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宗教 >>

从汉唐壁画看当时社会风气及多层次的艺术内涵


从汉唐壁画看当时社会风气及多层次的艺术内涵和联系

陵墓壁画是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灿烂的组成之一。 而随着解放后发掘出土的大 量汉唐墓室壁画更是在中国美术史上及至世界美术史上注入了新的元素。 震撼了 各界学者、艺术家的心灵,从而研究此门艺术的人士越来越多,为美术事业及其 它学科的研究开辟了新的道路。 一、美的祝福与生的希望 长安是唐王朝的都城,自从 618 年李氏建国至李隆基“开元”年间,东方迅 速崛起了一个经济发达社会兴盛的空前帝国, 由于统治者对美术的个人爱好和政 治需求,特别设立了专门的绘画等艺术机构,官方的介入更为壁画事业的发展提 供了可贵的力量。另外,佛教的兴起和宣传的需要,寺院、石窟、道观的修建为 壁画提供了表现的空间,唐代与各地、各国的交往 日渐频繁,这使画工们的表 现空间更广泛。唐代历史距今 1300 多 年,现在的长安(西安)早已经不见地面 上的宏大建筑,昔日辉煌的大明宫也只剩下几块柱石,更不要说皇宫的壁画了。 ①但近几十年在关中一带发掘出土的精美壁画足可以代表唐壁画艺术卓越的成 就,令人叹为观止,又为我们认识唐代社会、经济、人文、历史等提供了重要价 值依据。 陵墓壁画首先作为传统丧葬习俗的一部分应该表现出对死者的深深情感和 哀奠之意。而唐壁画大多未能让人感受到这一点,这不得不让我们系统的看一看 唐之前的丧葬文化的形式和注入的情感分量。先秦的墓室壁画很难见到,唯有一 些器物或接近壁画的帛画形象,如战国楚墓中的“人物龙凤人物图”中墓主人的 形象,愉悦的准备乘神兽飞翔天宇,使人感到浪漫主义的祝福和美好的愿望,没 有痛苦的场景出现。 另外, 秦始皇陵的兵马俑、 霍去病墓的石刻均反映出强大的、 战斗力极佳的军事集团和西汉人的大无畏精神气魄,让人看后震撼着、感动着每 一根神经,痛苦是死亡顿时化为力量。在乾陵陪葬墓中壁画的代表有懿德太子、 章怀太子和永泰公主墓三座。 从历史原因分析, 李贤是高宗李治与武则天的次子, 尊封为太子,后武氏当权废除,死与四川,追封为“章怀太子” ;李重润是中宗 李显的长子,因反对祖母的行为,将其赐死,时年 19 岁,追赠为“懿德太子” ; 李仙惠是武则天之孙女,同时代未经过“弱冠之年” ,死因不详。从政治局势看, 中宗显接位后,武氏余党依然残存,李显只能忍着失去亲人的痛苦,草草的绘制 一些不能表达其内心世界悲伤题材的壁画, 唐人的生死观念和对丧葬文化的态度 是延续传统的是以寄托希望于未来的积极态度面对现实, 并且将生活中有价值的 美好瞬间和生活场景加入壁画中,淡化死亡所带来的自伤感的阴影,所以在大多 时期我们看到的壁画感觉是朝气蓬勃与大度并存的样子。② 二、理想和现实完美结合营造生人对冥界的幻想 秦代的墓室壁画遗迹,至今没有发现。但是汉墓壁画的发现,则早在本世纪 20 年代初就开始了。洛阳八里台的那组空心砖壁画,是有关西汉墓室壁画的首 次发现。1931 年,辽宁金县营城子壁画墓的清理,则揭开了东汉墓室壁画的面 纱。在随后的数十年间,在全国各地又发现了四十余座壁画墓,为探讨汉代绘画 艺术的发展状况,提供了最为重要的实物资料。③ 这一时期,已发现的最为重要的壁画墓和墓室壁画有:属于西汉时期的河南 ;属于 洛阳的卜千秋墓壁画、洛阳烧沟 61 号墓、陕西西安的墓室壁画《天象图》

