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课程 >>

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研究报告


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研究报告
一.调查背景信息
本课题针对不同文化背景,关注并比较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的生活、学习状况,比较他们价值观形成的原因及发展趋势,希望此研究能对当 代青少年的现状及发展具有一定参考价值。 本课题由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日本青少年研究所、韩国青少年开发院及美国的一家社会调查公司于 2005 年 11 月起共同实施,其中,中国 调查了北京、上海、广州、四川、陕西、黑龙江六省市 72 所学校,3240 名高中及中专生;日本调查了长野县、爱知县、静冈县等 12 个地区 12 所 学校,1342 名高中生;韩国调查了江原、光州、釜山等 15 个地区 60 所学校,1714 名高中生;美国调查了北卡罗来纳州等 12 个地区 12 所学校, 1008 名高中学生。 中国、美国、日本和韩国的男生和女生比例分别为:42.4%:57.6%;51.4%:48.6%;41.9%:58.1%;55.5%:44.5%。年级分布中,高一、高 二和高三的中国高中生为:36.6%:33.4%:30.0%;美国高中生为:47.4%:23.7%:28.9%;日本为:34.9%:33.2%:31.9%;韩国没有调查高一和 高三学生,只对高二学生做了调查。中国和日本的年级比例最为适宜。 在选择学校的性质方面,中国公立、私立高中学生分别占 96.2%、3.5%,其他占 1.3%;美国公立、私立高中学生分别占 85.8%、14.2%;日 本公立、私立高中学生分别占 69.4%、30.6%。中国除了公立和私立学校以外,还包括其他性质的学校,例如民办公助性质的学校,这和中国的国情 是一致的。 中国的普通高中学生和职业高中学生分别占 77.4%、22.6%;美国只有普通高中学生参加了这次调查;日本除了普通高中学生和职业高中学 生以外,还包括其他类型学校的高中生,这三者的比例为 71.2%:20.1%:8.7%。韩国的普通高中学生和职业高中学生分别为 77.8%和 22.2%。

二.自我意识与人生观 自我意识与人生观
1.亚洲高中生对自身容貌关注度较高,而美国高中生较少关心容貌。总体上说, 亚洲高中生对自身容貌关注度较高,而美国高中生较少关心容貌。总体上说, 中国高中生自我满意度较高,幸福感较强,仅次于美国高中生,而韩国、 中国高中生自我满意度较高,幸福感较强,仅次于美国高中生,而韩国、日本 高中生自我满意度和幸福感都较低。 高中生自我满意度和幸福感都较低。
青少年期是自我发展的关键时期,这个阶段,青少年的自我概念逐渐清晰,自我意识迅速提升,他们的自我水平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们 对于自己比较关注,同时对自己也会有不同的感受和评价。随着对自我的关注,青少年也逐渐形成自己对人生的看法和态度,开始有了自己的生活 准则,他们对人生也有了自己的设想。 通过对四国高中生自我状况的关心和满意度的调查发现,在对自己容貌的关心程度方面,中国高中生和日、韩高中生对于自身容貌的关注度 是比较高的,美国高中生报告关心的比例最少。中日韩三国报告非常关心和比较关心的人都超过了一半,其中中国 68.5%、日本 66%、韩国 83.2%, 美国仅为 33.4%,见表 2-1。

表 2-1 四国高中生对自己容貌的关心程度比较 中国 非常关心(非常感兴趣) 比较关心(比较感兴趣) 不太关心(不太感兴趣) 不关心(没有兴趣) 总体 15.3% 53.2% 28.2% 3.4% 100.0% 美国 8.0% 25.4% 38.7% 27.9% 100.0% 日本 26.0% 40.0% 22.8% 11.2% 100.0% 韩国 35.6% 47.6% 14.5% 2.3% 100.0% 平均数 21.0% 45.7% 25.4% 7.9% 100.0%

随着生理、心理上的变化和发展,青少年期的自我意识提升,他们开始关心自己的容貌,关注自己的内心感受,但青少年对自身特性的重视, 大多受文化差异的影响。在集体主义和重视社会趋同性的东方社会(如中、日、韩),高中生更关心容貌和外在形象,这可能是期望更容易获得群 体认可。而在美国这样崇尚个人主义的西方国家,审美存在多元化,因此容貌没有成为高中生们特别关注的自身特性。随着年龄的增长,关注自己 的容貌可能是希望获得同伴认可、获得归属感的反映,也是成长的标志。对此,父母和老师应该予以充分理解和正确引导。

调查结果显示,四国高中生对于自我满意度反差较大,中国高中生报告满意的人数比例高于韩、日两国,但显著低于美国。其中,中国为 69.2%、韩国为 57.2%、日本为 43.6%、美国为 85.2%。不过,中国高中生认为自己幸福的比例同美国差别较小,两国的比例均高于日韩。其中,中 国和美国分别为 82.7%和 83.8%,日本和韩国为 77.4%和 73.3%(表 2-2 和表 2-3)。

表 2-2 四国高中生对自己满意度的比较 中国 非常满意 比较满意 不太满意 不满意 总体 16.0% 53.5% 26.1% 4.4% 100.0% 美国 34.9% 50.3% 12.2% 2.7% 100.0% 日本 6.3% 37.3% 38.7% 17.7% 100.0% 韩国 11.1% 46.1% 35.4% 7.4% 100.0% 平均数 15.7% 48.3% 28.7% 7.3% 100.0%

表 2-3 四国高中生认为自己是否幸福的比较 中国 幸福 比较幸福 不太幸福 不幸福 说不清 总体 39.2% 43.5% 7.1% 2.2% 7.9% 100.0% 美国 44.0% 39.8% 6.7% 3.0% 6.6% 100.0% 日本 32.3% 45.1% 6.7% 3.7% 12.3% 100.0% 韩国 13.7% 59.6% 16.3% 3.2% 7.3% 100.0% 平均数 32.6% 47.1% 9.1% 2.8% 8.4% 100.0%

这说明大多数中国高中生对自己比较满意,与日韩两国的高中生相比,他们对自己有着更加积极的评价。这种比例低于美国,我们认为可能 是由于中国人更加尊奉谦虚的原则,在评价自己时,他们会相对低调,而美国人更加强调自我意识和个性张扬,他们会更倾向对自己做出高的评价。 可喜的是,绝大多数中国高中生认为自己是幸福的,他们虽然对自己做出了相对保守的评价,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幸福感,而高幸福感对于高 中生的身心发展非常重要,表明他们拥有更好的生活品质。

2.高学历是四国高中生学习的主要目的之一,其中尤以中国、美国为甚。 高学历是四国高中生学习的主要目的之一,其中尤以中国、美国为甚。
高中生的学业目标也反映了他们的人生态度。总体而言,四国高中生在学习上有比较高的目标,学习态度较积极。调查发现,四国高中生希 望自己今后取得高学历(大学本科及以上)的人数比例很高,其中中国高中生最高,达到了 77.5%,其它三国依次为美国 74.7%,韩国 69.7%,日本 52.5%。而中美两国高中生希望获得本科以上学历(硕士、博士)的人数已经接近 1/2,分别占到了 46.4%和 47%(表 2-4)。调查还发现,四国高 中生对毕业后去向的关心比例非常高,均达到 90%以上,毕业后去向成为他们不安和烦恼的主要事情之一。

表 2-4 四国高中生希望取得学历的比较 中国 高中 专科学校 大专 大学本科 硕士 博士 1.7% .0% 5.3% 31.1% 22.6% 23.8% 美国 1.8% 1.0% 2.4% 27.7% 31.4% 15.6% 日本 8.2% 13.6% 6.4% 44.3% 4.4% 2.8% 韩国 2.8% 9.7% .0% 54.9% 5.5% 9.3% 平均数 3.2% 2.7% 6.1% 38.7% 16.4% 15.4%

值得注意的是,有 64.4%的中国高中生, 44.7%的美国高中生, 74%的日本高中生和 85.3%的韩国高中生又认为“比起追求学历,还是做自己 喜欢的事更好”。这反映了高中生们矛盾的心态。一方面,他们希望取得高学历,另一方面他们又渴望做自己喜欢的事。中日韩三国高中生这种矛 盾的心态更突出些。对于学历的过度重视,造成了以高学历为贤的局面,取得高学历成为高中生们学习的重要目的之一。另一方面,青春期是自我

形成和发展的关键时期,这时他们的自我意识强烈,更希望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对这种矛盾需要给予重视,高中生有高学业的追求是值得鼓励 的,但是这种追求应该基于自身的兴趣而非迫于外界压力。否则,就有可能滋生心理困扰或心理问题。

3.中国高中生生活态度更积极,更具有集体主义倾向,但在对待生活的自主意 中国高中生生活态度更积极,更具有集体主义倾向, 识方面不如另外三国学生。 识方面不如另外三国学生。
随着年龄的增长,高中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生活目标和态度。调查发现,与其它三国相比,中国高中生最不甘于平淡的生活,他们的生活态 度相对积极,对成功的渴求比较高。只有 41.2%的中国高中生认为“能过上普通的生活就满足了”,这与韩国高中生(48.4%)比较接近,远低于美国 的 71.7%和日本的 66.3%。可见,他们中大多数人并不想有了够生活的钱就悠闲度日(表 2-5)。这可能与他们生活的时代背景有关。我们国家正处 于高速发展时期,充满机遇,充满竞争和挑战,这样的大环境使他们对未来生活充满憧憬,也给他们带来更多信心和希望。

表 2-5 四国高中生“有了够生活的钱悠闲度日”观点的比较 中国 完全赞成 基本赞成 不太赞成 完全反对 平均数 11.8% 20.8% 40.7% 26.7% 100.0% 美国 19.8% 35.4% 35.7% 9.1% 100.0% 日本 24.8% 40.5% 25.2% 9.5% 100.0% 韩国 20.7% 32.4% 31.8% 15.0% 100.0% 平均数 17.4% 29.1% 35.1% 18.4% 100.0%

另外,四国高中生比较赞成“不管别人怎么想,自己要按自己的方式生活”,这一点是相似的,尤以韩国学生最突出。其中,中国 72.4%, 美国 78.6%,日本 74.8%,而韩国达到了 92.5%(表 2-6)。

表 2-6 四国高中生“不管别人怎么想,要按自己的方式生活”观点的比较 中国 完全赞成 基本赞成 不太赞成 完全反对 总体 28.0% 44.4% 24.2% 3.4% 100.0% 美国 30.8% 47.8% 18.4% 3.0% 100.0% 日本 29.9% 44.9% 22.1% 3.1% 100.0% 韩国 51.8% 40.7% 6.6% .8% 100.0% 平均数 34.3% 44.1% 18.9% 2.7% 100.0%

高中生尚未成年,他们正处于个性化的过程中,强烈的自主意识可能使他们更认同自己把握和决定人生,而不甘心被支配、屈服他人的生活 态度。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中日韩三国高中生比美国高中生会更多为别人考虑。支持“比起为他人还是多为自己考虑的好”观点的中国(48.8%)、 日本(47.6%)高中生要远低于美国(88.2%),而韩国 69.6%的支持率也低于美国。

表 2-7 四国高中生“比起为他人还是多为自己考虑的好”观点的比较 中国 完全赞成 基本赞成 不太赞成 完全反对 总体 12.6% 36.2% 42.8% 8.4% 100.0% 美国 41.5% 46.7% 10.1% 1.7% 100.0% 日本 11.3% 36.3% 45.0% 7.3% 100.0% 韩国 22.4% 47.2% 26.9% 3.5% 100.0% 平均数 18.5% 40.2% 35.1% 6.2% 100.0%

