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研究 >>

茅盾翻译活动初探






《外 语 研 究 》

年第 期

总弟 期

茅 盾 翻 译 活 动 初 探
走仁 口 人


介 多



, 协





五 四 运 动前 后
璀 璨 夺 目的 新星


,

我 国译 坛 曾 经 升 起 一 颗
,

其是 在 内容 方 面 的 发 展 变 化
行论 述


,



个 阶段进




就 是 茅盾



茅盾 凭借
,

其余 种 种 不 足

,

只好置诸 异 日

着 翻 译 这 个阶梯
王国


,

踏 入 了他 朝思 暮 想的文学

他不 仅作 为 一 位 文 坛 巨 擎 蜚 声 中 外
,

一 初 试锋芒
翻译
茅盾 的 童 年
,

而且还 作 为 一 位 杰 出 的 翻译 理论 家 和 翻 译

,

在 我 国 漫 长 的 翻 译 历史 上


写 下 了 雄浑

粗壮 的一笔
译论 文 近

— —
, ,

短 篇科 学小 说 的

是 在 一个 比 较 开 明 的 家 庭
,

据笔 者 初 步 统 计 ① 茅 盾 一 生 曾 撰 写 翻
,

里度过的



他 从 小 就 受 到 资产阶 级 改 良主 义




,

广泛



深 刻 而 富 有远 见 卓 识
,

思 想的熏陶 语


在 小 学 和 中学 读 书 时
,

他 酷爱

地 探 讨 了 文 学 翻 译 理论 问 题 相媲 美 月
,

在许 多方 面堪 月至

中 国古 典 文 学
浪花


擅 长作 文

同 时 也 学 习 了英
,

与 迄 今 为 止 国 内外众 多 的 著 名 翻 译 理 论家 们



辛亥 革 命 的 爆 发
,

在 他 的 生 活 中激 起 了

此外


,






年 篇左右
,


他 开 始 广 泛 阅 读 新 的 报 刊杂 志

向往

他还翻译

校译
,

辑译 及 与 人 合 译 出版

民主 自 由

反 抗封 建礼 教



,

受 到 资 产 阶级 民
,

各类 译著
笼 括小 说


余种
戏剧


发 表 各类 译 品
诗歌


主 主 义 思想 的 感 召
学文 科 预 科 第一类
了 新思 想
,

年 在这 里

他 考 入 北京 大
他 进 一 步 接触
,

他 的译 作 涉及

多个 国家 和


多位 作 家


,

散文

文艺 理 论



并在 外 国 教 师的 指 导 下 涉 猎 了 许
为日后 的


科学 常识
之多
,



马列 著 作 及 社 会 评 论 等 诸 方 面



多外 国文 学 作 品 和 文 学 理 诊著 作
翻 译 活 动 奠定 了 基 础

其数 量 之 火

范围之广



涉 及 的 国 家 和 作家
,

无 论 是 过 去抑 或 是 现 在


都可 以 说是
线上
,

辛亥 革 命 失 败 后
,

,

在 中 国的 思 想 文 化 战
,

名列 前 茅
因此 曾说


接 受 了 西 方 新 思 潮 影响 的 先 进 知 识 分
交 相 煎 逼 而 旧文
,
,

,

全 面 地 探 讨 茅盾 的 翻 译 活 动






,

眼 见 国 家 内忧 外 患
,

有 不可 低 估 的 价 值 错


著 名 翻译 家 伍 光 建 先生
,

化 和 旧 思 想 又 严 重 阻 碍 着 民族 意 识 的 觉 醒
因 此奔 走 呼 号
以 唤 醒 民众
,

茅盾 的 翻译 也 读 过 不 少



都很不 茅盾 的译


致 力 于 新 的 思 想 启 蒙运 动




巴 金 先 生也 说 过


我十 几 岁 就 读 他
, ,

挽 救 民族 于 危亡


这股潮流

,

… …翻 译 的 文 学作 品

这表 明

在 茅 盾 就 读 于 北 京大学 的 时 期 气 势滚 滚 向 前


,

正 以 磅 礴的
,

