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幼儿读物 >>

茂名放鸡岛


茂名放鸡岛: 茂名放鸡岛:一个无人岛开发的样本
核心提示:12 年前,台湾商人陈明哲从三亚西岛起步,逐步开发珠海外伶仃岛、茂名 放鸡岛,成为开发中国无人岛的先锋性人物。如今,陈明哲的儿子陈信豪负责放鸡岛日常运 营。 4 月, 国家海洋局公布了中国第一批 176 个可开发利用无居民海岛名录。 无人岛开发一 时大热。12 年前,台湾商人陈明哲从三亚西岛起步,逐步开发珠海外伶仃岛、茂名放鸡岛, 成为开发中国无人岛的先锋性人物。如今,陈明哲的儿子陈信豪负责放鸡岛日常运营,他告 诉《外滩画报》:“事实上,我们全家是到了放鸡岛之后,才真正知道了海的故事。” 放鸡岛就在眼前了。 扑面而来的是鼎沸的人声。一下船,游客就争相驾驶摩托车,那是通向岛上腹地最快 的方式。 环顾四周, 满山除了粤地特有的椰子树、 大叶榕之外, 还有好多的台湾草和相思树。 没错,这里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台湾人租赁下来的岛屿。 据说,1405 年 7 月间,郑和率领明朝船队下西洋宣扬国威,船队航行经过广东沿岸的 这座无人岛时,曾依照当地传说的特殊习俗,派遣船员上岸放生鸡只,祈求航海历程平安, 此地遂得名“放鸡岛”。 不过,让记者有些惊讶的是,从湛江到茂名,再至电白县,一路走来,知道它原来是 一座无人岛的,寥寥可数。 这时,陈信豪出现了。28 岁的他,穿一件 T 恤和沙滩裤,脚上趿一双拖鞋,皮肤黝 黑,口音已经完全本地化,基本不带什么台湾腔了。他递过来的名片上写着“放鸡岛旅游开 发公司总经理”的头衔,“我现在是呆在岛上最长时间的人”,他笑。 陈信豪的父亲陈明哲到福建拜妈祖庙了。如今日常“主理”放鸡岛的人,已是陈信豪。 2004 年,台湾人陈明哲在广东租下荒芜的放鸡岛,拿到该岛 50 年的使用权,这也是 国家允许个人或单位开发利用无居民海岛的最长租用期。2003 年,国家发布《无居民海岛 保护与利用管理规定》,明确个人或单位开发利用无居民海岛的最长租用期定为 50 年。 8 年之后, 今年 4 月 12 日, 国家海洋局公布了中国第一批可开发利用无居民海岛名录, 涉及辽宁、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广西、海南等 8 个省区的共 176 个无居民海 岛;其中广东最多,为 60 个。

一时间,私人争做岛主,变得再度热门起来。“开发无人岛,并非易事。”国家海洋局 第二海洋研究所教授级高工王小波告诉《外滩画报》“目前,我国无居民,海岛中的 94% 未 被开发。而在已开发的 6%中,成功的并不多。” 2004 年,和陈明哲几乎同时起步的女“岛主”陈晓娴,曾经沸沸扬扬地承包了温州洞头 县附近海域的最大无人岛—竹屿孤岛。但后来,经营不善黯然退场。除了商业风险,更多的 无人岛开发案例里,充斥着无序、滥采等掠夺性开发。 据报载,上世纪 90 年代,浙江岱山县政府以每年 2000 元的价格将桥梁山岛出租给采 石企业。短短几年时间,这座面积不足 0.1 平方公里的无居民小岛大部分山体已被挖空。目 前,该岛正处于生态修复之中。 泥岛,位于山东省海阳市,海岸线长约 0.24 公里, 面积 0.005 平方公里,也是无居民 海岛。由于 20 世纪 末期当地修建码头、渔港需要石料,泥岛被炸。在地图上,泥岛已经 消失。 事实上,在中国 6500 多座海岛中,有居民的海 岛仅 433 座,其余均为无居民海岛。 而在开发过程中,无人岛消失的速度骇人,有媒体披露总数已达到 806 个。 “还好,放鸡岛是一个例外。”王小波说。 “海水是最难打交道的 海水是最难打交道的” 海水是最难打交道的 2004 年 3 月,陈信豪第一次随父亲陈明哲来到放鸡岛。 “那时,我还在台湾读大学。”他说,“因为父亲已 经决定要开发这个岛了,就带我来看 看。”一路走来,陈信豪吃尽苦头。“你现在从 365 国道到博贺镇这一段 12 公里的路,大概 只要 10 分钟。但那时,我们就走了一个多小时。” 吉普车左右摇晃,海边时时散发的腥臭味,都让陈信豪极其不适:“从台湾突然跑到这 里来,反差实在太大了。” 当时的广东茂名电白县博贺镇根本没有码头,陈信豪和父亲坐船直接登上沙滩。“上岛 之后,看到的全都是原始森林。”他记得:“我们一人拿了一把开山刀往前走,父亲指着一个 灯塔说,我们要去那里。” 大家奋力走过去。突然,就看不见路了,因为地上全是蔽天藤蔓。“我们就让一个人爬 到树上去看方向。” “听起来好像鲁宾森漂流记,”陈信豪打趣道“但,当时一点也不觉得有趣。”后来,陈 明哲问儿子感觉如何?他只答了一个字:“好。”

