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学/历史 >>

固原南郊隋唐史氏墓地石墓门研究


固原南郊隋唐史氏墓地石墓门图案浅析



要:石墓门是墓葬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种墓葬建筑中的设施,既含有丧葬文化

意念,同时又含有实用意义。对石墓门的研究往往与墓葬等级及丧葬礼仪等相关联,石墓门 的结构图案等往往直接而形象地展现出一种文化观念及宗教意识、 绘画艺术等重要问题。 本 文将主要对固原南郊隋唐史氏墓地出土的石墓门的图案进行分析, 来探求粟特人来华后在丧 葬中所受到的影响。

关键词:固原 史氏墓地 石墓门 图案

一、概述
固原南郊隋唐史氏墓葬群共发掘出隋唐墓葬八座,共出土墓志八盒,除梁元珍墓外,其 他六座墓分别为:史射勿墓;史诃耽夫妇墓;史道洛墓;史铁棒墓;史索严夫妇墓;史道德 墓。据墓志分析,此墓群为一家族茔地,六位墓主均为中亚“昭武九姓”中史国与安国人的 后裔。① 在这几座墓中,史索岩夫妇墓和史诃耽夫妇墓中石墓门均有图案。两石墓门由门楣、门 额、门柱、门扉、门槛、门砧石组成。青石质门楣,表面磨光涂白呈月牙形,正面图案采用 线刻与减地阴刻两种手法,均刻有展翅作飞状的朱雀,中有缠枝蔓草和卷云纹。②一墓门额 正面减地线刻图案以桃形缠枝双结花纹为主, 中间饰右卷云纹或如意纹, 下侧边框中刻一正 一反两方连续卷草图案。一墓门额刻联珠圆框间卷云纹,中为一兽面,头顶长齿状羽,圆眼 外凸, 利齿外露, 样子凶猛。 两侧图案对称, 从左向右依次为天马、 团花、 朱雀。 门框二件, 花纹与门额类似,亦为桃形缠枝双结中加饰卷云纹。两墓墓门门扉左右对称,史索岩夫妇墓 左门扉,边框由缠枝蔓草纹构成,框内图案分上中下三层。上层为两朱雀,一口衔串珠,一 口中未衔,额顶竖一花冠,曲颈,挺胸,双翼张开,长尾翘起,立于小圆毯上。朱雀上部饰 卷云纹,下部饰起伏的山峦,山间有树木,中层为青龙,作行进状,首部略残。龙须卷曲, 张口吐舌,背脊上毛呈尖齿状,四肢着地有力,背景与上图相同;下层为怪兽,口大张作怒 吼状,利齿外露,鼻卷曲,有双翼,尾巴后翘,四肢着地,作行进状,一只身上有斑点,身 体着地较前者低,背景亦同上图。史诃耽夫妇墓墓门两门扉中各立一人,头戴双扇小冠,上
① ②

苏银梅: 《隋唐时居住在固原的“昭武九姓”后裔》 , 《固原师专学报》 ,1995 年第 1 期。 罗丰: 《固原南郊隋唐墓地》北京,文物出版社,1996 年版。

插楔形簪。蚕楣,柳叶眼,双唇微合,胡须弯翘,耳厚,颌下蓄长须。身着宽袖交领长袍, 双手抬起拱于胸前,腰系一带,腰带右端有一半圆形跨,足蹬云头靴。不同的是一人物领口 有一周锯齿形图案,且腰带上无跨。①两墓门槛表面磨光,上面及正侧面均有减地线刻缠枝 忍冬纹样, 一个上面中央为一团花。 门砧, 三面线刻兽面, 其双角上竖, 双眉卷曲, 鼻朝天, 口大张,上下各有四枚圆齿,左右也有两枚尖齿,样子十分凶猛。