“新”政权墓室壁画;属于东汉时期的山西平陆枣园汉墓壁画《山水图》 、河北 安平汉墓壁画、河北望都 1 号墓壁画以及在内蒙古和林格尔发现的壁画等。在汉 代北方,墓葬壁画依然流行。但是广阔的中原从汉末就变成战场,到此时大多已 是废墟一片,昔日的文化繁荣已不可见。倒是在东北和西北这两个地方偏僻的区 域发现了绘制于公元 3 世纪到 4 世纪上叶的墓葬壁画。 当时许多中原人为躲避战 乱而移居这里。在朝鲜安岳的 3 号墓中,其结构、装饰以及墓中的文字都表明墓 主来自中国。虽然,这座墓中仍有盛大的出行图,但是儒家题材如劝善故事和祥 瑞图像不见了,画家更偏重于对世俗生活和女性形象的描绘。在西北地区的墓葬 中,儒家影响的减弱也表现得比较比较明显,大量墓葬壁画是表现这一边远地区 的现实生活。在嘉峪关附近发现的一系列 3 世纪建造的砖室的装饰风格极为独 特。墓中的砖土分别有用鲜艳的颜色和流畅的线条描绘的壁画,各个独立,连续 起来看仿佛是连环画一样。甘肃酒泉发现的丁家闸 5 号目却属于另外一种类型。 它的两个墓室为连续性的大型壁画所覆盖,后室中描绘墓葬中的各种摆设,而前 室内壁画则绘有神仙世界和墓主人生前的生活场景和歌舞伎乐表演。 这种与中原 及东北墓葬壁画一脉相承的题材, 其昌盛是由于古代酒泉在丝绸之路上的特殊位 置决定的。1979 年对位于山西太原的娄睿墓的发掘是近年来中国考古界的一起 轰动的事件。墓葬中发现的早期或同时期的墓葬壁画。这座墓主人是北齐的东齐 王,他的生活图像及出行、归来图、门卫仪仗,天象和十二辰图等被绘制在墓中 的墙壁上,构图的设计、人物形象的刻画,直到鞍马、走兽的勾描,无不显示着 北朝末年壁画艺术开创一个新阶段的惊人发展。 难怪学者们将它的作者猜想为当 时的大画家杨天华。④ 墓室壁画的发现另一个重要意义还在于为了了解唐代绘画的发展以及在某 些特定阶级所表现出的复杂性提供了大量实例。在西安地区发现的 27 处唐代高 官及皇室成员的墓葬使我们可以看到了唐代绘画题材的变化。 长乐公主和韦贵妃 的墓葬壁画证明了七世纪时期各种绘画流派共存的局面;而懿德太子、章怀太子 和永泰公主三处皇家墓葬中的壁画则为研究八世纪初期宫廷绘画的风格变化提 供了最好的例证。 章怀太子墓中绘有狩猎出行图和马球图, 其绘画线条自由奔放, 犹如书法中的草书。 东北以外的地区,发现有壁画的汉墓只有两处,其一是前述的河北望都,另 一是山东梁山。 此外在辽宁旅大附近的金县城子地方,曾发现过汉壁画墓,有守门卒、鸟、 神人、云气,以及跪拜人物等形象。也是比较简率的一种。门卫有生动的面部表 情,须眉怒张,极有神气。 这些墓室壁画虽然在内容上和数量上不及下述的画像石和画像砖那样丰富, 但是因为这是真正的绘画,而且是大幅的,直接代表着汉代壁画流行的事实,所 以有特殊的意义。汉代大量的运用的传统的神话、传说中动物、祥瑞、人物和场 景,说明是有其完整的形式和意义。它们分别描绘了有关天、地、阴、阳的天象、 五行、神仙鸟兽、一些著名的历史故事、车马仪仗、建筑及墓主人的肖像等,含 意复杂,但大多数表现墓主人生前的升华以及对死后升天行乐的美好祝愿,希望 死者在艺人们营造的地下世界里享受富足的生活。 三、详实的生活场景和森严的阶级等级 四川西部的崖墓中也发现不少画像石。 四川成都一带画像砖有自己的特点, 每块高约四。 九厘米, 宽约四点三厘米, 是用模块压成的薄浮雕。内容丰富,最有艺术价值,例如收获、煮盐等生活场景