这可能主要是文化差异造成的。东方文化重视集体主义,提倡合作和相互依赖,强调感情联系,而西方文化强调个人主义,独善其身,管好 自己的事是首要的,因此他们会认为要更多先为自己考虑。调查发现,虽然中国高中生希望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但他们还是会更多地为别人考虑, 这体现了一种集体主义的倾向。

4.中国高中生对打工的兴趣最低,日本最高。 中国高中生对打工的兴趣最低,日本最高。
随着年龄的增长,高中生对人生规划有了更多地思考,他们参与社会实践的热情增加了,对打工产生了兴趣,打工也为他们提供了在实践中 思考人生的机会。但调查发现,相对于其它三国而言,中国高中生对打工的意识是最低的(45.8%),日本最高(70.7%),美国其次(63.3%), 韩国第三(52.2%)(表 2-8)。与此对应的是他们对于金钱的兴趣,中国高中生对于金钱感兴趣的比例为 64.9%,也远低于其它三国(日本 90.1%, 韩国 90.1%,美国 78.1%)。

表 2-7 四国高中生对打工兴趣的比较 中国 非常关心(非常感兴趣) 比较关心(比较感兴趣) 不太关心(不太感兴趣) 不关心(没有兴趣) 总体 14.8% 31.0% 33.3% 20.9% 100.0% 美国 19.1% 44.2% 24.2% 12.4% 100.0% 日本 32.4% 38.3% 19.5% 9.8% 100.0% 韩国 16.1% 36.1% 29.8% 18.0% 100.0% 平均数 18.9% 35.3% 28.7% 17.0% 100.0%

分析原因,可能与中国高中生课业负担繁重、学习任务紧张有关,他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打工。同时,大多数中国父母也缺乏培养孩子独立 自主和理财能力的意识,不愿意让孩子分散精力去打工。担心孩子的身体和安全,不忍心让他们过早分担经济压力也是重要原因。学校和社会也并 没有把高中生打工作为锻炼社会能力的方式,相对于其它三国,中国高中生缺少足够多的打工机会,他们对于金钱的兴趣也因此低于其他三国高中 生。高中生即将成人,适当参与社会工作,进行社会实践,对于他们将来的发展是很有益处的。因此,社会应多为高中生创造机会,同时老师、父 母也需转变观念,在不影响正常学习、生活的情况下,让孩子们进行力所能及的社会实践。

三.学业与学校行为规范
四国高中生里,中国学生认为“学习最重要 最重要” 学习成绩”最关心, 1. 四国高中生里,中国学生认为“学习最重要”,对“学习成绩”最关心,最 大愿望是“考上理想大学” 提高成绩” 大愿望是“考上理想大学”和“提高成绩”。
调查发现,中国高中生比其它三国同龄人更重视学业。中国高中生赞同“作为高中生,学习最重要”的比例为 80.6%,远远高于其他国家。 韩国、美国和日本的高中生赞同这个观点的比例分别为 50.9%、50.5%和 46.2%(表 3-1)。

表 3-1 四国高中生“作为高中生,学习是最重要的”观点的比较 中国 完全赞成 基本赞成 不太赞成 完全反对 总体 38.5% 42.1% 15.8% 3.6% 100.0% 美国 9.6% 40.9% 41.0% 8.4% 100.0% 日本 12.3% 33.9% 40.6% 13.2% 100.0% 韩国 15.1% 35.8% 36.7% 12.4% 100.0% 平均数 24.2% 38.9% 28.7% 8.1% 100.0%

调查还表明,四国高中生对学习或成绩的关心比例都很高,其中中国最高(表 3-2),达到了 93.4%;其次是韩国(88.2%)、美国(87.8%)、 日本(74.1%)。因此,“如何提高成绩”是四国高中生最不安或烦恼的事情之一,其中,韩国和中国因此而烦恼的高中生比例较高,韩国为 84.4%, 中国为 78.4%(表 3-3),日本和美国分别为 58.1%和 54.6%。

表 3-2 四国高中生对学习或成绩的关心(或感兴趣)的比较

中国 非常关心(非常感兴趣) 比较关心(比较感兴趣) 不太关心(不太感兴趣) 不关心(没有兴趣) 平均数 50.3 % 43.1 % 5.7% .9% 100. 0%

美国 37.6% 50.2% 11.3% .9% 100.0%

日本 23.5% 50.6% 19.1% 6.9% 100.0%

韩国 46.8% 41.4% 10.2% 1.6% 100.0%

平均数 42.8% 45.1% 10.0% 2.2% 100.0%

表 3-3 四国高中生不安或烦恼事情的排序 中国 第一 第二 第三 第四 第五 学习或成绩(78.4%) 高中后去向(50.9%) 朋友关系(36.2%) 兴趣时间少(36.2%) 忙(31.5%) 美国 学习或成绩(54.6%) (84.4%) 忙(45.5%) (53.5%) 高中后去向(38.5%) (52.5%) 兴趣时间少(25.2%) 家人关系(20%) 朋友关系(26%) 兴趣时间少(25.6%) 朋友关系(41.2%) 健康(36.4%) 容貌和个性(36.5%) 高中后去向 高中后去向(52.5%) 容貌和个性 日本 学习或成绩(58.1%) 韩国 学习或成绩

由于学业的压力,高中生们目前最大愿望主要是“提高成绩”和“考上理想大学”(表 3-4)。其中,中国高中生第一愿望是“考上理想大 学”(76.4%),第二愿望是“提高成绩” (75.9%);美国高中生“提高成绩” (74.9%)排名第一,搞好朋友关系排名第二(67.2%),考上理 想大学是第三愿望(54.2%);日本高中生“提高成绩”(58.1%)的愿望排名第一,考上理想大学排名最后;韩国高中生第一愿望是“考上理想大学”, 第二愿望是“提高成绩”(74.0%)。

表 3-4 四国高中生目前最大愿望的排序 中国 第一 第二 第三 第四 第五 考理想大学(76.4%) 提高成绩(75.9%) 搞好朋友关系(53.1%) 有一门技能(46.7%) 家人关系好(42.0%) 美国 提高成绩(74.9%) 搞好朋友关系(67.2%) 考理想大学(54.2%%) 自己决定路(49.7%) 与喜欢的人顺利(46.6%) 日本 提高成绩(58.1%) 搞好朋友关系(39.9%) 做喜欢的事(34.7%) 发挥兴趣特长(30.1%) 考理想大学(29.4%) 韩国 考理想大学(78.2%) 提高成绩(74.0%) 自己决定路(67.6%) 做喜欢的事(51.8%) 发挥兴趣特(47.2%)

2.中国高中生竞争压力更大,好好学习、考入大学获得高文凭是他们的主要目 中国高中生竞争压力更大,好好学习、 相比之下,日本高中生竞争压力最低。 标。相比之下,日本高中生竞争压力最低。
与此一致的是,中国、韩国、美国和日本高中生都希望通过努力学习,考上好的大学,四国中日本高中生赞成这个观点的人最少(表 3-5)。 中国、韩国、美国和日本高中生赞同的比例分别为 92.6%、92.4%、88.8%和 62.0%。此外,各国高中生希望获得的学历也明显不同。中国和美国高 中生都比较重视学历,希望获得学历的顺序一致,比例也相差无几。其中,近一半高中生希望获得研究生以上学历,近 1/3 希望获得本科学历。日 本和韩国高中生更希望获得本科学历,比例分别为 44.3%和 54.9%。

表 3-5 四国高中生“努力学习,就可能考上好大学”的比较

中国 完全赞成 基本赞成 不太赞成 完全反对 总 体 64.6% 28.0% 5.5% 2.0% 100.0%

美国 31.4% 47.4% 17.8% 3.4% 100.0%

日本 25.9% 36.1% 21.8% 16.2% 100.0%

韩国 61.6% 30.8% 5.6% 2.1% 100.0%

平均数 52.3% 32.7% 10.2% 4.8% 100.0%

表 3-6 最希望取得的学历排序 中国 第一 第二 第三 研究生(46.4%) 本科(31.1%) 没考虑(11.3%) 美国 研究生(47.0%) 本科(27.7%) 没考虑(19.6%) 日本 本科(44.3%) 专科(13.6%) 没考虑(11.2%) 韩国 本科(54.9%) 研究生(14.8%) 专科(9.7%)

比较一些调查数据,我们发现四国高中生存在比较一致的特点:第一,学业是目前高中生最为关注的事情,也是高中生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高中生最烦恼的事情就是因学业问题产生的,他们特别希望提高学习成绩。第二,虽然学习是高中生活的主要活动,但是学业并不是高中生活的唯 一。四国高中生赞同“为了保证学习时间,就不参与其它社会活动”的百分比都很低,这说明高中生在学习的同时,仍然希望生活多姿多彩。这一 阶段是青少年社会性发展的重要阶段,因此,在学习之余进行一些必要的社会活动也是这一阶段的重要特点。 同时,我们也发现,和其他三国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在关注学习、认同学习重要性、希望考入理想的大学和取得更高学历几个方面的比 例都很高。这可能是因为:第一,中国的传统历来比较重视学习;第二,中国学生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大,考入好大学、获得高文凭是在竞争中得胜 的重要保证。

3.和其他三国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对学校行为规范最认可,但在遵守规则 和其他三国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对学校行为规范最认可, 的同时也偶有叛逆。 的同时也偶有叛逆。
对中国、美国、日本和韩国高中生有关学校行为规范观点的调查结果发现,总体上看,中国高中生对学校行为规范认可度最高(表 3-7)。 例如在 “即使对校规感到不满也应该遵守” 中国高中生赞成的比例达到 76.6%, 上, 排在第二, 和排在第一的美国高中生的赞成比例 82.5%只差 5.9%。 在“对高中生的服装或发型不应有规定”上,中国高中生赞成的比例是最低的。在“上课时不可以窃窃私语”和“上课时,不可以看课外书”上, 中国高中生赞成的比例也最高。 这些都说明了中国高中生对学校行为规范最认可。 但是, 中国高中生赞成 “课堂上即使再困倦也不可以睡觉” (60.1%) 和“上课迟到一会也不可以” (53.0%)的比例相对较低,在四国当中排在第三、四位。中国(76.6%)

表 3-7 四国高中生对学校行为规范赞同的百分比及排序 第一 即使对校规感到不满也 应该遵守 对高中生的服装或发型不 应有规定 课迟到一会也不可以 上课时不可以窃窃私语 上课时不可以看课外 书 课堂上即使再困倦也不可 以睡觉 课堂上不可以故意让老师 难堪 美国 (82.5%) 美国 (92.9%) 美国(86.2%) 中国 (68.3%) 中国 (87.0%) 美国 (75.2%) 中国 (91.5%) 韩国 (84.7%) 日本(85.1%) 韩国 (62.5%) 日本 (57.8%) 日本 (61.2%) 美国 (79.2%) 第二 中国(76.6%) 第三 韩国 (71.5%) 日本 (75.1%) 韩国(69.6%) 日本 (60.0%) 美国 (45.8%) 中国 (60.1%) 韩国 (57.6%) 韩国 (52.0%) 日本 (57.4%) 中国 (51.0%) 中国(53.0%) 美国 (51.7%) / 第四 日本(68.6%)

