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中教育 >>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四)语文试题


语文周日试题

、(2011·三亚检测)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 3~4 题。 《》 〈〉

一、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 1-4 题。 田弘正,本名兴.少习儒书,颇通兵法,善骑射,勇而有礼。当季安之世,为衙内兵马使。 季安惟务侈靡,不恤军务,屡行杀罚;弘正每从容规讽,军中甚赖之。季安以人情归附,乃 出为临清镇将,欲捃摭其过害之。弘正假以风痹请告

,灸灼满身,季安谓其无能为。及季安 病笃,其子怀谏幼騃,乃召弘正署其旧职。弘正乐闻前代忠孝立功之事,视事之隙,与宾佐 讲论古今言行可否。魏州自承嗣已来,馆宇服玩有逾常制者,悉命彻毁之,以正厅大侈不居, 乃视事于采访使厅。宾僚参佐,请之于朝。颇好儒书,尤能史书, 《左传》 、 《国史》 ,知其大 略。自弘正归国,幽、恒、郓、蔡有齿寒之惧,屡遣客间说,多方诱阻,而弘正终始不移其 操。元和十年,朝廷用兵讨吴元济,弘正遣子布率兵三千进讨,屡战有功。李师道以弘正效 忠,又胁其后,不敢显助元济,故绝其掎角之援,王师得致讨焉。十五年十月,镇州王承宗 卒,穆宗以弘正为镇州大都督府长史。弘正以新与镇人战伐,有父兄之怨,乃以魏兵二千为 卫从。十一月二十六日,至镇州,时赐镇州三军赏钱一百万贯,不时至,军众喧腾以为言。 弘正亲自抚喻,人情稍安。仍表请留魏兵为纪纲之仆,以持众心,其粮赐请给于有司。时度 支使崔倰不知大体,固阻其请,凡四上表不报。明年七月,归卒于魏州,是月二十八日夜军 乱,弘正并家属等并遇害。穆宗闻之震悼,册赠太尉,赗赙加等。弘正孝友慈惠,骨肉之恩 甚厚。兄弟子侄在两都者数十人,竞为崇饰,日费约二十万,魏、镇州之财,皆辇属于道。 (选 自《旧唐书?田弘正传》 ) 1.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3 分) A 魏州自承嗣已来/馆宇服玩/有逾常制者/悉命彻毁之以正/厅大侈不居/乃视事于采访使厅 B.魏州自承嗣已来馆宇服玩有/逾常制者/悉命彻毁之/以正厅大侈/不居/乃视事于采访使厅 C.魏州自承嗣已/馆宇服玩有逾常制者/悉命彻毁之以正/厅大侈不居/乃视事于采访使厅 D.魏州自承嗣已来/馆宇服玩有逾常制者/悉命彻毁之/以正厅大侈不居/乃视事于采访使厅 2.下列对文中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3 分) A. “兼” 、 “领”均表示兼任官职, “行” 、 “守”均表示代理官职, “署” “权”则表示暂代官职。

B. “表”即“奏表” ,是古代臣子呈给帝王的一种文书,常含表志陈情、诉说心曲之意,如《出 师表》 《陈情表》 。 C. “视事”指官吏到职办公, “下车”指官吏初到任, “乞骸骨”指官吏因年老请求退职, “致 政” 、 “致仕”则指退休。 D. 《左传》是我国第一部叙事详细的编年史著作,与《春秋公羊传》 《春秋谷梁传》合称为“春 秋三传” 。 3.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 分) A.田弘正忠于职守,深受拥戴。见季安追求奢侈,不理军务,多施杀罚,他时常婉言劝谏, 军中将卒十分信赖他。 B.田弘正遵从规制,坚守臣节。在魏州,他拆毁超逾规制的馆宇服玩,不用过于豪华的正厅, 请朝廷任命宾僚参佐。 C.田弘正忠于朝廷,不改节操。归顺朝廷后,面临危险的幽、恒、郓、蔡等州长官派人劝诱 阻挠,他仍心向朝廷。 D.田弘正御下不严,被害致死。由于朝廷赏钱未按时送到,其随从魏州士兵夜里叛乱,他及 其家属等一起遇害。 4.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0 分) (1)季安以人情归附,乃出为临清镇将,欲捃摭其过害之。(5 分)

(2)仍表请留魏兵为纪纲之仆,以持众心,其粮赐请给于有司。(5 分)

二、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 5~8 题。 张学颜,字子愚,肥乡人。登嘉靖三十二年进士。辽抚李秋免,大学士高拱欲用学颜,或 疑之,拱日: “张生卓荦倜傥,人未之识也,置诸盘错,利器当见。 ”侍郎魏学曾后至,拱迎 问日: “辽抚谁可者?”学曾思良久,曰: “张学颜可。 ”拱喜曰: “得之矣。 ”遂以其名上,进 右佥都御史,巡抚辽东。 辽镇边长二千余里,城寨一百二十所,三面邻敌。官军七万二千,月给米一石, 折银二钱五分,马则冬春给料,月折银一钱八分,即岁稔不足支数日。自嘉靖戊午大饥,士 马逃故者三分之二。前抚王之诰、魏学曾相继绥辑,未复全盛之半。继以荒旱,饿莩枕籍。 学颜首请振恤,实军伍,招流移,治甲仗,市战马,信赏罚。黜懦将数人,创平阳堡以通两 河,移游击于正安堡以卫镇城,战守具悉就经画。

建州都督王果①以索降人不得,入掠抚顺,守将贾汝翼诘责之。果益憾,约诸部 为寇,副总兵赵完责汝翼启衅,学颜奏曰: “汝翼却杲馈遗惩其违抗实伸国威苟缘此罢斥是进 退边将皆敌主之矣臣谓宜谕王杲送还俘掠否则调兵剿杀毋事姑息以蓄祸。 ”赵完惧,馈金貂, 学颜发之,诏逮完,而宣谕王杲如学颜策。诸部闻大兵且出,悉窜匿山谷。果惧,十二月约 海西王台送俘获就款,学颜因而抚之。 时张居正当国,以学颜精心计,深倚任之。学颜撰会计录以勾稽出纳。又奏列清 丈条例,厘两京、山东、陕西勋戚庄田,清溢额、脱漏、诡借诸弊。又通行天下,得官民屯 牧湖陂八十余万顷。民困赔累②者,以其赋抵之。自正、嘉虚耗之后,至万历十年间,最称 富庶,学颜 有力焉。学颜八疏乞休,许致仕去。卒于家。 自《明史·张学颜传》 ,有删改) 【注】①王杲:明朝末期建州女真头领。②赔累:赔钱亏累。 5.下列对文中面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项是(3 分) ( ) 主之矣/ 选

A.汝翼却杲馈遗惩其/违抗实伸国威/苟缘此罢斥/是进退边将皆敌 臣谓宜谕王杲送还俘掠/否则调兵剿杀/毋事姑息以蓄祸 B.汝翼却杲馈遗/惩其违抗/实伸国威/苟缘此罢斥是进退/边将 /臣谓宜谕王杲送还俘掠/否则调兵剿杀/毋事姑息 以蓄祸

皆敌主之矣

C.汝翼却杲馈遗/惩其违抗/实伸国威/苟缘此罢斥/是进退边将 /臣谓宜谕王杲送还/俘掠否则调兵/剿杀毋事姑息 以蓄祸

皆敌主之矣

D.汝翼却杲馈遗/惩其违抗/实伸国威/苟缘此罢斥/是进退边将 /臣谓宜谕王杲送还俘掠/否则调兵剿杀/毋事姑息 以蓄祸 (

皆敌主之矣

6.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3 分) A.“大学士”又称内阁大学士、殿阁大学士等,为辅助皇帝的高级 B. “振恤” ,即赈济与抚恤,即面对灾荒来袭时,各级政府和民间做 应和对策。 C. “诏”先秦时代上级给下级的命令文告称诏。秦汉以后,专指帝 令。 D. “致仕” , “致”意思是“获得” , “仕”意为“官职” , “致仕”指获得 7.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 分)( A.张学颜深得有关官员赏识。大学士高拱推荐张学颜任辽地巡 )