作 早 在很 久 以 前 就 颇 有 影 响 天
,

令 人钦佩





,

茅盾 的 翻 译 活 动


趁 着我 国翻 译 史 研 究 重 现 生 机 之 时
, ,

,



就 是 在 它 的 推 动 下开 始 的

们 负有 不 可 推 卸 的 责 任 作园 圃里的累累硕果
限于篇幅
,

透 过 茅盾在 文学创

。 。



,

茅盾 毕 业 于 北 京 大 学 文 科 预 科
,

去追 溯 和 重 新 评 价 他

由 于 家 庭 经 济 状 况 日见 窘 迫
, ,

他 来到 上


在 我 国译 坛 立 下 的 不 朽 功 勋 的全 过 程
,

海 商 务 印 书馆

分 配 在 编 译所 工 作


不久

,

木 文 仅 就 茅盾 翻 译 实 践 活 动


应馆方 的 要 求

他 着 手 和孙 毓 修老 先 生合 作

依 据 他 的 译 作在 技 巧

质量





翻 译 了 《衣 食 住 》 一 书

这 是 美 国作 家 卡 本




仅译 了 故

脱 撰 写 的 一 本 社 会常 识 读物
翻 译作 品 匆


,

是 茅盾最早 的




,

将原 作 砍 头 去 尾



,

破腹 刻 心
,

,

年间

,

— 茅盾 又 接 受 了 《学 生 杂 志 》编 辑 朱元
,

继 此之 后

,



事 的一 部分
下 面 的 译例

而就是这 一 部分

也 不乏 类 似

善 的 请求
学 小说 篇 小说

为 该杂志连 续 翻 译 了
《三 百 年 后 孵 化 之 卵 》


篇 短 篇科
《两 月中


之 建 筑谭 》和 《二 十 世 纪 之 南 极 》
,

翻译这

军 犷

既 是 为 了 给 中学 生 提供 历 史 和 科
,

学 知 识 的 通俗 读 物

同 时也 显 示 出他 对 文 学


译 品 具 有更 大 的 兴 趣 上 述 篇 译 文 就 是 茅盾 翻 译 活 动第一 阶
段 的 全部成 果 的性
。 。

,

一 轮红 日
余半轮
,

,

渐 薄峰 磁
,



… …落 日只
,

隐约 水天 之 际
与 其说 是 翻 译
,

冉冉下 沉



从译 品 的选材 上看 甲 午战 争 以 后
,

,

茅盾 具 有 一 定 的 目

,

红 如血 这 几句
词 因
,



由 于 梁 启超 的 大 力 提

,

,

毋 宁说 是改
,

倡 和 严 复的 身体 力 行

,

政 治小 说 和 西 方 哲 理


因 为茅盾 实 在 只 是 借 用 了 原 作 中几 个 字 根 据 自己 的 理 解
固然 是 多方 面 的

著 作 的 翻 译 曾经 风 行一 时
主 义 进 一 步 对 中 国在 政 治

但是

,

随 着 帝国

放 纵 自己的 想 象


,



经 济 和 文 化上的
,

新 描 绘 了 原作 的 景 色
,



造成 这个 问 题 的 原
但有 一 条 不 容 忽 视
当时 他 尚末 发现

侵略

,

中国 半 封 建半 殖 民 地 社会 的 日 益 腐 侦 探 和 言 情小
,

,



,

以 及 改 良主 义 者 的 堕 落


这 就 是 茅盾 后 来 所谈 到 的 文 学作 品


说 的 翻 译 日益 泛 滥 成 灾 译界

几 乎 占据 了 整 个 翻
,

真 正 令 他 喜 爱 的 思 想 性 与 艺 术 性兼 备 的 外 国
因 而他 只 是 摹仿 了 林 译 小 说 的 技


为 了对抗 这 股逆 流

我 们必 须 承认 苏
,

曼殊 和 林 纤 等 人的 外 国 文 学 翻 译 起 到 了 一 定
的 作 用 , 鲁 迅 翻 译 的 科 学小 说

巧 来 从 事 文 学 翻译

如 《月 界旅
,

行》

和 《地 底 旅 行 》



,

二 奋 力拚 搏
义和 弱 小

更是 对 它的 迎 头 痛 击 学 小说
,

鲁 迅 之 所 以 要 介 绍科
,