都描写的相当真实,另一些车骑图,有六骑缓步的,有四骑缓步的,两骑引一有 盖车的种种不同景象。此外,四川也还有一些画像砖和画像石都表现了其他各地 所未有的内容和独特的生动的效果,⑤例如:荷塘、渔猎、双鹤在闲渡着庭院、 杨柳垂出墙外的门阙、代表太阳和月亮的飞翔的神人等。 西汉的墓室壁画,已发现者也不多。河北望都汉墓壁画是较重要的。墓室南 向,构造复杂(后有小龛) 、中室和前室(各附二侧室) ,前后共长二十米多,多 都是以砖券构成。所用的砖都是细致坚实并经过打磨的。砖券上并灌白灰浆。这 一切和另外一些建筑工程上的精细的作法都说明这一墓室建筑的不平常。 前室四壁和通向中室的过道的砖壁上敷有白灰, 然后施以毛笔勾线着色的壁 画。 作为墓主人办公衙门的前室,在南壁门内的两侧,画着正在躬身迎接的“寺 门卒”和“门亭长”“寺门卒”持 , “门亭长”执“版” 。 。在前室北壁的门洞 外两侧是据榻而坐的主记史 (东侧) 和主薄, 他们手中执笔或执简, 作书写之状。 前室东西两壁画嗾使分为上下两列,上列和墓室门内外两侧一样,都是死者 的僚属,这些僚属都在躬身行致敬。下列都是各种动物。画在东壁的僚属,按照 顺序是: “门下小史”的卫卒八人,西壁的僚属是: “门下功曹” “门下游徼” 、 、 “门下贼曹”“门下史” 、 。绘在下列的动物,在东壁的是鸳鸯,白兔、鸾鸟、芝 草、酒和羊。在西壁还有獐子和鸡。 前室通向的过道两侧,东边画的是“小史”和“勉冠谢史” ,西边画的是正 在跪拜启事的“白事史” 。 过道门券上画着云气鸟兽,如汉代漆器和金银错器物上所表现的一样。 前室的壁画说明墓的主人是一级高官 (汉代只有最高官员才能有八名侍卫。 ) 前室是他的厅堂。壁画中的人物都画成在自己的职位上工作的情景,这就是除了 题字以外更形象地表现人物的社会特点, 并且是直接地描写了人与人之间的社会 等级差别。人物姿态动作自然,衣褶简单而合乎运动规律,面部,特别是眼睛都 描绘得很精神。⑥ “寺门卒”更是须眉怒张,极有勇猛的神气。画中色彩不多, 却能以笔墨渲染衣褶及动物身体,企图表现明暗及体积。从望都多少可以看出汉 代绘画艺术的水平。 墓主人是谁?根据墓中题字推测,可能是拥立顺帝即位的大宦官孙程。汉墓的侍 卫像和唐代的侍女、侍从像是如此的同出一辙,它们是有一个继承的关系。但汉 代的等级制度在画面中可以很明显的分辨出来。 四、唐代绘画题材向世俗化转变 唐墓壁画中表现最多的是墓主人及随从的生活场景, 如昭陵陪葬墓长乐公主 墓年代较早。内并没有体现出贵族的最豪华奢侈的生活,也没有公主本人的面貌 形象,墓道两壁画青龙、白虎引路的列队仪卫、甲胄武士和男侍,过洞上方画门 阙, 墓室门内表现女侍。 韦贵妃墓内也是如此, 多数是以宫女、 太监下等人为主。 而长沙马王堆 1 号汉墓出土的“T”型帛画中表现的辛追夫人都衣这华美位于中 央,奴婢、接应人陪伴左右,一看就可以体现出贵妇人的身份;魏晋时期的古墓 石砖壁画也将墓主人画在显要的位置,一眼可以看出人物的威仪之态,这足以说 明题材上的不同,唐墓反映的贵族家里的日常生活场景很普遍,这又是另一种问 题的延伸。留存下来的纸本、绢本轴画如《布辇图》《簪花侍女图》等是反映当 、 时活着的贵族, 贵族的形象也只可以这样表现, 而在唐墓壁画中是不能被表现的, 表现在墓内的只是服侍亡灵的随从、侍女、农工、阉人及主人生前喜欢的活动、 行为、场景、动物等,所以画工便想从这些东西和人物里表现时代的精神;面部

表情从容不迫,仪态大方,个性强烈,这种形象反而给人愉悦的美感,通过下层 侍从传达给我们的这一点很值得思考。 当时社会人的精神与魏晋南北朝时期人的 精神是很明显的对比, 等级的差异有但逐渐淡化出了人们的视线所以这一点是反 映唐代辉煌人性的特点之一。另外,唐帝国对外姿态是一种博大、宽容“海纳百 川”的开放政策,对内的律法和道德约束也是极其开明,所以唐人的精神更加饱 满,从已经发掘的唐墓壁画中不难看出。永泰公主墓的《宫女图》中人物集中体 现出高雅与绝对的自信、气度不凡,光彩照人。人物几与真人等高,相互顾盼, 正、侧、向、背,布局疏密相间,错落有秩,使画面显得丰富而有变化。