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课程 >>

第八讲:《牡丹亭 惊梦》


第八讲

《牡丹亭·惊梦》

一、 中国古代戏曲基本常识: 由先秦宗教歌舞,到汉魏百戏、隋唐参军戏、宋杂剧,金院本, 中国戏曲的形成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大致到宋、金时期,中国才 有了成熟的戏曲样式:南戏和北杂剧。它们分属于不同的声腔系统。 宋元南戏、元明杂剧、明清传奇,代表了中国戏曲的三个主要发展阶 段。 (一) 元明杂剧 它是在宋、金杂

剧的基础上,历经百余年的发展,至金末元初始 宣告成立的一种戏曲形式。它主要以北方的声腔系统来连缀曲文,登 台表演。 杂剧一般是一本四折, 外带一个楔子。 通常一人主唱。 由 “正 末”主唱的叫“末本”戏,由“正旦”主唱的叫“旦本”戏。 北杂剧创作及表演的高峰期是在元代前期, 它也是中国戏曲发展 的第一个高峰期。著名的杂剧作家及作品都出现出现在这一时段。据 统计,现存元代杂剧剧目约有五百三十种,但大多散佚,保存下来的 仅有一百五十余种。明代臧懋循的《元曲选》,收元杂剧一百种,是 一个颇受关注的元杂剧选本。元代已有“元曲四大家”之称(周德清 《中原音韵》),这四大家分别指关汉卿、郑光祖、白朴、马致远。 王实甫的《西厢记》,更赢得“天下夺魁”的美誉。另有所谓“元代 四大悲剧”的说法,它们是关汉卿的《窦娥冤》、白朴的《梧桐雨》、 马致远的《汉宫秋》、纪君祥的《赵氏孤儿》。 元后期之后,杂剧创作出现了衰微。在明代杂剧发展中,徐渭的 《四声猿》成就最为突出,它们分别是《雌木兰替父从军》、《女状 元辞凰得凤》、《玉禅师翠乡一梦》、《狂鼓史渔阳三弄》。 (二)宋元南戏 南戏是“南曲戏文”的简称,它的出现可推至北宋末年。 “南戏” 是对以南曲为唱腔的戏文的简称。 它是在东南沿海地区发育成熟起来 的。 由于它最初出现在浙江温州 (旧名永嘉) 一带, 所以又称之为 “温 州杂剧”、“永嘉戏曲”;又因为它主要以南方的音乐曲牌来演唱,

所以又称之为“南词”。后人为有别于北曲杂剧,所以简称之为“南 戏”。 元代南戏最重要的作品有“荆、刘、拜、杀”和《琵琶记》。前 者被称为“四大南戏”,即《荆钗记》、《白兔记》、《拜月亭记》、 《杀狗记》。高明的《琵琶记》是元代乃至后世创作成就最高的戏曲 作品,被称为“词曲之祖”。 (二) 明清传奇 是宋元南戏在明代规格化、文雅化、声腔化和全国化之后的产物, 是对明清时期戏曲创作中以“南曲”为主谱成的中长篇戏曲的称谓。 传奇自明中叶后出现大盛。最著名的作品当推汤显祖的“临川四 梦”,即《紫钗记》、《牡丹亭》、《邯郸记》、《南柯记》。其中 《牡丹亭》影响最大。在戏曲理论上,沈璟重格律、尚本色的戏剧理 论,非常值得关注。 清代最有影响的传奇作品是“南洪北孔”,即洪昇的《长生殿》、 孔尚任的《桃花扇》,它们把传奇创作推上了顶峰。乾隆年间出现的 《雷峰塔传奇》,是中国戏曲史上优秀的经典剧目之一。 清中叶后,出现“花、雅之作”,传奇衰微,地方戏开始大盛, 中国戏曲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二、汤显祖及《牡丹亭》
(一)作者概况 汤显祖(1550—1616)字义仍,号若士、海若、海若士,别署清远道人,晚 年自号茧翁。所居书堂名玉茗堂、清远楼。抚州临川(今属江西)人。 汤显祖 是明代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剧作家,他创作的“临川四梦”达到了同时代戏曲 创作的高峰。 汤显祖出身于一个文人士大夫家庭。祖父汤懋昭,中年以后笃信道教;父亲 汤赏贤,是位举行端方的儒者。汤显祖十四岁进学,二十一岁中举,文名卓著。 因不肯依附首辅张居正,所以直到张死后的 1583 年才中进士,先后任南京太常 寺博士,南京礼部主事。万历十九(1591)年,天下灾异相连,汤显祖借机上了