革 命 氏主 主 民族 文 学的 翻 译

为 的 是 使 中 国 人 民 摆 脱 愚 昧状 态
,

接 受西 方 文 明
翻 旧王 朝 ④


在 这个基 础 上 团 结 起来
,



而 茅盾 对 翻译 具有 一 定 教 育 意
也 表 明 他深 受 当

我 国的 翻 译 活 动 有 着悠 久 的 历 史 地说



— —
,



概括

义 的 科 学小 说 表 现 出热 情

,

五 四运 动 以前
,

我 国历 史 上 曾 有 过

时 《新 青年 》所提 出 的 民 主 与科 学 的 口 号 的

次 大 的 翻译 高 潮
后 的 西 学翻 译


即从东汉到宋 的 佛 经 翻

影响

,

自觉 或不 自觉 地 在 继 承 和 发扬 鲁 迅 先
,

明 末 清 初 的 西 洋 科 学 翻译 和 鸦 片 战 争 以 当历 史 的 时 针 指 到 了
, ,

生的译风
新思 想

。 、

试 图把 翻 译 作 为 向 全 国 人 民 灌输



开始 了

传播 新 知 识
,

反 对 封建 文 化 的 武


的五 四运 动 以 后

我 国 翻 译历 史 的 航 向在 鲁


不言而喻
不过
,

这在 当时 乌烟 瘴 气 的 译 坛 上
,

迅 等 一 大 批 进 步 翻 译 家 们 的 推 动下
前 所 未 有 的 重 大转 折

,

的 的 确确 算得 上 是 一 缕 清 风

表 现 在 文 学 翻译 领 域

就 质 量而 言
,

茅盾 的 译 品 采 用 了
,

就 是世 界现 实 主 义 文 学 的 翻 译 道 路逐 渐


文言 文

,

虽 则 文 笔 非 常 优美
,

在 译 法 上却 过

形成

这 条道 路最 突 出 的 特 色 是 重 视 苏 联
,

于 随心 所 欲

实 际 上只是 移译 大 意 和 再 创

无 产 阶 级 的 现 实主 义 文 学
是俄 国

重视欧洲
,

尤其





譬如

茅 盾 翻 译 《三百 年 后 孵 化 之 卵 》

革命 民 主 主 义 的 文 学

重视弱 小 氏


族 的文学 思 想性
,





已要 求 翻译 家 们 既要 注 重 作 品 的





,

刊 登 在 《新 青年 》 和 《共 产 党 》 等 杂 志 在他早 期的 翻译生涯中
,

也 要 注 重艺 术 性
,



他 也 曾为 在 我


作 为一 个 具 有 先 进 思 想 的 青年
正是从五 四运 动 以后

,

茅盾 也 齐梁词

国 宣 传 有 史 以 来 最 美 好 的理 想 贡 献 过 力 量

在 对 待 外 国文 学 的态




地 乱 于
,

,

我 国新 文 学 运 动 中最 早 的 文 学


度 上有 了深 刻转变



他 从魏 晋 小 品
,


社 团文 学 研 究会 成 立

作 为该 组织 领 导 人 之
,

赋 的 强 大磁 场 中摆 脱 出 来
撼 人 心 田 的 外 国 文学 作 品 血
,

发现 了 上 述 几 类

茅 盾 接 管 并 全 面 改 革 了 《小 说 月报 》
在 文 学 研 究会 里
,

丛此


,

他呕心沥

使其 成 为 我 国进 步 文 学 翻 译 事 业 的 一 块 阵


兢兢业业

,

为 我 国 进 步 文 学 翻译 的 昌盛

茅 盾 一直 代 表 这 样 一


耗 费 了 多得 惊 人 的 时 间 和 精 力

种 倾向


为 人 生而 艺 术
,

针对 当 时 兵 荒 马
,



,

茅盾 翻译 了 俄 国 作 家 契 诃 夫 的


民不聊 生 的 社 会现 实

他认为文 学 应 该
鼓 励反 抗


短 篇 小说 《在家 里 》

这 是 他 采 用 白话 文 翻
,

关 心 社会 伺 题


反 对压 迫
,

,

,

同情



译 的 第 一 篇 完 整 的 文 学作 品 一 段 新 的 里程
《时 事 新 报
?

标 志 着他 的 翻
?

