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学科竞赛 >>

蒋介石视谁为身边第一人才


蒋介石视谁为身边第一人才?
赤壁之败,曹孟德曾慨叹:“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1938 年 1 月 16 日, 迭经淞沪会战之败、南京陷落等打击的蒋介石,亦有极相似之心情,在日记中写 道: “余自觉智能学识之欠缺,忍心耐力之不足,而又难得谋士铮友,为我筹策 补过,以致遭此困厄也。如益之尚在,或能免于此战祸乎?”①…[详细] 朱培德,字益之。自 1929 年出任参谋本部参谋总长,再任军委会办公厅主 任, 至 1937 年 2 月突然去世, 在中枢辅助蒋介石达 8 年之久。 事实上, 早在 1932 年, 蒋曾将自己身边幕僚, 按“贤”、 “才”等标准划分为若干层次, 朱位居首位—— 蒋冯战争中,蒋曾请朱“留京震慑”,代行总司令之职;中原大战中,朱曾代蒋坐 镇南京,擘画军队调配与后勤补给。如此种种,均可见信重、依赖之深。②…[详 细] 具体到抗日事宜。1930 年,朱曾在参谋本部元旦讲话中展望,希望“以后大 家总应该集中注意到外患的防备上去了”。但此后中央之整军、集权措施,屡遭 地方军阀抵制乃至武力反抗,直至 1936 年 6 月,仍有两广军阀与日寇勾结“北上 抗日”谋图军事颠覆南京政府之事。朱遂只得频繁奔走于各派系之间,努力寻求 和平解决冲突之机会,如 1932 年促成宁、粤合作;西安事变后,“几乎每日在夜 半时间去蒋宅与蒋夫人、宋子文等密商营救的方法。”③…[详细] “九一八”后,蒋曾就具体抗日方略询问朱。二人对话如下:朱:对日不外准 备战败与先和而徐图报仇两途。蒋:固也。但战败则以全国殉职余一人之历史, 先和则以余一人之历史为全国而牺牲。余虽身败名裂,但后世自有功罪之定论。 只要全国有希望,余亦自愿牺牲也。朱:职甚千万公之此说。朱:虽然。余惟恐 国民之精神散漫, 先和以后, 仍不能卧薪尝胆, 则民族更形堕落, 绝无复仇希望, 余之牺牲,成为徒然。因此不能决耳。④…[详细]

左:朱培德夫妇 1920 年合影;右:国军一级上将朱培德(1889-1937)

朱长期秘密主持抗战筹备工作,以致蒋怀疑其突然去世与 日本有关
由“准备战败与先和而徐图报仇两途”之言,不难窥见朱对抗日前景的估量。 故自其入主参谋本部后,即集合智力,秘密致力于中日态势、抗日策略及建军计 划之研究;且统筹物力,秘密规划并构筑华北、华东抗日前线之国防工事及交通 线路;此外,整训军队、组建德械师、聘请德国军事顾问等事宜,亦由朱具体负 责。⑤…[详细] 限于资料,蒋氏日记所言——“如益之尚在,或能免于此战祸乎?”——颇为 难解。所谓“免于此战祸”,究系指具体战事免于不利,抑或指中日暂免一战,实 难判断。前者乃军事问题,后者乃外交问题,差异甚大。唯蒋氏同时期之日记,

亦有诸多自我反省之处,或可作为“如益之尚在”的注脚。如 1 月 10 日,蒋写道: “优柔寡断,为余对国内政策之大病。戒之勉之。”再如 2 月 2 日,蒋写道: “去年最大之失着,为美总统发表芝加哥演说召集九国会议时,不即退兵于 苏嘉阵地,而于精疲力尽之际,反再增兵坚持,竟使一败涂地,无可收拾。若于 此时自动撤退,则敌必至原有不驻兵区域嘉昆为止,而我实力得以保存,随时可 予敌反击也。”⑥…[详细] 这段反省,针对的是淞沪会战。战役期间,蒋因对政略(国际干预)抱有过 分期望,而在国联会议期间,选择牺牲合理战略,结果造成国军精锐伤亡惨重, 而国际干预亦毫无反馈。⑦这一教训,大约正是蒋“智能学识之欠缺”所致。 …[详 细] 至于“忍心耐力之不足”, 于蒋日记中亦可窥端倪。 如 2 月 18 日, 蒋写道: “日 来心境郁结,内忧甚于外患,且时起消极之念”。次日,又自我勉励道:“余今日 之抗敌救国,亦犹诸葛武侯之所言,成败利钝在所不计,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⑧…[详细] 1937 年 2 月,抗战全面爆发前夕,朱培德突然去世。据当日媒体报道,“蒋 凭棺痛哭失声”,挽联并有“来日大难,万端方待理,更谁共仔肩重负”之语。尤 可注意者,朱去世后,蒋曾严重怀疑乃日本特务下毒暗害,故命戴笠密查其真实 死因。该调查虽无结果,蒋的怀疑,却可折射出朱培德在抗战筹备工作中,居于 何等重要的地位。⑨其人虽逝于抗战前夕,然对于抗战胜利,诚有不可磨灭之功 勋。…[详细]

蒋介石在朱培德葬礼上痛哭失声

注释: ①蒋介石日记, 1938 年 1 月 16 日。 转引自 《蒋中正总统档案· 事略稿本 13》 , (台)国史馆。②陈红民等:《朱培德传》,中国青年出版社 2007,P243-259。 ③朱维亮:《“军人是个破坏性的职业”——忆父亲朱培德》。④《蒋中正总统档 案· 事略稿本 12》 , P447。 ⑤肖如平、 陈红民: 《朱培德与抗战准备(1931-1937)》 , 《抗日战争研究》2007 年第 3 期。⑥蒋介石日记,1938 年 2 月 2 日。转引自《蒋 中正总统档案· 事略稿本 13》。⑦谌旭彬:《蒋介石因何自责“太坚强”?》,短 史记第 221 期。⑧蒋介石日记,1938 年 2 曰 18 日、19 日,转引自《蒋中正总统 档案· 事略稿本 13》。⑨《朱维亮忆家世》(未刊稿),转引自肖如平、陈红民: 《朱培德与抗战准备(1931-1937)》。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