有作业就必须完成

美国(95.3%)

日本(90.2%)

韩国(87.7%)

中国(87.0%)

与美国、日本和韩国的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最遵守规则的群体,但是偶尔也会违反学校行为规范。这可能是因为中 国强调集体主义,强调对团体规范的遵守,因此中国高中生在大多数情况下更能按照学校行为规范。在遵守集体行为规范时,可能会与个体的主观 意愿冲突,虽然在很多情况下中国高中生压抑自己的意愿,表现出服从的行为,但是长期的服从可能也会导致叛逆行为的出现。

四.人际关系
与朋友交往时,中国高中生更注重精神交流, 1. 与朋友交往时,中国高中生更注重精神交流,美、韩、日高中生则把与同伴 快乐玩耍作为重要标准。 快乐玩耍作为重要标准。
处于青春期的高中生,人际关系和以往相比发生了明显变化,这不仅对他们的学习和思想产生重要影响,同时也对他们的社会性发展有重要 作用。亲子关系虽然仍是高中生人际关系的重要部分,同伴关系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调查发现,在选择朋友的标准上,中国高中生选择标准比例依次为“能直接表达自己意见”(66.9%)、“兴趣相同”(65.0%)、“可以互相 诉说”(62.6%)、“可以依靠”(61.4%)和“体贴关照”(58.1%)(表 4-1)。美国、日本和韩国的高中生选择标准也包含了“能直接表达自己意见”、 “可以互相诉说”和“可以依靠”,与中国高中生比较类似。这说明了朋友选择的标准具有一致性,也就是四国高中生在选择朋友时,都会选择值 得信赖、可以相互倾诉的人作为自己的朋友。 但是同时,调查结果显示,中国高中生的朋友标准与其他三个国家存在差异。中国高中生在选择朋友时,“能够和自己一起打闹”并不是 重要的标准。 但其他三国高中生却认为这个标准很重要。 例如, 美国、 韩国高中生把 “一起打闹” 作为选择朋友的首要标准, 分别是 93.1% 和 77.5%, 日本高中生将“一起打闹”的标准排在第二位(60.6%)。 这说明中国高中生更注重朋友之间精神上的交流,而其他三国高中生虽然也重视这一点,但他们可能更喜欢与伙伴快乐玩耍。

表 4-1 四国高中生朋友选择标准(朋友是什么样的人)的排序 中国 第一 第二 第三 第四 第五 直接说意见(66.9%) 兴趣相同(65.0%) 可以诉说(62.6%) 可以依靠(61.4%) 体贴关照(58.1%) 美国 一起打闹(93.1%) 直接说意见(84.3%) 可以依靠(82.1%) 体贴关照(68.1%) 想法相同(63.2%) 日本 可以诉说(69.8%) 一起打闹(60.6%) 直接说自己意见(57.2%) 可以依靠(56.1%) 可尊敬的(32.8%) 韩国 一起打闹(77.5%) 直接说意见(72.0%) 可以依靠(70.1%) 想法相同(53.6%) 可以诉说(46.7%)

2.“学习”对亚洲高中生伙伴交往影响较大,中日韩三国学生更愿意和朋友在 学习”对亚洲高中生伙伴交往影响较大, 影响较大 一起“学习”或者“谈论学习、考试” 而美国学生更愿意和伙伴一起“ 一起“学习”或者“谈论学习、考试”,而美国学生更愿意和伙伴一起“做感 兴趣的事” 旅游” 谈论异性朋友” 去朋友家过夜” 兴趣的事”、“旅游”、“谈论异性朋友”、“去朋友家过夜”等。
调查表明:四国高中生“和好朋友一起做的事情”上有共同之处,和朋友在 “一起玩”、“做感兴趣的事”、“谈论人生、未来”、“朋友 有难,一定帮助”、“诉说烦恼”和“看电视,听音乐 ”上的比例都比较高(表 4-2)。例如在 “一起玩”上,韩国为 95.5%,日本为 87.9%,美 国为 85.2%,中国为 84.6%,比例都很高。在“ 注意和朋友不要太近乎”上都很低。调查结果说明了高中生同伴交往志趣相同、互动性、社会支持、 亲密的特点。“和朋友一起旅游”的比例都较低,中国高中生比例最低(18.7%)。高中生时间紧张、没有经济能力可能是其重要原因。 同时,四国高中生在“与朋友一起做的事情”中也存在差别。第一,中国高中生和朋友在一起“学习”的人数远高于其他各国,为 73.4%, 韩国高中生(58.9%)和日本高中生(47.9%)比美国(37.8%)高中生的比例高; 和朋友一起 “谈论学习、 考试” 的韩国高中生(76.2%)、 中国高中生(75.9%) 和日本高中生(71.5%)也要远远高于美国(22.8%)高中生。这说明“学习”对于中国、日本和韩国同伴交往的影响较大,其中,中国学生更重视学习。 第二,和其他三国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更少与同龄伙伴谈论喜欢的异性朋友。这可能与中国的中学管理比较严格、高中生相对比较保守有关。 第三,和其他三国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更少与朋友一起谈论家庭的事情。可能是因为美国的高中生比较独立,能参与很多家庭事务。中国的父 母为了减少高中生的压力,较少告诉孩子家里的事情,因此高中生对家庭事务了解比较少。第四,和另外三国比,中国高中生很少跟朋友借钱,这 可能是因为中国父母管教严格或者更多地满足了孩子的经济需要。因此,中国高中生不用自己解决经济问题。第五,中国高中生“去朋友家过夜” 的比例明显低于其他国家高中生,可能与父母管教严格有关。另外,中国家庭住房相对狭小,没有更多空间提供给孩子留宿同伴或许也是其中原因

之一。第六,韩国和中国高中生和朋友在一起时,会“尽量符合朋友的意见”。其中,韩国 91.5%,中国 71.2%,美国 55.4%,日本 36.8%,这可能 是因为韩国和中国高中生重视团体规范,团体压力感较强,比较注意容纳朋友和尊重朋友的观点。

表 4-2 四国高中生“和好朋友一起做的事情”的比较 第一 玩 做感兴趣的事 谈论人生、未来 看电视,听音乐 朋友有难,一定帮助 诉说烦恼 注意和朋友不要太近乎 旅游 学习 谈论学习、考试 谈论喜欢的异性朋友 虽然在一起,但各干各的 谈论家里的事 相互借钱 去朋友家过夜 尽量符合朋友的意见 韩国(95.5%) 美国(87.7%) 韩国(81.9%) 美国(82.5%) 韩国(93.4%) 韩国(80.2%) 中国(35.5%) 美国(40.1%) 中国(73.4%) 韩国(76.2%) 美国(81.6%) 美国(54.6%) 美国(68.7%) 韩国(86.1%) 美国(69.6%) 韩国(91.5%) 第二 日本(87.9%) 中国(82.8%) 中国(75.3%) 韩国(67.4%) 中国(91.9%) 中国(79.3%) 美国(26.9%) 韩国(37.8%) 韩国(58.9%) 中国(75.9%) 韩国(67.8%) 韩国(44.9%) 韩国(55.9%) 美国(73.2%) 韩国(48.0%) 中国(71.2%) 第三 美国(85.2%) 韩国(76.4%) 日本(73.5%) 中国(60.4%) 日本(88.8%) 美国(75.1%) 日本(26.1%) 日本(26.8%) 日本(47.9%) 日本(71.5%) 日本(65.1%) 日本(40.9%) 日本(53.5%) 日本(40.1%) 日本(39.3%) 美国(55.4%) 第四 中国(84.6%) 日本(73.2%) 美国(69.9%) 日本(58.2%) 美国(83.9%) 日本(74.4%) 韩国(13.5%) 中国(18.7%) 美国(37.8%) 美国(22.8%) 中国(45.9%) 中国(28.7%) 中国(46.4%) 中国(30.8%) 中国(13.0%) 日本(36.8%)

3.四国高中生的父母对子女的期望均比较高,且母亲期望要明显高于父亲。和 四国高中生的父母对子女的期望均比较高,且母亲期望要明显高于父亲。 日韩美相比,中国父母对孩子的期望远没有想像的高。 日韩美相比,中国父母对孩子的期望远没有想像的高。
据四国高中生自我报告 (表 4-3) 父母对孩子的期望都较高, : 且母亲的期望都高于父亲。 其中, 中国高中生父母的期望相对较低 (父亲 62.0%, 母亲 65.8%)。 父母对孩子的高期望也给高中生们带来了压力,在“他/她的期望是我的压力”上,父亲和母亲的比例都较高,亚洲三国的母亲比例都高于父 亲,这说明母亲给孩子带来的压力更大。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中国父母对孩子的压力最小(父亲 50.7%,母亲 65.0%)。 在“对我的教育倾注了一切”这一陈述上,父母得分都较高,这说明父母对孩子教育的投入都很多。同样,四国母亲的期望都高于父亲。在 这方面,中国高中生认为父母对教育的投入相对较低(母亲为 67.4%,父亲为 55.8%)。和母亲相比,四个国家的父亲们都不愿意把自己的孩子和 别人比较。

表 4-3 四国高中生父母对其期望的排序 第一 对我期望大 父亲 母亲 他/她的期望是我的压力 父亲 母亲 考虑让我出国 父亲 母亲 对我的教育倾注了一切 韩国(56.5%) 美国(70.7%) 日本(56.2%) 日本(70.6%) 中国(53.7%) 韩国(62.9%) 美国(52.4%) 中国(53.6%) 韩国(70.3%) 日本(75.6%) 美国(66.8%) 韩国(71.4%) 日本(51.7%) 中国(65.0%) 中国(50.7%) 美国(60.5%) 韩国(76.7%) 韩国(78.7%) 美国(69.2%) 日本(73.7%) 中国(62.0%) 美国(73.1%) 日本(57.1%) 中国(65.8%) 第二 第三 第四

父亲 母亲 总将我和别人比较 父亲 母亲

美国(61.4%) 日本(85.9%) 美国(49.5%) 日本(81.9%)

日本(60.8%) 美国(83.9%) 韩国(40.2%) 韩国(79.8%)

韩国(59.1%) 韩国(83.9%) 日本(39.3%) 中国(74.2%)

中国(55.8%) 中国(67.4%) 中国(39.0%) 美国(68.7%)

在家庭生活满意度的调查中, 四个国家高中生对家庭生活都很满意 (表 4-4) 其中中国最高 , (87.3%) 其次为美国 , (83.1%) 韩国 、 (82.2%) 、 日本(79.4%) 。这说明,在青春期同伴的地位虽然越来越重要,但是家庭依然不可忽视,和谐温馨的家庭是个体人生最密切、持久的人际关系。

表 4-4 四国高中生对家庭生活的满意度 中国 非常满意 比较满意 不太满意 不满意 总体 34.4% 52.9% 10.6% 2.1% 100.0% 美国 35.9% 47.1% 12.3% 4.6% 100.0% 日本 27.0% 53.4% 13.5% 6.1% 100.0% 韩国 28.1% 54.1% 15.4% 2.3% 100.0% 平均数 31.7% 52.5% 12.5% 3.3% 100.0%