画师用 气脉连贯、流畅圆浑的纵向长线条表现宫女的窈窕娟秀,面部特征、心态神情刻 画得十分精细。 在唐墓壁画中没有卑微者, 没有精神上扭曲者、 颓废者与失败者, 他们总体上体现了大唐盛世的社会风貌和时代精神。 我们再看看霍去病墓的艺术。霍去病墓在陕西兴平县。由于他和卫青同是在 反击窜犯掠夺的战争中建立大功的名将, 所以他们死后都葬在汉武帝刘彻的茂陵 附近。茂陵及其陪葬墓,只有墓的石雕保存下来。制作年代约为元狩六年(公元 前一一七年)现石雕尚存九件:马踏匈奴、卧牛、卧虎、矮人、人抱熊和怪兽食 羊,都是整石雕成,长度都在二至三米之间。⑦ 卧虎嘴部咀嚼动作和跃马将欲起立的全身动作,都表现得真实生动,而整个 造型能看出对象的体魄的特点:虎的圆浑,马的劲键等等。其他一些形象,特别 是食羊怪兽的那种夸张的凶猛神气表现得很充分。总之,每一种石雕都具有鲜明 的、统一的、完整的内在特征,在这一点上,霍去病前的石雕达到了纪念碑雕刻 的效果。 霍去病墓前石雕和河南中岳庙及山东孔庙前的石人一样, 在制作上都是利用 了原来石料的形体,把原料的物质形态统一在一艺术的造型设计之中。在造型上 利用大体大面,有明显的体积感,并且圆雕、浮雕与线雕的手法相结合(卧虎身 上斑纹是线雕,跃马的侧影是浮雕) ,这都是造型技术的运用从主题和创作意图 的大胆创造。霍去病墓还注重政治色彩的表现,和上述唐代的壁画是有明显的不 同。 “马踏匈陵”的雕刻就是汉代的历史政治现实的有力概括。虽然受时代所限 制,但是整个作品还是有力地歌颂了为解除变患而斗争的英雄气概。另外,唐代 的政治色彩弱化是与汉有明显的不同,主要着重在生活场景上。在李贤墓中壁画 可以看出列队的戟数有明显的减少,有学者认为是自然脱落掉了,但戟数与史书 上记载的的确不同,政治色彩弱化在这里表现的很清楚。 汉代的人注重儒家伦理和歌颂圣贤,正义侠客事迹。另外,施行孝道忠义是 汉人推崇备至的。如咸阳塬上的西汉王陵的 出土文物来看,厚葬是其施行孝道 的重要形式;河南安阳汉墓中画像石反映的“刺秦王”等歌颂前代侠客事迹,而 反映现实题材都很少。 前面提到的唐墓壁画题材大多反映人民的真实观念及生活 场景。佛教虽在此时发展很快,但影响不是太明显。将佛教世俗化使画家创作有 更大的发挥余地,这样要符合人们的理想和对未来的寄予情感。由于上层贵族墓 要求严格,所以设计和绘制的壁画和题材都非常讲究,最起码要符合不同人物的 身份、地位,但我们看到的乾陵三座陪葬墓都是很快的完工,并没有依墓主的性 格、事迹、形象来做,这显然是由于画师的刻意构成及政治形式或是当时墓葬风 格决定的。汉代美术的起点是战国时代美术的水平,生活作为直接描写的对象, 写实的风格开始发展,而这也是古代美术的新的起点。艺术的认识生活的作用, 范围上和方法上,都因汉代美术的发展而进入新的阶段。 五、汉代壁画题材发映人的道德观念和价值观

汉代壁画题材, 现实的实物和文字记载所称 (主要是壁画和建筑装饰的题材) 完全相同。现存实物更为具体,大约可以分为三类:现实生活、历史的和传说的 人物故事、神话及关于自然现象的传说。 表现显示生活的绘画和雕塑作品占最大数量。表现了战争、宴饮、乐舞、车 骑、狩猎和一些生产活动(渔猎、牛耕、收获、煮盐等) 。并创造了各种真实生 动的任务及动物艺术形象。这些作品,因题材具有社会性,描写具有真实性,而 有重要的现实主义的意义。例如:表现了宴饮与乐舞的场面,同时也详细而具体 的表现了厨房的种种劳动,这就表明了贵族的逸乐与劳动人民的劳动的联系,而 且实际上也收到鲜明的对比效果。这种表现,虽不是古代作家的有意揭示,然而 是根据实际存在的现象, 表明了历史上存在的事实而且在表现现实生活的众多作 品中,我们可以看出,人民的形象和他们的活动,以及动物的运动,是获得更大 的现实主义的意义和艺术上的成功。 