被 损 害者 与 被 侮 辱 者 在这 种 思 想 指 导 下
,



而作 为 文 学 一


译 活 动 在译 文 内 容 和 语 言 风 格 方 面 都 进 入 了


部分 的 翻 译文 学

当 然 亦应 如 此

此后

,



年底

,

茅盾 在



年后
,

,

茅盾 把 年


学灯 》




《解 放 与 改 造

主 要精 力 放到 了译 介 弱 小 民族 近 代 作 家 的 短

《学生 杂 志 》

《东方



志 》 和 《妇 女 杂
,

篇 小 说上
间 兰
,



据初 步 统 计

志 》等 刊物 上发 表 了

余 篇译 品


形成 了 他
,


茅 盾 在 《小 说 月 报 》 和 《文 学 周 报 》 等




第 二 段 翻 译 活 动 的 第一 个 高 峰 既 有革 命 民主 主 义 的 文 学 作 品 契诃 夫


这些译 品

刊物 上 发 表 了包 括 匈 牙 利


波兰



捷克
另外




,

如高尔 基

智利



巴西



乌克 兰



犹 太 等 弱 小 国家
,

谢德林




托 尔斯 泰




什 罗姆 斯 基




与 民 族 的 小 说和 诗 歌 译 品百 余 篇

显尼志劳

莫泊 桑

斯特林堡

梅德 林 克



务 印 书 馆 还 出版 了 他 的 译 著近
,





他 第二


萧 伯 纳 和 格雷 戈 里 夫 人 的 小说 戏 剧 和 诗 歌
物 其主题 思 想 有两 类
、 。



阶 段 的 翻 译 活 动 被 推 向了 第 二 个 高 峰 年 大革 命失 败 后
学创 作

,


也 有不 少 哲学 和 社 会评 论文章 及 科 学 常 识 读
一 是 探论妇 女问题 鞭 挞 丑 恶 的 势力


,

茅盾 开 始 进 行 文
,

,

由于 国 民 党 反 动 派 的 迫 害
,

他被 迫


提倡 真 正 的 个 性解放 男 女 平 等 和 婚 姻 自主 二是批 判 黑 暗 的现实
, ,

隐蔽 起 来

甚至流亡异乡

,

客 居 日本
,

回国



他担 任 了 左 联 的 领 导 职 务


终 日忙 于 事

示 现 实社 会 中 人 生 的 痛 楚

矛盾 与悲 惨




务性 工 作

,

所以


,

这时 间他的 译 品 为 数 寥


俄 国 十 月革 命 之 后

,

马列 主 义 在 中 国 的

仅有



弱 小 民 族 的 短篇 小 说 译


传 播 掀 起 了 汹 涌 澎湃 的 革 命 浪 潮

年间 论


,

茅盾逐 渐 接 受 了 马 克 思 主 米 理
,



文 集 《雪人 》 便 是 在 这 几 年 里 问世 的

年和





,

茅盾 再 次 集 中 力 量 于 翻 译 工
,

他 加 入 了 共 产 主 义 小组
、 。

并 着 手译 介 马
他 曾打 算与 刘


鉴于 国 民党 的 文 化 围剿
,
,


有感 于 优 秀 译

列 著作 文章

共 产党 文件 和 介 绍 社会 主 义 苏 联 的
,

著 的 到处 碰 壁
月刊

他 协 助 鲁 迅 创 办 了 《译 文 》
,


就笔 者所知
,

。 年

,

和 并 在《译 文 》 《文 学 》 《世 界 文 库 》


导 生 合译 恩 格 斯 的 著作 《家 庭

私 有制 和 国

上发 表 了 和 余篇 文 学译 品 包括小说 散文 和 文 学理 论


家 的起源 》

,

后 因 故 而辍 笔




但是 在

年代

他 还 出版 了包 括 另一 本 弱 小 民族

他却 确实 以






等笔 名 译 了 列 宁


的 短 篇小 说 译 文 集 《桃 园 》 在 内 的 译著 因此
,

种 文学


的 《国家 与 革 命 》 第 一 章
纲 》

《美 国 共 产 党 党

这 两 年 成 为他 第 二 阶 段 翻 译 活
,

《罗 素 论 苏 维 埃 俄 罗斯 》等 著 作 和篇

动 中 两 个 重要 的 年 头

达 到 了 第 三个 高 峰

一 总起 来 说
,



上述

个 高 峰 就 成 为 茅盾翻