不过,回到家里,妈妈问起来,陈信豪就说了实话—“我很怀疑爸爸的眼光,是不是出 了问题?怎么会选这样一个地方?” 在台湾嘉义,陈信豪全家在当地一直在做旅游业、餐饮业。承租放鸡岛之前,父亲陈 明哲还曾开发过三亚西岛、珠海外伶仃岛。尤其是无人岛西岛,当时的经营处于顶峰状态。 1999 年 6 月,陈明哲在海南西岛,建立了一个海上游乐世界。在那里,他首次把体育 与旅游结合起来,引入了潜水、冲浪摩托艇、香蕉船、海面拖曳伞、海泳、钓鱼、沙滩跑等 项目。此后,西岛大获成功,一举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潜水基地,高峰时一天有 2000 人 潜水。 当年,陈明哲在西岛一年的租金只要 8000 元,即使一次付清 30 年租金,也不过 20 多万元。在 2003 年和 2004 年两年间,西岛营运达到最高峰,全年无休的西岛营业额达到 3 亿多元,一年成本约 2400 万,税前获利超过 2 亿元。 第一次探访放鸡岛后,陈信豪每年都来。他没有想到的是,日后自己居然会变成一个 最爱此地的人。 “大学期间, 我经常在寒暑假过来, 看着平地和码头一点一点冒出来。 ”他说: “那时候没有水,三四天才洗一次澡。”也没有电,岛上人们的作息时间,全部是凌晨四点上 班、下午四点就休息。 父亲陈明哲带领全家在这块无人岛上开始垦荒。“他认定了这个岛,”陈信豪记得“爸爸 第一眼看到放鸡,岛后,就半夜打电话给妈妈说,这个岛和他做过的一个梦,完全一样。他 要把此岛,开发成一个潜水、垂钓的旅游胜地。” 事实上,放鸡岛是陈明哲从海南水路北上,一路访过湛江、茂名、阳江,在近 300 公 里的海岸线上, 走了 15 个岛之后才圈定的。 现在, 陈信豪也能一眼就看明白其中的奥妙了: “这里海水的能见度为 8 米,是亚洲第一。” “后来,我的父母、哥哥还有舅舅,全部到这里驻扎下来。”陈信豪说:“我们全家各有 分工,爸爸管总体,妈妈管销售,哥哥管采购,我则管运营。” “虽然,大家一个礼拜也见不到一次,但坐下来就能吵起来。” 一开始,自然是修建码头、购买船只,同时还要在岛上铺设公路、水电网等系统。“上 千万元的资金,投到岛上就像风一样无影无踪了。” 无人岛对资金的需求,就像沙漠对水的需求一样强烈。“每走一步、每一滴水都是用钱 换来的。” 以最起码的“三通”而言,在岛上通水、通电、通路比在陆地上艰难多了,“所有的材料, 一旦运送到岛上来,成本就是陆地上的 3-6 倍。”