4.中国高中生的父母最不愿经常表扬孩子,孩子有了成绩时也不表现出特别的 中国高中生的父母最不愿经常表扬孩子, 快乐。同样,中国高中生和父母在一起感到很快乐的比例也最低。 快乐。同样,中国高中生和父母在一起感到很快乐的比例也最低。
对“父母态度”的调查表明(表 4-5):有好成绩时,四国父母都特别高兴,其中母亲比父亲更高兴。但是中国父母高兴比例显著低于其它 三国(中国父亲为 57.6%,中国母亲为 76.4%)。父亲和母亲都经常表扬孩子,但是与母亲相比,父亲更少表扬孩子,其中中国父母赞扬孩子的比 例最少(父亲为 47.4%,母亲为 65.5%)。虽然母亲比父亲更愿意表扬孩子,可是另一方面,母亲比父亲也更经常训斥孩子,和另外三国相比,中 国父母对孩子训斥最少(父亲为 42.0%,母亲为 61.7%)。四国高中生都认为和父母在一起很快乐,但和母亲在一起更快乐。但是,中国高中生和 父母在一起很快乐的比例却是最低的(父亲 59.3%,母亲 68.7%)。

表 4-5 四国高中生父母对其态度的排序 第一 有好成绩,特别高兴 经常表扬我 经常训斥我 和他/她在一起很快乐 父亲 母亲 父亲 母亲 父亲 母亲 父亲 母亲 韩国(75.4%) 日本(91.9%) 韩国(53.7%) 美国(80.4%) 美国(54.2%) 日本(80.1%) 美国(68.1%) 韩国(91.9%) 第二 美国(67.7%) 美国(91.1%) 日本(48.7%) 韩国(80.1%) 韩国(49.8%) 韩国(68.4%) 韩国(65.4%) 日本(90.7%) 第三 日本(63.1%) 韩国(89.4%) 美国(47.4%) 日本(77.8%) 日本(43.6%) 美国(62.6%) 日本(64.3%) 美国(76.7%) 第四 中国(57.6%) 中国(76.4%) 中国(47.4%) 中国(65.5%) 中国(42.0%) 中国(61.7%) 中国(59.3%) 中国(68.7%)

5.四国高中生与母亲的交流均高于父亲,但父亲比母亲更容易把孩子当大人看 四国高中生与母亲的交流均高于父亲, 和日韩美相比,中国父母与孩子聊天、沟通最少,更少把孩子当大人看待 子当大人看待, 待。和日韩美相比,中国父母与孩子聊天、沟通最少,更少把孩子当大人看待, 孩子有烦恼也不愿找父母倾诉。 孩子有烦恼也不愿找父母倾诉。
与父母沟通是青春期少年生活的重要内容,也是他们成长的重要途径。调查表明(表 4-6):与父亲相比,母亲和孩子聊天的次数更多。四 国父母比较,中国父母和孩子聊天的次数较少(父亲 44.8%,母亲 74.2%)。当有烦恼时,四国高中生们更愿意找母亲倾诉,但中国高中生找母亲 倾诉烦恼的比例最低(72.6%)。与美日韩三国父母相比,中国父母最支持孩子做喜欢的事情。韩国、美国和日本的父亲明显比母亲更不理解孩子, 中国高中生过半认为父母理解自己,认为父母理解自己的比例较低(父亲 55.7%,母亲 54.6%)。这一调查结果说明,孩子与母亲的交流和沟通要 显著多于父亲。而中国孩子与父母的沟通、交流要少于其他国家。

表 4-6 四国高中生与父母沟通的排序 第一 经常聊天 有烦恼会找他们倾诉 反对我做喜欢的事 不太理解我 父亲 母亲 父亲 母亲 父亲 母亲 父亲 母亲 日本(53.8%) 日本(93.4%) 美国(41.7%) 日本(91.2%) 韩国(75.4%) 日本(68.6%) 日本(80.8%) 韩国(89.4%) 第二 中国(44.8%) 韩国(92.4%) 中国(39.7%) 韩国(88.9%) 日本(63.1%) 韩国(61.6%) 美国(78.2%) 中国(54.6%) 第三 美国(44.6%) 美国(83.7%) 韩国(33.0%) 美国(84.2%) 美国(59.9%) 美国(56.9%) 韩国(71.9%) 日本(49.4%) 第四 韩国(41.7%) 中国(74.2%) 日本(32.7%) 中国(72.6%) 中国(51.6%) 中国(56.0%) 中国(55.7%) 美国(41.5%)

同时, 在对孩子独立性的认可程度上, 四国的父亲比母亲更容易把孩子当成大人看待;和日韩美三国相比, 中国父母更少认可孩子的独立性, 较少把孩子当成大人(父亲 64.7%,母亲 50.7%)。总体来看,母亲比父亲管孩子更多一些,其中中国父母管的较少(父亲 67.8%,母亲 38.0%)。 与母亲相比,父亲往往不太管孩子,更愿意把孩子当作大人看待。这可能是因为与母亲相比,父亲更希望自己的孩子比较独立。同时,因为大多数 父亲的工作时间比母亲长,因此对孩子的管理时间比较少(表 4-7)。

表 4-7 四国高中生父母对孩子独立性认可度的排序 第一 把我当大人看 不太管我 父亲 母亲 父亲 母亲 日本(72.5%) 日本(69.4%) 日本(73.2%) 韩国(71.1%) 第二 美国(70.2%) 韩国(66.7%) 美国(72.8%) 日本(57.4%) 第三 韩国(69.0%) 美国(66.3%) 中国(67.8%) 美国(42.7%) 第四 中国(64.7%) 中国(50.7%) 韩国(63.4%) 中国(38.0%)

总之, 四国家庭的亲子关系存在差异, 并且在多数情况下, 差异具有跨文化性, 即这种差异性在四个国家中都表现出相同的趋势, 即母子 (女) 关系明显好于父子(女)关系。父母之间的差异可能是因为母亲和孩子的接触比父亲多,因此和孩子的感情更深厚,但摩擦冲突也比较多。中国的 亲子关系和另外三国的亲子关系也存在差异,主要表现为:第一,中国父母比较传统含蓄,感情相对内敛,因此无论是高兴与否,都不会表露得非 常明显;第二,中国父母多数是双职工,因此和孩子交流的时间相对较少,孩子也不能深刻理解父母。第三,中国父母和孩子的沟通相对比较少, 或者沟通方式存在问题。

五.生活环境
中国高中生的主人翁意识最强,73.7%对国家大事最关心 对国家大事最关心, 1.中国高中生的主人翁意识最强,73.7%对国家大事最关心,远高于四国的平 58.9%。 均水平 58.9%。
生活环境是青少年成长过程中至关重要的因素,家庭生活环境对青少年的影响深远,社会环境在宏观上也对青少年产生巨大的作用。因此, 了解青少年的生活环境以及青少年与其生活环境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内容。 调查显示,大多数四国高中生都非常关心他们的生活环境以及与之相关的事。高中生们对家里的事都非常关心,但对所居住社区的事关心比 例相对低些。其中,中国为 39%,美国为 48.8%,日本为 40.8%,韩国为 39.9%。比较而言,中国高中生对国家事务更关心,显著高于其它三国高中 生(表 5-1)。

表 5-1 四国高中生对国家的事关心的比较 中国 非常关心(非常感兴趣) 比较关心(比较感兴趣) 22.9% 50.8% 美国 10.5% 34.9% 日本 15.7% 34.2% 韩国 8.5% 37.4% 平均数 16.5% 42.4%

不太关心(不太感兴趣) 不关心(没有兴趣) 总体

20.3% 6.0% 100.0%

40.8% 13.8% 100.0%

34.4% 15.7% 100.0%

39.4% 14.7% 100.0%

30.2% 10.9% 100.0%

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中国一直比较注重爱国主义教育,高中生们往往具有高度的主人翁责任感和使命感,再者中国目前处于社会 转型期,各种各样的社会热点问题较多,易引起关注。而美日韩三国经济、社会发展已相对稳定,社会出现的新问题较少,因此中国高中生对社会 问题相对来说更加关心。另一方面,可能是部分高中生即将参加高考,其中一门科目——“政治”对国家时事政治有一定的考核要求。

2.家和朋友聚会场所是四国高中生最喜欢的生活场所,但比较而言,中国高中 家和朋友聚会场所是四国高中生最喜欢的生活场所,但比较而言, 生对于这些场所的满意度相对其他国家要低得多。 生对于这些场所的满意度相对其他国家要低得多。
目前学校教育已经得到了各国政府和社会的高度重视,高中生在学校的生活环境和质量得到不断提高。作为主要的生活环境之一,学校生活 得到了四国高中生比较高的认同,他们对学校生活都很满意,但是对于当今社会都不太满意(表 5-2),中日韩美四国的社会满意度分别为 43.9%、 52.4%、40.1%和 24.5%。这一调查结果也反映了部分高中生对社会的关心,他们已经不局限于课堂、学校及家庭生活,而是更多的走出学校,放眼 社会,这与以往高中生“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情况有很大不同。

表 5-2 四国高中生对当今社会满意度的比较 中国 非常满意 比较满意 不太满意 不满意 总体 4.1% 39.8% 44.7% 11.4% 100.0% 美国 5.9% 46.5% 34.3% 13.3% 100.0% 日本 3.4% 36.7% 43.8% 16.1% 100.0% 韩国 2.9% 21.6% 52.3% 23.2% 100.0% 平均数 3.9% 35.8% 44.9% 15.3% 100.0%

在被问及“你感到最幸福的场所在哪里”时(表 5-3),中国高中生选择的依次是家(41.9%)、朋友聚集的地方(27.5%)、个人空间(16.2%); 美国高中生的选择依次是朋友聚集的地方(72.1%)、家(48.5%)、课外小组(30.0%);日本高中生选择的依次为家(32.0%)、朋友聚集的地方 (30.3%)及其它(12.2%);韩国高中生的选择依次为朋友聚集的地方(71.1%)、家(60.0%)及学校(39.6%)。从这一调查可以看出,家和朋 友聚集的地方是与高中生日常生活最密切的场所,也是他们最喜欢的场所。

表 5-3 感到最幸福的场所排序 第一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家(41.9%) 朋友聚集的地方(72.1%) 家(32.0%) 朋友聚集的地方(71.1%) 第二 朋友聚集的地方(27.5%) 家(48.5%) 朋友聚集的地方(30.3%) 家(60.0%) 第三 个人空间(16.2%) 课外小组(30.0%) 其它(12.2%) 学校(39.6%)

另外,从表格中也可以看出,中国高中生对感到幸福的场所的满意程度相对其他三国来说较低,这可能是因为中国高中生的学习压力大、父 母管理严格且外出与朋友相聚的机会相对较少所造成的。家庭、朋友聚集的地方等对他(她)们来说是如此重要,但这些场所却又不能为他们提供 足够的情感支持,使得他们对这些场所的总体满意程度相对美、韩两国高中生要低很多。

六.流行文化与休闲活动
1.中美两国高中生对流行文化的关心程度要远远低于日、韩高中生,其中韩国 中美两国高中生对流行文化的关心程度要远远低于日、韩高中生, 高中生关心比例最高,美国高中生关心比例最低。 高中生关心比例最高,美国高中生关心比例最低。