《论辅臣科臣疏》 ,弹劾大学士申时行等人,并于行文中婉转地讽刺了皇帝,为 此,被贬为徐闻县典史,两年后,任遂昌县知县,在遂昌五年,他政绩卓著,受 到老百姓的爱戴。 但他始终对朝廷的腐败政策持以严厉的批判态度,所以得不到 当权者沈一贯等人的赏识。1598 年,汤显祖投劾回乡。1610 年,沈一贯等人借 察政之机,以“浮躁”罪名,把汤显祖追论削籍。自此以后,汤显祖在临川过着 隐居著述的生活,直到老死。 总体来说,汤显祖受儒、道、释多方面影响,思想较为复杂。他最初师从泰 州学派代表人物罗汝芳, 罗氏对程朱理学的叛逆和接近于禅学的哲学观念对他的 思想有较大影响。 在南京任职的后期,他又结识了神交已久的著名禅师达观﹙即 紫柏﹚,成为挚友,与此同时,他又读到了李贽的《焚书》 ,深表倾慕。辞官以 后,他和李贽曾会于临川。李贽和达观在晚明思想界被称为“两大教主” ( 《万历 野获编》卷二十七) ,汤显祖也声言: “如明德先生者,时在吾心眼中矣。见以可 上人(达观)之雄,听李百泉(贽)之杰,寻其吐属,如获美剑。 ” ( 《答管东溟》 ) 可以说,在汤显祖的思想中,既有明末舒张个性的进步思潮的特点,又不乏传统 文人入世出世之间的矛盾情结。 (二) 《牡丹亭》的创作宗旨及其故事情节 据陈继儒《眉公先生晚香堂小品卷二二〈牡丹亭题词〉 》说,汤显祖的老师 张位读了《牡丹亭》传奇以后,劝汤显祖说: “以君之辩才,握廛而登皋比,何 渠出濂、洛、关、闵下?而逗漏于碧箫红牙队间,将无为青青子衿所笑?”汤显 祖回答说: “某与吾师终日共讲学,而人不解也。师讲性,某讲情。 ”张位无言以 对。

《牡丹亭记题词》
天下女子有情,宁有如杜丽娘者乎!梦其人即病,病即弥连,至手画形容传 于世而后死。死三年矣,复能溟莫中求得其所梦者而生。如丽娘者,乃可谓之有 情人耳。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 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梦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岂少梦中之人耶?必因 荐枕而成亲,待挂冠而为密者,皆形骸之论也。……嗟夫!人世之事,非人世所 可尽。自非通人,恒以理相格耳!第云理之所必无,安知情之所必有邪! ” 1、理学观念对杜丽娘的规训
年光到处皆堪赏,说与痴翁总不知。------杜宝及陈最良为代表的理学观念。