所幸,陈家在海南西岛有过旅游开发的经验,“一开始,我们一期投资的金额就预设在 3 亿元左右。”这一计划,让放鸡岛避免了开发中的资金断裂。而在江浙一带,众多中小民 间资本在蜂拥无人岛后,由于准备不足,最终常常因资金不足收场。 岛上通水是一个大问题,“这部分成本占了建设费用的大半,”陈信豪很清楚无人岛上 淡水的来源,“只有三种:一种是地表水,就是平时一下雨,我们就用水库把水全部贮存起 来。”由于岛上的淡水极其珍贵,一开始,“我们就在放鸡岛上兴建了 9 个硕大的水库。每 个水库的造价是 300 万元。”其中,岛上的标志性建筑海螺广场下的地下水库,就有三层楼 那么高。 与此同时,整个放鸡岛的“鸡头”到“鸡尾”都修了积水沟,把雨水、岛上流下的水全部 积起来,泵入水库。每年清明到中秋时节,就是放鸡岛上雨水最充沛的时间,岛上的几个水 库通常都存贮得满满的。 而最初在修公路的时候, “我们也会有意地倾斜一点, 让靠海的地方高, 靠山的地方低, 这样水就可以直接流到水库里了。”平时,这些水库的水可以用来冲凉,也可以绿化。 当然,水库的水远远不够。“我们就开始打井,”2010 年,陈信豪指挥施工人员打了整 整一年的井。“硬是 24 小时、15 个人轮班不间歇地工作,”他说“每,500 米耗费的成本就 是一百万,就这样,施工方也明确说并不保证就一定可以找到水。” 放鸡岛上的岩石层非常坚硬,“就像石油钻井那样,工人一点一点钻开石头,然后一点 一点地看,下面是否有水。” 最终,在打到 100 多米的时候,发现水了。“但是因为没有经验,还想再深一点,结果 一下子打到 360 米,之后抽上来的水都是半咸半淡的。” 此后,陈信豪又打了一口井。深度只有 140 米,“刚刚能抽到淡水就好。”不过,井水 的成本很高。“就算是一口价值一百万的井,一天也只能打到 20 吨水。” 陈家不是没有考虑过海水净化, 但“净化对于海水的盐度要求很严格, 如果不符合要求, 成本反而比买淡水还要高,而且设备很贵,维护也很难。” 最后,为了保证岛上运营,陈信豪他们只能购买淡水,一吨饮用水上岛的成本高达 30 元。 同样的重量在陆地上只要 1.8 元,足足贵了 6 倍。 “淡水成本的确很高,但随着游客的增多, 也不得不买。目前,这一块占放鸡岛整个供水量的 1/3。” 每次,陈信豪都会叮嘱导游向游客宣讲,“爱惜岛上的每一滴水,”但“游客觉得我是花 了钱的,也并不情愿节约”。 除了水,电力供应也是所有无人岛开发中最大的难题之一。

放鸡岛的电力则来自柴油发电,岛上有 5 个发电机,50-5000 瓦不等,以不同时段交替 使用。一年光是柴油就超过 200 万元,承租 50 年下来,就要上亿元。 事实上,从 2004 年至今,陈家对于放鸡岛的投资已经高达 3 亿元。在未来两到三年 还将追加 2 亿元,现在陈家在台湾的生意已经尽数卖掉,准备孤注一掷。“我有个弟弟还在 台湾读大学,等他念完书应该也会加入进来。” 但最让人操心的,还不止于巨额资金。“海水,才是最难打交道的。”陈信豪指着岛上 酒店大门外的一处钢管说:“不锈钢在我们这里叫生锈铁。”放鸡岛上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比 陆地上要消耗得快几倍。“一辆摩托车,在陆地上能用三年,但是在岛上只能用一年,关键 是海水中的盐对于任何东西都能侵蚀。” 为此,陈家几乎想尽了办法,很多都是就近找当地的渔船学来的。“所有的材料都要精 心挑选,然后再做特别处理。比如不锈钢需要先喷砂、打磨、除锈,然后涂上保护油漆,一 共涂三次,即便如此,还是很容易生锈、腐蚀。” 放鸡岛上的路标,一度也成为一个难题。因为在大家尝试过不锈钢、玻璃、木头甚至 瓦缸片之后,发现“都不行”。“时间稍微一长,路牌就破了、烂了。”最后,有人想到用水泥, 而且是彩色水泥,才算完。 “生态维护最费钱 生态维护最费钱” 生态维护最费钱 今年 2 月的一天,两位教授出现在码头上。“我们是湛江海洋大学的。”他们出示了自 己的工作证之后,就径直走到了放鸡岛的后山。 “教授找我要了两双手套、鞋套,”放鸡岛旅游开发公司办公室的刘德言回忆说:“他们 表示要亲自到海边去抓生蚝。”当看到生蚝爪间顶端颜色呈现出乳白时,教授很满意。 “如果是绿色,或者是黑色斑点的话,就证明这个放鸡岛已经完了。”教授临走时,还 丢下一句话:“我们公众要监督你们。” 当记者和陈信豪求证此节时,他笑起来。“我大学的专业就是环境工程学,”在生态保 护这件事情上,“我们全家完全一致。” 在“三通”的同时,陈家就陆续把台湾的一些植物和动物迁徙到放鸡岛来。这其中,有 印度紫、阿伯箩、野芸果和台湾软木等等,“我们一共在岛上新种了 25 种共计 3 万棵树。” 而电白县旅游局的资料表明, 放鸡岛上的植被原本就是全国之冠, 植被覆盖率高达 95% 以上,有 101 科 275 种之多。这也是王小波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的,“放鸡岛开发的成功,有 它先天的优势。”“那么多无人岛,父亲千挑万选自有他的道理。”陈信豪说。

