拥有着一定的统治地位和财产权利,这种情况甚至贯穿于整 个宋代以至以后,值得重视。

‘(宋)窦仪:《宋刑统》卷十二《户婚律?父母在及居嵌别籍异财》,中华书局,1984年版,第192页。 2(元)脱脱等:《朱史》卷四百三十七《程通传》,中华书局,1977年版,第12852页。 3《清明集》卷八《建1日I县刘氏诉市嗣事》,中f芦书局,1987年版,第254页。 4(宋)窦仪:《宋刑统》卷12《户婚律?死商财物》,中华书局, 5(宋)窦仪:《宋刑统》卷12《户婚律?死商财物》,中华书局,
36

1984年版,第199页。 1984年版,第199-200页。

结语

结语
综上所述,宋代出嫁女财产权的重要体现是出嫁妆,它是女性具有的最直接 最有效的财产获取方式。另外出嫁女在娘家和在婆家又通过不同的身份、多种途 径来获取其他形式的财产,并受到法律的保护。 基于嫁妆的特殊性,夫家将妻子的嫁妆视为“妻财",不属于“共财",分家 时,不在分割范围。夫死改嫁时,妇女通常将嫁妆带走,这保障了女性的基本财 产权益。此外,在一定的情况下,妇女也有继承娘家其他财产的机会,特别是娘 家户绝时,妇女作为法定继承人的地位就显现了出来,其中,遗嘱继承方式对维 护妇女的财产权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多数的出嫁女会在婆家度过自己的大部分 人生,而其中的一部分比较不幸,夫死甚至子亡。在这种情况下根据出嫁女的个 人意愿,如果留在夫家,她们往往会挑起家里的经济大梁,成为家庭财产的实际 掌管经营者,拥有较大的财产继承、管理和支配权。而一旦作为母亲,在财产处 分中就处于尊长地位,由于中国的儒家文化崇尚“尊母",在这种氛围下,婆母 就拥有较多的继管权,当然婆母需要考虑到儿子的存在与感受。 对于妾,在法规中对她们一般能比较平等对待,对涉及妻子的权利与义务的 规定一般都是妻妾并称。 在古代“男尊女卑”的大前提下,虽然妇女的继承权不如男子,但是她们也 拥有着获取财产的机会和权利。在婆家出嫁女对财产的权利更多的是表现为继管 并终身使用,这与继承并无实质性的差别。所以出嫁女,在娘家的女儿身份和在 夫家的妻子身份的双重性使其具有了更多的继产机会,并且具备了较强的经济掌 控能力。 当然本文在探讨的过程中忽略了一些特例,比如出嫁女是私生女、别宅妇时 对财产的占用等多种情况没在本文考虑之内。

37

,1995年版。

1983年11月

8(宋)李防《太平御览》,中华书局,1960年 9(宋)郑樵撰《通志》,浙江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 10(宋)罗愿撰《新安志》宋元方志丛刊,中华书局1990年5月版,中华
书局编辑部编。

11(宋)叶梦得撰:《石林家训》,中国书店,1986年版。 12(宋)窦仪等撰薛梅卿校注《宋刑统》,中华书局,1984年版。 13(宋)司马光撰《资治通鉴》,中华书局,2007年版。 14(宋)李心传撰《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中华书局,1988年版。 15(宋)李心传撰《建炎以来朝野杂记》,中华书局,2000年版。 16(宋)李韬撰《续资治通鉴长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版。 17(宋)司马光撰《涑水记闻》,中华书局,1989年版。 18(宋)司马光撰《书仪》,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 19(宋)司马光撰夏家善主编《温公家范》,天津古籍出版社,1995年版。 20(宋)孟元老撰《东京梦华录》,中华书局,1982年版。 21(宋)洪迈撰《夷坚志》(甲),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版。 22(宋)范仲淹撰《范文正公文集》丛书集成初编第475册,商务印书馆, 1937年版。 23(宋)范仲淹撰《文正别集》,中华书局,1985年版。 24(宋)袁采撰夏家善主编《袁氏世范》,天津古籍出版社,1995年7月版。 25(宋)赵鼎撰《家训笔录》,中华书局,1985年版。 26(宋)范镇撰《东斋记事》,中华书局,1980年版。 27(宋)周密撰《齐东野语》,中华书局,1983年版。