) 秘书官。 的相应的反

王的文书命

官职。

抚,有人质疑.高拱力

争,侍郎魏学曾的看法与高拱一致,张学 颜最终获得任命。 B.张学颜敢于治理,恪尽职守。辽地边境线长,兵马耗费粮草很 大,无法支撑,大饥 荒使兵马损失惨重,张学颜采取多个措施, 巩固边防。 C.张学颜正直敢言,忠于国家。女真首领王杲想聚众作乱,张学 颜上奏请朝廷不要姑 息王呆,并下令逮捕袒护王杲的赵完,维 护了国家利益。 D.张学颜精于心计,体恤百姓。他写了关于会计的书,治理庄田, 对陷入困境的百姓给予关照。明朝被认为最富 裕的时期,他出过力。 8.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0 分) (1)张生卓荦倜傥,人未之识也,置诸盘错,利器当见。 (5 分) 译文: (2)黜懦将数人,创平阳堡以通两河,移游击于正安堡以卫镇城,战 守具悉就经面。 (5 分) 译文: 清理各种弊端;

习题十八反馈 (一) 王朴,字文伯,东平人也。少举进士,为校书郎,依汉枢密使杨邠。邠与王章、史弘肇 等有隙 ( . 与将相交恶 ( .. 周世宗镇 ( . 即位,锐意( ) ,朴见汉兴日浅,隐帝年少孱弱 ( .. ) ,知其必乱,乃去邠东归。 )澶州,朴为节度掌书记。世宗即位,迁比部郎中。世宗新 ( . )征伐,已扰群议,亲败刘旻于高平,归而益治兵,慨然 ( .. ) ) ) ,任用小人,而邠为大臣,

有平一天下之志。数顾 ( .

)大臣问治道,选文学之士徐台符等二十人,使作《为 )上急于用武,以

君难为臣不易论》及《平边策》 ,朴在选中。而当时文士皆不欲( 谓平定僭乱( 取。 世宗雅 ( ) ,在修(

)文德以为先。惟朴等言用兵之策,谓江淮为可先 ) , 益以为 ( ) 奇, 引 ( )

) 已知朴, 及见其议论伟然 (

与计议天下事,无不合(

) ,遂决意用之。显德三年,征淮,以朴为东京副留守。还,

拜户部侍郎、枢密副使,迁枢密使。 世宗之时,外事征伐,而内修( 当世之务,至于( )法度。朴为人明敏多才智,非独 ( . ) ,又见( ) )

)阴阳律历之法,莫不通焉。朴性刚果(

信于世宗,凡其所为,当时无敢难者,然人亦莫能加(

)也。世宗征淮,朴留京师,

广 ( . 规 ( .

)新城,通 ( .

)道路,壮伟宏阔,今京师之制 ( . ) ,非特 ( .

) ,多其所 )一 ) ,

)为。其所作乐,至今用之不可变。其陈用兵之略 ( . ) 次第 ( ..

时之策。 至言诸国兴灭 (

) 云: “淮南可最先取, 并必死之寇 ( .

最后亡。 ”其后宋兴,平定四方,惟并独后服,皆如朴言。 六年春, 世宗遣朴行 ( . 疾作,仆 ( . )于坐上,舁 ( . ) 视汴口, 作斗门, 还, 过 ( . ) 故相李谷第 ( . ) ,

)归而卒,年五十四。世宗临 ( .

)其丧,以玉 (选自《新五

钺叩地,大恸者数四( 代史·周臣传》)

) 。赠侍中。

(二) 上谷郡君家传 先妣夫人姓侯氏,太原盂县人,行( 以( 程颐

)第二。世河东大姓。祖暠,当五代之乱,

)武勇闻。父道济,始以儒学中科第,为润州丹徒县令,增尚书比部员外郎。 )知古今。年十九, )公相待如宾客。德 ) ,而夫人谦顺

夫人幼而聪悟过人,女红之事,无所不能,好读书史,博( 归 ( . 容之盛 ( . 自牧( 从叔( )于我公。事姑舅( )以孝谨称。与先 ( .

) ,内外亲戚无不敬爱。先公赖其内助,礼敬尤至( ) ,虽( )幼孤( )小事未尝专,必禀( ) ,夫人存视( )而后行。 ) ,常均(

)己子。治家 )

有法, 不严而整。 不喜笞扑 ( 之曰: “贵贱虽殊 ( . 饵,以济 ( .

) 奴婢, 视小臧获如儿女。 诸子或加呵责, 必戒 ( ) ,人则一 ( .

)也。 ”道路遗弃小儿,屡收养之。好为药

)病者。 ) ,则不掩( )也。常曰: “子

先公凡有所怒,必为之宽解。唯诸儿有过 ( . 之所以 ( .. )不肖 ( .. )者,由母蔽(

)其过而父不知也。 ”夫人生子 )也。故

六人,所存惟二,其慈爱可谓至(

)矣。然于教之之道,不少假 ( .

颐兄弟平生于饮食衣服无所择,不能恶言骂人,非性然( 先公罢尉庐陵,赴调,寓居(

)也,教之使然也。 )毗陵,聚口甚 ) ,服用俭素。观亲族间 )

)历阳。会叔父亦解掾(

众,储备不足。夫人经营转易,得不困乏。夫人安于贫约 ( .. 纷华相尚 ( . ) ,如无所见。少女方(

)数岁,忽失所在,乳姥辈 ( . )矣,汝如是,将何为?” )线贴上,曰: “我惜 ( .

悲泣叫号。夫人骂止之,曰: “在,当求得,苟亡失( 颐兄弟幼时,夫人勉( )之读书,因书(



勤读书儿。 ” 又并书二行, 曰: “殿前及第程延寿。 ” 先兄幼时名也。 次曰: “处士。 ” 及 ( 先兄登第,颐以不才罢( 使后世子孙知夫人之精鉴( 夫人自少多病,从先公官 ( . 北归,道中疾革 ( . )应举,方知夫人知之于童稚中矣。宝藏( ) 。 )岭外,偶迎凉露寝,遂中 ( .

) )手泽,

)瘴厉。及 )尔也。 ”未

) 。召医视脉,曰,可治。谓二子曰: “绐 ( .

终前一日,命颐曰: “今日百五( 日终( 选译》 ) 习题十九反馈 (一)

) ,为我祀父母,明年不复祀矣。 ”壬辰二月二十八 (选自《二程文

)于江宁,享年四十九。始封寿安县君,追封上谷郡君。

王轨,太原祁人也,汉司徒允之后,世为州郡冠族 ( .. 有将帅才略。频有战功,周文帝遇之甚厚。

)。父光,少雄武,

轨性质直,起家事辅城公。及武帝即位,累迁内史下大夫 ,遂处腹心之任。军国之政, .. 皆参预焉。从平并、邺,以功进位上大将军,进爵郯国公。 及陈将吴明彻入寇 ( . 遂堰 ( . )吕梁,徐州总管梁士彦频与战不利,乃退保州城。明彻 )行军总管, )车轮,横 )二十骑先走,得

)清水以灌之,列船舰于城下,以图攻取。诏以 轨为 ( . . )于清水入淮口,多竖大木,以铁锁贯 ( .

率诸军赴救。轨潜 ( .

截水流,以断其船路,欲密决其堰以毙之。唯有骑将萧摩诃以 ( .