那 时我 又 起 了一 个 新 的惦 念 声 音 莫被 邻 人 们 听 得 了 罢 一声 间

,

译 活 动 全 过 程 中的 第 一 个 鼎 盛 时 期 在这 个鼎 盛 时 期 里
,

… …我 猛 喊





茅盾 翻 译 得最 多的
它 们 或是 反映 人 民 民主


撇 开 灯 上的 遮 盖

,

一 步跳 进房


是 弱 小 民 族 的 文 学作 品
的 苦难 生活 和 追 求 自 由



他 喊 了一 声
,



解放 的 反 抗

,



,

我 已经 把 他 掷 在 地 板 上



只 有一 声
,

一刹 那
,

拖过 那张

斗争

,

例 如犹 太 作 家 裴 莱 兹 的 《禁 食节 》 和

重床

压 住 了他




于 是我 怡 然 微 笑



南 斯 拉 夫作 家 桑 陀一 约 尔斯的 《娜耶 》 等
或是 揭 露 统 治 阶 级 的 荒 淫 腐 化 和 昏 碳 无 能 例 如 土耳 其 作家哈 里 德 的 《桃 园 》等
?

事 是 办完 了 样


,

如 同 茅盾 这 个 时 期 其 它的 一 些 译 文 一 这 段 译 文 中 也 有个 别 粗 疏 之 处
” ”
,

,

或是

例 如
, ,

介绍 弱 小 民族的历 史 和风 土 人 情
民 间 恋歌等 恶


,

例 如一 些

惦念









与 原 作 的 意 思 略有不 符


或是 暴露 帝国主 义 战 争 的 罪
,

重床


也 有 些 过 于 拘囿 于 原 文

但是



例 如 匈 牙 利 作 家 拉兹 古 的 《一 个英 雄 的


们不 难 看 出 容
的 高度
,

茅盾 的 翻 译 在 传 达 原 文 的 内

死 》等

其次

茅 盾 也翻 译 了一 定数 量 的 革


韵 味 和 感 情 色 彩 上可 说 已 接 近 惟 妙 惟 肖 其 中 的 几 个 短 句 亦清 晰 地 再 现 了 原
,

命 民 主 主 义 的作 品

尤 其应 该 指 出 的 是

,


,

盾 还翻 译 了 几 篇苏 联无 产阶 级 的 文 学 作品
的 剧 本 《大 仇 人 》 有 显着 的 飞 跃
。 。

作的 语 言风 格 触 比 较 自如


即 迅疾 的 节 奏 感




译文的 笔

如 高 尔 基 反 映 无 产 阶 级 与 资产 阶 级 激 烈 斗 争 在这 个 鼎 盛 时 期 里
,

流畅

淡雅



茅 盾 的翻 译 质 量 也
,

如 前 所述


均始 年

,

茅盾 开
,

三 硕 果辉 煌 学的 翻 译
益 猖撅
,


,

苏联 卫 国 战 争 文

始 采 用 白 话 文 进行 翻 译

,

同文 言译 文 相 比
, ,

本世 纪 沁 年代 中 期

国 际 法 西 斯 势力 日





他的 白话 译 文 虽 不 能 说 是 处处精 妙
其 译 笔 却显 然 成 熟者练 得 多


无可 指

世 界大 战 迫 在 眉 睫
,


在 中国

,

日本

所 传达 的

帝 国主 义 也 愈 加 穷 凶 极 恶 发 动 了 全 面 进攻

,

年 向我 国

信 息就 质和 最 而 言 也 更 加 准确
先生后 来 在
指 出的
,

正 象叶 圣 陶
,

值 此 中华 民族 生 死 炊 关 之

略谈 雁 冰兄 的 文 学 工 作 》 里 所
,

茅盾 和 我 国许 多 优秀 的 文 学 翻 译 家 们 一
挺 身而 出
,

这个时期
,

茅盾 的 译 品
,

如 《雪




,

在 文 学 翻译 的 阵 地 上 为 民族


人 》 和 侧 匕 》 的译 品 大家 认 为是 最 好 的 园 电 下面
,

的 正义 事业 而 浴 血 奋 战

我 们 就 以 茅 盾在 这 一 时 期 翻 译 的
的 苏联 文的


美 国 作家 爱 伦 坡 的 作 品 《心 声 》 中 的 几 句 为

美— 英 国作 家 的 作 品 国和
,



,

茅盾 翻 译 了 为 数 不 少
,

内 容 大 多涉

例 粗 略 艰 察 一 下他 的译 品 质 量






及 到 文 艺 理 论 探 索 如 英 国 作家 菲 尔 丁 的《散




喜剧 的 史 诗
,




,

以 及无 产 阶 级 反 抗
?



