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话疗”谣


S  H   I   I   U  H  U  A  Y  U  2 O1 0I / o诗路花语  ●■ ■● ■●■ ●■● ■●■ ■■● ■■■■ ●■ ■   撩动不了男人的心弦  叮铛驼铃起落于思念的心尖  轻敲耳畔的滴露  所有的美丽都在风中熄灭  如同那些山头  只剩下奇形怪状的石 头  不是每片土地都 能生长庄稼  划破深谷绵延的天籁  南方的丝绸之路啊  串联起梦想与繁华的红线  我只是过客  只能抱怨  重走洒满鲜血的生命之路  我像滑翔云雾的飞鸟  腾跃 万里河山  那一 夜 的风  爻 7 雷  踏 那一夜 的风 没有多大  碑格的风吹乱 了我帅气 的发型  我像 虔诚 的朝拜瞻仰者  却不经意地吹落了  母亲 的一根银发  不小心 被我拾起  夜 已 经 深 了  那 一年 ,   我在 山冈上放羊  注定回不去 了,或者  所有的一切都 是为了离开 ,那个山村  循着乌蒙 山趋 往文明的通道  嗅闻茶饼 的清香  摩挲丝绸 的腻滑  让深邃的眸子  倾情凝视热血演绎 的传奇  除 了母亲 ,一直以为没有什么值得 留恋  人生是一场叛逃 ,向着城市义无反顾  母亲还在炕上为弟弟  缝补明天还要穿着干活的衣服  “ 疗 "谣  话 文 / 纯智  符 几个 老头搞 “ 话疗 ”   尽快洗掉两脚红泥 ,改掉满 口方言  母亲一针一针地缝着  眼睛眯成一条缝  还没有休息  梳一个帅气 的发型 .穿上洁 白的衬衫 ,趾高  气扬地假装得更像一个城市人  谈古论今常争吵  一 没有多久就轻轻地睡去  定是叛逃得太匆忙而遗落了太多东西  谁是谁非算什么  那安详的样子真的很美  我轻轻地为她盖上一床被子  仔细看着她熟睡的样子  快要变 白的头发  显示着她老了好大一截  是那一夜的风  让我读懂了母亲  一 松 岗月明 ,苍穹繁星  袅袅炊烟 ,嘹亮 山歌  嬉笑怒骂有其妙  春天 的山花 ,盛夏的果实 ,秋天的野 菊,冬  几个老头搞 “ 话疗”   天 的落 阳  品评 人生有味道  酸甜苦辣各 自知  不为名利添烦恼  在野草丰美的山冈上 ,我在放羊  枕 着草地 ,望着蓝天  这 些遗落 的东西 ,总在肆无忌惮地生根 发芽  几个 老头搞 “ 话疗”   趣说家事加玩笑  俯首甘为子孙牛  生的艰辛  碑格 的风(一 ) 外 首  文 / 令 飞  孔 总是肆无忌惮地强劲  一 茶马 古道  文 / 洪  陈 乌蒙 山上摇曳的驼铃  从苍莽群峰 间逶迤而来  那蜿蜒的道路  善待老伴称领导  几个老头搞 “ 话疗”   养老之道 比谁高  安于温饱论富贵  心宽堪 比寿药好  亥 也不懂怜惜大山的女人  g 她们一定要脚大筋粗  一 载 多少马不停蹄的茶香  几个老头搞 “ 话疗”   疗出童心老还小  不在镜前叹 白发  定要膀大腰圆  定要将秀发用红毛巾紧紧裹起  才能在大 山深处稳健行走  荒凉旅途 的行程  打磨 出古铜黝黑的脸庞  一 只有心老 才是老  折射清幽之光的蹄窝  我最痛恨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搜肠刮肚为她  装满了 山野 的秋露  几个老头搞 “ 话疗 ”   一 们挤出赞歌的人  那些赞歌明明连一点点安抚的作用都没有  只是让她们多了~次尴尬一笑  所 有蓄势待发的精神  穿越 十万 大 山  生奉献心 愿了  只求晚年天天乐  不把百岁 当目标  为悠远情怀倾注古老的诗意  即使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