免。明彻及将士三万余人并器械辎重 并就俘获。陈之锐卒,于是歼焉。进位柱国,仍拜徐州 .. 总管。轨性严重 ( .. 之。 宣帝之征吐谷浑也,武帝令轨与宇文孝伯并从,军中进趣 ( .. ),皆委轨等。 ),善谋略,兼有吕梁之捷,威振敌境,陈人甚惮 ( . )

时宫尹郑译、王端并得幸于宣帝。宣帝军中颇有失德,译等皆预焉。军还,轨等言之于武帝。 武帝大怒,乃挞 ( . 遂大衔 ( . )宣帝,除 译等名 ( . . ),仍加捶楚 ( .. ),宣帝

)之。及宣帝即位,追郑译等复为近侍。轨自知必及于祸,谓所亲曰: “吾 )淮南,邻接强寇,

昔在先朝,实申社稷 至计。今日之事,断可知矣。此州控带 ( .. .. 欲为身计 ( .

),易同反掌。但忠义之节不可亏违,况荷先帝厚恩,每思以死自效,岂以 )不为他计,冀千载之后知吾此

获罪于嗣主,便欲背德于先帝,止可于此待死,义 ( . 心。 ” 大象元年, 帝使内史杜虔信就 ( .

)徐州杀轨。 御正中大夫颜之仪切 ( .

)

谏,帝不纳,遂诛之。轨立朝忠恕 ( . ( (二) 强弱之辩 夫 ( . ( )强不自强,因 ( . )弱。故弱为 强者所 ( . . ),天下知与不知皆伤惜。

) ,兼有大功,忽以无罪被 ( .

)戮 .

)弱以奉 ( . )伏,强为弱者所宗 ( .

)强;弱不自弱,因强以御 . ),上下相制,

自然之理也。然则所谓强者,岂 ( . ( )在乎有德,不在乎有力。夫金 ( .

) 壮勇之谓耶 ? 所谓弱者,岂怯懦之谓耶 ? 盖 . )者,天下之至 ( . )刚也;

水者,天下之至柔也。金虽刚矣,折之而不可以续;水虽柔矣,斩之而不可以断;则水柔能 成刚,金刚不辍 ( . )其弱也。

习题二十反馈 (一) 孙傅,字伯野,海州人,登【 傅为言【 】天下事,劝其亟【 孙傅 】进士第,为【 】礼部员外郎。时蔡條为尚书,

】有所更,不然必敗。條不能用。 】调夫治【 】舟,骚然【 】

迁至中书舍人。宣和末,高丽人入贡使者所过【 烦【 】费,傅言索民力以妨农功,而于中国【

】无丝毫之益,宰相谓【

】其所 】

论同苏轼,奏贬蕲州,安置给事中许翰以为傅论议虽偶与轼合,意亦亡【 职论事而责之过矣,翰亦罢去【 靖康元年,召为给事中,进【 傅曰: “祖宗法惠【 】 。 】兵部尚书。上章乞【

】他,以【

】复祖宗法度,钦宗问之, 】 。 ”时谓名言。 】矢

】民,熙、丰法惠国,崇、观法惠奸【

十一月,拜尚书右丞,俄【 石,金兵分四翼【 】噪【

】改同知枢密院。金人困都城,傅日夜亲当【 】而【 】前,兵敗退,坠【

】于护龙河,填尸皆

满,城门急闭。是日,金人遂登城。 二年正月,钦宗诣【 兼旬【 】不返,傅属【 】金帅营,以【 】贻【 】中国【 】傅辅太子留守,仍【 】兼少傅。帝 】 】

】书请之。及废立檄【 】尔,苟【

】至,傅大恸【 】死【

曰: “吾唯知吾君可帝【 之。 ”

】立异姓,吾当【

金人来索太上,帝后、诸王、妃主,傅留太子不遣。密谋匿【 求状【 】类【 】宦者二人杀之,并【 】斩十数死囚,持【

】之民间,别【 】首送之,紿【

】 】

金人曰: “宦者欲窃太子出,都人争斗杀之,误伤太予。因帅【 乱者以献。苟不已【 】 ,则以死继之。 ”越【

】兵讨定,斩其为【



】五日,无肯承【

】其事者。傅日: 】

“吾为太子傅,当同生死。金人虽不吾索【 责之,庶或【 【 明日【 忠定. (二) 】万一可济【

】 ,吾当与之俱【

】行、求见二者面【

】 。 ”遂从太子出。金守门者曰: “所欲得太子,留守何预 】夕,宿【 】门下;

】?”傅曰: “我宋之大臣,且太子傅也,当死从。 ”是【 】 ,金人召之去。明年二月,死于朔【 (节选自《宋史?孙傅传》 )

】廷。绍兴中,赠开府仪同三司,谥曰

治官如治家 治【 急巨【 【 【 】官如治家,古人尝有是【 】细【 】训【 】矣。盖【 】一家之事,无缓 】民之长,百责 】 ,若沟洫 】

】 ,皆所当知;有所不知,则有所不治也。况牧【 】 ,若传置【 】 ,若仓廥【

】所丛,若庠序【 】 ,若桥障【

】 ,若囹圄【 】时度【

】 ,凡所司【

】者甚众也。相【

】力,弊【

者葺【

】之,污者洁之,堙【 】 ,何预【

】者疏之,缺者补之,旧所无有者经营【 】我事,瞬夕代去,自苦【 】奚【

】之。 】为,此念

若曰,彼之不修【 一萌【 即为苟【 】 ,则庶【

】务皆堕【

】矣。前辈谓:公家之务【

】 ,一毫不尽其心,

】禄,获罪于天。 禁家人侵渔【 】 】由家人喜奢好侈使然也。中既不给 】民,或因讼而纳【 】征【 】逐【 】 】 ,通 】 ,

居【 【 贿【 室无禁【

】官所以【

】不能清白者,率【

】 ,其势【

】必当取于人,或营【 】贷【

】利以侵【

】 ,或名假【

】 ,或托姻属,宴馈【

】 ,以致动相掣【

】肘,威无所施。己虽日昌【 】败辱者,盖骈【

】 ,民则日瘁【

己虽日欢,民则日怨。由是而坐之【 使为妻妾而为【

】首骊踵【

】也。呜呼!

】之,则妻妾不能我救【

】也;使为子孙而为之,则子孙不能我救 】若 】门

也;使为朋友而为之,则朋友不能我救也。妻妾、子孙、朋友皆不能我救也,曷【 廉勤乃【 恒【 】职,而自为之为【 】愈【 】也哉!盖【 】自为虽阖【

】淡泊,而安荣及子孙;为人虽讙然【

】如可乐,而祸患生几席也。二者之间, 】审【 】择焉。

非真知深悟者,未易与言。有官君子,其【

(选自《三事忠告》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习题二十一反馈

(一) 张惠绍,字德继,义阳人也。少有武干( ) 。齐明帝时为直阁,后出补竟陵横桑

戍主。永元初,母丧归葬于乡里。闻义师起,驰归高祖,诏为中兵参军,加宁朔将军、军主。师 次 ( . )汉口,高祖使惠绍与军主朱思远游遏江中,断( )郢、鲁二城粮

运。郢城水军主沈难当帅轻舸数十挑战,惠绍击破,斩难当,尽获其军器。义师次新林、朱雀, 惠绍累有战功。建康城平,迁辅国将军、前军、直阁、左细仗主。高祖践阼( 封石阳县侯,邑五百户。迁骁骑将军,直阁、细仗主如故( 人窃( )入南北掖门( ),

) 。时东昏余党数百

)烧神虎门害卫尉张弘策惠绍驰率所领赴

战斩首数十级贼乃散走。以功增邑二百户。迁太子右卫率。 天监四年,大举北伐,惠绍与冠军长史胡辛生、 宁朔将军张豹子攻宿预,执城主马成龙,送于 京师。使部将蓝怀恭于水南立城为掎角。俄而( 败陷怀恭,惠绍不能守,是夜( )魏援大至( ), )得宿预。六

)奔还淮阴,魏复(

年,魏军攻钟离,诏左卫将军曹景宗督众军为援,进据邵阳。 惠绍与冯道根、 裴邃等攻断魏连桥, 短兵接战,魏军大溃。以功增邑三百户,还为左骁骑将军。寻 ( . )出为持节、都 )

督北兖州诸军事、 冠军将军、 北兖州刺史。 魏宿预、 淮阳二城内附,惠绍抚纳 ( 有功,进号智武将军,益(

)封二百户。入为卫尉卿,迁左卫将军。出为持节、 )安陆太守。在州和理

都督司州诸军事、信威将军、司州刺史、领( ( ),吏民亲爱之。 征还为左卫将军,加通直散骑常侍,甲仗百人,直卫( 时年六十三。诏曰:“张惠绍志略开济( 始( 尽心朝夕。奄 至殒丧( . ( ),绩闻累任( ),干用贞果(

)殿内。十八年,卒, ) 。诚勤义 ), ),以彰勋烈

) 。爰居禁旅(

),恻怆于怀。宜追宠命(

) 。可赠护军将军,给鼓吹一部,布百匹,蜡二百斤。谥曰忠。 ”子澄嗣 。 .