,

剥 削 和 压 迫 的斗 争
《菌 生 在 厂 房 里 》

如 美国 作 家 与此 同 时
,

牟 伦的





他还翻译 了
, ,

苏 联 作 家 吉 洪 诺 夫 揭露 帝 国主 义 战 争 阴 谋


剖析 帝 国 主 义 战 争 本 质 的作 品 《战 争 》 志 着 他 的 翻 译 活 动又 有 了 新 的 重 大 转 折
。 年前 后
,







,





茅 盾 曾经 历 了一 段 颠 沛 流






主 五




,

离的生活 的爆发
,

,

暂 时 中止 了 翻 译 活 动


苏德 战 争

使 他颇 受 震 动

他 立 刻 将 全副精 力






投 入 苏 联 卫 国战 争文 学 的 翻 译工 作
起 止
,



所 有译文 的风 格 即
,
, ,

在 忠 实 于 原 作 的 同时

,

年 他 翻 译 发 表 巴 甫 连 科 的 《复 仇 的 火 焰 》


他 的 译作 逐 渐 摆 脱 了 翻 译 腔 品 一 样生 动


他 的译 笔 晓 畅
,



月发 表 西 蒙 诺 夫 的 《蜡 烛 》
,
、 ‘

通 达 具 有文 采 就 象 许 多 中 国 优 秀 的 文 艺 作

他译 介 的全 部 是 苏 联 的 战 争 文 学作 品 其 中有 许 多是 中 长 篇 小 说 和 戏 剧 全 面 地
, ,

美丽



解放 后

教 育 部 曾选过
,

茅 盾 后 期的 几 个 译 品 作 为 语 文 教材

这足 以

映 厚 了 苏 联 卫 国 战 争 的 艰难 时 期
曼 的 《人 民是 不 朽 的 》


如 格罗 斯 如卡 如西

证 明 他 的 翻 译 已 经 达 到 了炉 火 纯 青的 地 步 ‘ 他 已 跻 身 于 我 国五 四 运 动 以 后 译 坛 中 最 为 杰 出的 翻 译 家 之 列
由此可 见 少
,
,


反攻时 期


泰 耶 夫 的 《团 的 儿 子 》
蒙 诺 夫 的 《俄 罗 斯 问 题 》

,

和胜 利 时 期

茅盾 的这些译

茅盾 在

年代 翻 译 的 作 品 虽

在反 映 战 时 苏联 人 民英 勇 斗 争 的 基 础

他 在 这 些 年所 取 得 的 成 就 却 比 以 往 更 为
,



,

极大 地 鼓 舞 了 中 国 人 民 抵 抗 日 本 法 西 斯


卓著

因而 形 成 了 他 整 个翻译 活 动 的 第 二 个
,

侵 略和 反 对 国 民 党反 动 派 及 其主 子 美帝 国主
义 的必胜信心
战争 时 期
,

鼎盛时期

也 是 最后 时 期



解放 后

,

茅盾 曾

事实上

,

在 抗 日战 争 和 解放
,

出 版过 《比 昂逊 戏 剧 集 》 和 《茅 盾 译

文选
虽说
,

这 些 描 写 苏 联 卫 国战 争 的 文 学 作
在 革命队


集》

,

但 收 集 的 都 是 他早 期的 译 品



品 成 了 我 国人 民 丰 富 的 精 神 食 粮

他确 实也 曾打 算再 翻 译 一 些 外 国 文 学 作 品
然 而 由于 国家 文 化领 导 机 关 的 重 任 在 身 及 其 它 种种原 因
, ,

伍 中转 化为 巨 大 的 力 量
从 数 量 上看
,



茅 盾 在 这一 阶段 只 翻译 了


苦 干 没 有 时 间 和精 力
。 。

,



种 高


篇作 品
,

,

远 逊 于 前 一 阶段

但是

,



终 于 未能 如愿 以 偿 对此
,

质 量而 论

茅盾 此 期 的 译 品 有 新 的 突破 和 提
,

茅 盾 曾深 表 遗 憾
,

作 为 一 个 曾经

在 他 翻 译 的 苏 联 作家 杜 甫 辛科 的 短 篇 小

说 《作 战 前 的 晚 上 》 中

有这 样一 段

把 自己前半 生 大部 分 精 力 奉 献 给文 学翻 译 事 业 的 多尸翻译 家 作 为 一 个 时 刻 把人 民的 事
业 放 在 首 位 的 革 命 翻译 家
,

作 为 一 个 翻译 艺
,

术 日臻 精 湛 并 最 终 达 到 炉 火 纯 青 的 优 秀 翻
,

译家


,

他 没 有 满足 于 过 去的丰 硕 成 果


他渴






望 为我 国文 学 翻 译 事 业 的 崭 新 时 代 再 添 上 一 幅 秀美 的 画 卷 这
,

就 是 我 国现 代 文 学 翻 译





,

史 上一 位 先 驱 者 和开 拓 者 的 光 辉 形 象
了 了
,

,

…。

?