放鸡岛的后山,比前山要僻静得多。这里时不时会闪现出小鹿、孔雀、野牛以及紫色 和白色的喜鹊。 当初, 为了把前两种动物从岛外运送过来, 就花费了巨资。 而光是林木种植, 就花了好几年的时间。 “其实,生态维护才是最花钱的,比建设花的钱还多。”陈信豪表示。开发必然要破坏 原来的生态环境, 在荒岛上开一条路也要破坏植被, 但开路后还得想办法维护植被原来的生 态功能,不能造成水土流失。 另一方面,早在开发放鸡岛之前,陈明哲就请专家设计了垃圾循环处理系统。“生活污 水不会排到海里去,首先会用水泵抽到岛的顶部去暴晒、沉淀,沉淀下来的固体,可以当岛 上植物的肥料; 澄清的液体可以用来灌溉。 岛上有处理固体垃圾的垃圾场, 可以回收的垃圾, 则会运出岛外去卖。” 而对于厨房里严重的污染物,陈信豪表示,他们会放入一种生物菌,使其发酵、把渣 滓全部清除干净。后山上,甚至有一个猪圈,“这样,一些比较干净的残渣剩饭,也可以用 来喂猪。”刘德言说。他原本是台湾警署的一个警长,作为陈明哲多年的老友,在退休后被 力邀前来协助岛上的行政管理。 在陈氏父子看来,原生态的植被、山涧的野生动物以及丰富的海底资源,就是这个岛 上最大的财富。 “刚来的时候,渔民总喜欢在附近海域炸鱼和用毒药抓鱼。”陈家为此大为头痛。后来, 大家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就是直接引导他们来岛上上班, “让本地人负责保护海域效果更好。 ” “保护好岛上的环境,从商业利益和海岛生态两个角度来说,其实是双赢的。”陈信豪 对此颇为通透。“你有一年四季不同的植被和各种花鸟虫鱼,才能让上岛的游客有强烈的新 鲜感。” 他很同意这样的观点—一直声称要把放鸡岛做成中国最大的钓鱼基地和潜水基地,这 两个基地若是打出品牌,获得的利益则远远高出环保的支出。 离放鸡岛不远处,广东大亚湾的三角洲岛原本也是一个无人岛。10 年前,有关人士经 广东省国土部门批准,用 650 万元取得该海岛 40 年使用权。和陈家一样,三角洲岛也被开 发成海岛度假胜地,主要经营水上运动、休闲度假和房地产。 同为无人岛开发者,三角洲岛的开发方也曾表示,岛上最难的有四件事情。“除了投资 大、回报周期长、水电资源问题以外,就是游客资源组织难、交通出行困难。” 对此,陈信豪颇为认同。“目前为止,放鸡岛还是投入大于回报。”不过,岛上旅游的 前景不错,去年放鸡岛上每天的游客量达到了 6000 人,“今年争取达到 8000 人。”按照目前 每个上岛客人人均 500 元的消费标准, 如果每天人流 8000 人, 其一天的营业额就能达到 400 万元。