(二) 溥幼嗜学。所读书必手抄,抄已 ( . 七始 ( . ( )朗诵一过,即焚之,又抄,如是者六 )沃汤 .

)已。右手握管处,指掌成茧。冬日手皲,日 ( . )数次。后名 ( .

)读书之斋曰“七录” ,以此也??溥诗文敏 ) ,俄顷( )立就,以故名

捷。四方征索者不起草,对客挥毫( 高一时。

(三) 质明( )始霁,罢( )甚,然念及亡是公存亡莫卜,欲蚤至山中,不敢息。 ) ,而连山纵横,略无阙处, ) ,忽闻山林中一声呼哨,斯须

逾午,始入山,山口有茅店,询之,知长者居山之阴( 遂以驴寄逆旅( ) 主人家而徒焉。山行十里许(

而强人列阵阻于前。为首者庞然修伟,黑面多须。从者无虑数十骑,而步卒百余继其后,皆 披甲执兵。其一吼曰: “大王在,胡( )不跪! ”先生趣( )避不及,遂就禽( ) 。

为首者下马坐巨石上,两展其足,案( )剑瞋目,声如乳虎,曰: “汝来前,孤,山主也。 据山称雄,尔来十余载矣,官军不敢犯孤境。尔何物狂夫,擅入吾寨,其欲血孤刀乎?”

习题二十二反馈 (一) 贾耽,字敦诗,沧州南皮人。天宝中,举明经,补临清尉。河东节度使王思礼署( 为度支判官。累进汾州刺史,治凡( 俄( )

)七年,政有异绩。召授鸿胪卿,兼左右威远营使。 )谷城,取均州。建中三年, )诸将。俄有急诏至以( )公见( )

)为山南西道节度使。梁崇义反东道,耽进屯(

徙东道。德宗在梁,耽使司马樊泽奏事。泽还,耽大置酒会( 泽代耽召为工部尚书耽纳诏于怀饮如故( 且( )治行( )敕将吏谒( ) ,乃规(

)既罢召泽曰诏以(

)代吾

)泽大将张献甫日: “天子播越( )旄钺(

) ,而行军

以公命问行在(

) ,利公土地,可谓事人不忠矣。军 )邪?朝廷有命,即( )为帅矣。吾今

中不平,请为公杀之。 ”耽日: “是何谓( 趋觐( ) ,得以( 俄为东都留守。 故事 (

)君俱。 ”乃行,军中遂安。 ) , 居守不出城, 以 ( ) 耽善射, 优诏 ( )有以( ) )

许猎近郊。迁义成节度使。淄青李纳虽削伪号,而阴蓄奸谋,冀( 逞( ( ) 。其兵数千自行营还,道出滑,或谓馆(

)于外,耽日: “与我邻道,奈何 ) , 从 ( )

) 疑之, 使暴于野?” 命馆城中, 宴庑下, 纳士皆心服。 耽每畋 ( )入纳境,纳大喜,然畏其德,不敢谋。

数百骑,往往(

贞元九年,以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俄封魏国公。常以( 帅缺,当自天子命之,若谋之军中,则下有背向( ( ) ,人固(

)方镇

)不安。帝然 )

)之,不用也。顺宗立,进检校司空、左仆射。时王叔文等干政,耽病(

之,屡移疾( 靖。

)乞骸骨(

) ,不许。卒,年七十六,赠太傅,谥日元

耽嗜观书,老益勤,尤悉地理。四方之人与使( 索风俗,故天下地土区产、山川夷( 其器恢然( )山且(

)夷狄者见之,必从询 ) ,必究知之。

) ,盖长者( )所发明(

)也,不喜臧否( ) ,而检身( )倦,家人近习(

) ) ) ,

人物。为相十三年,虽安危大事亡( 厉行( 不见其喜愠( 一》 ) (二) (甲)良尝闲( 良所,直(

) ,自其所长。每归第,对宾客无少( ) 。世谓淳德有常( )者。

(选自《新唐书·列传第九十

)从容步游下邳圯上,有一老父衣( )其履圯下,顾(

)褐(

),至 ),下取 ) )

)堕(

)谓良曰:“孺子(

履!”良愕然,欲殴之。为其老,强忍,下取履。父曰:“履( 为取履, 因 ( 之,父去( 良因怪( ) 长跪履之。 父以 ( ) 足受, 笑而去。 良殊 (

)我!”良业( ) 大惊, 随目 (

)里所,复还,曰:“孺子可教矣。后五日平明( )之,跪曰:“诺。”

),与我会此。”

(乙)原谷有祖①,年老,谷父母厌憎,欲捐( “祖育儿生女,勤俭终身,岂有老而捐之者乎?是( 祖于野。谷随,收舆归。父曰:“汝何以( 日父母老,无需更作此具,是以(

)②之。谷年十有五,谏③父曰: )负义也。”父不从,作舆④,捐 )⑤具?”谷曰:“他

)收此凶(

)收之。”父惭,悔之,乃载祖归养。 周日考试语文答题卷

姓名:

学号:

4.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0 分) (1)季安以人情归附,乃出为临清镇将,欲捃摭其过害之。(5 分)

(2)仍表请留魏兵为纪纲之仆,以持众心,其粮赐请给于有司。(5 分)

8.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0 分) (1)张生卓荦倜傥,人未之识也,置诸盘错,利器当见。 (5 分) 译文:

(2)黜懦将数人,创平阳堡以通两河,移游击于正安堡以卫镇城,战 守具悉就经面。 (5 分) 译文:

周日题答案: 1.(3 分) 【参考答案】D 【解析】此句意思是“魏州自田承嗣以来,馆阁殿宇器物珍玩超逾规制的,田弘正全部命人 拆除毁掉,因正厅过于豪华而不使用,在采访使厅办事。 ” 2.(3 分) 【参考答案】C【解析】 “致仕”指辞官或退休。 3.(3 分) 【参考答案】D【解析】叛乱原因不对,叛乱的也不是“魏州士兵” ,而是镇州三军。 4.(10 分) 【参考答案】 (1) (5 分) 田季安因看到人心归附于田弘正, 就派他出任临清镇将, 想寻找过失谋害他。 ( “人 情” 、 “归” 、 “摭”各 1 分,句意 2 分) (2) (田弘正)并给皇帝上奏章请求留下魏州士兵作为维护军纪的人,以便稳定众心,他们 的粮饷向有关官员请求供给。 ( “纪纲之仆” 、 “持” 、 “请给”各 1 分,句意 2 分) 5.D(原文标点为“汝翼却杲馈遗,惩其违抗,实伸国威,苟缘此罢斥,是进退边将皆敌主 之矣。臣谓宜谕王呆送还俘掠,否则调兵剿杀,毋事姑息以蓄祸” ) 6.D( “致仕”指官员辞职回家) 7.C( “并下令逮捕袒护王杲的赵完”错,应是皇帝下令逮捕赵完) 8.(1)张先生卓越出众,人们还没有了解他,把他放到复杂环境中, (他的)杰出的才能就会 显露出来。 (得分点: “卓荦倜傥” “识” “器” “见”各 1 分,句意 1 分)

