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政治 >>

中苏铁列克提冲突:中国人员几乎全部阵亡


中苏铁列克提冲突:中国人员几乎全部阵亡
2015-05-20 07:25:42 来源: 环球时报-环球网(北京)

300 余名苏军在 10 多辆装甲车及 T-62 坦克、多挺重机枪,2 架直升机的配合下,围攻 只有轻武器的中国边防战士。 中国阵地在光秃的小山顶上, 既无工事掩体也无草木遮挡伪装, 空旷戈壁滩变成了血腥的屠场。

资料图:战场位置。

资料图:阵地。

1969 年,中苏边界发生了举世瞩目的珍宝岛和铁列克提事件。在当年 3 月东北边陲的 珍宝岛战斗中,中国军队有效地打击了苏联的气焰,全国人民为之振奋,热热闹闹。然而在 当年 8 月 13 日西北边陲的铁列克提战斗中,我方的主阵地人员几乎全部阵亡。28 人牺牲, 包括 3 名记者。2008 年 5 月新疆军区决定当年的主阵地无名高地命名为“忠勇山”。

赫鲁晓夫执政时期(1953-1964)内出现的中苏两党和两国政治和经济关系的恶化, 大反斯大林时期援助中国的项目,撕毁两国签订的协议,中止援助,在共和国困难时期要中

国偿还项目资金,包括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用的苏造飞机、坦克、枪支弹药、装备、物 资。在勃列日涅夫(我边民称他为“破裂烂尿壶”)执政初期迅速演变成了两国的军事对峙和 局部军事冲突。

1964 年 10 月 14 日勃列日涅夫参与推翻赫鲁晓夫的政变,任苏共第一书记。在结束了 赫鲁晓夫的无序而带有自由化色彩的改革之后,勃列日涅夫的政策总体趋向于保守和僵化, 其领导期间腐化和裙带风盛行。他在任期间,苏联的军事力量大大增强,核武器的数量超过 美国,成为军事上的超级大国,曾想用核武器攻击中国并已挑起边界事件 1700 余起。在他 统治后期,由于超高的军费开支和失败的计划经济,苏联经济已经停滞(对外方面他注重外 交,推行“有限主权论”,声称当华沙条约成员国的社会主义政权受到威胁时,苏联可以进 行武力干涉,此为臭名昭著的勃列日涅夫主义。他 1968 年派军队侵略捷克斯洛伐克。1976 年 5 月,他成为苏联元帅。1977 年至 1982 年他去世前,任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1979 年, 由于阿富汗新政府取消了亲苏联的政策, 他发动了阿富汗战争, 成为导致苏联衰落和最终解 体的重要因素之一)。

据西方的统计,在 1961 年,苏联在远东和西伯利亚的兵力为 12 个师,到 1969 年 3 月 珍宝岛事件之前已增加到 25 个。1969 年 3 月和 8 月中苏两国在乌苏里江珍宝岛和新疆铁列 克提地区发生武装冲突后, “苏联的兵力从 1969 年的 25 个师增加到 1973 年的 45 个师。在 整个边境上,苏联部署了最先进的致命的武器,到 80 年代以前,已经包括了 150 多个具有 核弹头的 SS-20 中程弹道导弹,逆火式战略轰炸机和许多战术核武器。苏联军队装备有先 进的短程导弹和现代化的装甲力量, 包括坦克和火炮。 苏联用核导弹和现代化武器装备起来 的这百万大军,比 1945 年在中国东北只用一个多星期就迅速击败日本百万关东军的战争力 量不知要强大多少倍。”随着苏联不断挑起和扩大苏中边境的武装冲突,它对中国的核攻击 叫嚣和具体实施的准备工作也在急剧升级。

新中国建立后,国家一直把苏联作为“老大哥”看待,中苏边境一直是有边无防。

“珍宝岛事件”后,苏军沿苏中边界部署重兵。

铁列克堤边防站位于新疆塔城裕民县巴尔鲁克山西部,所辖边境的“争议区”是“新 沙皇” 在老沙皇侵略基础上进一步领土扩张的产物——我们承认老沙皇在晚清政府腐败无能 时强加给中国的边界线,“新沙皇”依老沙皇边界线再往我国领土上推进出一条边界线,说 这“线”是它的边界线,这两线之间的我国领土便被称作“争议地区”。

漫长的中苏边境上共有一百多块争议区,我方仅控制几块。争议区有的我控制,有的 苏方控制,有的双方进入,他去我必进,我去他必到,争领土所有权。苏军在铁列克提侵入 中国领土纵深 3 公里,修建公路,构筑工事。 边民们把庄稼一直种到了边境的最前沿; 有些地 方甚至种到了苏军的铁丝网前, 因为那是被他们蚕食的我们的土地。 我们在他们的枪口下耕