有过曾将一座对外无法联络的西岛开发成海南岛著名观光景点的经验,这让陈家的此 次开发显得不那么仓促和无措。和开发西岛一样,这一次,自 2004 年承租以来,放鸡岛坚 持实施“边建设、边营销”的策略。 早在 2005 年五一假期, 仅开发半年多的放鸡岛就曾首次对游客开放, 半年中迎来了 3 万多客流;2006 年再次开放半年,游客数量猛增到 11.3 万人。2006 年 11 月,陈家决定关 闭海岛全面开发, 2008 年 5 月才重新开放。 至 但当时受到物价上涨、 地震等大事件的冲击, 预计的 17 万游客却只来了 7 万多人。 同年 10 月在茂名电白县登陆的台风“黑格比”给陈家造 成了几千万元损失:刮沉了 3 艘客船、破坏了沙滩和岛上其他建筑物。 “那时候我们对于这里的气候、地理、人文都认识不足,”陈信豪说“在无人岛上开发, 除了巨额的资金、,长久的周期以外,还需要谙熟和岛相关的一切,尤其是季风、波浪、潮 水、台风还有暗礁。事实上,我们全家是到了放鸡岛之后,才真正知道了海的故事。” 此后,陈家重新完善了放鸡岛的规划布置和房间设计,并重新定位海岛游。2009 年初 放鸡岛以深海潜水、海上娱乐等主打休闲活动,再次对外开放。此外,陈家在海南西岛开发 过程中吸取的经验和教训也帮了他们大忙。西岛开发一度非常成功,尤其在 2003 至 2004 年达到顶峰,但陈家却在 2007 年惨淡收场。由于陈家在三亚西岛只租用了 100 多亩地,很 多项目无法展开。后来,岛上有了多个同类公司,竞争加大,陈家生意就大不如前。 《海南特区报》曾专门撰文报道此事:当时,三亚市政府入股 50%,与另一家投资控 股有限公司共同组建西岛旅游开发公司, 该公司和陈明哲在西岛的一些项目发生冲突。 此后, 陈家在西岛的生意一落千丈。 吃一堑长一智,在承租放鸡岛时,陈家坚持承租整个岛屿,这样就不会有后来者加入, 打乱陈家的整个开发计划。 签约的 50 年合同中,采取的是政府出地,陈明哲出资,双方合作开发放鸡岛。在这种 合作模式下,陈明哲所在公司只需每年上缴政府一定的费用,政府不参与经营,整个放鸡岛 只归属一个公司,由陈明哲的公司按照报批时的规划,负责独立开发和经营。 无独有偶。专家王小波就指出,马尔代夫一直坚持由一个经济主体向政府租赁一个海 岛的模式。“一岛一酒店的马尔代夫模式,可以说是世界上比较先进的无人岛开发模式。” 文/李卉 编辑/ 彭朋 图/覃斯波


相关文章:
放鸡岛导游词8
渔姑遇仙救生的故事 茂名市放鸡岛名字的由来,流传着一个神话故事。话说古时在附近海岸的渔 村里,有一位叫柔姑的渔妇。也丈夫出远海打鱼,经月未归,不知生死。柔...
茂名三日两夜纯玩自驾游
正东与东南岸,俗称“鸡尾”部,集奇、雄、壮、阔于一体,景色远胜“鸡头”,是茂名放鸡岛观景览胜的精华部位。 (二)出游攻略放鸡岛交通一、自驾路线 A 线: 从...
茂名市简介
茂名市简介_其它_工作范文_实用文档。茂名简介一、茂名市概况茂名市位于广东省西...放鸡岛周围水 下可见度达 8 米,居世界第二位,被誉为“海底公园” 。 “...
家乡茂名
放鸡岛周边海水清澈见底, 透明度可达 8 米是国家旅游局规划的全国第一个潜水旅游基. 茂名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茂名有好玩的地方有很多,有中国第一滩、茂名森林公园,...
茂名电白放鸡岛旅游文化调研——语江
3、课题介绍 虽然, 茂名放鸡岛是本地区比较有名的旅游景点, 但很多同学都没有机会去旅游 参观,对她的了解也不多,结合高二文化生活的特点,借机把同学们组织起来对...
茂名五十景
它不仅是茂名作为中国罗非鱼之都的标志,城市里一道富有动 感的亮丽风景, 也寓意了对游人和市民们事业成功, 吉祥如意的美好祝福。 5.放鸡仙境 放鸡岛茂名最具...
关于茂名市旅游资源现状的调查问卷
关于茂名市旅游资源现状的调查问卷亲爱的朋友,您好,我是一名大学生,现在在做一...其他 4. 你听说过一下茂名哪些景点?(可多选) A. 放鸡岛 B. 浪漫海岸 C. ...
茂名市简介以及旅游指南
资料收集: 资料收集:地理考察者协会 学术部茂名市茂名市位于中国南海之滨,地处...2 海岛生态观光:放鸡岛是人们观光和休闲的好地方,海岛为全省植被之冠,草木茂盛,...
家乡传统文化访谈录
家乡传统文化访谈录 - 家乡传统文化遗存访谈 一、采访时间:2016 年 10 月 22 日二、采访地点:茂名市 三、采访人:陈金秀、贾瑞莲、卢芍颖、林桂梅、李金妍、...
公司
茂名市海名威水产科技有限公司 茂名市芝麻林现代英语学校 茂名放鸡岛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湛江统一企业有限公司 茂名市亿泰汽车有限公司 茂名市锦绣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茂名...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