(2)罢免几个懦弱的将领, 创建平阳堡来沟通两河, 把游击巡逻之军迁移到正安堡来保卫镇城, 进攻守卫的器械全部加以经营谋划。 (得分点: “黜” “具” “经画”各 1 分,句意 2 分) 【参考译文】 田弘正,本名田兴。年少时学习儒家经典,精通兵法,擅长骑马射箭,勇敢而守礼度。 在田季安任节度使时,他为衙内兵马使。田季安一心追求奢侈,不顾及军务,多次施行杀戮 刑罚,田弘正时常婉言劝谏。军中将吏很信赖他。田季安因看到人心归附于他,就派他出任 临清镇将,想寻找过失谋害他。田弘正借口患风痹病请求告假,全身上下都被烧灼,田季安 认为他再无所作为了。等到田季安病重,他的儿子田怀谏年幼无知,于是召回田弘正官复旧 职。田弘正喜欢了解前代忠臣孝子建功立业的事迹,办理公务的空闲时间,就同宾客僚佐谈 论古往今来正反面的言行。魏州自田承嗣以来,馆阁殿宇器物珍玩超逾规制的,田弘正全部 命人拆除毁掉,因正厅过于豪华而不使用,在采访使厅办事。宾客僚佐下吏,都请朝廷任命。 非常爱读儒家书籍,尤其通晓史书, 《左传》 、 《国史》 ,都知道大概。自从田弘正归顺朝廷, 幽、恒、郓、蔡有唇亡齿寒的恐惧,多次派遣说客前去离间,多方劝诱阻挠,而田弘正始终 不改变节操。元和十年,朝廷派兵讨伐吴元济,田弘正派儿田布率领三千人马进攻,多次立 功。李师道因田弘正效忠朝廷,又在背后构成威胁,因此不敢公然帮助吴元济,就断绝了与 吴元济的相互策应,官军得以顺利进攻。十五年十月,镇州王承宗死,穆宗任命田弘正为镇 州大都督府长史。田弘正因新近与镇人交战,有杀父杀兄之仇,就用二千名魏兵作为随从卫 兵。十一月二十六日,到达镇州,当时朝廷赏赐镇州三军一百万贯赏钱,没有按时送到,士 兵以此为借口喧哗闹事。田弘正亲自抚慰解释,人心才稍微安定。并给皇帝上奏章请求留下 魏州士兵作为维护军纪的人,以便稳定众心,他们的粮饷向有关官员请求供给。当时度支使 崔倰不识大体,坚决阻止他的请求,他先后四次上表章都没有得到答复。第二年七月,将随 从士卒遣回魏州,当月二十八日夜晚士兵叛乱,田弘正及家属等一起遇害,穆宗听说后震惊 悲痛,追赠为太尉,助葬用品加倍拨给。田弘正孝敬父母爱护兄弟关心晚辈,骨肉恩情非常 深厚。兄弟子侄在两都的有几十人,他们竞相夸耀豪华,每天约耗费二十万钱,运载魏州、 镇州的财货,装载的车辆在道路上络绎不绝。 【参考译文】 张学颜,字子愚,肥乡人。考中嘉靖三十二年进士。辽地巡抚李秋被免职,大 学士高拱想用张学颜,有入怀疑张学颜(的能力) ,高拱说: “张先生卓越出众,人们还没有 了解他,把他放到复杂环境中, (他的)杰出的才能就会显露出来。 ”侍郎魏学曾稍后到达, 高拱迎接并问: “谁可以担任辽地巡抚?”魏学曾思考很久,说: “张学颜可以。 ”高拱高兴地

说: “相契合了。 ”于是把张学颜的名字呈上去,升任右佥都御史,任辽东巡抚。 辽东镇边界长二千多里,城寨有一百二十所,三面与敌人相邻。官兵七万二千人, 每月供给大米一石,折合银子二钱五分,马匹冬天、春天供给草料,每月折合银子一钱八分, 即使年成好也不够维持几天。从嘉靖戊午年大饥荒,三分之二的士兵、马匹逃走死亡。前任 巡抚王之诰、魏学曾相继安抚集聚,没有恢复全盛时期的一半。接着由于饥荒、旱灾,饿死 的人很多。张学颜首先请求救济,充实军队,召回流亡迁徙的百姓,整修兵器,购买战马, 严明赏罚。罢免几个懦弱的将领,创建平阳堡来沟通两河,把游击巡逻之军迁移到正安堡来 保卫镇城,进攻守卫的器械全部加以经营谋划。 建州都督王杲因为向投降的人索要财物而没有得到,就进入抚顺抢劫,守将贾汝 翼指责他。王杲更加恨了,约了各部落做强盗,副总兵赵完指责贾汝翼挑起事端,张学颜上 奏说: “贾汝翼拒绝王果赠送礼品,惩罚王杲违抗命令,实在是伸张了国威, (贾汝翼)如果 因为这个而被罢免,这是升降边将都由敌人主导了。我认为应该命令王果送还俘虏掠夺去的 人和物,否则调兵剿灭他,不要姑息而积下祸患。 ”赵完害怕,赠送金貂给张学颜,张学颜揭 发他,皇帝下令逮捕赵完,而发布命令给王杲,按照张学颜的计策办。各部落听说大军将要 出动,都逃窜藏匿在山谷。王杲害怕,十二月约了海西王台送还俘虏、物资讲和,张学颜因 此安抚他。 当时张居正掌握国政,认为张学颜精于心计,十分倚重信任他。张学颜写了会计录用来查 考核算出纳。又上奏一条条详细地测量土地的条例,处理两京、山东、陕西功臣皇族的庄田, 清理超额、脱漏、假借各种弊端。又贯彻到全国,获得官民屯牧湖陂八十多万顷。百姓穷困 赔钱亏累的,用湖陂赋税来抵偿。从正德、嘉靖耗费亏空以后,到万历十年,被认为最富裕, 张学颜出过力。 张学颜八次上疏请求退休,朝廷允许他退休回去。在家中去世。

习题十八 (一) 王朴,字文伯,东平人也。少举进士,为校书郎,依汉枢密使杨邠。邠与王章、史弘肇 等有隙 (嫌隙,隔阂) ,朴见汉兴日浅,隐帝年少孱弱 (懦弱) ,任用小人,而邠为大臣,与 . .. 将相交恶 (交情不好,关系不好) ,知其必乱,乃去邠东归。 .. 周世宗镇 (镇守)澶州,朴为节度掌书记。世宗即位,迁比部郎中。世宗新 (刚刚)即 . . 位,锐意(专心致志)征伐,已扰群议,亲败刘旻于高平,归而益治兵,慨然 (情绪激昂的 ..

样子)有平一天下之志。数顾 (拜访,看望)大臣问治道,选文学之士徐台符等二十人,使 . 作《为君难为臣不易论》及《平边策》 ,朴在选中。而当时文士皆不欲(想要,打算)上急于 用武,以谓平定僭乱(犯上做乱的人) ,在修(发扬,提倡)文德以为先。惟朴等言用兵之策, 谓江淮为可先取。世宗雅(向来)已知朴,及见其议论伟然(卓异超群的样子) ,益以为( 认 为)奇,引(邀请)与计议天下事,无不合(符合) ,遂决意用之。显德三年,征淮,以朴为 东京副留守。还,拜户部侍郎、枢密副使,迁枢密使。 世宗之时,外事征伐,而内修(完善)法度。朴为人明敏多才智,非独 (只)当世之务, . 至于(甚至)阴阳律历之法,莫不通焉。朴性刚果(刚直果断) ,又见(被)信于世宗,凡其 所为,当时无敢难者,然人亦莫能加(超过)也。世宗征淮,朴留京师,广 (使?广,增广) . 新城,通 (使?通,开通)道路,壮伟宏阔,今京师之制 (规模) ,多其所规 (规划)为。其 . . . 所作乐,至今用之不可变。其陈用兵之略 (方法,方略) ,非特 (只)一时之策。至言诸国兴 . . 灭(偏义复合词,灭亡)次第 (次序)云: “淮南可最先取,并必死之寇 ( 敌寇) ,最后亡。 ” .. . 其后宋兴,平定四方,惟并独后服,皆如朴言。 六年春,世宗遣朴行 (巡行)视汴口,作斗门,还,过 (拜访,探望)故相李谷第 (府 . . . 第) ,疾作,仆 (仆倒)于坐上,舁 (抬)归而卒,年五十四。世宗临 (亲临,驾临)其丧, . . . 以玉钺叩地,大恸者数四(数次,多次) 。赠侍中。 《新五代史·周臣传》) (二) 上谷郡君家传 程颐 (选自

