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 >>

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上的谈判艺术


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上的谈判艺术
? 相关背景
自 1953 年 7 月朝鲜停战协定签字后,中国人民志愿军按照协定,主动地陆续从朝鲜撤 回,而美国方面却不履行协定,其军队仍然驻扎在朝鲜半岛,加剧远东的紧张局势。同时, 在印度支那,当地人民的抗法战争进一步开展。为此,美、法帝国主义焦头烂额。1954 年 2 月 28 日,由苏联倡议,苏、美、英、法 4 国外长在柏林会议上达成协议,定于同年 4 月 在瑞士日内瓦举行会议,讨论朝鲜问题和印度支那问题。作为与朝鲜和印度支那关系密切 的大国,中国也受邀参加了这次会议. 4 月 20 日清晨,周恩来率领 200 余人的中国政府代表团,由北京机场登机,分乘 3 架 苏联伊尔—14 飞机,取道苏联、民主德国飞往瑞士日内瓦。胡志明率领的越南代表团同行。 这是新中国第一次以五大国的身份参加大型国际会议,也是周恩来首次登上国际政治 舞台。无论是新中国的形象还是每一个代表团成员的形象,都显得极为重要。首次到国际 舞台上去唱戏,大家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出发前,周恩来向代表团成员做了仔细的叮嘱: 尽管我们过去在国内谈判有经验,跟美国吵架有经验,但是,那时我们进行谈判的范围小, 有什么就说什么。中国是一个大国,到日内瓦是参加一个正式的国际会议,我们是登国际 舞台了,因此要唱文戏,文戏中有武戏,但总归是一个正规戏、舞台戏。有几个兄弟国家 参加,要配合,要有板有眼,都要合拍。又是第一次唱,所以还要本着学习的精神。 为唱好这出“文戏中有武戏”,周恩来交代:给每人做两套服装,一套是灰色的西装, 一套是中山装。整齐统一,简洁明快,干净利索。没曾想,这两套服装后来却引起了国际 舆论对初登国际舞台的中国外交官的注意…… “红色外交家”走上外交前沿 4 月 24 日下午 3 时,周恩来一行抵达日内瓦机场。这时,停机坪顿时热闹起来,各国 记者蜂拥而至,其中数美国记者最多。他们几乎从未与中国共产党的官员打过交道,甚至 不知道这些来自红色中国的领导者们是什么样子。尤其是首席代表周恩来,对他们来说更 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于是,西方记者忙不迭地问:“谁是周恩来?” 飞机停稳了,第一个走出机舱的就是周恩来。他身穿得体的大衣,右手自然地举过眉 梢,微笑着向前来迎接的人们致意。 周恩来带着微笑走向迎接他的人群,和迎面走来的瑞士官员握手。 周恩来的出现使记者方阵骚动了,首先是美国的摄影记者纷纷叫道:“周先生,走近 点,朝我这里看!”周恩来有礼貌地抬起头,迎面走向记者。摄影镁光灯顿时闪成一片。 这时,中国代表团秘书长王炳南和新闻事务发言人龚澎向在场记者散发周恩来的机场书面 声明。周恩来的声明简短而明确:“日内瓦会议就要举行了。这个会议要讨论和平解决朝 鲜问题和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亚洲这两个迫切的问题,如果能够获得解决,将有利于 保障亚洲的和平,并进一步缓和国际的紧张局势。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和国家都将密切
1

地注视着日内瓦会议的进展,并热烈地期望着会议的成功。中国人民对于这个会议有着同 样的期待。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带着诚意来参加这个会议。我们相信,参加会议者的共 同努力和对于巩固和平的共同愿望,将会提供解决上述亚洲迫切问题的可能。”