种,庄稼也在他们的枪口下生长。作为一个庄稼人,在那些庄稼受到对方骑兵践踏时,眼睁 睁看着粒大穗重的庄稼收不回来时, 心中是十分难受的。 牧民每年都要赶着畜群在春秋之季 转场,每当那个时节,苏联军人便荷枪实弹、全副武装前来阻击和干涉,甚至多次出动装甲 车和直升机来驱赶羊群。

161 团的羊群转场通道紧靠边境线,为防不测,经总参谋部、外交部批准,161 团组织 3 个武装民兵连外加一个独立排并请我们边防部队配合,护送羊群转场。民兵们赶着羊群刚 上路,几十名苏军官兵就越界前来干扰阻拦。我方民兵反复声明:这是中国的领土,我们在 自己的土地上转场,你们为什么要无端挑衅。苏军装聋作哑,只顾驱赶羊群。民兵们忍无可 忍,纷纷挥起木棒向苏军砸去。苏军只好退回苏境,却又架起机枪向我方瞄准。民兵们毫无 惧色,赶着羊群从容行进......

1969 年 5 月 20 日, 加曼奇战士丁余生和 163 团三名农工按照边境协议在双方共用的界 河阿克乔克的龙口筑坝放水浇地,随即苏联边防军出动装甲车 3 辆,武装军人 30 余人将人 抓走,遭到反抗,便用枪托毒打,运至苏境塞米巴拉金斯克州,关押 24 天之久,经中方 9 次抗议、多次会晤,苏方才将被绑架人员送回。

1969 年 6 月 10 日傍晚, 苏联骑兵入侵塔城地区巴尔鲁克山西部, 越过实际控制线侵入 我国领土,闯入农 9 师 161 团牧 1 队放牧点,绑架了正在放牧的牧工张成山,带着六个月的 身孕的孙龙珍得到这一消息,为了保卫祖国领土,捍卫民族尊严,把个人安危置之度外,飞 快地赶往出事地点,民兵们闻讯,立即手持铁锹等劳动工具前往营救同胞。快到现场时,苏 军现场指挥官开枪, 一颗子弹穿透了她的胸膛。 李永强排长带着我边防战士冒着生命危险把 她抢救下来时,她已经停止了呼吸,献出了年仅 29 岁的宝贵生命。孙龙珍成为第一个倒在 苏军枪口下的兵团人。6 月 11 日,中国外交部照会苏联驻华大使,提出强烈抗议,要求放 人。营部接上级指示派我和李芳等战友前往巴克图,那时我的 56 式冲锋枪子弹已上膛,和 战友们奔赴巴克图,将张成山顺利接回。

此后根据上级指示,南线边防站暂时停止巡逻。

1969 年 5 月 24 日中国政府也发表了措辞强硬的声明, 重申了中国政府通过和平谈判全 面解决中苏边界问题而反对诉诸武力的一贯主张。 并建议 2-3 个月后在莫斯科恢复中断的谈 判。当时中苏边境十分紧张,战争一触即发。

1969 年 7 月 21 日,163 团报请上级批准,组织收割“争议地”的冬麦。团场依例成立 指挥部,出武装民兵保卫夏收。我方收割机梯次行进收割,苏方军用直升机在收割机上空盘 旋,但终未造次。 1969 年 8 月 10 日,我边防站一名战士去邻区办事被苏军偷袭牺牲。 1969 年 8 月 13 日清晨, 铁列克堤边防站巡逻分队 8 人在裴映章副站长带领下按计划巡逻, 巡

逻队中有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影师李连祥,和本部队翻译王明远。为预防万一,12 日晚在易遭 敌袭击的巡逻地段我侧预设了掩护。早上苏军首先开出指挥车、装甲车、卡车多辆,步兵数 十人,越界进入我国一无名高地(695.5)西侧,当我国巡逻分队行至此处时,苏军突然开 枪射击,打伤我方战士,我方阵地派人把受伤战士背回,巡逻分队立即进入无名高地,与掩 护班汇合,进入战斗位置。无名高地打了两发点射提出抗议,苏方不顾我中方抗议又继续开 枪。我们被迫自卫还击,击退了在 3 辆装甲车掩护下的数十名苏军的进攻。接着苏军又从南 侧进攻,再次被击退,不久苏军发动第三次进攻,装甲车从南北两个方向迂回到无名高地后 侧,并以猛烈炮火掩护步兵进攻,遭到了我们中国边防战士的顽强抵抗,多次冲击被击退, 但是由于苏军人数众多,出动了 10 多辆装甲车及 T-62 坦克、卡车、步兵 300 余人、多挺重 机枪、直升机 2 架围攻我阵地,对我阵地进行猛烈炮击,我边防军人配备的都是轻型武器。 因巡逻地段地形开阔对我不利,在光秃的小山顶上,既无工事掩体也无草木遮挡伪装,我方 暴露在苏军火力控制之下,苏军的炮火愈演愈烈,向我方阵地发起围攻,我端起冲锋枪接连 打死打伤几名冲上来的苏军,血液在沸腾,战斗仍在继续。一小时十五分,我们几十人损失 过半,寡不敌众,这时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空旷戈壁滩变成了血腥的屠场。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