先妣夫人姓侯氏,太原盂县人,行(排行)第二。世河东大姓。祖暠,当五代之乱,以 (凭借,因为)武勇闻。父道济,始以儒学中科第,为润州丹徒县令,增尚书比部员外郎。 夫人幼而聪悟过人,女红之事,无所不能,好读书史,博(广泛地)知古今。年十九, 归 (嫁)于我公。事姑舅(婆婆公公)以孝谨称。与先 (去世的)公相待如宾客。德容之盛 . . . (大) ,内外亲戚无不敬爱。先公赖其内助,礼敬尤至(周到) ,而夫人谦顺自牧(管理自己, 自我约束) ,虽(即使)小事未尝专,必禀(禀告)而后行。 从叔(堂叔)幼孤(幼年丧父) ,夫人存视(抚养看待) ,常均(相等,相同)己子。治 家有法,不严而整。不喜笞扑(鞭打)奴婢,视小臧获如儿女。诸子或加呵责,必戒(通“诫” , 告诫)之曰: “贵贱虽殊 (不同) ,人则一 (一样,相同)也。 ”道路遗弃小儿,屡收养之。好 . . 为药饵,以济 (救济)病者。 . 先公凡有所怒,必为之宽解。唯诸儿有过 (过错) ,则不掩(掩饰)也。常曰: “子之所 . .

以 (??的原因)不肖 (不才)者,由母蔽(掩盖)其过而父不知也。 ”夫人生子六人,所存 . .. 惟二,其慈爱可谓至(周到)矣。然于教之之道,不少假 (宽容)也。故颐兄弟平生于饮食 . 衣服无所择,不能恶言骂人,非性然(这样)也,教之使然也。 先公罢尉庐陵,赴调,寓居(寄居)历阳。会叔父亦解掾(解职)毗陵,聚口甚众,储 备不足。夫人经营转易,得不困乏。夫人安于贫约 (贫穷的生活) ,服用俭素。观亲族间纷华 .. 相尚 (崇尚) ,如无所见。少女方(正,刚刚)数岁,忽失所在,乳姥辈 (一类的人)悲泣叫 . . 号。夫人骂止之,曰: “在,当求得,苟亡失(丢失,丧失,散失)矣,汝如是,将何为?” 颐兄弟幼时,夫人勉(鼓励)之读书,因书(写字)线贴上,曰: “我惜 (爱)勤读书儿。 ” . 又并书二行,曰: “殿前及第程延寿。 ”先兄幼时名也。次曰: “处士。 ”及(等到)先兄登第, 颐以不才罢(放弃)应举,方知夫人知之于童稚中矣。宝藏(像宝贝一样的收藏,珍藏)手 泽,使后世子孙知夫人之精鉴(高明的识别力) 。 夫人自少多病,从先公官 (做官)岭外,偶迎凉露寝,遂中 ( 染上,得病)瘴厉。及北 . . 归,道中疾革 (通“亟” ,病重) 。召医视脉,曰,可治。谓二子曰: “绐 (欺骗)尔也。 ”未 . . 终前一日,命颐曰: “今日百五(寒食日) ,为我祀父母,明年不复祀矣。 ”壬辰二月二十八日 终(死,生命终结)于江宁,享年四十九。始封寿安县君,追封上谷郡君。 文选译》 ) 习题十九 (一) 王轨,太原祁人也,汉司徒允之后,世为州郡冠族 (显贵的豪门世族)。父光,少雄武, .. 有将帅才略。频有战功,周文帝遇之甚厚。 轨性质直,起家事辅城公。及武帝即位,累迁内史下大夫 ,遂处腹心之任。军国之政, .. 皆参预焉。从平并、邺,以功进位上大将军,进爵郯国公。 及陈将吴明彻入寇 ( 侵犯)吕梁,徐州总管梁士彦频与战不利,乃退保州城。明彻遂堰 (筑 . . 堰堵 )清水以灌之,列船舰于城下,以图攻取。诏以 轨为 ( 任命 担任 )行军总管,率诸军赴 . . 救。轨潜 ( 埋伏 )于清水入淮口,多竖大木,以铁锁贯 ( 连接)车轮,横截水流,以断其船路, . . 欲密决其堰以毙之。唯有骑将萧摩诃以 ( 率领 )二十骑先走,得免。明彻及将士三万余人并 . 器械辎重 并就俘获。 陈之锐卒, 于是歼焉。 进位柱国, 仍拜徐州总管。 轨性严重 ( 严肃庄重 ), .. .. 善谋略,兼有吕梁之捷,威振敌境,陈人甚惮 ( 害怕)之。 . 宣帝之征吐谷浑也,武帝令轨与宇文孝伯并从,军中进趣 ( 举动、行动 ),皆委轨等。 .. 时宫尹郑译、王端并得幸于宣帝。宣帝军中颇有失德,译等皆预焉。军还,轨等言之于武帝。 (选自《二程

武帝大怒,乃挞 ( 鞭打 )宣帝,除 译等名 ( 罢免官职),仍加捶楚 ( 杖刑 ),宣帝遂大衔 ( 怨 . . . .. . 恨 )之。及宣帝即位,追郑译等复为近侍。轨自知必及于祸,谓所亲曰: “吾昔在先朝,实申 社稷 至计。今日之事,断可知矣。此州控带 ( 连接、紧靠 )淮南,邻接强寇,欲为身计 ( 打 .. .. . 算 ),易同反掌。但忠义之节不可亏违,况荷先帝厚恩,每思以死自效,岂以获罪于嗣主,便欲 背德于先帝,止可于此待死,义 ( 坚守道义)不为他计,冀千载之后知吾此心。 ” . 大象元年,帝使内史杜虔信就 ( 到 )徐州杀轨。御正中大夫颜之仪切 ( 恳切 )谏,帝不 . . 纳,遂诛之。轨立朝忠恕 ( 宽容 ),兼有大功,忽以无罪被 (遭受)戮 ( 杀戮),天下知与不 . . . 知皆伤惜。 (二) 强弱之辩 夫 (句首发语词)强不自强,因 (凭借)弱以奉 (陪衬)强;弱不自弱,因强以御 (显 . . . . 出)弱。故弱为 强者所 (被)伏,强为弱者所宗 (推崇) ,上下相制,自然之理也。然则所谓 . . . 强者,岂 (难道)壮勇之谓耶?所谓弱者,岂怯懦之谓耶?盖 (大概)在乎有德,不在乎有力。 . . 夫金 (金属)者,天下之至 (极)刚也;水者,天下之至柔也。金虽刚矣,折之而不可以续; . . 水虽柔矣,斩之而不可以断;则水柔能成刚,金刚不辍 (消除)其弱也。 . 习题 20 (一) 孙傅