38

参考文献

28(宋)庄绰撰《鸡肋编》,中华书局,1983年版。 29(宋)陈亮撰《陈亮集》,中华书局,1987年版。 30(宋)吕祖谦编《宋文鉴》,世界书局出版社,1967年版。 31(宋)吴自牧撰《梦粱录》,中华书局,1962年版。 32(宋)李觏撰《李觏集》,中华书局,1981年版。 33(宋)王得臣撰《麈史》,中华书局,1958年版。 34(宋)文莹撰《唐宋史料笔记丛刊?玉壶清话》,中华书局,1984年版。 35(宋)朱熹著,黎靖德编《朱子语类》,中华书局,1983年5月版。 36(宋)程颢,程颐撰《二程遗书》,上海古籍出版社 37(元)脱脱等撰,《宋史》,中华书局,1985年版。 38(明)叶盛撰《水东日记》,中华书局,1980年版。 39(清)徐松辑《宋会要辑稿》,中华书局,1957年版。 40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宋辽金元史研究室编《名公书判清明集》(明 刻本十四卷),中华书局,1987年版。 二、专著 1陶希圣著《婚姻与家族》,上海,商务印书馆,1934年版。 2赵凤喈著《中国妇女在法律上之地位》,上海,商务印书馆,1937年版。 3陈东原著《中国妇女生活史》,上海,商务印书馆,1937年版。 4朱瑞熙著《宋史研究》,中州书画出版社,1983年版。 5陈顾远著《中国婚姻史》,上海文艺出版社,1987年版影印本。 6曹漫之主编《唐律疏议译注》,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1989年9月版。 7张树栋、李秀领著《中国婚姻家庭的嬗变》,浙江人民出版社,1990年5 月年版。 8(法)谢和耐著、刘东译《蒙元入侵前夜的中国日常生活》,江苏人民出版 社,1995年6月年版。 9李天石、陈振编著《宋辽金史研究概述》,天津教育出版社,1995年10 月年版。 10刘俊文著《唐律疏译笺解》,中华书局出版社,1996年版。 1l薛梅卿著《宋刑统研究》, 法律出版社,1997年版。 1992.年2月。

12费孝通著《乡土中国生育制度》,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5月第1版。 13(台)游惠远著《宋代民妇的角色与地位》,新文丰出版公司,1998年版。 14王善军著《宋代宗族和宗族制度研究》,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 15邢铁著《家产继承史论》,云南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16徐吉军、方建新、吕风棠著《中国风俗通史?宋代卷》,上海文艺出版社,

39

2003年8

版社,2003

22(同)滋贺秀三著《中国家族法原理》,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 23张国刚主编《家庭史研究的新视野》,三联书店,2004年版。 24(美)贺萧著《危险的愉悦:20世纪上海的娼妓问题与现代性》,江苏人民 出版社,2004年5月版。 25(美)伊沛霞著《内闱:宋代的婚姻和妇女生活》,江苏人民出版社,2004 年5月版。 26(美)曼素恩著《缀珍录:漫长18世纪的中国妇女》,江苏人民出版社,2004 年5月版。 27(美)白馥兰著《技术与性别:晚期帝制中国的权力结构》,江苏人民出版 社,2004年5月版。 28邢铁著《宋代家庭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 29朱瑞熙、程郁著《宋史研究》,福建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

