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学 >>

祸一场,梦一场,爱一场~~!!


.

祸一场,爱一场,梦一场~~!!
他和她是中学的同学,高中毕业后一同考如省城的大学,两个人很自然的走到一起。大学 毕业,他回到家乡,现在打理着属于自己的一家公司,是当地颇有声望的私营企业家,而她 毕业后却直接读了母校的研究生。 大学四年,除了晚上就寝,连假期都在一起,两个人从未尝过分别的滋味,而现在,她 有时忙于课题,连个暑假寒假也经常‘打折’ ,他由于撑着一份不小的事业,也不能总跑去 看她。 他的工作使他面队太多的诱惑, 渐渐地对自己的爱情不满意起来, 他认为自己应该有一 位更出色的恋人。而她,不苗条,不艳丽,也缺少激情;这几次回来,额头上增添了几道虽 然细微却也不难看出的纹。 所以这次他在接到她要回来的电话后, 连胡子都是马马乎乎刮的。 去车站接她的路上,他想:也许七年的恋情会在平淡中冷却甚至结束。他甚至想:如果要是 结束,改是谁先开口?要是他,该如何向她说呢? 等了一天,车来了三班,却仍然不见她。他打她的电话,却拨不通;再拨,仍不通。他 有些急了,去车站办公室问、 ,有人告诉他,有一班从省城来的车由于暴雨,不幸出了车祸, 翻进路边的深沟,当场死三人,伤二十二人。 他感觉到脑袋被重重击了一下,身子不由晃了晃。他听到****在脑子里爆开的声音。 他驱车去上百公里外的出事地点附近的医院找她。 他跑遍了所有的急诊室、 病房和走廊, 呼唤着她的名字。他仔细地辨认每一名伤者,但伤者没有她。她已经不在了!他这样想着, 昏倒了。 他恍恍惚惚地昏迷着,却真真切切的悲伤着。他突然想到了她的千般好,意识到自己对 她深深的爱和依恋。 他在想, 为什么她不是那个被座椅擦伤了皮的女人呢?为什么不是那个 被扎断两条腿的女人呢?甚至, 为什么不是大夫说的那个已被撞坏大脑, 极有可能成为植物 人的女人呢?他想,无论哪种情况,他都会娶她的。可是,尽管他在一场灾难面前把期望值 降得很低,他的她还是不在了。他这样想着,早晨刚刮过的胡子便又长出来。 突然,他的电话响起来,号码很陌生,可分明是她的声音,他颤抖得不能自控。她告诉 他, 她所乘坐的车子在一个极偏僻的地方抛锚, 换乘的另一辆在绕行的时候让一座被洪水冲 跨的断桥截断了路,于是不得不再换乘第三辆。总之发生了很多事,这很多事,让她耽误了 一天的时间。她说,现在她住在乡村的一个旅店里,运气好的话,明天就可以见到他了。 她说了很多,他默默的听着,泪留满面。他虚脱了一般。良久,他问她,你的电话怎么 打不通呢?女人说, 没电了。 男人仿佛没有听到, 继续问, 我拨你电话, 却为什么打不通呢? 女人说没电了啊。他却仍是问,似在梦呓..... 他去那个乡村旅店接他的女人回来。 他没有告诉她车祸的事儿。 他看见他额头的纹似乎 有清晰了些,可那纹此时在他的眼里显得那么书卷气十足,那么迷人。他忽然有大难不死和 劫后余生的感觉。 他与她就在这次相聚的日子里闪电般结婚了。婚后,他幸福的要死。他发现,面前的这 个女人毫无疑问是世上最适合做他妻子的女人。 几年后的一个黄昏,在餐桌上,他喝了些酒,告诉女人说:我差一点就失去你呢 她就问为什么。 他说:因为一场车祸。其实车祸没有来时,我心里已有了车祸。后来真的车祸来了,我 心里的车祸就没有了。

她糊涂了:说什么呢你?讨厌呢你! 他眯着眼睛看着他的女人说:是真的。一场与我们毫不相干的灾难,却让我收获了那么 多的幸福和爱情。她还是听不懂,他说你别猜了。然后他轻轻的靠到她身边,搂起她的肩, 用接近自言自语的声音很清晰的说:我爱你。

所以,亲爱的你,请珍惜你已拥有的爱情,别等到失去时 才知道属于你的爱有多么重要。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