孙傅,字伯野,海州人,登【考中】进士第,为【担任】礼部员外郎。时蔡條为尚书,傅 为言【进言】天下事,劝其亟【立即,赶快】有所更,不然必敗。條不能用。 迁至中书舍人。宣和末,高丽人入贡使者所过【经过】调夫治【整治,修理】舟,骚然 【扰乱,烦扰的样子】烦【繁,多】费,傅言索民力以妨农功,而于中国【中原】无丝毫之 益,宰相谓【认为】其所论同苏轼,奏贬蕲州,安置给事中许翰以为傅论议虽偶与轼合,意 亦亡【通“无” ,没有】他,以【凭】职论事而责之过矣,翰亦罢去【离职】 。 靖康元年,召为给事中,进【进升】兵部尚书。上章乞【请求】复祖宗法度,钦宗问之, 傅曰: “祖宗法惠【对?有好处】民,熙、丰法惠国,崇、观法惠奸【邪恶之人】 。 ”时谓名言。 十一月,拜尚书右丞,俄【不久】改同知枢密院。金人困都城,傅日夜亲当【抵挡】矢 石,金兵分四翼【队】噪【鼓噪,吵嚷】而【表修饰】前,兵敗退,坠【落】于护龙河,填 尸皆满,城门急闭。是日,金人遂登城。 二年正月,钦宗诣【到】金帅营,以【让】傅辅太子留守,仍【又】兼少傅。帝兼旬【二 十天】不返,傅属【 “嘱” ,嘱托】贻【给予】书请之。及废立檄【公文】至,傅大恸【痛哭】

曰: “吾唯知吾君可帝【统治】中国【中原】尔,苟【如果】立异姓,吾当【一定】死【为? 而死】之。 ” 金人来索太上,帝后、诸王、妃主,傅留太子不遣。密谋匿【藏】之民间,别【另外】 求状【模样,样子】类【像】宦者二人杀之,并【一起】斩十数死囚,持【拿】首送之,紿 【欺骗】金人曰: “宦者欲窃太子出,都人争斗杀之,误伤太予。因帅【率领】兵讨定,斩其 为【做】乱者以献。苟不已【停止】 ,则以死继之。 ”越【过了】五日,无肯承【承担】其事 者。傅日: “吾为太子傅,当同生死。金人虽不吾索【宾前:不索要我】 ,吾当与之俱【一 起】行、求见二者面【单面】责之,庶或【或许】万一可济【成功】 。 ”遂从太子出。金守门 者曰: “所欲得太子,留守何预【参与】?”傅曰: “我宋之大臣,且太子傅也,当死从。 ”是 【这天】夕,宿【居,住】门下;明日【第二天】 ,金人召之去。明年二月,死于朔【北方】 廷。绍兴中,赠开府仪同三司,谥曰忠定. (二) 治官如治家 治【智力】官如治家,古人尝有是【这个】训【教导,训诫】矣。盖【大概】一家之事, 无缓急巨【大】细【小】 ,皆所当知;有所不知,则有所不治也。况牧【管理、统治】民之长, 百责【责任】所丛,若庠序【学校教育】 ,若传置【驿站转运】 ,若仓廥【粮草仓库】 ,若囹圄 【监狱】 ,若沟洫【沟渠水利】 ,若桥障【桥梁城堡】 ,凡所司【管理,主管】者甚众也。相【观 察】时度【估量】力,弊【破旧】者葺【修理、修缮】之,污者洁之,堙【堵塞】者疏之, 缺者补之,旧所无有者经营【经营管理】之。若曰,彼之不修【修治】 ,何预【干,关】我事, 瞬夕代去,自苦【使?.受苦】奚【何,什么】为,此念一萌【生发】 ,则庶【众多】务皆堕 【荒废】矣。前辈谓:公家之务【事物】 ,一毫不尽其心,即为苟【随便】禄,获罪于天。 禁家人侵渔【搜刮】 居【任,担任】官所以【?的原因】不能清白者,率【大都】由家人喜奢好侈使然也。 中既不给【给足】 ,其势【情况、形势】必当取于人,或营【谋求】利以侵【侵损】民,或因 讼而纳【接受】贿【财物】 ,或名假【借】贷【借】 ,或托姻属,宴馈【赠送】征【索求】逐 【追求】 ,通室无禁【禁止】 ,以致动相掣【拉、拽】肘,威无所施。己虽日昌【盛】 ,民则日 瘁【疲敝】 ,己虽日欢,民则日怨。由是而坐【因为】之败辱者,盖骈【并列】首骊踵【脚后 跟】也。呜呼!使为妻妾而为【做】之,则妻妾不能我救【宾前:拯救我】也;使为子孙而 为之,则子孙不能我救也;使为朋友而为之,则朋友不能我救也。妻妾、子孙、朋友皆不能 我救也,曷【何,哪里】若廉勤乃【你的】职,而自为之为【是】愈【更好】也哉!盖【原 (节选自《宋史?孙傅传》 )

来】自为虽阖【合】门恒【常常,总是】淡泊,而安荣及子孙;为人虽讙然【喜悦的样子】 如可乐,而祸患生几席也。二者之间,非真知深悟者,未易与言。有官君子,其【祈使:一 定】审【仔细】择焉。 (选自《三事忠告》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习题二十一 (一) 张惠绍,字德继,义阳人也。少有武干(军事才干 ) 。齐明帝时为直阁,后出补竟陵横

桑戍主。永元初,母丧归葬于乡里。闻义师起,驰归高祖,诏为中兵参军,加宁朔将军、军主。 师次 ( . 驻扎 )汉口,高祖使惠绍与军主朱思远游遏江中,断(阻断 )郢、鲁二城粮运。

郢城水军主沈难当帅轻舸数十挑战,惠绍击破,斩难当,尽获其军器。义师次新林、朱雀,惠绍 累有战功。建康城平,迁辅国将军、前军、直阁、左细仗主。高祖践阼( 县侯,邑五百户。迁骁骑将军,直阁、细仗主如故( 像从前一样 (偷偷地 )入南北掖门( 宫殿正门两旁的边门 即位 ),封石阳

) 。时东昏余党数百人窃

)烧神虎门害卫尉张弘策惠绍驰率所

领赴战斩首数十级贼乃散走。以功增邑二百户。迁太子右卫率。 天监四年,大举北伐,惠绍与冠军长史胡辛生、宁朔将军张豹子攻宿预,执城主马成龙,送 于京师。使部将蓝怀恭于水南立城为掎角。俄而( 败陷怀恭,惠绍不能守,是夜( 不久 )魏援大至(大批到来 ),

这夜 )奔还淮阴,魏复( 重新 )得宿预。六年,魏军攻

钟离,诏左卫将军曹景宗督众军为援,进据邵阳。 惠绍与冯道根、 裴邃等攻断魏连桥,短兵接战, 魏军大溃。以功增邑三百户,还为左骁骑将军。寻 ( 不久 )出为持节、都督北兖州诸军事、 . 冠军将军、北兖州刺史。魏宿预、淮阳二城内附,惠绍抚纳( 将军,益(增加 抚慰招纳 )有功,进号智武

)封二百户。入为卫尉卿,迁左卫将军。出为持节、都督司州诸军事、信威 )安陆太守。在州和理( 治理有方 ),吏民亲爱之。 当值守卫 )殿内。十八年,卒,

将军、司州刺史、领(兼任

征还为左卫将军,加通直散骑常侍,甲仗百人,直卫(

时年六十三。 诏曰: “张惠绍志略开济 ( 创业济时 ) ,干用贞果 (有才干、 坚守正道、 果敢。 ) 。 诚勤义始( 为人真诚勤恳遵循义理 爰居禁旅( 禁军 ),绩闻累任( 在历任官职上都成绩著称。 ) 。

),尽心朝夕。奄 至殒丧( 突然去世 . ),以彰勋烈(来表彰他的功绩

),恻怆于怀。宜追宠 ) 。可赠护军将军,给鼓吹一部,

命(加恩特赐的任命

布百匹,蜡二百斤。谥曰忠。 ”子澄嗣 。 . (二)溥幼嗜学。所读书必手抄,抄已 (完 . 始 ( . )朗诵一过,即焚之,又抄,如是者六七 )沃汤 (热水 )数次。 .

才 )已。右手握管处,指掌成茧。冬日手皲,日 (每天 .