二、对石墓门上图案的分析 1、朱雀图案
在史索岩夫妇墓的石门楣和左右门扉的上部, 史诃耽夫妇墓石墓门的门额上都绘有中国 传统指示方位的瑞鸟——朱雀。

(史诃耽石门楣刻纹线图, 引自罗丰: 《固原南郊隋唐墓地》 , 文物出版社, 1996, 第 63 页。 ) 我国西汉与东汉时期比较普遍的流行着前(南)朱雀,后(北)玄武,左(东)青龙, 右(西)白虎的四方定位习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既是四个方向的代表和象征,也是 四个方向的守护神, 这种文化习俗不仅渗透到了当时的天文图像中, 也渗透到了当时的建筑、 陵墓布局及装饰之中,在汉代四神铜镜图案中,南方也是用朱雀,并且有的铜镜铭文中还直 接写着“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 、 “四神避不祥” 、 “顺阴阳”之类的话语,这说 明 “四神” 文化习俗己深根于当时社会之中, 这当然也会对当时的丧葬文化产生强烈的影响, 东汉时期陕北画像石墓中的石门扉上习惯刻出朱雀等 “四神” 形象也是这种社会文化的具体 反映。 《史记·天官书》亦载: “南宫朱雀、权、衡” 。北朝时期,朱雀不断地被放置在门顶 或屋脊之上,石窟中出现的朱雀被赋予了宗教色彩,或称金翅鸟,或称迦楼罗。在唐代,朱 雀大量出现在石刻、 金银器上, 而出现于墓葬壁画中则多是盛唐以后, 且仅集中在西安地区。 唐代墓室壁画中的朱雀主要是具有表示方位的功能,与玄武、青龙、白虎三种神配合使用。 北朝时期,在墓门上方绘制朱雀的作法,似乎只是在初唐墓葬中稍有沿袭,朱雀站立于小圆


罗丰: 《固原南郊隋唐墓地》北京,文物出版社,1996。

毯上的形象大量的出现在唐代金银器上,此类小圆毯带有花瓣,边上有一周联珠纹样。

2、忍冬纹
忍冬纹是在中亚、西亚古代艺术中被广泛使用的一种纹饰,随着佛教的流传而传入,在 魏晋南北朝以前, 忍冬纹还不曾被广泛应用, 而到魏晋南北朝时却成为流行很广的装饰纹样, 及至隋唐时期,发展演变成极为流行的卷草纹。忍冬纹常被用作边饰,所以它又常和其它纹 样如:联珠纹、莲花纹、火焰纹、动物纹、云纹、飞天等结合使用,组成花样丰富的图案。 忍冬纹的出现和成熟, 标志着以动物纹饰为主的装饰时代接近尾声, 由此揭开了以植物纹为 中心的装饰时代的序幕。 北朝到唐代初年忍冬纹被大量使用在佛教石窟造像、 造像碑、 墓志、 石棺、石墓门上。

3、联珠纹
史诃耽墓石门门额上刻有七个联珠纹圈,内有怪兽面、莲花和天马图案。联珠纹是一种 原产于波斯地区的纹样,被中亚、西亚民族常用,传统的萨珊联珠纹织物图案常常蕴含着复 杂的宗教意义,被广泛用于编织物、宫廷建筑的浮雕、萨珊银币以及各种器物上,同时在中 亚地区也广为流传, 可以说是最能代表中亚艺术特色的图案之一。 其中联珠圈纹中饰鸟兽是 典型的萨珊联珠纹,公元五世纪中这种纹样逐渐东渐,流行于中亚地区,乌兹别克贵族的宴 饮图, 图中的贵族身着联珠圈内填猪头纹的长衣。 约属同一时期的阿富汗把米扬石窟也出现 有联珠图案。①而在撒尔马罕阿弗西拉阿勃遗址壁画中,也可见到这种联珠纹。②中国古代也 有联珠纹饰样,但是,联珠纹的盛行是随中、西亚商人(主要是粟特人)来中国经商、移民 之后,其主要流行地也是在粟特人活动的中国西北地区,而固原史氏正是粟特人。 内填各种图案,如猪头、怪兽等的联珠纹圈,中国新疆吐鲁番阿斯塔那墓地出土的公元 五至七世纪的丝锦织物上就有, 据吐鲁番出土文书记载, 有相当数量的锦是从波斯进口而来, 称之为“波斯锦” 。③隋开皇二年李和墓石棺上出现的联珠纹圈,内有虎、象、马等动物和人 面形象,这是联珠纹圈首次出现在石刻中。初唐以后石刻上的联珠纹样非常罕见。联珠在中 国流行的时间极为有限,标准纹样大约只存在了一百年,其他多为其变种。 史诃耽墓门额上的天马, 在上述粟特阿弗拉西阿勃遗址的壁画中也曾出现, 该遗址的年 代与史诃耽墓葬年代相近。天马在中国人心目中最早是会飞的动物, 《山海经·北山经》卷 三载:马成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白犬而黑头,见人则飞,其名曰天马。 ”后来天马成为神