随着媒介的发展,流行文化传播的速度有较大提高。青少年对流行文化与休闲活动的追求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越来越多的高中生在服饰、语 言、行为和观念上认同和追求流行文化。流行文化对青少年的影响逐渐增大,不仅影响到青少年的外观,同时也对青少年社会性发展、人生观等产 生重大作用。 对高中生流行时尚(时装发型等)的调查显示(表 6-1),中美两国高中生对流行时尚的关心程度显著低于日韩两国高中生。其中,美国高 中生关心比例最低(53.2%),中国高中生次之(54.2%),日本高中生为 82.1%,韩国高中生最高,为 84.3%。中国高中生对大众文化(漫画、杂志、 电影、音乐)关心比例为 81.2%,美韩两国高中生分别为 63.4%和 88%,日本高中生关心比例最高为 93.1%。四国高中生对 MP3 比较关心的比例,中 国为 48.3%,美国为 57.1%,日韩分别为 67.6%和 77%。而手机和发短信的比例,中国高中生为 47.6%,美国高中生为 67.2%,日韩两国高中生分别 为 85.2%和 78.8%。

表 6-1 四国高中生对流行时尚关心的比较 中国 非常关心(非常感兴趣) 比较关心(比较感兴趣) 不太关心(不太感兴趣) 不关心(没有兴趣) 总体 11.1% 43.1% 37.9% 7.8% 100.0% 美国 20.3% 32.9% 35.6% 11.2% 100.0% 日本 40.3% 41.8% 13.7% 4.3% 100.0% 韩国 37.0% 47.3% 13.3% 2.5% 100.0% 平均数 23.8% 42.5% 27.4% 6.4% 100.0%

中国由于经济水平相对来说比较低,高中生缺乏足够的追求时尚的物质基础,加上父母和学校的管理更加严格,因此在这方面的比例较低。 而美国高中生则更注重于个性的表达,因此比例也较低。在这方面日韩两国的高中生更注重对流行时尚的追求。

80%四国高中生比较关心他们的课余生活 韩国高中生最关心计算机、 四国高中生比较关心他们的课余生活, 2.80%四国高中生比较关心他们的课余生活,韩国高中生最关心计算机、上网 和电子游戏,中国学生关心程度较低。 和电子游戏,中国学生关心程度较低。
现代社会为青少年提供了丰富多彩的课余活动选择,课余生活(娱乐、锻炼)等休闲活动成为高中生学习生活的重要补充。调查发现,四国高 中生对课余生活(娱乐、锻炼)休闲活动都非常关心,对课外小组活动不太关注(表 6-2)。

表 6-2 四国高中生对课余生活关心的比较 中国 非常关心(非常感兴趣) 比较关心(比较感兴趣) 不太关心(不太感兴趣) 不关心(没有兴趣) 总体 38.1% 46.9% 13.3% 1.7% 100.0% 美国 49.5% 36.8% 12.1% 1.6% 100.0% 日本 39.6% 41.0% 15.7% 3.7% 100.0% 韩国 35.8% 45.3% 17.4% 1.4% 100.0% 平均数 39.4% 44.1% 14.5% 2.0% 100.0%

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都很关心计算机、 网络和电子游戏。 其中韩国高中生最关心计算机和上网, 90.4% 为 (表 6-3) 其次分别为美国 , (73.7%) 、 中国(68.8%),日本(66.7%)。对电子游戏的关心,韩国高中生为 60.7%,美国为 47.5%,日本为 45.6%,中国为 35.8%。四国高中生都不太关心 “网页制作”。

表 6-3 四国高中生对计算机、上网关心的比较 中国 非常关心(非常感兴趣) 比较关心(比较感兴趣) 不太关心(不太感兴趣) 不关心(没有兴趣) 总体 28.3% 40.5% 25.4% 5.8% 100.0% 美国 31.5% 42.2% 23.0% 3.3% 100.0% 日本 25.0% 41.7% 26.0% 7.3% 100.0% 韩国 50.5% 39.9% 8.8% .8% 100.0% 平均数 33.4% 40.8% 21.3% 4.5% 100.0%

由此可以看出,中美日三国高中生对计算机、上网和电子游戏的关心程度均显著低于韩国,这可能与韩国互联网普及率较高,电子游戏产业 高度发达有密切关系,而中国的学校和家庭对高中生玩电子游戏都管得比较严格。网页制作在四国高中生中比较关心的比例均较低,这可能因为制 作网页相对来说需要较高的计算机操作技能,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去维护,而这是充满学习压力的高中生所不能办到的。

七.对他国的印象
一半左右中国高中生对美国、韩国传媒文化比较了解,73%多的高中生看过 1.一半左右中国高中生对美国、韩国传媒文化比较了解,73%多的高中生看过 日本动画片,但其他三国高中生对中国了解较少, 日本动画片,但其他三国高中生对中国了解较少,仅有 1/3 左右美国高中生了 解中国传媒,居三国之首。 解中国传媒,居三国之首。
国际化进程的深入和中国改革开放、对外交流的增加,使中国更了解世界,世界更了解中国。随着了解逐渐增多,中国高中生对其他三国及 同龄人都形成了自己的印象。 调查表明,中国高中生对美国和韩国的传媒文化最了解,其次是日本。中国高中生看过美国电视、新闻、杂志、书的比例为 51.0%,看过韩 国电视、新闻、杂志、书的比例为 49.2%,看过日本电视、新闻、杂志、书的比例为 31.1%(表 7-1)。中国高中生看过美国电影、音乐的比例为 60.9%,看过韩国电影、音乐的比例为 52.0%,看过日本电影、音乐的比例为 34.3%(表 7-2)。但是中国高中生看过的日本动画片最多(73.3%), 其次是美国的(29.9%)和韩国的(21.8%)(表 7-3)。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美国作为西方大国,对中国青少年的影响是非常重大的。另外,随 着韩国电影、电视剧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中国高中生对韩国传媒文化的了解也逐渐深入。值得关注的是,日本动画片产业非常出色,在中国,看过 日本动画片的高中生最多。

表 7-1 四国高中生看他国电视、新闻、杂志、书的比较 评价者国别 被评价国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51.0% 31.1% 49.2% 30.1% 43.9% 14.3% 11.0% 45.7% 14.5% 6.7% 39.6% 36.6%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表 7-2 四国高中生看他国电影、听他国音乐的比较 评价者国别 被评价国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60.9% 34.3% 52.0% 37.4% 48.8% 18.4% 11.2% 78.3% 19.7% 19.5% 77.0% 53.4%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表 7-3 四国高中生看他国漫画或动画片的比较 评价者国别 被评价国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29.9% 73.3% 21.8% 18.8% 52.7% 10.7% 2.7% 32.3% 3.1% 10.6% 36.9% 81.4%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和日本、韩国高中生相比,美国高中生接触中国媒体最多。日韩美三国中,看过中国电视、新闻、杂志、书(30.1%)、电影、音乐(37.4%) 和动画片(18.8%)比例最高的是美国高中生(表 7-1、表 7-2、表 7-3),日本和韩国高中生看过中国电视、新闻、杂志、书、电影、动画片和听 过中国音乐的比例明显低于美国高中生。

2.中国高中生最想到美国留学,其他国家高中生均不太想到中国留学。其中, 中国高中生最想到美国留学,其他国家高中生均不太想到中国留学。其中, 46.6%的中国高中生希望将来到美国留学 而美国仅有 6.6%的高中生希望到中国 的中国高中生希望将来到美国留学, 6.6%的高中生希望到中国 46.6%的中国高中生希望将来到美国留学, 留学。 留学。
中国高中生最想到美国留学(46.6%),然后是韩国(27.0%)和日本(22.6%),其他国家高中生都不太想到中国留学(表 7-4)。结果表 明,相对来讲,中国高中生和美国高中生对彼此国家最为了解。这可能是因为中国作为一个举足轻重的亚洲大国,美国对中国非常关注,因此对中 国的了解比较多。同时,美国是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对中国的影响也是非常巨大的,更易引起中国高中生的关注,更渴望到美国去留学。

表 7-4

四国高中生想到他国留学的比较 中国 46.6% 22.6% 27.0% 美国 6.9% 14.9% 4.4% 日本 5.1% 19.5% 3.1% 韩国 9.9% 30.5% 21.9% -

评价者国别 被评价国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3.中国高中生对韩国人评价最高,认为韩国人最亲切、最彬彬有礼、最重人情, 中国高中生对韩国人评价最高,认为韩国人最亲切、最彬彬有礼、最重人情, 然而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却评价较低。 然而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却评价较低。
为了解各国高中生对其他国家国民的总体看法,我们测试了高中生们对他国国民是否亲切、是否更容易接近、是否彬彬有礼、是否更重人情 等内容的看法。调查发现(表 7-5,表 7-6,表 7-7),中国高中生认为最亲切的人依次为韩国人(45.7%)、美国人(29.7%)和日本人(15.6%)。 同样,中国高中生认为最容易亲近的人也是首推韩国人(40.4%),其次是美国人(27.7%),第三是日本人(16.1%)。另外,中国高中生认为韩 国人和日本人远比美国人有礼貌,韩国人、日本人、美国人彬彬有礼的比例分别为 54.9%、49.6%、22.4%。在人情交往方面,中国高中生认为韩国 人比美国人和日本人更重人情,比例分别为 32.0%、16.9%、16.7%。可见,总体来说,中国高中生对韩国人评价较高,无论在待人接物、人际交往 方面,还是在亲情方面。

表 7-5 认为国民“亲切”的比例 中国 中国人 美国人 日本人 韩国人 76.7 29.7 15.6 45.7 美国 52.4 57.8 62.6 43.9 日本 13.0 45.4 50.7 21.1 韩国 5.4 19.4 37.7 60.3

表 7-6 认为国民“彬彬有礼”的比例 中国 中国人 美国人 日本人 韩国人 48.5 22.4 49.6 54.9 美国 55.9 45.7 62.4 46.2 日本 23.0 14.8 57.6 30.4 韩国 6.3 7.2 38.3 63.1

表 7-7 认为国民“重人情”的比例

中国 中国人 美国人 日本人 韩国人 80.7 16.7 16.9 32.0

美国 39.4 58.6 43.5 34.8

日本 16.2 30.2 46.5 18.9

韩国 11.5 10.9 12.4 71.8

然而,比较美、日、韩三国高中生对中国人的评价,我们发现,美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最高,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最低。从表中可以 看出,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亲切的比例分别为 52.4%、13.0%、5.4%,认为中国人容易亲近的比例分别为 44.1%、11.5%、13.3%,认为中国 人彬彬有礼的比例分别为 55.9%、23.0%、6.3%,认为中国人重人情的比例分别为 39.4%、16.2%、11.5%。可见,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较低。中 韩两国高中生对彼此感觉的错位,大大出乎我们的意料,也值得我们思考。

4.和日韩高中生相比,美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最高,他们认为中国人心胸宽 和日韩高中生相比,美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最高, 和日韩高中生相比 忍耐力强、性格开朗。 大、忍耐力强、性格开朗。
本次调查中,我们还测试了四国高中生对他国国民性格的一些感受。数据表明,美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最高。与韩国和日本高中生相比, 美国高中生更认同中国人心胸宽大(36.9%),其次是日本高中生(9.8%),第三是韩国高中生(9.6%)。在这方面,中国高中生也比较认同美国 人。他们认为美国人、韩国人、日本人心胸宽大的比例分别为 33.0%、27.4%、9.6%(表 7-8)。

表 7-8 认为国民“心胸宽大”的比例 中国 中国人 美国人 日本人 韩国人 66.9 33.0 9.6 27.4 美国 36.9 52.7 40.4 32.4 日本 9.8 62.7 23.3 13.9 韩国 9.6 15.5 6.8 62.7