,

生年 ,

笔者 曾 编 出 一 份
,

《茅 盾翻 译 作 品 年
,




寄 给茅 盾先 生 的 儿 子 沈 霜 向 志 得到 了 认可


②关 于 这 一 论 点

可 参见 拙文 《茅 盾 翻 译 理 论

太 阳 落 山 已 经 有一 会 了
还 升 在地 平 线 之 上 云 都 是 乌沉 沉 的 黑
, ,



但是 阳 光


评介



,



《 南外 学 报 》

年第



,

照 亮 了 从 西 方 向东 这些

③茅 盾 与 孙 毓 修 老先 生 合 译 的 书
,

《衣

食住

》一

移 动遮 满 天 空 的 大 块 大块 的 云 头
而 在顶 尖
,

最初由 商 务 印 书 馆 于


年和
, ,

年分


《衣 》
,

《食

?



》 两 个版 本 出版

署 名孙 毓修
,

云脚几乎 是 墨 一 样
… …却 象是 刷 过 了 猩 红






,

商 务印 书 馆再 版 此 书 时


才署 上 了茅 盾 的
其余皆

原 名 沈德 鸿 是 茅 盾 译出 译品
,

鉴 于 本 书只 有 前

章 为孙译


和 明黄的 油 漆一 般

,

我 们完全有 理 由把 已视 作 茅 盾 最 早 的


这 段 短 短 的 文字

,

代 表 了 茅盾后 期

是 茅 盾 开 始 翻 译 生 涯 的 标志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对茅盾翻译思想的探讨
中图分类号 :I046 号:1672-4755(2008)02-0137-02 一、茅盾翻译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 艺术的茅盾长期从事中苏文化交流活动,其翻译思想 茅盾是一位在中国...
翻译的定义
茅盾: 文学的翻译是用另一种语言, 把原作的艺术意境传达出来, 使读者在读...翻译是译者将一种语言文字所蕴含的意思用另一种语言文字表述出来的文化活动。 -...
浅析文学翻译中的艺术美
文学翻译活动在运用翻译技巧的同 时向翻译研究者与语言学习者展现了翻译中的艺术...”茅盾先生的这番话高度概括了文学翻译的过程及所具有的艺术特色。 二、文学...
翻译精要
翻译的目的为“开启民智,救之图存” 英译汉 Translation Theory Studies of Modern Times: from the Beginning of 20th to 1949 现代翻译 (1) 茅盾:文学翻译...
对翻译中几个标准的认识
“死译”是纯粹的字字 “忠实原文”,而直译则更温和一些,就像茅盾 1922 年在...译者做为翻译活动的主体,自然就提升到操纵者的地位上。三,译 者的征服者身份...
新世纪对译员的素质要求
茅盾先生认为 精通本国 语文和被翻译的语文是从事翻译的起码条件。这是千真万...还必须根据自 己的兴趣爱好开展适当的业余活动,如体育运动、娱乐游戏、 从事业余...
翻译和文学翻译的界定
(text)之间的一种交 往活动(commuication),其中包括理解,解读,领会,翻译等...二、文学翻译定义 茅盾: 文学的翻译是用另一种语言, 把原作的艺术意境传达...
茅盾
当时,茅盾主要从事文学理论的探讨、文学批评和 外国文学的翻译工作。据不完全统计,1921 年度,茅盾发表的译 著约 130 余篇。他以充沛的精力,致力于文学革命活动。...
B翻译理论练习题
1 翻译理论部分练习 1.___ 主张直译,但同时又提倡保留“神韵” 。 A.鲁迅 B.瞿秋白 C.茅盾 D.郭沫若 2.就汉译英而论,___。 A.断句的情况较多,并句...
五四时期外国文学翻译对中国现代文学影响[论文]
这时候,翻译活动则显得异常重要,因为 它不仅是一种目的,也是一种手段。茅盾曾说过“我觉得翻译文学 作品和创作一般的重要, 而在尚未有成熟的‘人的文学’之邦像...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