? 外交也是艺术
4 月 26 日下午 3 时,日内瓦会议在国际联盟大厦(即有“小联合国大厦”之称的万国 宫)理事会会议厅拉开了序幕。 出席会议的除了中国、苏联、英国、法国、美国 5 个大国的代表外,还有朝鲜民主主 义人民共和国、大韩民国和以“联合国军”名义派兵参加朝鲜战争的澳大利亚、加拿大、 希腊、菲律宾、卢森堡、新西兰、泰国、土耳其、比利时、哥伦比亚、阿比西尼亚(今埃 塞俄比亚)和荷兰。这些国家中,当时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没有几个。在这种背景 下,中国要发挥作用,有着明显的难度。 4 月 28 日下午,会议继续就朝鲜问题进行发言,艾登担任会议轮值主席。 美国代表、国务卿杜勒斯作了长篇发言。他没有提出解决朝鲜问题的具体方案,而是 在回顾朝鲜问题的由来时对东方阵营进行了攻击。杜勒斯要求,将朝鲜问题放到联合国框 架内解决,由联合国监督朝鲜大选,他以韩国已经举行过这样的选举为由,要求联合国接 纳韩国为成员国。 杜勒斯发言后,周恩来开始发言,这是新中国外长与美国国务卿首次面对面交锋。会 议之前,周恩来已在这份发言稿上推敲许久,字斟句酌。现在,他以洪亮的声音说:“全 世界人民期待着的日内瓦会议已经开会了。 这个会议的目的应该是为了缓和国际紧张局势, 巩固世界和平。” 周恩来说:“五大国外长和其他有关国家外长们坐在一起来审查和解决最迫切的亚洲 问题,这还是第一次。我们的任务是复杂的。但是举行这个会议本身,就意味着经过和平 协商解决国际争端的可能性的增长。”周恩来说,杜勒斯的发言是不能接受的,“他的主 张完全违反亚洲人民的利益,我们绝对不同意”。 周恩来说:“现在,朝鲜战争虽然已经停止,但是朝鲜的和平还没有巩固,朝鲜的统 一还没有实现,与朝鲜问题有关的其他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而且印度支那的战争还在进 行。全世界人民对于这种情况正感到深切的不安和焦虑。他们希望通过这次会议能够使这 种情况得到改变——使朝鲜问题得以和平解决,印度支那的和平得以恢复。” 周恩来说,在朝鲜问题上,撤军是关键。“从朝鲜谈判的第一天起,我们就正式提出 了从朝鲜撤退一切外国军队的建议。现在,朝鲜已经停战,一切外国军队就更没有理由再 留在朝鲜”。 周恩来阐述了中国外交的基本立场:“我们尊重各国人民的选择和维护他们自己的生 活方式和国家制度不受外来干涉的权利,同时,我们也要求其他国家用同样的态度对待我 们。只要世界各国都遵守这些原则,并抱有相互合作的愿望,我们认为,在不同的社会制 度下的世界各国是可以和平共处的。”
2

他表示坚决支持南日提出的恢复朝鲜统一的 3 项建议:“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代 表团首席代表南日外务相的建议,是完全公平合理的。我们希望会议的参加者郑重地考虑 这一建议,使这一建议成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协议的基础。” 周恩来的发言,抓住了问题的实质并指明了共同点,这种求同存异的论辩逻辑,使对 方无可回辩。他说:“虽然与会各国的分歧依然存在,但在事实上,和平解决朝鲜问题的 共同基础是可以找到的。因为在会上,没有人反对朝鲜的和平应该得到巩固,并且大家认 为,会议的目的是要达到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的。在从朝鲜定期撤出一切外国武装力量的 问题上,也只有少数代表表示了不同意见。” 他进一步强调:“我们既然有了这些共同基础,我们更应该努力寻求具体解决问题的 道路……”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建议:“与会各国应该在已有的共同基础上,努力达成和 平解决朝鲜问题的协议。”