对四国国民是否性情暴躁的报告发现 (表 7-9) 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和日本人性情最暴躁, , 分别为 49.2%、 49.1%, 其次是韩国人 (9.4%) 。 与美国和韩国高中生相比,日本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性情更暴躁,日、美、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性情暴躁的比例分别为 32.2%、53.4%、17.5%。

表 7-9 认为国民“性情暴躁”的比例 中国 中国人 美国人 日本人 韩国人 20.3 49.2 49.1 9.4 美国 32.2 59.4 26.8 34.0 日本 53.4 45.6 13.3 35.1 韩国 17.5 42.5 16.6 33.8

中国高中生认为日本人忍耐力最强(34.4%),其次是韩国人(30.7%),第三是美国人(15.8%)。而美国和日本高中生都认为中国人比较 有忍耐力,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忍耐力强的比例则分别为 41.1%、34.8%、12.5%(表 7-10)

表 7-10 认为国民“忍耐力强”的比例 中国 中国人 美国人 日本人 韩国人 63.7 15.8 34.4 30.7 美国 41.1 31.3 47.8 32.7 日本 34.8 15.6 39.3 29.1 韩国 12.5 10.4 25.8 55.1

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最开朗(60.6%),其次是韩国人(31.5%),第三是日本人(16.6%)。而与韩国、日本高中生相比,更多的美国高 中生认为中国人开朗。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开朗的比例分别为 35.8%、10.9%、13.4%(表 7-11)。

表 7-11 认为国民“开朗”的比例 中国 中国人 美国人 日本人 韩国人 46.4 60.6 16.6 31.5 美国 35.8 54.5 43.3 30.0 日本 10.9 76.9 23.9 11.1 韩国 13.4 43.0 15.2 52.6

这一部分的调查结果表明,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性格比较开朗,但易暴躁且忍耐力较差,日本人忍耐力稍高、性情相对温顺但心胸不够宽 大、性格不够开朗,韩国人忍耐力较高,但有时会性情暴躁。日本高中生大多认为中国人心胸不够宽大,而且性情暴躁、不够开朗。韩国高中生对 中国人的几项评价均较低,他们认为中国人心胸不够宽阔、忍耐力不高、性格不够开朗。美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心胸宽大的比例在三国中最高,并 认为中国人的忍耐力较高,性格开朗也比日韩两国高中生的评价要高。

5. 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更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思维更活跃,日本人、韩国 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更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思维更活跃,日本人、 人更勤奋,办事更遵守规则。美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勤奋且遵守规则。 人更勤奋,办事更遵守规则。美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勤奋且遵守规则。但韩国 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较低,认为中国人悠闲 不勤奋、不遵守规则。 中国人悠闲、 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较低,认为中国人悠闲、不勤奋、不遵守规则。
中国高中生认为日本人最勤奋(38.7%),其次是韩国人(31.5%)、美国人(25.1%)。而与韩国和日本高中生相比,更多的美国高中生认 为中国人勤奋。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勤奋的比例分别为 62.8%、47.8%、13.2%(表 7-12)。

表 7-12 认为国民“勤奋”的比例 中国 中国人 美国人 日本人 韩国人 73.3 25.1 38.7 31.5 美国 62.8 57.0 62.0 51.2 日本 47.8 12.7 41.6 43.9 韩国 13.2 9.3 35.4 59.2

对国民是否悠闲进行考察发现,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最悠闲 50.6%,其次是韩国人(31.4%)、日本人(23.3%)。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 中国人很“悠闲”的比例均不高(表 7-13)

表 7-13 认为国民“悠闲”的比例 中国 中国人 美国人 日本人 韩国人 27.8 50.6 23.3 31.4 美国 27.3 53.1 30.8 27.2 日本 9.8 41.1 36.8 15.9 韩国 38.0 25.4 10.2 27.4

在遵守规则方面,日本人被公认为最遵守规则。除了对本国的评价外,无论是中国、美国还是韩国,都认为日本人第一遵守规则(表 7-14)。 相反,中国、日本,包括美国高中生自身,都认为美国国民是不够遵守规则的。但是,韩国高中生却认为四国中,中国人最不遵守规则,认为中国 人遵守规则的比例仅为 8.8%。

表 7-14 认为国民“守规则”的比例

中国 中国人 美国人 日本人 韩国人 50.5 28.8 43.9 42.8

美国 49.9 36.9 54.5 39.7

日本 37.9 14.1 41.8 37.7

韩国 8.8 25.8 47.8 29.8

对“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这一特点,美国国民依然居首位(表 7-15)。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均认为美国国民最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比 例分别为 60.8%、67.6%、45.6%、52.3%,其他国家得分均与美国相差悬殊。美日韩三国中,日本高中生认为中国人还算善于表达,比例为 40.4%。 而韩国高中生却中国人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仅有 13.5%的韩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善于表达。

表 7-15 认为国民“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的比例 中国 中国人 美国人 日本人 韩国人 39.4 60.8 24.0 25.7 美国 32.6 52.3 32.7 29.2 日本 40.4 67.6 13.7 26.8 韩国 13.5 45.6 28.6 40.5

在思维方式上, 中国高中生认为韩国人和日本人比美国人思维更守旧, 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 日本人和韩国人思维守旧的比例分别为 8.9%、 27.9%、25.9%(表 7-16)。美日韩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思维比较守旧,几乎位列第一。除了韩国高中生认为韩国国民在四国中最守旧之外,其他三国 都认为中国人思维更守旧一些。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思维守旧的比例则分别为 50.4%、52.0%、31.8%。一般认为,中国人比较遵从传统, 因此思维方式不够开放和创新,而美日韩三国的国民则思维的创新性相对要好些。

表 7-16 认为国民“思维守旧”的比例 中国 中国人 美国人 日本人 韩国人 66.0 8.9 27.9 25.9 美国 50.4 23.8 41.3 39.4 日本 52.0 6.0 35.9 37.1 韩国 31.8 10.9 20.1 37.2

总的来说,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生活比较悠闲、不够勤奋,办事不太遵守规则,但他们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且思维较活跃、有创新性, 日韩两国人相比美国人来说比较勤奋,办事较守规则,但不太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美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比较勤奋、办事守规则,但不太善于表 达自己的意见且思维比较守旧,日本高中生认为中国人比较勤奋,办事较守规则,善辩和表达自己的意见,但思维比较守旧,韩国高中生则对中国 人的行为及思维方式评价均较低,他们认为中国人生活比较悠闲、不够勤奋,办事不守规则,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但认为中国人思维守旧的比 例较美日两国高中生要低一些。

6.中国高中生认为日本人最具团队精神。此外,除了对本国的较高评价外,日 中国高中生认为日本人最具团队精神。此外,除了对本国的较高评价外, 韩美三国高中生均认为中国是比较具有团队精神的。 韩美三国高中生均认为中国是比较具有团队精神的。
中国高中生认为日本人比韩国人、美国人更具有团队精神,但美日韩三国高中生都认为中国人团队精神比较强(表 7-17)。中国高中生认 为美国人、日本人和韩国人团队精神强的比例分别为 38.0%、49.5%、33.5%,认为他们以自我为中心的比例分别为 50.4%、37.8%、11.1%。美日韩 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团队精神强的比例分别为 45.6%、45.0%、30.0%,认为中国人以自我为中心的比例分别为 22.1%、37.6%、13.3%。

表 7-17 认为国民“团队精神”的比例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中国人 美国人 日本人 韩国人

47.5 38.0 49.5 33.5

45.6 53.5 45.1 37.4

45.0 15.4 49.4 32.4

30.0 17.6 24.7 49.0

众所周知,美国是以强调个人价值、提倡个人奋斗成功的个人主义价值观为主导,以自我为中心,而以中国为代表的儒家文化则倡导集体主 义的价值观,团队精神比较强,这在本项调查中有较明显体现。

7.美日韩三国高中生均认为中国人在现实生活中很少体现出爱国主义精神和行 7.美日韩三国高中生均认为中国人在现实生活中很少体现出爱国主义精神和行 尤其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的爱国心评价更低 国高中生对中国人的爱国心评价更低。 为,尤其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的爱国心评价更低。
中国高中生认为韩国人和日本人比美国人爱国心强,比例分别为 30.9%、43.1%、41.7%(表 7-18,7.19,7.20)。日本高中生比美国、韩国 高中生更赞同中国人爱国心强(59.8%)。同时,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日本人和韩国人责任感强的比例分别为 32.1%、33.7%、35.8%,美日韩三 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责任感强的比例分别为 50.9%、24.5%、13.3%。比较而言,三国责任感相差无几,但日本高中生对中国人的责任感评价高于美 国高中生和韩国高中生。另外,中国高中生认为美国人、日本人和韩国人有正义感的比例分别为 22.6%、13.5%、35.3%,美日韩三国高中生认为中 国人有正义感的比例分别为 37.4%、17.6%、6.4%。

表 7-18

认为国民“爱国心强”的比例 中国 美国 38.4 78.2 39.8 32.9 日本 59.8 51.3 17.9 52.1 韩国 14.8 18.6 28.9 70.2

中国人 美国人 日本人 韩国人

71.3 30.9 43.1 41.7

表 7-19 认为国民“有正义感”的比例 中国 中国人 美国人 日本人 韩国人 73.2 22.6 13.5 35.3 美国 37.4 63.3 40.1 33.5 日本 17.6 41.8 27.3 21.3 韩国 6.4 18.0 7.8 60.2

表 7-20 认为国民“责任感强”的比例 中国 中国人 美国人 日本人 韩国人 58.3 32.1 33.7 35.8 美国 50.9 49.9 54.7 40.4 日本 24.5 32.2 36.7 26.7 韩国 13.3 46.0 27.1 31.3

总的来说,中国高中生认为美日韩三国人民的爱国心、正义感和责任感均一般,日本人的正义感稍低;美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责任感较强, 爱国心和正义感一般,日本高中生大多认为中国人爱国心强,而责任感和正义感不够强,而韩国高中生认为中国人爱国心强的比例却很低,责任感 和正义感在三国高中生的评价中也是最低的。由此可见,虽然爱国主义教育一直是中国教育的一个重要主题,但三国高中生认为中国国民在现实生 活中很少体现出这种爱国精神和行为。这可能是由于教育者更多从观念上灌输爱国主义思想,而忽视培养学生以实际行动体现对国家的热爱。如何 让中国高中生的爱国思想和行为统一起来,是摆在当今教育工作者们面前的重要任务。 同时,我们发现,与对他国国民的印象相比,四国高中生对本国国民的印象更好。这可能是因为:一方面,四国高中生对本国国民都有较高 的认同感;另一方面,四国高中生对他国的了解是不全面的,需要进一步的交流和沟通。

近半数中国高中生最喜欢韩国, 1/4 中国高中生最不喜欢日本, 近 中国高中生最不喜欢日本, 8. 近半数中国高中生最喜欢韩国, 但仅有 7.2% 韩国高中生喜欢中国。 韩国高中生喜欢中国。
对高中生对他国喜爱程度进行调查发现,中国高中生对美国、日本和韩国感兴趣的程度差不多,均未过半(见表 7-21)。外国高中生对中 国的兴趣相对高一些,其中 71.1%的韩国高中生和 70.1%的美国高中生对中国感兴趣,57.4%的日本高中生对中国感兴趣(表 7-22)。