30李春棠著《坊墙倒塌以后一宋城市生活长卷》,湖南人民出版社,2006
年5月年版。 31张国刚著《中国家庭史》,广东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 32(美)白凯《中国的妇女与财产:960—1949》,上海书店出版社,2007年1 月版。

33张晋潘主编《中国法制史通论——宋代卷》,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
34(港)张晓宇著《奁中物:宋代在室女『财产权j之形态与意义》,江苏 教育出版社,2008年2月年版。 35(美)包弼德著(比利时)魏希德修订《宋代研究工具书刊指南》,广西师范 大学出版,2008年3月版。 36(台)柳立言著《宋代的家庭和法律》,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7月版。 三、论文 1郭东旭《宋代财产继承法初探》, 《河北大学学报》,1986年第8期。

参考文献

2袁俐《宋代女性财产权述论》,鲍家麟编著《中国妇女史论集续集》稻香 出版社,1991年。 3屈超立《从宋代婚姻立法和司法实践看宋代妇女的社会地位》(《国际宋 代文化研讨会论文集》四川大学出版社,1991)。 4姚红《从寡妇财产权的变化看两宋女子地位的升降》,《浙江学刊》(双月 刊),1993年第1期 5邢铁《宋代的奁田和墓田》, 《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1993年第3期。 《求索》1994年第6

6唐自斌《略论南宋妇女的财产与婚姻权利问题》,
期。

7邢铁、高崇《宋元明清时期的妇女继产权问题》,《河北师院学报社会科 学版》,1996年第1期。 8刘春萍《南宋婚姻家庭法规范中的妇女地位刍议》,《求是学刊》,1996年
6。

9宋东侠《宋代妇女的法律地位论略》,《青海师范学院学报》,1997.3。 10臧健《宋代家法与女性》,《庆祝邓广铭教授九十华诞论文集》河北教育 出版社,1997。 11黄嫣梨《中国传统社会的法律与妇女地位》,《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 科学版),1997年第3期。 12王善军《从(名公书判清明集)看宋代的宗兆继承及其财产继承的关系》, 《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1998.2。 13徐规《宋代妇女的地位》, 《仰素集》杭州大学出版社,1999年。

14魏道明《中国古代遗嘱继承制度质疑》,《历史研究》,2000年第6期。 15姜密《中国古代非户绝条件下的遗嘱继承制度》,
第6期。

《历史研究》2000年

16西同华《中国妇女古今法律地位之比较》,《妇女理论研究》,2001年第3
期。


17杜芳琴《妇女研究的历史语境:父权制、现代性与性别关系》,《浙江学刊》, 2001年第1期。 18(日)柳田节子《论南宋时期家产分割中的“女承分”》,杨一凡主编《中 国法制史考证:日本学者考证中国法制史重要成果选择,宋辽西夏元卷》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 19(日)高桥芳郎《父母已亡女儿的继承地位》,杨一凡主编《中国法制史 考证:日本学者考证中国法制史重要成果选择,宋辽西夏元卷》中国社 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

41

25柳立言《宋代女儿的法律权利与责任》,张国刚主编《家庭史研究的新视 野》三联书店,2004年4月。 26魏天安《宋代的户绝继承法》, 27李智萍《宋代女户的财产来源》, 《中州学刊》,2005第3期。 《平顶山学院学报》,2005年12。

28魏天安《宋代财产继承“女合得男之半”辨析》,2006年国际宋史研讨会 暨中国宋史第十二届年会论文. 29张国刚等《论唐宋变革的时代特征》, 《江汉论坛》2006年3月 《河北师范大学学报》(哲

30邢铁、薛志清《宋代的诸子平均析产方式》, 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3月

3l黄启昌、赵东明《关于宋代寡妇的财产继承权问题》,《文史博览?理论》
2006年9月。

32黄启昌、赵东明《从(名公书判清明集)看宋代的遗嘱继承》, 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5月。

