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临床医学 >>

非阻塞性冠状动脉疾病:诊断和治疗


非阻塞性冠状动脉疾病:诊断和治疗
2015-04-22 来源:医脉通

非阻塞性冠状动脉疾病 冠心病 冠状动脉非阻塞型心梗 MINOCA 患者由于胸痛就诊,被送至导管室;确诊其患有冠状动脉疾病(CAD),但 不足以支持诊断为阻塞性 CAD。针对这些患者的传统治疗方案是治疗已经出现 的各种症状。 然而, 通常认为这部分患者未来发生心血管事件的风险并不会比没 有 CAD 的患者高。最近,有研究表明这种思路是错误的:患有非阻塞性 CAD 的患者,未来发生心血管事件的风险要高于没有 CAD 的患者。 “过去,患者因胸痛就诊,虽然负荷测试异常,但血管造影可能显示正常,医 生会据此告诉患者:没什么大问题,不用担心。”斯坦福医疗中心介入心脏病学 主任、副教授、医学博士 William F. Fearon 说道,“我们发现这些患者会可能出 现血管异常,但在血管造影片中看并不明显;如果进行深入的检查,特别是侵入 性的负荷、 血流量和其他冠状动脉循环异常情况的检测,就能够找出胸痛的确切 原因,然后指导治疗策略”。尽管如此,这些检查程序还没有纳入临床指南,大 部分医生在临床中也未采用。 “现在,在包括梅奥诊所在内的几个 CAD 研究中心,倾向于更加全面地评估 冠状动脉生理机能,但是最初的进展来自欧洲心脏病学会,他们在指南中规定, 对不明原因的胸痛患者,必须检测血管内皮功能。”梅奥诊所胸痛部主任、首席 研究员 Amir Lerman 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说,“总的来说,这仍然是一个崭新的 领域。” 此外,也缺少对此类患者预防和治疗最佳方案的研究。目前面对此类患者, 医生必须依靠自己的临床判断。 “能够明确的是,大多数非阻塞性 CAD 患者,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 (ASCVD)的十年风险升高,且大大高于美国心脏病学会和美国心脏协会估算 的人均十年风险预期。 ” Cedars-Sinai 医学中心的 C. Noel Bairey Merz 教授指出。 在 3 月的 2015ACC 年会中 Merz 指出,“根据我的临床经验,我推荐非阻塞性 CAD 患者使用他汀类药物和阿司匹林,如果他们有症状,则建议进行抗心绞痛 和抗心肌缺血治疗。需要在非阻塞性 CAD 人群中,开展研究预防性疗法的作用 的临床试验。” 行动的依据 第一个引发非阻塞性 CAD 争议的研究是女性缺血综合征评估 (WISE) 研究。 结果表明,患有非阻塞性 CAD 的女性与没有 CAD 的女性相比,心肌梗死(MI) 风险升高,而且使用常规的诊断方法容易漏诊非阻塞性 CAD。 2014 年发表的 VA CART 研究(N = 37674;22.3%患有非阻塞性 CAD), 也发现了相似的结果。该研究主要针对 2007-2012 年在退伍军人事务部卫生保 健系统中接受过选择性冠状动脉造影的男性退伍军人。VA CART 研究副主任、