后名 ( 命名 )读书之斋曰“七录” ,以此也??溥诗文敏捷。四方征索者不起草,对客挥 . 毫( (二) 张溥从小就热爱学习,他所读过的书一定亲手抄写,抄一遍再朗读一遍,读过之后就把他 烧掉,再抄,这样持续了六七遍才停止。他右手握笔的地方,指掌上长了老茧。冬天手指冻 裂,每天要在热水里浸几次,后来他把读书的房间题名为“七录” 。张溥写诗作文思路敏捷, 各方人士问他索取诗文,他不打草稿,当着客人的面挥笔就写,一会儿就写好了,因为这个 原因他在当时很有名气。 (三) 质明(天亮 )始霁,罢(疲倦 )甚,然念及亡是公存亡莫卜,欲蚤至山中, ) ,而连山纵 ) ,忽 笔 ) ,俄顷( 一会儿 )立就,以故名高一时。

不敢息。逾午,始入山,山口有茅店,询之,知长者居山之阴(山的北面 横,略无阙处,遂以驴寄逆旅(旅店

) 主人家而徒焉。山行十里许( 左右

闻山林中一声呼哨,斯须而强人列阵阻于前。为首者庞然修伟,黑面多须。从者无虑数十骑, 而步卒百余继其后,皆披甲执兵。其一吼曰: “大王在,胡(为什么 )不跪! ”先生趣( 急 忙,赶快 )避不及,遂就禽(擒 ) 。为首者下马坐巨石上,两展其足,案( 握着)

剑瞋目,声如乳虎,曰: “汝来前,孤,山主也。据山称雄,尔来十余载矣,官军不敢犯孤境。 尔何物狂夫,擅入吾寨,其欲血孤刀乎?”

习题二十二 (一) 贾耽,字敦诗,沧州南皮人。天宝中,举明经,补临清尉。河东节度使王思礼署 ( 代理 )为度支判官。累进汾州刺史,治凡( 一共 )七年,政有异绩。召授鸿胪 驻扎 )

卿, 兼左右威远营使。 俄 ( 不久

) 为山南西道节度使。 梁崇义反东道, 耽进屯 (

谷城,取均州。建中三年,徙东道。德宗在梁,耽使司马樊泽奏事。泽还,耽大置酒会( 会 见 样 )诸将。俄有急诏至以( 让 )泽代耽召为工部尚书耽纳诏于怀饮如故( 像原来一 )

)既罢召泽曰诏以( 让 )公见( 我 )代吾且( 将要 ) 泽大将张献甫日: “天子播越( 流亡

)治行( 准备行装

敕将吏谒( 拜见

) , 而行军以公命问行在( 皇 ) ,利公土地,可谓事人不忠矣。

帝所在的地方 ) ,乃规( 谋求 )旄钺( 代指军权 军中不平,请为公杀之。 ”耽日: “是何谓( 帅矣。吾今趋觐( 急着觐见皇帝 说什么

)邪?朝廷有命,即( 就 )为 )君俱。 ”乃行,军中遂安。

) ,得以( 带领

俄为东都留守。故事( 善射,优诏( 在褒奖的诏书上 奸谋,冀( 希望

按照旧例

) ,居守不出城,以( 因为

)耽

)许猎近郊。迁义成节度使。淄青李纳虽削伪号,而阴蓄 )逞( 实现 ) 。其兵数千自行营还,道

)有以( 有用来?

出滑,或谓馆(住 )于外,耽日: “与我邻道,奈何( 城中,宴庑下,纳士皆心服。耽每畋( 打猎

为什么 )疑之,使暴于野?”命馆 )数百骑,

) ,从( 使?跟从,带?)领

往往( 常常 )入纳境,纳大喜,然畏其德,不敢谋。 贞元九年,以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俄封魏国公。常以( 方镇帅缺,当自天子命之,若谋之军中,则下有背向( 固( 本来 )不安。帝然( 认为??对 认为 )

偏义复词,偏“背” ,反对 ) ,人

)之,不用也。顺宗立,进检校司空、 上书称病 )乞骸骨

左仆射。时王叔文等干政,耽病( 担忧

)之,屡移疾(

( 请求辞职归乡 ) ,不许。卒,年七十六,赠太傅,谥日元靖。 耽嗜观书,老益勤,尤悉地理。四方之人与使( 出使 )夷狄者见之,必

从询索风俗,故天下地土区产、山川夷( 平坦 )岨(通“阻” ,险阻 ) ,必究知之。 其器恢然( 宽广的样子 ) ,盖长者( 道德高尚的人 贬,评论 )人物。为相十三年,虽安危大事亡( “无”没有 见 客无少( 淳 者。 自《新唐书·列传第九十一》 ) (二) (甲)良尝闲( 闲暇时 )从容步游下邳圯上,有一老父衣( 穿 )其履圯下,顾( 回头看 )褐( 粗布 德 ) ,而检身( 检点自身 一点也不 有 常 )厉行( 严格处事 )也,不喜臧否( 褒

)所发明( 发挥,有所创 ) ,自其所长。每归第,对宾 怒,生气 ) 。世谓 ) (选

)倦,家人近习( ( 常

亲近 ) ,不见其喜愠( 礼 , 规 矩

衣服 ),至良所,直堕( 扔 子

)谓良曰:“孺子( 小 )

),下取履!”良愕然,欲殴之。为其老,强忍,下取履。父曰: “履( 为??穿

我!”良业(已经)为取履,因(就 )长跪履之。父以( 用 )足受,笑而去。良殊( 十 分 )大惊,随目( 目送 )之,父去( 离开 )里所(相当于“许”,左右),

复还,曰:“孺子可教矣。后五日平明( 黎明 怪 )之,跪曰:“诺。”

),与我会此。”良因怪( 以??为

(乙)原谷有祖①,年老,谷父母厌憎,欲捐( 抛弃,舍弃

)②之。谷年十有五,

谏③父曰:“祖育儿生女,勤俭终身,岂有老而捐之者乎?是(这 )负义也。”父不从,作

舆④, 捐祖于野。 谷随, 收舆归。 父曰: “汝何以( “以何” , 因为什么 吉利 )⑤具?”谷曰:“他日父母老,无需更作此具,是以(

) 收此凶(

不 )

“以是”,因此

收之。”父惭,悔之,乃载祖归养。 注释:①原谷:人名。②捐:抛弃。③谏:好言相劝。④舆:手推的小车⑤凶:不吉利


相关文章: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四)语文试题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四)语文试题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语文周日试题 、(2011·三亚检测)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 3~4 题。 《》〈〉 一、...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四)语文试题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四)语文试题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语文周日试题 、(2011·三亚检测)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 3~4 题。 《》〈〉...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一)语文试题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语文试题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21.【2014 年高考山东卷】下列各句中,没有语病,句意明确的一项是( ) A....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四)数学试题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四)数学试题_数学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2015-2016 学年高二 周日测试 命题人:马倩 班级 审题人:苗玉莲 组号 数学...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二)语文试题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语文试题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谈论时说他必定失败,结果果然如此.开禧二年(1206),詹体仁死去,终年六十四岁。...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二)语文试题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语文试题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谈论时说他必定失败,结果果然如此.开禧二年(1206),詹体仁死去,终年六十四岁。...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1.3)语文试题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1.3)语文试题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河北武邑中学 2015-2016 学年周日测试 语文试题(1 月 3 日) 一、阅读...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三)语文试题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语文试题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曾门四弟子”之一,被举为“古文、经学、时文 甘卓然不群”的“异材” ...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1.3)语文试题 Word版含答案
河北省武邑中学2015-2016学年高二上学期周考(1.3)语文试题 Word版含答案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河北武邑中学 2015-2016 学年周日测试 语文试题(1 月 3 日...
更多相关标签:
河北省武邑中学 | 河北省衡水市武邑县 | 河北省武邑县 | 河北省武邑县地图 | 河北省武邑效用家具厂 | 河北省武邑 | 河北省武邑县邮编 | 河北省武邑县王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