表 7-21 中国高中生对美国、日本和韩国的兴趣 美国 非常感兴趣 比较感兴趣 不太感兴趣 不感兴趣 总体 13.3% 31.5% 34.2% 21.0% 100.0% 日本 14.9% 28.9% 36.5% 19.7% 100.0% 韩国 13.9% 31.6% 37.0% 17.5% 100.0% 平均数 14.1% 30.7% 36.2% 19.0% 100.0%

表 7-22 日本、美国、韩国高中生对中国的兴趣 中国 日本 非常感兴趣 比较感兴趣 不太感兴趣 不感兴趣 美国 非常感兴趣 比较感兴趣 不太感兴趣 不感兴趣 韩国 非常感兴趣 比较感兴趣 不太感兴趣 不感兴趣 22.7% 34.7% 22.8% 19.9% 24.2% 45.9% 20.9% 9.1% 29.4% 41.7% 20.0% 8.9%

从表 7-23 可以看出,中国高中生最喜欢韩国(46.9%),其次是美国(33.8%)和日本(24.5%)。美国高中生最喜欢中国(30.4%), 分 别有 39.6%的日本高中生和 24.3%的韩国高中生最喜欢美国。 同时,我们也对高中生们的父母进行了考查。结果发现,中国、日本、韩国的父母们都最喜欢美国(表 7-24)。其中,有 41.7%的中国父 母、15.7%的日本父母、17.8%的韩国父母喜欢美国。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高中生及其父母最不喜欢的是日本,,日本高中生及其父母也最不喜欢中 国。 中国高中生的父母最喜欢美国(41.7%),接下来是韩国(27.3%)和日本(11.9%)。喜欢中国的外国父母依次为美国(20.6%)、韩国(8.5%) 和日本(6.1%)。说明中国和日本的高中生及其家长相互最不喜欢。

表 7-23 四国高中生喜欢该国的比较 评价者国别 被评价国别 中国 美国 日本 33.8% 24.5% 30.4% 45.2% 10.2% 39.6% 7.2% 24.3% 24.0%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韩国

46.9%

21.3%

16.7%

-

表 7-24 四国高中生父母喜欢该国的比较 评价者国别 被评价国别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41.7% 11.9% 27.3% 20.6% 25.6% 15.0% 6.1% 15.7% 12.8% 8.5% 17.8% 7.1% 中国 美国 日本 韩国

外国高中生对中国越来越感兴趣,这可能是由于近年来中国的快速发展,使 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逐渐上升, 外国对中国越来越瞩目, 越来越想了解中国。 另外,随着韩国电视剧、电影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中国高中生对韩国的印象越来 越好,也越来越喜欢韩国。中国和美国的高中生及父母对彼此的国家更喜欢,而 中国和日本的高中生及父母对彼此的国家最不喜欢, 这可能是由于中日关系长期 紧张的结果。

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课题研究报告(完整版上)

为了解多元文化背景下青少年的成长,比较不同文化环境下青少年的生活、学习状况,了解他们价值观形成的原因及发展趋势,自 2005 年 11 月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 日本青少年研究所、 韩国青少年开发院及美国的一家社会调查公司共同实施了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课题研究。 该课题历时一年多,共调查了四个国家 156 所学校的 7304 名高中学生。其中,中国调查了北京、上海、广州、四川、陕西、黑龙江六省市 72 所学 校,共 3240 名高中及中专生;日本调查了长野县、爱知县、静冈县等 12 个地区 12 所学校,共 1342 名高中生;韩国调查了江原、光州、釜山等 15 个地区 60 所学校,共 1714 名高中生;美国调查了北卡罗来纳州等 12 个地区 12 所学校,共 1008 名高中学生。在研究中我们获得了一些有价值的 数据和结论,这对于人们了解各国高中生的生活现状,研究当代青少年的现状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研究发现,在自我意识方面,四国高中生中,美国高中生对自己最满意,其次是中国高中生,韩国、日本高中生对自己不太满意。同样,美国、中 国高中生的幸福感也要高于韩、日高中生。多数高中生很关注自己的容貌,尤以韩国、中国、日本三个亚洲国家为甚,美国高中生对相貌的关注较 低些。 在人生观方面,多数高中生具有较高的人生目标和积极的生活态度,大多数人不想有了钱就悠闲度日,这可能与当代青少年生活在充满机遇与挑战 的时代有密切关系。这样的大环境使他们对未来生活充满憧憬,也给他们带来更多信心和希望。比较而言,中国高中生生活态度更积极,更具有集 体主义倾向,但在对待生活的自主意识方面不如另外三国学生,“不管别人怎么想,自己要按自己的方式生活”的韩国高中生最多,中国高中生最低。 在学业和行为规范方面,四个国家的学生都非常看重学习成绩及未来出路,其中中国学生竞争压力更大,好好学习,考入大学获得高文凭是他们的 主要目标。相比之下,日本高中生竞争压力最低。此外,和其他三国相比,中国高中生对学校的行为规范最认可。 在同伴交往方面,中国高中生更注重朋友间的精神交流,美国、韩国、日本高中生则把与同伴快乐玩耍作为重要标准。另外,亚洲三国的学生在交 友时也经常和伙伴讨论学习,美国学生则更愿意和伙伴一起“做感兴趣的事”、“旅游”、“谈论异性朋友”、“去朋友家过夜”等。 在亲子关系方面,多数父母望子成龙,对子女期望较高,且母亲期望要明显高于父亲。比较而言,中国父母很少表扬孩子,和孩子沟通也最少,很 少把孩子当大人看待。因此,中国高中生和父母在一起感到很快乐的比例也最低,有了烦恼也不愿找父母倾诉。 在生活环境方面,高中生们对家庭事务最关心,家和朋友聚会场所是四国高中生最喜欢的生活场所。此外,中国高中生的主人翁意识最强,远远超 出四个国家的评价水平。 在流行文化和休闲活动方面,日本和韩国高中生对流行文化最为关心,中国学生关心比例不高,其中韩国高中生最关心计算机、上网和电子游戏。 在对其他国家的印象方面,中国高中生对美国和韩国的传媒文化最了解,看过日本动画片的人较多,最想到美国留学。中国高中生对韩国人评价最 高,认为韩国人最亲切、最彬彬有礼、最重人情,认为美国人更善于表达自己的意见,思维更活跃,而日本人、韩国人更勤奋,办事更遵守规则。 美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最高,认为中国人心胸宽大、忍耐力强、性格开朗,勤奋且遵守规则。但韩国高中生对中国人评价较低,认为中国人悠闲、 不够勤奋、不遵守规则,对中国人的爱国心、责任心、正义感评价也较低。

报告一: 中国高中生拥有较好的生活品质,自我满意度较高,幸福感较强,仅次于美国高中生,比韩国、日本高中生高。 高中生阶段青少年的自我概念逐渐清晰,自我意识迅速提升,他们开始关心自己的容貌,关注自己的内心感受,但青少年对自身特性的重视,大多 受文化差异的影响。在集体主义和重视社会趋同性的东方社会(如中、日、韩) ,高中生更关心容貌和外在形象,而在美国这样崇尚个人主义的西 方国家,审美存在多元化,因此容貌没有成为高中生们特别关注的自身特性。调查显示,中、日、韩三国报告自己非常关心和比较关心容貌的高中 生都超过了一半,其中中国 68.5%、日本 66%、韩国 83.2%,而美国仅为 33.4%。 调查结果还显示,四国高中生中,美国高中生对自己最满意,其次是中国高中生。韩国、日本两国高中生队自己的满意度相对低一些。其中,美国 高中生队自己满意的为 85.2%,中国为 69.2%、韩国为 57.2%、日本为 43.6%。不过,中国高中生认为自己幸福的比例同美国差别较小,两国的比例

均高于日韩。其中,中国和美国分别为 82.7%和 83.8%,日本和韩国为 77.4%和 73.3%。这说明大多数中国高中生对自己比较满意,与日韩两国的高 中生相比,他们对自己有着更加积极的评价。这种比例低于美国,可能是由于中国人更加尊奉谦虚的原则,在评价自己时,他们会相对低调,而美 国人更加强调自我意识和个性张扬,他们会更倾向对自己做出高的评价。 可喜的是,绝大多数中国高中生认为自己是幸福的,他们虽然对自己做出了相对保守的评价,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幸福感,中国高中生认为自 己幸福和比较幸福的为 82.7%,美国为 83.8%,两者相差无几。而日本和韩国高中生报告自己幸福的分别为 77.4%和 73.3%。高幸福感对于高中生的 身心发展非常重要,这表明他们拥有更好的生活品质。

报告二: 中国高中生生活态度比较积极,具有较强的集体主义倾向,但对待生活缺乏一定的自主意识。 随着自我意识的增强,高中生们开始有了自己的生活准则,对人生有了自己的设想,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生活目标和态度。调查发现,与其他三国 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最不甘于平淡的生活,他们的生活态度相对积极,对成功的渴求比较高。只有 41.2%的中国高中生认为“能过上普通的生活 就满足了”,这与韩国高中生(48.4%)比较接近,远低于美国(71.7%)和日本(66.3%) 。可见,他们中大多数人并不想有了够生活的钱就悠闲度日。 这可能与他们生活的时代背景有关。我们国家正处于高速发展时期,充满机遇,充满竞争和挑战,这样的大环境使他们对未来生活充满憧憬,也给 他们带来更多信心和希望。 调查还发现,韩国高中生对生活最具有自主意识,他们渴望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不希望他人来安排自己的生活。数据显示,四国高中生大多比 较赞成“不管别人怎幺想, 自己要按自己的方式生活”这一观点, 其中尤以韩国学生最突出 (92.5%) 其次是美国 。 (78.6%) 日本 、 (74.8%) 中国 、 (72.4%) 。 对“比起为他人还是多为自己考虑的好”这一观点,美国的支持率最高(88.2%) ,其次是韩国(69.6%) 、中国(48.8%) 、日本(47.6%) 。从这一点来 看,中日韩三国高中生比美国高中生会更多为他人考虑。这可能与文化差异有关。东方文化重视集体主义,提倡合作和相互依赖,强调感情联系, 而西方文化强调个人主义,独善其身,管好自己的事是首要的,因此美国高中生会认为要更多先为自己考虑。这也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了中国高中 生更具有集体主义倾向。 但值得注意的是, 相对于其他三国而言, 中国高中生对金钱和打工的意识是最低的 (45.8%) 日本最高 , (70.7%) 美国其次 , (63.3%) 韩国第三 , (52.2%) 。 与此对应的是他们对于金钱的兴趣,中国高中生对于金钱感兴趣的比例为 64.9%,也远低于其他三国(日本 90.1%,韩国 90.1%,美国 78.1%) 。这 可能与中国高中生课业负担繁重、学习任务紧张有关,他们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打工。同时,大多数中国父母也缺乏培养孩子独立自主和理财能力的 意识,不愿意让孩子分散学习精力。担心孩子的身体和安全、不忍心让他们过早分担经济压力也是重要原因。另外,学校和社会也没有把高中生打 工作为锻炼社会能力的方式。作为即将成人的高中生,适当参与社会工作,进行社会实践,对于未来的发展是很有益处的。因此,社会应多为高中 生创造机会,同时老师、父母也需转变观念,在不影响正常学习、生活的情况下,让孩子们进行力所能及的社会实践。