? 以退为进让会议峰回路转
进入第二阶段关于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的讨论后,参加的国家变为中国、苏联、美 国、英国、法国、越南民主共和国和法兰西联邦的印度支那三成员国——南越(即保大政 府)、老挝王国、柬埔寨王国,共 9 个国家。莫洛托夫和艾登轮流担任主席。 朝鲜问题谈判破裂后,莫洛托夫忧心忡忡地对周恩来说,谈判正陷入危险境地,如果 印度支那问题也谈不成,日内瓦会议就前功尽弃了。 周恩来坚定地指出,印度支那问题不能停下不谈!他分析说,目前谈判的关键是我方 是否承认有越南人民军在老挝和柬埔寨作战。事实情况是有,如果我方坚决不予承认,会 谈就谈不下去了。所以,我方可以退一步,承认过去有越南军队在那里作战,是志愿军, 现在有的已经撤出。如果现在还有,可以按照撤退一切外国军队来办理。莫洛托夫同意了 周恩来提出的以退为进的方案。 6 月 16 日中午 12 时 30 分,周恩来前往艾登的别墅,与他交谈了 1 个小时。 一见面,周恩来就对艾登说,中国对讨论朝鲜问题的会议在没有结果的情况下就结束 是不满意的,因为没有一点点和解的精神嘛。如果对我们的提案有困难,可以商量嘛!但 是连限制性会议都不愿意开,我们的感觉是,美国就是要使任何协议都不能达成,这是他 们的预定计划。 周恩来说,中国代表团是带着和解的精神来参加这次会议的,但是和解必须来自双方 的努力。我们希望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会议不会发生同样的情况。否则,和解之门就关上 了。我想艾登先生是具有和解精神的,我们希望情况不至于发展到如此地步。周恩来告诉 艾登,在军事上,柬埔寨和老挝确有抵抗部队。那里也确有越南志愿军,有的已撤退,如 果仍有,应按照撤退一切外国军队的办法办理。 这就是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处于关键时刻的让步。对周恩来的让步,艾登一听就明白 了,高兴地说:“有希望了,很有希望了。”他进一步说明,我们要求的也正是这样。我 们也不愿意看到老挝、柬埔寨成为任何国家的军事基地,不论是越南的或是美国的。
3

正式会谈时,与讨论朝鲜问题时的情形大不相同,虽然在多次全体会议和限制性会议 后,会谈也曾一度毫无进展,但周恩来抓住有利形势,在会议进程中与苏联、越南代表紧 密配合,尽力争取法国、英国等多数与会国代表,集中力量反对美国代表的阻挠和破坏, 并积极开展会外活动,终于使会议实现了突破。 7 月 21 日凌晨 3 时 30 分,日内瓦会议各方代表在取得共识后,终于签订了《越南停 止敌对行动协定》、《老挝停止敌对行动协定》和《柬埔寨停止敌对行动协定》。

? 个人总结
1、人们之所以进行谈判,就是想争取到更多的利益。除了在争锋相对中用上各种各样 的谋略之外,其他很多因素都可以用来增加自己赢得更多利益的筹码,比如时间、地点、 环境等。也就是说,谈判场合是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在日内瓦会议期间,周恩来就适当地 采用会外活动,私下接触,方法,以增加自己的谈判筹码。 2、谈判中,要做到心情平静如水,以不变应万变。就像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中,面对 多方的刁难,他可以冷静地交换意见。当对方咄咄逼人,步步进攻时,如果你采取针锋相 对的策略也许会没有退路。 ,如果对个别问题双方一时不能达成一致看法的话,暂且搁置起来, 这就叫做妥协; 3、从古代以来,人们就十分注重民族和国家尊严,如果同小国家、弱小民族打交道 , 应特别注意处处照顾到他们的面子,不要伤害他们的民族自尊心,不然只会适得其反。 4、“互相体谅,求同存异” 所谓谈判,是要双方都有机会进行协商,如果一方过于 强硬,就如极其反对社会主义的杜勒斯,这时要看清形势,摸清对方的意图(如美国方面 将反对所有议案),但更应该了解自己所在的位置。双方都可以放弃一些较小的利益,以 创造更大的互利价值。

王一斐(选修) 化学工程与工艺 142 班 学号:5801114051

4


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