贵族们, 例如画像中的主人或酒宴的享用者, 一般的是端坐着,是庄重、严肃而呆板的是一种比较僵硬的表现。表现死者一生 的仕宦经历,多用车骑行列,没有具体的描写。这些就都非常缺乏艺术的感人的 力量。但是在表现劳动人民的活动时(辽阳壁画,画像石及画像砖等) ,又是如 何有趣生动,而且富于活力。陶俑中的劳动人民的形象,等是特别表现出了他们 的善良可亲的性格。 古代帝王的传说,如:伏羲、女娲、神农、黄帝、以及周公辅成王的故事等, 都是在人民群众口头上长期流传的,它反映了人民群众对于祖国悠久的历史、先 人缔造文化的重视。荆轲刺秦王和专诸、豫让等刺客的故事,则是包含了歌颂义 士侠客的英勇事迹和反抗行为的观点。其他一些列女、孝子的故事中,也有值得 注意的有益部分。例如秋胡妻在采桑的时候,拒绝了一个不相识的男子的引诱, 当她回家以后发现那男子原来就是自己新婚五日旧年离家五年的丈夫秋胡, 因而 愤怒投河自杀;汉高祖刘邦的将军王陵的老母,拒绝项羽部下的胁迫而自杀。这 都是为社会剥夺了反抗能力妇女们,勇敢的反抗对不义的行为的故事。又如一向 贫困的董永为了葬埋去世的父亲,不得不卖身为奴。虽然故事中说幸而有仙女来 帮助得免为奴的灾难,逃避了矛盾,但是农民的禁不起偶然灾祸的袭击的悲惨命 运,却正是历史的社会的真实。 其次是神话及关于自然现象的传说题材,在汉代美术中也是流行的。东王公 和西王母及其侍从的形象,和他们二人相会及欢宴的场面,是常见装饰的题材。 雷公、织女、北斗星等自然神,朱雀(代表南方) 、玄武(代表北方) 、青龙(代 表东方) 、白虎(代表西方)等方位神,象征祥瑞的龙凤及其他珍瑞异兽,异域 的想象如贯胸国人等,这一些都反映了当时人们对于客观世界的认识,这些认识 具有最初的科学知识; 而且, 作为一种来自现实生活的想象, 其成为优美的创造, 尤其在于体现了这一时期精神生活的强烈愿望。 汉代绘画技术虽处于发展的早期 的阶段,但在其表现效能却发挥到最大的程度。也可以看出为了表达主题所作的 种种努力。利用不断的重复,并在重复中求变化,以便有力地明确地表达主题。 以历史的或传说的人物故事为题材的作品也不少,如:三皇、五帝、周公辅 成王、 孔子见老子、 侠客、 列女诸故事。 典籍中关于种种题材的壁画的记述很多, 并说明其目的是借这些图画来“成教化,助风俗” ,宣传统治者所需要的道德观 念的。然而这些故事中的一部分,也正是歌颂一些历史上或传说中的值得歌颂的 英雄人物和有意义的故事。 综合上述,我们发现汉唐壁画是一脉相承的整体。汉唐壁画艺术历千年而不 朽,依然有其卓越的艺术、人文、考古等很高的价值,为后世传递着这一时空中

华民族伟大的精神文明,为发掘古代绘画艺术、历史资料、习俗、丧葬文化提供 了有力的依据。我个人在此吸收了不少知识,作为一个绘画工作者应该努力研究 这一方面的文化,并将汉唐雄风永远的继承和发扬,传承民族之光才是历史赋予 的神圣使命。 ①注: 《陕西汉唐墓艺术》陕西美术出版社 1988 年版 ②《汉代古墓的艺术价值》辽宁人民出版社 2006 年出版 ③部顿: 《中国壁画》郭和卿译,民族出版社 1985 年版第 24 页 ④宫治昭: 《中国?陕西文化》顾红译,1995 年第三期 ⑤《文物》1998 年 195 页 ⑥陈真: 《唐代风尚说》 ,中国艺术报 2005 年 4 月 21 日第 245 期六版 ⑦鲁鹏: 《从唐墓壁画透视唐代社会风尚的变化》文化艺术报 2003 年 2 月 26 日 c4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