(1)杜宝的思想和作为: 杜丽娘是杜太守夫妇的独生女儿,不仅才貌端妍,且

对父母、老师十分尊敬和孝顺。杜丽娘在官衙里住了三年,未曾去过后花园;白 天睡一会,也要遭到父亲的训斥: “你白日睡眠,是何道理?假如刺绣余闲,有 架上图书, 可以寓目。 他日到人家, 知书识礼, 父母光辉。 这都是你娘亲失教也。 ” 杜丽娘工于女红,在衣裙上绣了一对花、一对鸟,都会引起母亲的担忧: “怪她 衣裙上,花鸟绣双双。 ”为了使女儿将来“嫁一书生,不枉了谈吐相称, ”杜宝决 定对女儿延师相教。关于女儿受教育的科目,杜宝认为“男、女《四书》 ,他都 成诵了。则看些经旨罢。 《易经》以道阴阳,义理深奥; 《书》以道政事,与妇女 没相干; 《春秋》 、 《礼记》又是孤经;则《诗经》开首便是后妃之德,四个字儿 顺口,且是学生家传,习《诗》罢。其余书史尽有,则可惜他是个女儿。 ” 丽娘游园病后,杜宝埋怨老夫人云: “我请陈斋长教书,要他拘束身心。你 为母亲的,倒纵她闲游。 ”老夫人云: “若早有了人家,敢没这病。 ”杜宝云: “咳, 古者男子三十而娶,女子二十而嫁。女儿点点年纪,知道个什么呢?” “忒恁憨 生,一个哇儿甚七情?则不过往来潮热,大小伤寒,急慢风惊。 ” 杜丽娘还魂后, 杜宝并不相信人会起死回生, 所以在金銮殿上请求皇帝: “愿 吾皇向金阶一打,立见妖魔” 。 (2)老师的思想和作为:老师陈最良,是杜丽娘除父亲之外可接触的唯一男人, 他更是一个迂腐的老学究。他向杜丽娘讲述《诗经》的目的,就是为了向其灌输 “有风有化、宜室宜家”的伦理思想。如他说: “论《六经》 , 《诗经》最葩,闺 门内许多风雅:有指正,姜嫄产哇;不嫉妒,后妃贤达。更有那咏鸡鸣,伤燕羽, 泣江皋思汉光,洗净铅华。有风有化,宜室宜家。 ” “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 没多些,只‘无邪’二字,付于儿家。 ”他斥责杜丽娘不该游园时说: “论娘行, 出入人观望,步起须屏障。春香,你师父靠天也六十来岁,从不晓得伤个春,从 不曾游个花园。孟夫子说得好,圣人千言万语,则要人收其放心。但如常,着甚 春伤?要甚春游?你放春归怎把心儿收。 ” 2、杜丽娘的追求和结果。在严格的封建家庭教育下,杜丽娘表面上是一个标准 的封建淑女,但其对自由、对美的追求并未完全泯灭。老师讲了《毛诗》后,引 发了她对自己被“禁锢”处境的伤感。在春香引逗下,她去后花园游玩。游玩中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的审美体验,更使她对自己被深 深禁锢的人生状况的伤感。 伤感之下, 她在梦中与柳梦梅有了 “美妙幽香不可言”