科罗拉多大学奥罗拉医学院副教授 Thomas M. Maddox 等发现,经过调整,随 着 CAD 的增加,1 年心肌梗死发生率出现上升;参与研究的退伍军人中单支血 管非阻塞性 CAD (HR= 2; 95%CI 0.8-5.1) 、 双支血管非阻塞性 CAD (HR = 4.6; 95% CI,2-10.5)和三支血管阻塞性 CAD(HR = 4.5;95% CI,1.6-12.5), 与那些没有明显的 CAD 的受试者相比,在 1 年内发生 MI 的可能性更高。 “很长一段时间, 心脏研究只包括阻塞性病变患者, 所以我们无法知道那些非 阻塞性病变患者的具体情况。”Maddox 指出,“当我们观察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 中造影后 MI 发生率和死亡率(参与 VA CART 研究的患者),我们发现它们在 逐步增加。这不是一个二分现象,并不是只有阻塞性 CAD 患者才有 MI 风险。 非阻塞性 CAD 患者,也绝对是有 MI 风险的。” 2 月份发表的一项研究中,Fearon 等指出,在大多数没有阻塞性 CAD 却出 现心绞痛的患者中可以观察到隐匿性冠状动脉异常。在他们的研究,139 例患者 (平均年龄 54 岁,女性占 3/4)中,77%的心绞痛患者有冠状动脉病变,44% 有血管内皮功能障碍,21%有微血管病变,5%血流储备分数≤0.8,58%存在心 肌桥。 “虽然了解不同的病因是很重要的, 但同样重要的是: 23%的患者没有明显的 冠状动脉异常可以解释胸痛, 所以他们可以放心地认为,对于这部分患者冠状动 脉可能不参与胸痛的发生过程, 并有望以此避免未来任何不必要的测试、与冠状 动脉相关的潜在风险以及不必要的治疗。”Fearon 说。 在针对 Fearon 等人研究的随刊评论中, Cardiology Today 首席医学编辑 Carl J. Pepine 博士写道,研究结果证实了 WISE IVUS 亚组研究结果。“这个信息能 为未来的疾病管理提供方向(例如,使用他汀类药物预防动脉粥样硬化恶化)。 重要的是,它也提出了一个问题,动脉粥样硬化和/或之前的风险状况是否与这 些其他机制相关?当然, 血管内皮功能紊乱和微血管功能障碍确实与动脉粥样硬 化相关。这个概念将扩大我们对动脉粥样硬化 CAD 的传统认知,扩展到包括较 小的冠状血管和微循环障碍。” Pepine 还指出,Fearon 的实验室在其退伍军人研究中找到了多种可能引起 局部缺血的潜在危险因素, 并指出这代表着可能改变目前公认的由狭窄引起的血 流受阻造成局部缺血的模式。 冠状动脉非阻塞型心梗的治疗困境 识别冠状动脉非阻塞型心梗(MINOCA)特点的相关研究也正在进行。1 月 份 John F.Beltrame 教授(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米歇尔医学院)等发表的一项 系统回顾和荟萃分析显示,MI 患者中 MINOCA 的发病率为 6%(95%CI 5-7; 患者平均年龄 55 岁;40%为女性),与心肌梗死和阻塞性 CAD 患者相比, MINOCA 多发于年轻女性,且伴高脂血症的几率较低。 此外,MINOCA 患者 1 年的全因死亡率为 4.7%(95%CI 2.6-6.9),而 MI 和阻塞性 CAD 患者为 6.7%(95%CI 4.3-9)。Beltrame 说,使用全因死亡代替

心血管死亡率进行非阻塞性 CAD 的预后研究, 是因为医生们认为非阻塞性 CAD 是良性的,在这些患者的死亡证明中并没有列出与心血管相关的死因。同时,只 有 24%的 MINOCA 患者在心脏 MRI 检查中发现典型的梗死。MI 其他可能的原 因包括心肌炎 (33%) 、 冠状动脉痉挛 (27%) 和有血栓形成倾向的疾病 (14%) ; 另外有 26%的 MI 没有发现其他异常状况。 “MINOCA 最重要的方面是它的识别,”Beltrame 说,“我们提出 MINOCA 的 概念, 使医生可以命名这类疾病。现在我们需要确定引发 MINOCA 的根本原因, 因为它与其他情况是不同的。为什么这很重要?由于它的预后需要谨慎对待。” 发病机理 Beltrame 在 2015ACC 年会上指出,引起非阻塞性 CAD 的根本原因很多, 在许多情况下不同于阻塞性 CAD 的病因。一些患者有大血管功能障碍伴痉挛性 心绞痛,另一些患者有冠脉微血管功能障碍。 “病因学上可能有很多不同解释,”Fearon 指出,“一种是微血管功能障碍说, 包含我们在血管造影中看不清的冠状动脉小血管,它们可能出现异常,这就可能 导致心脏功能异常和不良事件的增加。也有可能是心外膜血管的问题,这些血管 在造影中没有显示, 就发现不了诸如弥漫性斑块或粥样硬化的问题,但当进行冠 脉血管内超声检查(IVUS)或冠状动脉内负荷检测血流储备分数(FFR)时, 就可以发现这些问题。存在内皮功能紊乱和/或冠状动脉痉挛,就可能导致局部 缺血和未来不良事件的发生。” 据 Beltrame 所述,冠脉微血管功能说有四种常见的情况。其中,研究最多 的是心脏 X 综合征,即患者出现劳力性心绞痛但冠脉造影正常、负荷测试阳性。 当乙酰胆碱激发试验不引起冠状动脉大血管痉挛但患者感到胸痛、 且患者心电图 出现缺血性改变,从而牵连异常的冠状动脉微血管时,则可诊断为微血管痉挛; 相反,微血管性心绞痛患者出现冠状动脉微血管舒张能力受损(比如,冠状动脉 血流储备受损) ; 冠状动脉慢血流现象是指那些对比剂造影时出现血流灌注延迟 的情况,是反映远端微血管收缩功能的指标。 Beltrame 说:“问题是,我们遇到的是一个多种症状和多种机制综合的异质 性疾病,所以我们需要更好地定义它。” Pepine 也提醒那些继续使用心脏 X 综合征这个概念的研究者们注意定义的 问题,因为有研究者(Vermeltfoort, et al. Clin Res Cardiol. 2010;99:475-481) 通过广泛分析现有文献,结果显示其定义并没有达成共识。 最佳诊断策略 专家指出,如果患者出现胸痛但血管造影中没有证据显示阻塞性 CAD,医 生不应该认为该患者的心脏没有问题;相反,他们应该进行进一步检测以证实患 者是否患有非阻塞性 CAD。