《湘潭大

33高楠、张波《母亲生前的奁产权利——以宋代为中心》,
科学》2007年第5期。 34郭丽冰《宋代女儿的家产继承权探讨》, 年4月。

《云南社会

《韩山师范学院学报》,2008

35林红《论宋代孀妇的法律地》,《燕山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 年6月9卷第2期。

42

后记
工作多年后,我有幸来到美丽的南师,重温学生生活。然而时光飞逝,转眼 间三年的硕士生活即将在这个春花灿烂的季节里结束。看着美丽的校园,心中不 禁感慨万千。在这里,我汲取了知识的营养,开阔了眼界,结交了朋友,也将一 生铭记校训的教诲:正德厚生、笃学敏行。 首先由衷的感谢我的导师张菁老师,她在我的学习、生活,为人处世方面给 予无私的指导与帮助。张老师严谨的治学态度、独特的分析视角和独到的见解都 深深影响着我,启迪着我。在毕业论文的写作与修改中,张老师更是给予了我耐 心地指导和不懈地教诲,使我受益匪浅。天涯有近处,师恩无穷期!对于张老师 的教诲,我终生难忘。 在研究生学习过程中,尊敬的李天石老师、刘进宝老师、施和金老师、慈鸿 飞老师、张进老师、姜守明老师、洪璞老师等给我们的授课,使我进一步拓宽了 视野,增长了见识,在此向他们致以深深的谢意。 同时借此机会也向师弟许从斌、王国庆,师妹孟儿燕、崔苏、刘文娜、刘萍、 张超及同门王静静、关珊珊表示感谢!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室友马庆岭,她在我的 论文修改及电脑技术操作方面给予了大力的帮助。因为你们,使我更体会到了学 习的乐趣、生活的美好和友情的可贵。同时要特别感谢我的家人,谢谢你们的默 默的,无私的关心和支持,才使我能顺利的渡过三年的研究生生活! 最后,感谢在百忙之中为我审阅论文和参加论文答辩的专家、教授们!你们 严谨的治学态度、求实的科研精神及宝贵的意见,将激励我在今后的工作学习中 不懈努力,开拓进取1

朱运荣 2010年3月于随园

43

宋代出嫁女之财产权探析
作者: 学位授予单位: 朱运荣 南京师范大学

本文读者也读过(10条) 1. 朱运荣.马庆岭.ZHU yunrong.MAQingling 宋代出嫁女财产权探析[期刊论文]-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 科学版)2009(6) 2. 宋东侠 简析宋代在室女的财产权[期刊论文]-青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2(1) 3. 朱运荣.ZHU Yun-rong 宋代嫁妆初探[期刊论文]-安徽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9(4) 4. 高楠.宋燕鹏.吴克燕 宋初的嫁妆立法——以《宋刑统》为中心[期刊论文]-社会科学论坛2009(8) 5. 魏哲 宋代妇女财产权研究——礼治与现实之间[学位论文]2011 6. 黄冬云 宋代孀妇财产权浅析[学位论文]2005 7. 周超 论中国古代宫人的归宿[期刊论文]-南北桥2008(12) 8. 赵东明 宋代女性财产权研究[学位论文]2007 9. 李晓红 宋朝女子继承权初探[期刊论文]-大众商务(下半月)2010(4) 10. 刘小霞 宋代家族财产析分研究[学位论文]2007

本文链接:http://d.wanfangdata.com.cn/Thesis_Y1728036.aspx


相关文章:
中国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和权利
宋代以来女性家庭地位低下的一个典型表现就是摧残...[15]在黑龙江,虽然在没有男性继承人的家庭里也存在...(包括出嫁女和再婚寡妇)的财产继承权有不少新的具...
物权法实施中农民土地财产权保护
第五章中 1 条、 第七章中 7 条、 第十四章中 6 条、 第十五章中 5 ...解释直接涉及农民对 土地权利中经常遇到的所谓“出嫁女”和“入赘男”的财产利益...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