的极乐体验。 梦醒之后, 现实一切如故。 杜丽娘对梦中的景况终不可望怀。 在 “情” 的激励下,她先寻梦,再题真、最后伤感而亡。死后,她的魂对“情”念念不忘, 仍在执着地追求,终于与柳梦梅相遇,再度有了男女之乐。起死回生后,面对父 亲的质疑,杜丽娘据理力争。后在皇帝的主持下,杜丽娘与柳梦梅结为夫妻。 3、故事所蕴涵的主旨: 含有对理学教条观念纠偏的目的。在中国哲学史上, “情”和“理(礼) ” 的关系,一开始是“情”和“性”的关系。 “先秦的人性论,虽大体上分为性与 情的两个层次,但在本质上却多认为是相同的。 ”自秦汉大一统帝国建立之后, 二者关系发生了变化。董仲舒曰: “情者,人之欲也。人欲之谓情,情非制度不 节。 ” 《孝经》援《神契》曰: ‘性生于阳,以理执,情生于阴,以系念。 ’ ”此时 的“情” ,大致相当宋人所说的欲,偏于恶的意味重,情、性关系出现了分裂。 到了宋明理学时期,随着“性,即理也”命题的提出,情、性关系遂转变为情、 理关系。在情、理关系认知中,理学家们虽然承认情之存在的必然性,指出“若 是饥而欲食,渴而欲饮,则此欲亦岂能无?” (朱熹《近思录》集注卷五)但却 普遍把情看作消极的、恶的因素,从而置其于理的规范和框架之下。理学家的这 一认识,不仅使得情、理间的对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状态,而且在面对丰富 多彩的现实人生时,极易产生以“理”杀人的消极后果,此诚如清代戴震《孟子 字义疏证》所言: “此理欲之辨使君子无完行者,为祸如是也。??此理欲之辨, 适成忍而残杀之具,为祸又如是也。 ” 《牡丹亭》传奇中,作者正是通过青春少女杜丽娘因情而死、又因情而生 的离奇演绎,充分展现了对“理学”以“理”格“情”及以“理”灭“情”思想 观念观念的纠偏。当然,作者对“情”之歌颂,并不在于提倡纵欲。杜丽娘还魂 之后,对于柳梦梅的痴望。杜丽娘拒绝云: “姑姑,这事还早。扬州问过了老相公、
老夫人,请个媒人方好。 ” “秀才可记的古书云: ‘必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 ” “秀才, 比前不同。 前夕鬼也, 今日人也。 鬼可虚情, 人须实礼。 ” 由题词之 “理” 到此处之 “礼” , 正体现出作者对先秦时期“情” 、 “性”合一极美境界的追求。此亦即是作品以《诗经》 启蒙及以《诗经》为药方的哲学依据。

(三) 《牡丹亭·惊梦》赏评 1、曲文讲解

【绕池游】 ?旦上?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 ?贴?炷尽沉 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乌夜啼? “ ?旦?晓来望断梅关,宿妆残。 ?贴?你侧着宜春髻子恰凭阑。 ?旦?翦不断,理还乱,闷无端。 ?贴?已分付催 花莺燕借春看。 ” ?旦?春香,可曾叫人扫除花径??贴?分付了。 ?旦?取镜台 衣服来。 ?贴取镜台衣服上? “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 ”镜台衣服在 此。 【步步娇】 ?旦?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没揣 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 ?行介?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 ?贴?今日穿插 的好。 【醉扶归】 ?旦?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艳晶晶花簪八宝填,可知我 常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恰三春好处无人见。不堤防沉鱼落雁鸟惊喧,则怕的羞花 闭月花愁颤。 ?贴?早茶时了,请行。 ?行介?你看: “画廊金粉半零星,池馆苍 苔一片青。踏草怕泥新绣袜,惜花疼煞小金铃。 ” ?旦?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皂罗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恁般景致,我老爷和奶奶再不提起。 ?合?朝飞暮卷,云霞翠 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贴?是花都放了,那牡 丹还早。 【好姐姐】 ?旦?遍青山啼红了杜鹃,荼蘼外烟丝醉软。春香啊,牡丹虽好, 他春归怎占的先! ?贴?成对儿莺燕啊。 ?合?闲凝眄,生生燕语明如翦,呖呖莺 歌溜的圆。 ?旦?去罢。 ?贴?这园子委是观之不足也。 ?旦?提他怎的! ?行介? 【隔尾】观之不足由他缱,便赏遍了十二亭台是枉然。到不如兴尽回家闲 过遣。 ?作到介? ?贴? “开我西阁门,展我东阁床。瓶插映山紫,炉添沉水香。 ” 小姐,你歇息片时,俺瞧老夫人去也。 ?下? ?旦叹介? “默地游春转,小试宜春 面。 ”春啊,得和你两留连,春去如何遣?咳,恁般天气,好困人也。春香那里? ?作左右瞧介? ?又低首沉吟介?天呵,春色恼人,信有之乎!常观诗词乐府, 古之女子,因春感情,遇秋成恨,诚不谬矣。吾今年已二八,未逢折桂之夫;忽 慕春情,怎得蟾宫之客?昔日韩夫人得遇于郎,张生偶逢崔氏,曾有《题红记》 、 《崔徽传》二书。此佳人才子,前以密约偷期,后皆得成秦晋。 ?长叹介?吾生

于宦族,长在名门。年已及笄,不得早成佳配,诚为虚度青春,光阴如过隙耳。 ?泪介?可惜妾身颜色如花,岂料命如一叶乎!