“如果没有证据显示阻塞性疾病, 则继续下一步, 使用腺苷和乙酰胆碱检测心 外膜、微血管内皮和非内皮功能,以进行微血管功能评定,”Lerman 说,“需要 冠脉循环血管反应性的评估,并确定循环血流可以真正做到根据需求增长而增 加。” Fearon 认为, 测量 FFR 是评估冠状动脉血管功能状态的很好的工具; 同时, IVUS 可以帮助检测如心肌桥等隐匿性冠心病。他指出,进一步的侵入性测试通 常是有益的。 Maddox 指出,没有证据表明侵入性筛查对无症状的非阻塞性 CAD 患者是 有益的。而且,“在某些情况下,对有早期心脏病家族史、有非典型症状或其他 危险因素的患者,我们通常给予经过调整的心脏 CT 血管造影检查。与传统的血 管造影相比,在选定的患者中可以得到相同的、有时是更好的造影视野,却不用 担心侵入性冠状动脉造影的风险。” Beltrame 认为,疑似 MINOCA 的患者应接受心脏 MRI 检查。他指出,心脏 MRI 会分辨出如心肌炎、 心肌梗死、Takotsubo 心肌病以及肥厚型或扩张型心肌 病等。 Pepine 提醒最好不要觉得患者只患有单纯性心绞痛而没有阻塞性 CAD 是好 现象。“对于这些患者不是很好的结果,……最近许多学会都提出了这样的观点, 必须认识到这样一个接近正常或正常的血管造影并不能满足诊断和治疗的需 求。” 优化治疗方案 虽然更多的人意识到非阻塞性 CAD 需要治疗,但很少有证据证明何种疗法 是最佳的。 Cardiology Today 编辑委员会成员 Bairey Merz 在报告中指出,对于非阻塞 性 CAD 患病人群的预防策略,目前还没有已经完成的广泛临床试验。她指出, 由来自丹麦哥本哈根 Bispebjerg 医院的 Eva Prescott 博士主持的一项临床试验 正在进行中, 试图找到非阻塞性 CAD 患者的预防策略。 而来自纽约大学 Langone 医学中心的 Judith Hochman 博士、Harmony R. Reynolds 博士和来自斯坦福大 学的 David Maron 博士正在尝试为一项研究筹措经费,该研究旨在帮助确定非 阻塞性 CAD 患者是否应预防性服用抗心绞痛和抗缺血性药物及采取预防性治疗 措施。 Beltrame 说, 目前日本有针对大血管的血管痉挛性心绞痛管理的指南。指南 中,I 类推荐是改变生活方式及服用钙通道阻滞剂;II 类推荐是服用长效硝酸盐、 尼可地尔和 Rho 激酶抑制剂。但后两种药物还不可在美国使用。一项始于 1988 年的针对血管痉挛性心绞痛患者的研究显示,钙通道阻滞剂可改善患者生存质 量, 且患者不会出现梗死 (P=0.0024) ; 其他的生存质量独立预测因子包括 CAD 和多血管痉挛发生的证据。

