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语文 >>

莫做人群的奴


莫做人群的奴 5 月 25 日,著名作家、戏剧家和翻译家杨绛女士以 105 岁高龄辞世,马上引来了媒体和 许多网友的哀悼。朋友圈里,循例升起点点烛光。不管有没有读过她翻译的煌煌巨著《堂吉 诃德》 ,以及她晚年真情流露的散文集《我们仨》 ,各种真假版本的“百岁老人语录”,都以心 灵鸡汤的方式蔓延散播开来。 纪念完张国荣便去悼念摇滚歌手“变色龙”去世,再悼念日本歌手和田光司,紧接着又去关注 科比退役,然后为杨绛先生点上一只只蜡烛…… 然而,扪心自问,这其中有多少是自我情感的真实流露,又有多少虚假表演的成分? 我们 是真诚的在纪念他们还是只是在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我想起科比退役那时,那条无意间火爆起来的朋友圈:“再见,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伤痛, 致敬。”以及林嘉文在遗书里的话,“烦请所有得知我去世消息的人,如果你们觉得不能理解 我,请给予我基本的尊重,不要拿我借题发挥,像对江绪林一样…” 即使是科比这样紧贴时代,为大众所熟知的人,也仍然有一些人不了解他的事,更别说是 105 岁的杨绛先生。两个不同时代的人,我们又怎么能通过一篇别人的文章就能自以为深 刻地了解她? 诚然,有的人是真心在为她的逝世而感到伤痛,有的人虽不了解她却是出于对伟人的崇敬, 出于对风雅的朴素的热爱,但对于大多数几乎不了解她的人而言,这就是盲目跟风,这就是 刻奇,他们只不过是感动于自己的感动,自我表演,自我陶醉。 更可怕的是,那些不跟风、不刻奇的人反而成了另类,被别人指责“冷血”“无知”“跟不上时 代潮流”。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从众,终于合群、获得安全感。 莫言在获得诺贝尔时演讲:“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当大家都在怀念杨绛, 感动于她与钱钟书之间的爱情时,应当允许有一部分人不感动;当大家一拥而上时,应当允 许有一部分人站在原地;当大家都很相似时,应当允许有一部分人不一样。 现在的世界太浮躁,各种各样的信息令人眼花缭乱,难免人云亦云,失去了最初的本我。 林徽因曾说过:“许多人都做了岁月的奴,匆匆的跟在时光背后,忘记自己当初想要追求的 是什么,如今得到的又是什么。”其实我们不仅做了岁月的奴,也做了人群的奴,跟在众人 背后,分不清哪一个是真正的自己,自己真正的观点又是什么。 我们以后还会不断碰到像杨绛先生去世这样的场景, 希望在下次行动之前, 我们可以先想一 想,我的这种行为是不是自我情感的真实流露,其中有没有自我表演、自我陶醉的成分?我 是不是在跟风、在刻奇?这是对伟人的尊重,也是对自我的坦诚。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