2、本出对杜丽娘青春觉醒的实现途径
《牡丹亭》第十出《惊梦》是由“游园”和“惊梦”两部分组成的。该出以杜丽娘 内心情感的变化为经,以杜丽娘的深闺生活与明媚的春光间的强烈对比为纬,重点展示 了杜丽娘青春觉醒的过程。这一觉醒主要通由两个渠道来展现:

一是春光的感召。 在中国哲学史上,人性论一般分为“情”和“性” (理)
两个层次。在人们一般看来, “性”为静, “情”为动, “性”如平静的湖面,而 “情”则如湖面上荡起的涟漪。涟漪之所以能够兴起,是因为外力触动的缘故。 出于对此观念的认同,在《游园》中杜丽娘一出场,作者首先展现的便是一派春 光明媚的场面: “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 ”这 两句,就其字面含义来讲,属于单纯的景物描写。 “梦回莺啭”句中,黄莺婉转 的叫声将大地从沉睡中叫醒,周围是一篇烂漫纷繁、令人眼花缭乱的春光。 “袅 晴丝吹来闲庭院”句中,所谓“晴丝” ,指的是春天明朗的日子里虫类所吐的、 飘荡在空中的游丝,它们袅袅娜娜,使得大好春光似线如丝一般可触可感。这两 句的景物描写表面来看, 似为杜丽娘的出场设计一个环境,其中实际上则借鉴了 传统的比兴手法,蕴涵着以春光之“晴丝”逗起杜丽娘之“情丝”的叙事功能。 对此,清代的李渔心领神会,所以在《闲情偶记》中,他曾就此评点说: “ 《惊梦》 首句云: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 ’以游丝一缕,逗起情丝,发端一语, 即费如许深心,可谓惨淡经营矣。 ”换言之,在这一环境描写中,作者以同音相 谐一语双关的修辞手段,以外在的“晴丝”勾出主人公内在的“情丝” ,从而打 破了个体原始的谐和状态, 迸发出“情”来。这是一个由“自在的存在”走向“自 为的存在”的过程,这一过程即是人的青春意识的觉醒。此曲如此,该套其他曲 子对“姹紫嫣红开遍” 、 “遍青山啼红了杜鹃,荼縻外烟丝醉软” 、 “闲凝眄,生生 燕语明如剪,呖呖莺歌溜的圆”的景物描写,也都隐藏着这样的诱发机能,此套 用曲中杜丽娘的话语来讲,即“春色恼人,信有之乎! ” 二是情绪的发展变化。 “因春感情,遇秋成恨”是中华民族重要的文化心理 之一。在中国古典诗词、戏曲里,对春的礼赞与“春去的忙” 的恐惧是往往交 织在一起的。[千秋岁]中,秦观慨叹: “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 。 〈西厢记〉