Beltrame 指出, 使用硝酸盐和尼可地尔的证据不是太明确。在日本的一项针 对 1429 例血管痉挛性心绞痛,并遵医嘱服用钙通道阻滞剂的患者的观察性研究 中, 研究人员发现, 服不服用硝酸盐对主要不良心血管事件的影响没有差异 (HR = 1.28;95% CI,0.72-2.28);尼可地尔的情况也是一样,没有差异(HR = 0.8; 95% CI,0.28-2.27)。但研究人员发现,那些同时服用尼可地尔和硝酸盐的患 者的主要不良心血管事件的风险升高,特别是服用硝酸甘油的患者(HR = 2.14; 95% CI,1.02-4.47)。Beltrame 说:“我认为这是由于尼可地尔也具备硝酸盐的 特性,可能产生对硝酸盐的耐受性。” Beltrame 介绍, 32 名冠状动脉血管舒缩障碍国际研究 (COVADIS) 组成员, 对冠脉微血管功能障碍的治疗进行了调查,最常被提到的有效治疗方案是:生活 方式改变和服用钙通道阻滞剂, 长效硝酸盐对特定的患者有效, α-β 受体阻滞剂、 雷诺嗪、血管紧张素转换酶(ACE)抑制剂和三环类抗抑郁药偶尔有效。 Beltrame 指出,小型研究已经发现:β 受体阻滞剂阿替洛尔对减少心脏 X 综 合征患者心绞痛的发作频率有效; 雷诺嗪对改善冠脉微血管功能障碍患者的西雅 图心绞痛量表得分有效;复合型 L、T 型钙通道阻滞剂咪拉地尔,可减少冠状动 脉血流缓慢综合征患者的心绞痛频率。咪拉地尔于 1998 年被召回是由于与其他 药物相互作用产生不良反应;尽管如此,其他复合型 L、T 型钙通道阻滞剂仍可 在日本使用。 Beltrame 说, 复合型 L、 T 型钙通道阻滞剂如咪拉地尔比传统的 L 型-通道阻 滞剂(如,维拉帕米、地尔硫卓、硝苯地平和氨氯地平)在微血管功能障碍的治 疗方面更加有效,因为微血管系统中 T 型通道比 L 型通道更多。“这说明了一个 重要的概念,即微血管的药理不同于大血管,因此我们需要更多的、专门针对微 血管的药物。” Maddox 认为,在此之前或更确凿的证据出现之前,阿司匹林和他汀类药物 可能是默认的策略。他指出,单血管非阻塞性 CAD 患者 1 年内防止 1 例心肌梗 死需要治疗的人数(NNT)约为 1000 人,而由于阿司匹林治疗出现出血事件的 比例约为 1/3000。 “如果比较这两个结果,那么风险-获益比倾向于支持这类患者服用阿司匹 林。”他说,“我会说,对于那些由于偶然的 CT 或其他成像确诊患有非阻塞性疾 病的患者,从风险-获益比来看,服用阿司匹林和他汀类药物效果更佳。” 积极、精确的策略 专家表示,目前医生不应该再单纯把狭窄程度作为唯一指标,来决定是否需 要进一步检查或治疗 CAD 患者。 “两个特征的 CAD 风险分层是应该丢弃的分级方法。” Bairey Merz 说,“我 们必须引起介入心脏病学家对仔细阅读血管造影图像的关注, 因为我们不仅仅需

要是或否的结果。应该至少从观念上重视辨别非阻塞性 CAD 患者心肌梗死的风 险,并采取预防措施最大限度地进行抗心绞痛和抗缺血治疗。” Lerman 说, 对于非阻塞性 CAD 患者,采取积极的风险分类策略是减少本可 以避免的未来心血管事件的最好方式。 Erik Swain 指出, “从心血管的角度来看, 重视非阻塞性疾病应该是未来几年 工作的重中之重。”他说,“我们非常重视 MI 和阻塞性疾病,但往往忽视这样一 个数量众多、 并以女性患者为主的群体, 这些患者来到导管室时有局部缺血症状, 但并没有发现阻塞性病变。 对于他们为什么要到导管实验室就诊,应该有一个更 全面的评估。 之前已经证明, 这些患者的生活质量会随着医生的诊断和治疗得到 提高。 我们需要严肃对待这些患者,并尝试帮助他们改善缺血症状以减少不良事 件的发生。” 医脉通编译自:Nonobstructive CAD: Recognition needed, treatment options sought. Cardiology Today, April 2015.


相关文章:
2016年ESC工作意见书:冠状动脉非阻塞性心肌梗死
2016?年 ESC 工作组意见书:冠状动脉非阻塞性心肌梗死研究显示,90% 左右的急性心肌梗死(AMI)病例冠脉造影显示存在阻塞性冠状脉疾病 (CAD),但仍有 10% 的病例行...
2016年ESC工作意见书冠状动脉非阻塞性心肌梗死
2016?年 ESC 工作组意见书:冠状动脉非阻塞性心肌梗死 研究显示,90% 左右的急性心肌梗死(AMI)病例冠脉造影显示存在阻塞性冠状脉疾病 (CAD) , 但仍有 10% 的...
非阻塞性冠脉粥样硬化所致急性心肌梗死的机制和治疗_图文
非阻塞性冠脉粥样硬化所致急性心肌梗死的机制和治疗_临床医学_医药卫生_专业资料...研究 显示,对于有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的女性,离心性斑块破裂或糜烂伴血管正性重构...
2016 年 ESC 工作组意见书
2016 年 ESC 工作组意见书:冠状动脉非阻塞性心肌梗死 研究显示,90% 左右的急性心肌梗死(AMI)病例冠脉造影显示存在阻塞性冠 状脉疾病(CAD),但仍有 10% 的病例...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