报告三: 高学历是四国高中生学习的主要目的之一,其中,中国高中生竞争压力更大,对学习成绩最关心,最大愿望是“考上理想大学”和“提高成绩”。 调查发现,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对学历的期望均比较高,希望自己今后取得高学历(大学本科及以上)的人数比例很高,其中中国高中生最高,达 到了 77.5%,其他三国依次为美国 74.7%,韩国 69.7%,日本 52.5%。而中美两国高中生希望获得本科以上学历(硕士、博士)的人数也接近 1/2, 分别占到了 46.4%和 47%。调查还发现,四国高中生对毕业后去向的关心比例非常高,均达到 90%以上,毕业后去向成为他们不安和烦恼的主要事 情之一。 对四国高中生的数据进行比较发现,中国高中生比其他三国同龄人更重视学业。中国高中生赞同“作为高中生,学习最重要”的比例为 80.6%,远远 高于其他国家。韩国、美国和日本的高中生赞同这个观点的比例分别为 50.9%、50.5%和 46.2%。中国高中生对学习成绩的关心比例也是最高的。数 据显示,四国高中生对学习或成绩的关心比例都很高,其中中国最高(93.4%) ,其次是韩国(88.2%) 、美国(87.8%) 、日本(74.1%) 。

因此,“如何提高成绩”是四国高中生最不安或烦恼的事情。当被问道“最近你有不安或烦恼的事吗?”,在学习成绩、朋友关系、健康、高中毕业后 的去向、与家人的关系、自己的容貌或性格、与异性的交往、家里的经济情况、与老师的关系、用于兴趣的时间太少、太忙等多个方面,学习成绩 依然是最令四国高中生们烦恼的事情,居各国首位。在中国,最令高中生们烦恼的前五项分别是学习成绩(78.4%) 、高中毕业后的去向(50.9%) 、 朋友关系和用于兴趣的时间太少(并列第三,36.2%) 、太忙(31.5%) 、健康(25.7%) ;在美国,最让高中生烦恼的前五项分别为学习成绩(54.6%) 、 太忙(45.3%) 、高中毕业后的去向(38.5%) 、用于兴趣的时间太少(25.2%) 、与家人的关系(20.0%) ;在日本,前五项令高中生烦恼或不安的事情 分别是学习成绩(58.1%) 、高中毕业后的去向(52.5%) 、自己的容貌和性格(36.5%) 、朋友关系(26.0%) 、用于兴趣的时间太少(25.6%) ;在韩 国,前五项令高中生烦恼或不安的事情分别是学习成绩(84.4%) 、高中毕业去向(84.1%) 、自己的容貌和性格(53.5%) 、朋友关系(41.2%) 、健康 (36.4%) 。 横向比较也会发现,学习成绩更加困扰韩国和中国高中生。其中,韩国为 84.4%,中国为 78.4% ,日本为 58.1%,美国为 54.6%。从这四个数据中 可以看出,虽然在日本、美国学习成绩也是最让高中生们烦恼的事情,但和韩国、中国相比,他们的比例要低得多。这说明在学习压力方面,中韩 两国相对高些,日本、美国学生的学习压力较低。 由于学业的压力,高中生们目前最大愿望主要是“提高成绩”和“考上理想大学”。其中,中国高中生第一愿望是“考上理想大学”(76.4%) ,第二愿望 是“提高成绩” (75.9%) ;美国高中生“提高成绩” (74.9%)排名第一,“搞好朋友关系”排名第二(67.2%) ,“考上理想大学”是第三愿望(54.2%) ; 日本高中生“提高成绩”(58.1%)的愿望排名第一, “考上理想大学”排名最后; 韩国高中生第一愿望是“考上理想大学”, 第二愿望是“提高成绩”(74.0%)。 从上述几组数据可以看出,虽然生活丰富多彩,但学习成绩始终牵动着高中生们的喜怒哀乐,有好的学习成绩、考上理想大学依然是高中生们生活 的主要内容。比较本次的一些调查数据发现,四国高中生存在比较一致的特点:第一,学业是目前高中生最为关注的事情,也是高中生最重要的任 务之一。高中生最烦恼的事情就是因学业问题产生的,他们特别希望提高学习成绩。第二,虽然学习是高中生活的主要活动,但是学业并不是高中 生活的唯一。四国高中生赞同“为了保证学习时间,就不参与其他社会活动”的百分比都很低,这说明高中生在学习的同时,仍然希望生活多姿多彩。 同时,我们也发现,和其他三国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在关注学习、认同学习重要性、希望考入理想的大学和取得更高学历几个方面的比例都很 高。这可能是因为:第一,中国的传统历来比较重视学习;第二,中国学生的竞争压力更大一些,考入好大学、获得高文凭是在竞争中得胜的重要 保证。

报告四: 和其他三国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对学校行为规范最认可,但在遵守规则的同时也偶有逆反。 本次研究中,我们对中国、美国、日本和韩国高中生有关学校行为规范的观点也进行了调查。总体上看,中国高中生对学校行为规范认可度最高。 例如,对“即使对校规感到不满也应该遵守”这一观点,中国高中生赞成的比例达到 76.6%,排在第二,和排在第一的美国高中生的赞成比例 82.5% 只差 5.9%;排在第三名的是韩国,为 71.5%;第四名是日本,为 68.6%;对“上课时不可以窃窃私语”和“上课时,不可以看课外书”两个观点,中国 高中生赞成的比例也最高,分别为 68.3%、87.0%。此外,中国高中生对“课堂上不可以故意让老师难堪”这一观点也最支持,比例高达 91.5%,其次是 美国(79.2%)、韩国(57.6%)、日本(57.4%)。在“对高中生的服装或发型不应有规定”这一点上,中国高中生赞成的比例是最低的。这些都说明了中国 高中生对学校行为规范最认可。 但是,调查也发现,虽然中国高中生对学校行为规范最认可,对“课堂上即使再困倦也不可以睡觉”和“上课迟到一会儿也不可以” 两项的选择比例却 相对较低,分别为 60.1%和 53.0%,在四国当中分别排在第三、四位。对“有作业就必须完成”这一点,四国高中生均比较赞成,其中,美国 95.3%、 日本 90.2%、韩国 87.7%、中国 87.0%,排名最后。可见,与美国、日本和韩国的高中生相比,中国高中生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最遵守规则的群体, 但是偶尔也会违反学校行为规范。这可能是因为中国强调集体主义,强调对团体规范的遵守,因此中国高中生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能遵守学校行为规 范。但在遵守集体行为规范时,可能会与个体的主观意愿冲突,表现出服从的行为,因此长期的服从也可能会导致逆反行为出现。

报告五: 四国高中生都喜欢值得信赖、可以相互倾诉的朋友,中国高中生更注重朋友间的精神交流,美国、韩国、日本高中生则把与同伴快乐玩耍作为重要

标准。 处于青春期的高中生,人际关系和以往相比发生了明显变化,这不仅对他们的学习和思想产生重要影响,同时也对他们的社会性发展有重要作用。 亲子关系虽然仍是高中生人际关系的重要部分,同伴关系也变得越来越重要。 当被问到“对你来说,朋友是什幺样的人(可选多项)”,在朋友就是“什幺都能一起做的人”、“想法一样的人”、“兴趣相同的人”、“性格类似的人”、 “可尊敬的人”、“应该顺从的人”“什幺都可以诉的人”、“一起打打闹闹的人”、“对我体贴关照的人”、“总想打电话或发短信的人”、“可依靠的人”、“表 面上交往的人”、“有时视之为敌的人”、“礼节上交往的人”、“烦琐的人”、“可怕的人”、“想反抗的人”、“不是什幺都可以说的人”、“有时令人讨厌的 人”、“自己的意见可以直说的人”等多个选项中,中国高中生的前五位选择标准依次为“能直接表达自己意见”(66.9%)、“兴趣相同”(65.0%)、“可以互 相诉说”(62.6%)、“可以依靠”(61.4%)和“体贴关照”(58.1%);美国高中生的前五位选择标准分别是一起打闹(93.1%)、直接说意见(84.3%)、可以依靠 (82.1%)、体贴关照(68.1%)、想法相同(63.2%);日本高中生的前五位选择标准是可以诉说(69.8%)、一起打闹(60.6%)、直接说自己意见(57.2%)、可 以依靠(56.1%)、 可尊敬的(32.8%); 韩国高中生选择朋友的前五位标准是 一起打闹(77.5%)、 直接说意见(72.0%)、 可以依靠(70.1%)、 想法相同(53.6%)、 可以诉说(46.7%)。这说明总体看来四国高中生选择朋友的标准具有一致性,都会选择值得信赖、可以相互倾诉的人作为自己的朋友。 但是同时,数据也显示了中国高中生的朋友标准与其他三个国家存在差异。中国高中生在选择朋友时,“能够和自己一起打闹”并不是重要的标准。 但其他三国高中生却认为这个标准很重要。例如,美国、韩国高中生把“一起打闹”作为选择朋友的首要标准, 分别是 93.1% 和 77.5%,日本高中 生将“一起打闹”的标准排在第二位(60.6%)。由此可以看出,在选择朋友方面,中国高中生更注重朋友之间精神上的交流,而其他三国高中生虽然也 重视这一点,但他们可能更喜欢与伙伴快乐玩耍。


相关文章:
中国的高中生们在怎样生活
(鲍效农 提供) 《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研究》 的调查结果显示, 绝大...而日本和韩国高中生报告自己幸福的分别为 77.4%和 73.3%。 “高幸福感对于...
2016届广东省天河区高考语文二轮专题复习测试题图文转...
二轮复习专题测试题 1.有关研究调查机构共同实施了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课题研究调查 结果表明,四国高中生学习生活意识各不相同。根据表格,回答问题...
2012届高考语文二轮知能提升训练14)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
·河南安阳高三冲刺试题)在中国有这样一群儿童:父母为了生计外出打工, 将他们留...__ 8.有关研究调查机构共同实施了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课题研究...
2013届高考复习专项知能检测(九)_高考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
2.研究调查机构实施了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 课题研究调查结果表明,四国高中生学习生活意识各不相同。根据 表格,回答问题。 学习意识 认为学习 最...
2013届高三语文最新专项综合演练:基础知识 1.9 图文转...
1.有调查研究机构实施了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课题研究调查结果表明, 四国高中生学习生活 意识各不相同。根据表格,回答问题。 学习意识 认为学习最 ...
【浙江专用】《创新设计》2014届高考语文一轮复习【配...
2014届高考语文一轮复习【配套word文档】专项限时训练第1部分 第9单元_高中教育...2.有调查研究机构实施了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课题研究调 查结果...
密云游记之孩子篇
2006 年末,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 研究”。 研究报告中称,中国学生有着“四强四弱”的特点:自信心强,上进 心强,幸福感强,纪律...
图文转换
2.有调查研究机构实施了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课题研究调查 结果表明,四国高中生学习生活意识各不相同。根据表格,回答问题。 学习意识 国别 认为学习...
优化指导2013高考语文总复习 课时作业11 图文转换 人教...
作业 11 图文转换 人教 版 (分值 70 分,每小题 5 分,建议用时 60 分钟) 1.(2012 邯郸期中)研究调查机构实施了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生活意识比较”课题研 ...
自主学习的依据及实现途径的探讨资料学习_图文
4、中日韩美四国调查:中国高中生学习时间最长;中日韩美四国调查:八成中国 高中生...已进行了 3 次,前两次分别是生活 意识和消费意识的比较研究,本次针对权益状况...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