中,莺莺一上场,即云: “可正是人值残春蒲郡东,门掩重关萧寺中。花落水流 红,无语怨东风。 ”如此之故, 《牡丹亭》对杜丽娘青春的觉醒,正是通过其探春 ——惜春——伤春的情感变化实现的。 “春来”之际,杜丽娘虽然表现出“炷尽 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 、 “晓来望断梅关,宿妆残” 、 “剪不断,理 还乱,闷无端”的烦乱,但总体而言,在父母及老师的规训下,她的“春情”仍 处于“情不知所起”的沉睡状态。这一状态在“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 的“春光”感染下,首先引起的是主人公对自然之“春”的探求。探求中,杜丽 娘梳妆打扮时 “没揣菱花, 偷人半面, 迤逗的彩云偏” 、 “不堤防沉鱼落雁鸟惊喧, 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的震撼,体现的正是对“青春”之美的发现与礼赞。所 谓“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艳晶晶花簪八宝填,可知我常一生儿爱好是天 然”的告白,正是对此“青春”正当性存在的宣言式说明。 “青春”的发现,引 起了杜丽娘对自身生存空间与生存时间的反省: “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 小庭深院” 、 “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 、 “恰三春好处无人见” 。这一反省,进而引 起了杜丽娘“惜春”情绪的发生,她在自己“独立小庭深院”与后花园“原来姹 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之间建立起了同病相怜的类比联想。联想 的结果,使得杜丽娘“伤春”的情绪油然滋生: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 家院!恁般景致,我老爷和奶奶再不提起。 (合)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 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 “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得先! ” “天 呵,春色恼人,信有之乎!常观诗词乐府,古之女子,因春感情,遇秋成恨,诚 不谬矣。吾今年已二八,未逢折桂之夫;忽慕春情,怎得蟾宫之客?昔日韩夫人 得遇于郎,张生偶逢崔氏,曾有《题红记》 、 《崔徽传》二书。此佳人才子,前以 密约偷期,后皆得成秦晋。 〔长叹介〕吾生于宦族,长在名门。年已及笄,不得 早成佳配,诚为虚度青春,光阴如过隙耳。 〔泪介〕可惜妾身颜色如花,岂料命 如一叶乎! ” 在此两渠道之下,这一出实,现了对杜丽娘的“青春”觉醒。所以总体而言, 在这一出中,杜丽娘的“游园” ,不是对“姹紫嫣红”的审美,而是对自我青春 价值的寻找与确证。 “游园”的结果,没有导向物我合一、情景交融的境界,而 是撩起了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的哀伤,一种无法迎春占先的青春焦虑, 殷殷在目,跃然而出。这一切,便促成了杜丽娘“白日梦”的诞生。

3、艺术特征 1、绘景抒情,妙合无间;心理描摹,惟妙惟肖。 在游园中, 作者紧紧扣住大自然美好春光对杜丽娘心灵的启示和 情感的震撼来细致入微地刻画她的形象。特别是[步步娇]、[醉扶归]、 [皂罗袍]三支曲子,在写景的同时把杜丽娘的情怀烘托了出来,在情 景的自然融合中表现了人物的性格特征。作者还特别注意寓情于景, 并随景致的变化刻画人物的心理变化。如[步步娇]曲子,描写杜丽娘 决心违反家规偷偷去游园,但礼教的规范及长期处于深闺的习惯,又 使她心存顾虑: “停半晌,整花钿” , “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 。这便含 蓄细致地表现了她内心的矛盾。 “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 偏” ,又把其顾影自怜而又娇羞难胜的心理和天真烂漫的情态刻画无 遗。又如“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借“晴”与“情”的谐 音双关,以春景喻春情,既是绘景又是抒情,深院中难得一见的袅袅 晴丝,与丽娘心中产生的一丝丝春情,都在摇漾飘荡,既显出她内心 的寂寞,又表达出心灵深处对自由与爱情的朦胧渴望。[山坡羊]则以 含蓄相间的语言,把丽娘难以压抑的热情和梦想,以及深感自己十分 孤独的幽怨心情,都以诗的气氛很细致地渲染出来了。[山桃红]以下 写出梦中情人欢会,花神用落花惊醒幽梦,作者采用了浪漫主义的象 征手法,色彩浓丽,气氛热烈。 2、语言上,汤显祖既注意保持元杂剧“本色”的优良传统,又 注意发挥自己在满怀激情创作时的“灵气” ,将自然真切的语言与个 别字句的精工琢磨融合起来,即所谓“掇拾本色,参错丽语,境来神