① ②

樋口隆康: 《把米扬石窟》中译本, 《敦煌研究》创刊号,1983 年。 罗丰: 《固原南郊隋唐墓地》 ,文物出版社,1996 年版。 ③ 罗丰: 《固原南郊隋唐墓地》 ,文物出版社,1996 年版。

马的代称。天马与普通马最大的不同是长有双翼,在壁画中通常为站立姿势或呈行走状,史 诃耽墓石墓门上出现的天马作凌空飞奔之势。

4、人物形象
在史诃耽夫妇墓石墓门左右门扉上,有两个人物形象,可能是受中国古代门神的影响, 利用这种形式也可显示出墓主人的身份和地位。 中国古代人物形象的门神较早有神茶和郁垒二人, 唐代以后出现以秦琼和尉迟敬德两员 武将为门神的习俗。①在墓中绘制武士,汉墓中己较常见,洛阳地区新莽、东汉时期的壁画 墓中都在墓室或墓门内两侧绘制持物而立的门卫形象。 其后的东魏、 西魏、 北齐、 北周、 隋、 唐等时代的墓门、墓室壁画中开始大规模、大篇幅的出现。唐代石墓门门扉上有宦官形象, 如张士贵墓、安元寿墓、李晦墓、李仙惠墓、李贤墓等。张士贵墓和安元寿墓石墓门门扉上 线刻的宦官形象, 开启了将宦官和执笏内侍刻画在石墓门门扉上的先河。 唐代石墓门门扉上 有文官和武官的形象,如菩墓、李仁墓、豆卢氏墓、苏思歇墓、高力士墓等,皆左文右武。 主要流行于唐中宗到唐末。文官和武官形象是唐代出现的新因素,反映了新的礼仪规范,改 变了前代多为武装侍卫的情形。文官和武官形象多双手拱于胸前,作执笏站立进谒状。文官 头戴进贤冠,武官头戴鹃冠,上有雀形装饰。皆着交领大袖褒衣,双手拱于胸前,作持笏进 谒状。

三、结语
固原南郊隋唐史氏两墓的石墓门上的图案对研究来华粟特人汉化有重要意义, 作为粟特 人后裔的史氏,他们的生活习惯汉化很深,无论是墓葬形制,葬具,都有汉化的痕迹,但仍 保留有他们自己的特点。 本文对两墓的石墓门图案做了简单的分析, 以找出汉文化和粟特文 化的交融,说明粟特人在中西文化交流中所起的桥梁作用。

参考文献:
[1] 罗丰: 《固原南郊隋唐墓》 ,文物出版社,1996 年版。 [2] 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西安郊区隋唐墓》 ,科学出版社,1996 年版。 [3] 王仲殊: 《中国古代墓葬概说》 , 《考古》 ,1981 年 5 期。 [4] 张新芳: 《论唐代明器中的四神十二时》 , (台北) 《历史博物馆馆刊》第 2 卷 4 期, 1986 年。 [5] 孙机: 《中国古舆服论从》 ,文物出版社,1993 年版。


《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卷七有“门神二将军条” ,记述以秦琼、尉迟敬德为门神的传说。

[6] 尹夏清: 《北朝隋唐石墓门的发现与研究》 , 《乾陵文化研究(三) 》 。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