往,巧凑妙合” (王骥德《曲律》 ) 。语言既自然真切,又婉丽精工, 曲词往往形成诗的意境,具有极强的感染力,很适合作者以奔放的热 情,去描绘人物细腻复杂的感情。 【皂罗袍】中的“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是所公认的名句, “良辰美景” 、 “ 赏心乐事”不过 是两个成语, “奈何天” 、 “谁家院”更不是什么艰深险奥的词句,然 而,这四组词语一经组合,便将杜丽娘既惊诧于春光的无限美丽,又 感叹春光易逝,惋惜春光被辜负的百感交集的复杂心理,准确完满地 表现出来。 而[山桃红]一曲虽是柳梦梅所唱, 但仍是杜丽娘梦中所生, 因此,仍是杜丽娘自己的感情和语言, “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一句, “如花美眷”是用他人的眼光来审视赞叹自己的美丽, “似水流 年”一变而为对生命之花绚丽而短暂的花期和时光流转的慨叹。确有 “不思而至”的灵动,又妙合杜丽娘梦中的情思跳跃、超越常情的思 维特点。无怪乎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二十三回写林黛玉听了[皂罗 袍]“不觉点头自叹,心下自思:原来戏上也有好文章,可惜世人只 知看戏,未必能领略其中的趣味。 ”当听到“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 流年”时,竟“仔细忖度,不觉心痛神弛,眼中落泪。 ”


相关文章:
第八讲:《牡丹亭 惊梦》
第八讲 《牡丹亭·惊梦》 一、 中国古代戏曲基本常识: 由先秦宗教歌舞,到汉魏百戏、隋唐参军戏、宋杂剧,金院本, 中国戏曲的形成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大致到...
牡丹亭惊梦第1课时
牡丹亭惊梦第1课时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牡丹亭·惊梦【教学目的】 1、了解汤显祖及其《牡丹亭》 ,理解杜丽娘形象的特质。 2、认识《惊梦》一出所蕴涵的文化价值...
牡丹亭惊梦
惊梦》一出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三、文本赏析《惊梦》选自《牡丹亭》第十出,包括“游园”和“惊梦”两部分内容,我 们重点讲析《游园》部分,也就是《绕池游...
《牡丹亭 惊梦》
《牡丹亭 惊梦》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牡丹亭》第十出“惊梦”赏析《牡丹亭》第十出:惊梦节选 点评作业 班级: 学号: 姓名: 【绕池游】 〔旦上〕梦回莺...
牡丹亭惊梦
牡丹亭惊梦_语文_高中教育_教育专区。牡丹亭·惊梦 【教学目的】 1 、 了解汤显祖及其《牡丹亭》 ,理解杜丽娘形象的特质。 2 、认识《惊梦》一出所蕴涵的文化价值...
简析汤显祖《牡丹亭》之《游园惊梦》
简析汤显祖《牡丹亭》之《游园惊梦》_文学_高等教育_教育专区。简析汤显祖《牡丹亭...美轮美奂,一位二八娇娘,从未出来游玩过,看见春光无限 美好,不禁发出一丝感慨...
牡丹亭惊梦
惊梦》一出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三、文本赏析《惊梦》选自《牡丹亭》第十出,包括“游园”和“惊梦”两部分内容,我 们重点讲析《游园》部分,也就是《绕池游...
牡丹亭惊梦(节选)改编小说
牡丹亭惊梦(节选)改编小说_语文_初中教育_教育专区。《牡丹亭》(片段)改编小说 又是一个晴好的清晨,黄莺的啼叫把我从梦中唤醒,明黄的阳光打在脸上,温暖舒服。...
牡丹亭惊梦
惊梦》一出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三、文本赏析《惊梦》选自《牡丹亭》第十出,包括“游园”和“惊梦”两部分内容,我们重点 讲析《游园》部分,也就是《绕池游》...
景、情、戏、思 四位一体《牡丹亭·惊梦·皂罗袍》赏析
四位一体: 牡丹亭·惊梦·皂罗袍》 景、情、戏、思 四位一体:《牡丹亭·惊梦·皂罗袍》赏析 作者:张琼 广州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 510631 年第 4 期 【皂罗袍】...
更多相关标签:
惊梦 攻略 | 惊梦手游 | 游园惊梦 | 惊梦 安卓 | 惊梦游戏 | 惊梦第二关 | 花语月 | 惊梦 网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